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七十五

七十五

        周五山破天荒的来到了自己儿子的住处。

        好久没见自己的儿子,周五山抱着小贝就亲个不停。

        “小贝~小贝,叫爸爸,叫爸爸!”周五山一副舐犊情深的样子,儿子的妈妈小莲也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我的宝贝儿子。”亲昵了一会,周五山幸福的笑了笑,一拍小屁股:“去,让姨姨带你去玩!”

        笑看着保姆带着儿子去了花园,周五山坐到小莲身边。

        笑脸微微一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周五山一把抱住她,轻声地说:“小莲,过不了多久,你和儿子就可以回家了。”

        小莲还是平淡的一笑:“在这里挺好….”

        周五山怜惜的摸摸小莲的头发:“我知道让你们两在这生活,算是苦了你们,这几年,我没有办法,可从现在往后…..”

        周五山站起来,看着窗外跑着笑的咯咯的儿子:“我周五山的儿子,一定要光明正大的进入周家,要快快乐乐的长大,要风风光光的继承我周五山的周家的一切!”

        小莲坐在后边,看着周五山,脸上没有表情。

        “你安排一队人,盯着周五山的情妇那里!”齐传给老谭打电话:“但不要轻举妄动,我这边不说什么,你们不要有任何让对方起疑的举动。”

        “一直盯着呢!”老谭刚吃完饭,怕小丽听见,跑到厕所接电话:“你那边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开始?”

        齐传把计划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

        “应该没问题,等你落实第一步,马上通知我。”齐传想了想:“还有,连若峰一旦抓了金鹏,我立刻开始!而你,做好准备,记住三个地点,别忘了我告诉你的!”

        老谭一笑:“这点我比你专业,你等着就行!”

        齐传闭上眼睛,静静的想着。

        周五山的首选地点,一定是陆南经常去的五号仓库,根据线报,那里一定藏着许多周五山的秘密,而且那里空间虽大,但整个公司所有的仓储物资都不在哪里卸货,平常根本没有人接近那里,全公司谁也不知道这个仓库里储存着什么。

        连若峰的调查也很明确,近三个月,那个仓库陆南一共去过两次,周五山一次也没去过。

        第二个是周五山的保安部。

        但是这个地点的选择几率会低一些,因为这几年,除了周五山的那帮心腹,歌升的保安需求量飙升,现在大多数新招聘的保安也在那里,而且二十四小时有人在,突发事件临时决定,周五山不作安排不太会选择这里,但也不敢完全否定,毕竟那边人多,对周五山来说保险一点。

        第三个就是周五山的办公室。

        这个地点的选择随机性很大,齐传也是不敢确定,而且,即便是周末,歌升的加值班人员依然不在少数,虽然这个地方最为保险,但谨慎的周五山不会不考虑人多眼杂这个不安定因素。

        齐传长叹一口气,睁开眼睛,给连若峰打去了电话。

        莫非在家要疯了!

        现在周五山对自己的控制几乎已经到达了巅峰,自己就像一个囚犯一样,现在不但出了房间要有人跟着,到院子里转转要有人跟着,就连吃饭,两个保镖也距离自己绝不超过三米的范围!

        莫非躺在床上,莫名其妙的想起和齐传在跳岛的小屋里,脸红了起来。

        那时齐传对自己说,要和她在那个岛上生活一辈子,养鸡,打鱼,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想起来,如果有可能,她真的很想和齐传在那里静静的生活一段时间,就两个人,完全不管外边发生什么事,在那个离都市虽然不远但却像已经超脱世外的地方,好好的爱一段时间,宁静的一起依偎在一起。

        可这一切还会发生吗?齐传还会回来吗?自己还有可能和齐传一起,走在蓝蓝的天空下,漫步在高大的树下,依偎在齐传的怀里,坐在齐传的宽阔肩头,让他为自己捂脚,让他给自己揉肩,给自己做饭,七手八脚的给齐传添乱,捏着他的鼻子叫他受虐狂…..

        莫非的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如果再没有齐传的消息,她打算拼了命也要逃出这里!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闹,而且越来越大声,似乎有人在吵架。

        莫非推开门,两个保镖立刻挡住她:“莫小姐,周总说…..”

        “我知道!”莫非冷冷的说:“你不用说了!我只是想知道外面闹什么!”

        “哦,没什么,物业要进来检查天然气,吴哥不让进。”

        “为什么?”莫非皱起了眉:“连物业都不让进了?”

        两个保镖摇摇头。

        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大,一个身穿物业制服的中年妇女跳着脚大声叫骂,身边一个天然气公司的维护人员在劝着她。

        “我周丽华活了快五十年了!!”那个妇女撒着泼叫道:“没见过这样的业主!!”

        “有钱的老娘见多了!没见过这么摆谱的!国家领导人啊?外国元首啊?外星人啊!!??”

        旁边的维护人员不停的劝说:“华姨华姨,别生气别生气,跟他们置什么气啊!”紧紧拉住周丽华:“他们就是一群……嗨…..穿人家的皮,听人家话呗!”

        门口的两个保镖顿时生了气:“怎么说话呢?信不信我抽你!!!”

        “哎呀!”周丽华一指两个保镖:“能耐大了!!我就不信你敢动我一指头!老娘在这小区开盘就干上了,快十年了,这小区几十家业主哪个见了我不客客气气?这里边什么贵人什么大款没有?就你们这家业主论资排辈我老周还真没看在眼里!!!!”

        说完一撇嘴:“当狗也不挑个大门楼子看家,咬人也不看看牙口怎么样!就是要仗人势,也得看看这人势仗不仗得住!”

