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六十四

六十四

        莫非猛地从床上惊起,茫然地看着四周,手里紧紧攥着那个优盘。

        现在,这个优盘的真伪,是揭开一切谜的答案,如果这个优盘的内容是真的,那齐传是不是舅舅搞的鬼先不说,至少证明他在国外,如果是假的,那就说明舅舅至少是参与者之一,那齐传还有救。

        万不得已的时候,莫非决定用自己的命跟舅舅换齐传!

        但是现在自己根本出不去,别说找人鉴定,即便出的去,自己又该找谁呢?

        想来想去,只有苏凉。

        莫非给苏凉悄悄打了电话。

        周五山坐在办公桌前,陆南小心的在一边站着。

        “东西送去了吗?”周五山问。

        “您放心。”陆南略一躬身:“已经送去了。”

        “让你拍的视频呢?”周五山又问。

        陆南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周五山赶紧接过来,快速打开手机,看着眼前的画面。

        画面上一个美貌的女子,弯腰小心的追赶着一个快步跳着的小男孩,咯咯笑着,伸着手去追赶镜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很像画面中的女子。

        周五山向全身没了力气一样瘫坐在椅子里,心中满是幸福。

        这些年,周五山的妻子一直没有怀孕,周五山虽然对莫非给予厚望,但在他的心中,这么大一片家业托付给一个外姓人,是很丢人的事情,尤其是以后不管莫非嫁给谁,那歌升以后不是不是莫非管理,都不是周家人的了。

        其实莫非在周五山的心中,远没有他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关心,只是莫非的外在条件实在太好,可利用的价值太高,自己如果不利用好这一点,那这些年的心血岂不白费?况且如今大佬的儿子如此迷恋莫非,这篇文章不做,那就不是周五山了!

        当然,作为姐姐的孩子,是自己的亲外甥,说不关心那是假的,但比起自己的亲生儿子,总是差一些。

        这几年,周五山在外面女人也不少,但很奇怪,就只有这一个女人怀了孕,周五山一度怀疑是不是这个女人对自己不忠,孩子真的是自己的吗?孩子出生后,周五山让陆南找人秘密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显示的确是自己的孩子。

        周五山大为宽慰,周家有后,自己有了真正的继承人。

        周五山为了安全也为了保密,把女人极为隐秘的安排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除了自己和陆南,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平时,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常去,特别是怀孕生孩子后,周五山只去过一两次,孩子三岁多了,根本不知道爸爸是谁。

        为了绝对保密,周五山打算在孩子长大之前,尽量不联系这母子俩,偶尔让陆南去看看,安排一下秘密的保镖,有些什么得来的好东西,好的补品之类,也让陆南送过去。

        看着视频里一天天长大的孩子,心里一股愧疚,自己也算是老来得子,这种让自己心里柔软的像棉花糖一样的感觉让周五山眼眶都湿润了,自己的妻子,莫非的舅妈,原来是自己跟随老板的侄女,为了一步步往上走,不得已娶了这么个平凡的女人。

        前些年周五山活的很卑微,老板死后,周五山的事业也逐渐上升,渐渐地,身边的女人多了起来,这个又老又毫无特点的女人越看越不顺眼,陆南给他策划了无数种除掉这个女人的方法,周五山都觉得不妥当,很容易引火烧身。

        况且那个时候没有儿子,自己也没必要涉险去干这种事。

        但现在不同了,儿子在一天天长大,孩子的母亲虽然没有抱怨什么,但是周五山认为这个女人给自己生了儿子,无论怎样,总该有个名分,而且,以后孩子要名正言顺的进到周家,也不能年纪太大,那样太招摇,容易招致非议。

        看来事情要提上日程了,而且很急迫,一旦莫非的事情差不多了,就要着手了。

        陆南站在一边,似乎心事重重,看了周五山一会,小声说:“周总,您看您的计划…..”

        “什么计划?”周五山从思考中出来,抬起头。

        陆南指指手机。

        周五山盯着手机看了一会,缓缓点头:“也该未雨绸缪了….你先准备一下,就按照我们上次说的准备,莫非的事情一过去…..”

        陆南皱着眉头,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怎么?”周五山看着陆南:“说!”

        陆南想了想,靠近周五山一点,小声的说:“其实…..我们可以尽快做!”

        周五山抬头看着陆南,想了想,轻轻挥手:“继续。”

        “您看。”陆南还是很小声的说:“正好趁着这件事,对莫非造成一定冲击,情感上,心理上,都会分散他的注意力。至少…..至少在时间上会牵扯她大部分精力,也是一个对他加强安全措施的理由!”

