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六十三

六十三

        苏凉来到洛基家,和何从去严子珊他们会合。

        听完苏凉的讲述,一圈人愣了足有一根烟的功夫。

        “放屁!!!”严子珊跳着脚骂:“放屁放屁放屁!!!!放屁!!!!!”

        “骗子?”严子珊来回踱步:“国际级骗子?真特么想得出来!!真特么敢说!!!”严子珊的眼泪哗哗流着:“怎么办?这特么怎么办??”又跳着喊:“没人知道他在哪儿吗???”

        “山山!”何从去皱着眉叫道:“别这样,冷静!”

        “冷静个屁!!!”严子珊来回乱窜:“不行!咱们得想办法!得救他!怎么说也得先找到他!!”

        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十年啊!我找了他十年!我好不容易见到了,我想了他十年!怎么就出这么些屁事!!!这特么是怎么了!!!!??”

        “我哥在调查,我跟他说了,有了消息马上告诉我。”苏凉看着外面说:“我告诉他一旦有定论,直接来这里找我,妈的!这算什么事!”

        “什么事???!!”严子珊歇斯底里了:“还不是你们特码的搞出来的破事!!”指着几个人破口大骂:“为什么不告诉我莫非来了?为什么!!!”

        又一指何从去:“我给你打过电话!!!!”

        何从去面色一沉:“严子珊!!!!”

        站起来走到严子珊身边,长叹一口气:“苏凉说了,他哥是警察,这种事,我们还是要靠专业人士的,你这样!”

        拍拍严子珊:“于事无补….”

        燕子山自顾自的大哭,洛基仰着头闭着眼,但无话可说。

        小武到的时候满头大汗,琴都背倒了,听说后也是一脸不信,大声叫骂:“他是骗子?卧槽!他是骗子?他除了骗我跟耀阳两瓶啤酒还特么有这能耐?”

        想到昔日一起的三个人,竟然两个接连不知所踪,小武也是莫名烦躁,呆站了一会,一个转身出了大厅,一屁股坐在门口台阶,大口喘气,眼泪不知道怎么就流了下来。

        过了好一阵,天色开始发暗,夕阳把天空染成殷红色,在远处躲躲闪闪。

        小武突然弹起了吉他,毫无规则的扫着和弦,纷乱的琴声无比狂躁,但没人提出异议,他们的心和现在的琴声一样乱,甚至更乱。

        狂扫了一段时间吉他,小武似乎有些累了,轻轻地,静静地,规规矩矩的悠悠拨着琴弦,正是那首在山塘和齐传一起弹的,加州旅馆。

        夕阳下,这首情绪很重的名曲勾起了所有人悲愁心,几人也走出门口,杂乱的坐下。

        严子珊红着眼睛,直直的瞪着前方,坐在台阶上,头靠在台阶旁的矮墙上。

        洛基盘腿坐在躺椅上,低垂着头,不时揉一下脸。

        何从去在院子里站着,不知道天上有什么吸引了他。

        苏凉坐在门口的一把椅子上,瘫坐着,两眼也在发直。

        听着琴声,严子珊一滴眼泪又下来了,噗呲一声苦笑,轻轻的念:“且问公子你找谁,我家小姐去未回,小楼听得南风醉,又把山花叫小贼…..”

        何从去也是一声苦笑:“珊珊还记得…..”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他的诗我都记得…..”严子珊眼泪止不住。

        何从去又笑一声:“老大可从来不把自己的诗叫诗。”轻轻摇头:“他说,顶多算是打油诗….”

        苏凉一皱眉:“这诗不错啊,有味啊~”

        洛基也笑:“老大的东西多着呢~”抬头看着何从去:还记得那次良一发的那对联吗?

        何从去点点头,接着说:“那时候良一发了一副绝对,若不撇开终是苦,各自捺住即成名。”

        洛基点点头:“说实话,这幅对联很工整,一撇一捺,对仗,工整,意境也对,我们都说好!”