        一指保镖:“就是本家本主来了我也不怕,何况几个绿皮纸帽子!!!”

        两个保镖一下子上了火,干这行最忌讳最讨厌别人这么说,一步跨上去,揪着周丽华就要动手。

        周丽华身子一瘫,腿一软,就地坐了下来,大声哭嚎:“打人啦!!!!打人啦!!!!狗仗人势欺压百姓啊!!!!杀人了!!!救命啊!!!”

        一转头:“小张!!!!报警啊!!!!有人要杀人啦!!!!”

        那个叫小张的维护人员也赶紧掏出手机,一边哆嗦一边说:“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一边打开摄像头:“光天化日的,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要打人!!!没有王法了!!!没有了!!!”

        梗着脖子瞪着眼,一举拳头:“我给你传到网上去!!!”

        两个保镖慌了,在这吵吵闹闹归吵吵闹闹,可一旦发了网上去,或者报了警,拿在是老板那儿指定吃不了兜着走,别说老板,光陆南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另一个保镖赶紧上前要劝,屋里走出一个人来,是厨师老康。

        “那么了?那么了?”老康是天津人。

        “康师傅,这俩人要进屋,我们…..”其中一个保镖为难地说。

        “介四物业周姐!”老康指着周丽华:“老员工了,你们不能这么对待人啊!”

        这几天老康对这几个保镖也是没好印象,单看他们对待莫非,就一肚子火,眼前的周丽华比自己在这小区待的时间都长,这么闹,那不是瞎折腾吗?

        “我来的时候,周姐都干了好多年了,你们不信我,也不能不信周姐啊!”老康点着头说:“再说了,一个老太太,你们七八个大小伙子,至于吗?他是会气功还是会武术?他是孙悟空还是猪…..呃….二郎神?”

        周丽华一听,白了老康一眼:“什么老太太?会不会说话?人家才四十多岁,让你给说的老成什么了?”

        两个保镖哭笑不得。

        “那个,你们赶紧进去给看看那个天然气的阀门,不是我说,你们早该来了!前天我就打电话说了……”

        没等老康说完,两个保镖就赶紧放行:“得了得了,既然康叔让来的,你们手脚麻利点,快点弄完快点走,我们也是职责所在,没办法。”

        周丽华一蹦高站起来:“啊呸!职责所在?你们怎么不说老娘我的职责所在?人家小张来了两回让你们撵出去两回,你怎么不说人家职责所在?我们今天还就…..”

        还想絮叨,小张赶紧一拉她:“行了华姨,我这边还有三十多户呢,赶紧弄完赶紧走!我这孩子就要放学,我得回去接孩子啊!”

        说着,两人和老康一起进了大厅。

        在厨房检查完阀门,小张又看了看电路,皱着眉头问老康:“你们电路总阀在哪?”

        老康一脸疑惑。

        小张一指天然气表:“这特么停了多长时间了?这条线一定是短路了,肯定不好使啊!亏你们还能坚持这好几天!”

        老康一指八字楼梯:“就在一上楼梯左拐走到头,但是那个大花瓶挡住了,你得挪开。”

        小张走到楼梯上,站在楼梯一个门口的俩个保镖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面对硕大的花瓶,小张犯了难,回头喊:“那个谁,你俩!!”

        两个保镖四下看看,都指着自己问:“叫我?”

        “废话!”这厅里不就你们两人?小张看来确实有点生气。

        两个保镖慢慢走了过去,小张一指大花瓶:“你把它搬开,我要检查线路,这么大个东西,我搬动办不动不说,万一磕了碰了,看这架势我把房卖了也赔不起!!”

        说完白了保镖一眼。

        保镖无奈,别别扭扭的去搬那个比自己还高一头的大花瓶。

        就在保镖小心翼翼费力转动大花瓶时,小张悄悄后撤一步,迅速的弯腰,把一张纸片塞进了身后莫非房间的门缝里。

        这个小张,是老谭安排刑警队的一个侦察员。

        莫非在房间里正趴门上竖着耳朵听这外面发生的一切,突然一张纸条像一支小小的飞箭一般从自己的脚下。

        莫非心头一动,迅速地把纸条捡了起来。

        打开纸条,纸条上写着:“明天下午三点,平西街。”下边署名,传奇516。

        莫非的心砰的一声像被一个小小的烟花射中一样,剧烈的颤抖起来。

        这张纸条无疑是齐传发过来的!

        齐传回来了!他没事!他回来救我了!他安全,无恙的回来了!!!

        莫非像一个被救上岸的溺水小孩,倒在床上,大口呼吸着。

        齐传活着回来的这个现实像一剂强心针又像一团火,在心头熊熊燃烧着,那火旺的简直能烧到自己的脸,浑身充满了力量,脑子里突然然感觉自己一切都能解决,一切都会平安无事!

        想起齐传,莫非忽然心又凉了一下。

        这会是真的吗?难道这真的是齐传发来的信息吗?会不会是舅舅给自己设的一个考验?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可是舅舅为什么会设这样一个陷阱?他现在把自己掌握的牢牢的,根本不需要这样的考验和陷阱!

        难道是为了把齐传引出来?

        不管怎样,看来齐传已经逃了回来,至少已经逃出舅舅的掌控,如果这个信息不是为了自己,那也至少是因为齐传!

        想到这个,莫非下定了决心,不管舅舅是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管是不是齐传给自己传来了消息,自己一定要去一趟平西街,那里不管有什么在等着自己,一定和齐传有关!

        任何环境和事情,不能让齐传再有事了!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10436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