        周五山闭着眼,紧紧皱眉,过了好一会,没说话。

        “而且…..”陆南看看身后:“大佬那边还可以拖一点时间,至少在…..”

        周五山睁开眼睛,看着陆南,点点头:“尽快准备!”

        陆南稍一躬身,转身走出去。

        齐传的耳朵似乎聋了,里边全是巨大的耳鸣声,嗡嗡的,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

        克罗夫猛地站起来,大声喊:“里奥!!!”指着里奥:“不准在我这里杀人!!!”

        里奥轻蔑地一笑:“你这里的死人还少吗?”

        克罗夫一愣,又说一句:“不准用枪杀!”

        里奥把枪收起来,一脚踩在齐传脸上,把齐传的脸踩在墙上:“我才舍不得他死!”

        齐传侧着脸,看着脑袋边那个海碗大小的洞,心里震惊不已。

        这一枪如果稍微偏几公分,自己的脑袋就会像一个熟透的西瓜一样爆裂开来,里奥这一枪,让齐传顿时清醒了起来。

        “你不能死!”里奥大声喊:“在经过我允许之前!”

        “我要你活着,你就必须活着!我要你战斗!你就必须战斗!我要你死的时候……”

        里奥一脚踢在齐传太阳穴:“你不准多呼吸一口!!!”

        到了吊桥的时候,齐传才悠悠的醒过来,听着巨大的绞盘声,他知道自己又回来了。

        胡长松看着齐传惨不忍睹的脸,肿的像猪头一样,小心的问:“他们抓你去干嘛了?拷问你?折磨你了?”

        齐传的左眼肿的几乎看不见,费力的睁了睁,惨淡的一笑:“他们请我吃猪头肉了~”

        “还有心情开玩笑?”胡长松长舒一口气:“看来没怎么着你。”

        胡长松赶紧找了一块破毛巾,沾了点水,给齐传敷上。

        “莱利呢?”齐传问。

        “不知道,一天没看到他。”胡长松往外皱着眉看看,又迅速转回头:“你找他干嘛?”

        “没什么…..”齐传没解释。

        直到第三天,齐传的左眼才能看到东西,这一脚没给齐传踢瞎,可以说是幸运了。

        眼睛好一点之后,只要打桩机声音响起,齐传就跟疯了一样的在石头那里打起洞来,当洞口深到可以用工具的程度,齐传把莱利那把刀要了过来。

        莱利还是那副一脸木然的样子,久久看着齐传,轻轻说:“你要小心。”

        齐传没有理会,也没接话,继续疯狂的,彻夜不眠的挖着洞。

        进展似乎比齐传想象中要快很多,当几天后里奥来告诉齐传去晚上到克罗夫那里的时候,齐传几乎挖出了一个可以整个人站到里面的大洞。

        夜色渐渐降临,过一会里奥就要来了,齐传呆呆站在门口,心里不知什么感觉。

        胡长松看着齐传,悄悄问:“他们抓你到底干什么去?”

        齐传一回头,看着胡长松:“打黑拳。”

        “打黑拳?”胡长松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齐传。

        一刹那间,胡长松的那种眼神像极了莫非发傻的时候,齐传一笑,看着胡长松的眼睛,想到了莫非,又突然想到了别的一些东西。

        齐传低头沉思,一会后猛然抬头:“老胡,这里有笔和纸吗?”

        胡长松看看齐传,摸摸他的额头:“你神经病吗?这里怎么会有纸?他们都是傻子?”

        一指河对面:“连罐头上的商标都揭掉!他们怎么会给你这种东西?让你有机会……”

        说着一愣,低头一想:“不过…..”

        齐传一皱眉:“不过什么?”

        胡长松一拉齐传:“有这个!”

        胡长松谨慎的打开一个铁皮盒子,里面有一件白衬衣,虽然脏了点,但如果写字,应该没问题!

        “这….”齐传惊讶的看着胡长松:“这从哪儿来的?”

        这里的犯人,或者说囚徒,只有一种衣服,那就是齐传身上穿的这种铁灰色粗布衫,没有扣子,短袖,没有任何金属和硬质材料,裤子也没有腰带,整个营地,恐怕只有莱利那把被里奥他们默许的,代表着统治和裁决权的刀。

        除此之外,所有人都不会接触到比那块大石头更硬的东西。

        而这件白衬衣,出现在这里就像在一个八十岁老教授家里发现火箭筒和海洛因一样!

        “不知道,可能是拉克他们之前捡到的,我们住进来的时候就有,这个应该可以写字!”

        “那笔呢?”齐传突然像个二傻子。

        “你今天是怎么了?”胡长松看齐传就像看一个在街上裸奔的神经病:“纸都没有你还指望有笔?”

        胡长松从墙上的圆木上掰下一小块木头,慢慢用那把长刀的刀刃削着,一会,拿手试试木头的尖端,吹了吹,笑着说:“黑拳都打了,流点血不算什么吧?”抬头看看齐传。

        齐传一笑,伸手拿过一个木头杯子,反过来扣在床上,拿起长刀轻轻在左手拉了一下,一股鲜血慢慢流在杯子反面的小凹陷处。

        齐传在衬衣上割下一块巴掌大的布片。

        “我说,你写,用英文。”齐传说。

        里奥来的时候,看见齐传手上的血,皱着眉头问:“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齐传一甩手:“不小心。”

        连若峰皱着眉,很确定的说:“可以肯定,这件事情和莫非的舅舅周五山有着莫大的关系!”

        严子珊眼睛里冒火,狠狠的哼了一声。

        “即便不是他做的,也应该有他的参与或者指令。”连若峰一抬头:“我现在说的这一切,按照保密程序,你们是不应该知道的,但是看在你们是齐传的朋友,也是苏凉的朋友,我……这已经是违反规定了。”

        站起身来,立正站好,严肃的看着几个人:“我希望你们能严格保密!”又扫视一全圈:“至少在这个事情定性之前,不可以对任何人说起,况且,现在也没有百分百的证据来支持这些!”

        众人点点头,洛基给连若峰续上茶:“连警官请放心,一,我们也不是小孩子,懂得轻重缓急,二,我们都是齐传最要好的朋友,在这件事上,我们可能比你还要紧张,还要谨慎。”

        连若峰点点头:“我相信。”

        苏凉接着问:“上次你说有一个线索,如果能找到一个人,说不定就可以…..”

        连若峰一笑:“说的就是这个事!”拍拍苏凉:“这个人已经找到,从证据看来,齐传的失踪,大概率就是这个人所为。”

        严子珊大声叫:“那赶紧把他抓起来啊!!!”

        连若峰笑笑:“抓起来之后呢?”

        严子珊张着嘴,表情变化了一会:“审他呀!打他!打到他说出齐传的下落”

        一圈人都捂着嘴吃吃的笑,连若峰更是哈哈大笑:“妹子!别傻了,这种狡猾的犯罪分子,会留给你证据让你撬他的嘴?”

        一挥手:“再说了,我们怎么可以打人呢?”

        严子珊急的脸通红:“那我看….外国….”

        “外国是外国,这里是中国!”连若风一整表情:“再说了,即便打,他也不会说!”

        连若峰端起茶喝了一口:“这个人在蓝岛,方城,还有好多地方都做过同样的事。”连若峰尽量用他们听的明白的非专业用语解释:“是个惯犯,老油子!”

        又看看苏凉他们:“之前几宗失踪案和一些别的违法活动,证据都指向他,但是线索一到他眼前,就断了,不管是他策划还是指挥,一旦有什么行动….或者说违法活动实施,他一定有不在场的证据。”

        “而且,失踪案的所有被害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定罪证据,往下走不了。”

        听到这句话,严子珊眼泪又下来了:“那齐传……”

        连若峰知道自己话重了:“我说的是失踪,齐传应该没事…..可以说肯定没事!”

        “哦对了!”苏凉突然想起来:“莫非给我打电话,说他舅舅给了他一段视频,里面是齐传被国际刑警审讯的片段!”

        连若峰一愣:“你怎么不说早说!”

        苏凉很尴尬:“这….你这…你一进门就开始说,我哪插得上嘴?”

        连若峰低头想了想,仰面朝天,点着头:“我觉得!”一看苏凉:“这段视频很可能就是整件事的转折点!”

        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连若峰。

        “你敢不敢去一趟蓝岛?”连若峰问苏凉。

        苏凉一瞪眼:“这有什么不敢的?”

        连若峰拍拍苏凉:“凉凉,你知不知道,莫非现在可能被人盯着!”

        苏凉点点头:“我知道,我还这么跟莫非说过!他现在有两个保镖跟着,寸步不离!”

        连若峰笑笑:“也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总觉着,让你去,恐怕是冒险。”

        苏凉一挥手:“那倒不至于!”闭着眼拍拍额头:“莫非舅舅是想保护莫非,总不会对我有什么举动,小非也不能让呀!”

        连若海轻轻点头:“我也这么想,不管是不是他做的,齐传他都没伤害,别人应该没问题,唉…..但总是担心。”

        苏凉哈哈一笑:“行了,别操这没必要的心!”大手一挥:“我明天就去!”

        连若峰一伸手:“等等!”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9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