        “老大却说,文上,对了,字上,也没错,就是意味差点,苦对名,左对右,艺术的对称性是有了,突兀感和墙角一枝梅的那种本该孤苦的意境和古意差了点。”

        苏凉一笑:“这对子我也知道,恐怕在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下联了。”

        严子珊没接话,只是轻轻一笑。

        何从去也是仰天一笑:“我们也这么说,可老大一甩手搞出一副下联:非上心头总觉悲!”

        苏凉一听,暗暗吃惊。

        洛基说:“悲对苦,没有更合适的了,左右结构对上下结构,料峭的伤感凸显的更好,而且,就像老大说的,不像原对那么有说教感。”

        又摇摇头:“老大对这类太严谨太刻板的东西就是不待见。”

        苏凉想想,确实不错,而且,这个非字,恰巧是莫非的非,非上心头,难道冥冥中,真的有如此巧妙的缘分和注定?

        “是是非非上心头,纷纷扰扰总觉悲~”何从去凄苦一笑:“当时论坛炒开锅了,有说原对好的,有说老大的好的,吵来吵去也没个结果,但从老大的角度看,他说的有道理!”

        “那这个齐传还真是个人才啊!”苏凉皱着眉说。

        过了一阵,苏凉有说:“他怎么不写点正经书?”

        “什么叫正经书?”何从去看着苏凉?

        “大圣传啊!”苏凉说:“你那本大圣传!”苏凉夸张的说:“多正经…啊,多经典啊!”

        何从去摇摇头:“这种矫揉造作无病呻吟的东西,老大不喜欢。”又看着天:“但不代表他不会写。”

        “那时候….是你吧?”一指洛基:“你搞的百字小文大赛?”

        洛基笑笑:“是,是我,我当时在美国,用美国巧克力做奖品,勾引着论坛里一帮子人,其实是想让他们帮我写情书,哈哈哈哈哈。”

        “老大可认真了!”何从去笑:“这种百字以内的小东西,本来就是风花雪月意乱情迷比较多,但是老大对这种东西一是不感冒,二是,对命题作文,老大从来看都不看。”

        洛基又笑:“架不住美国巧克力啊!”

        两人大笑。

        “老大那时候谈着一个小女朋友,跟小女朋友夸下海口,给她弄点美国巧克力尝尝,结果!”何从去又是一声大笑:“憋了三天憋出二十来个字,写的一塌糊涂!”

        洛基也站起来:“奖品没拿着,女朋友吹了!”

        两人又是哈哈一笑,连严子珊都带着眼泪笑了。

        “后来一分手,竟然来灵感了,一分钟写了一篇小文章,惊艳的很。”

        “具体太细的记不住了…..”

        “天主看着背对背的两人,微微的笑:你们若要相见,就要人间降满雪花。”严子珊直愣愣的,轻轻背了出来:“这些雪花,要你们两人亲手雕琢,不能重复,不能一样。”严子珊正了正头:“直到尘世降下两片一模一样的雪花,你们才可以转身,去爱。”

        洛基和何从去看着严子珊,微笑着回忆,心头一阵阵发紧。

        “如果是三片呢?”严子珊喃喃道。

        洛基和何从去相对一笑,这是当时严子珊的跟帖。

        “四片呢?”何从去笑,这是他当年的跟帖。

        “五片呢?”洛基的跟帖。

        “六片七片八片呢?”严子珊何从去洛基互相看着。

        “九片十片十一片!”三个人同时喊道:“吃完感冒就不见!”

        三人相视大笑,畅快淋漓,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又回到了那个在文字中游弋的时光,又似乎齐传就在附近或者屋内,从未离开。

        严子珊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何从去洛基也无端的笑了很久,慢慢的,笑声淡了,三人平静下来,一阵沉默,严子珊突然捂着脸,无声的抽泣。

        “这是当年老大跟我们闹的时候…..”何从去平静的说:“一直这样,总是这样……”

        “我的东西,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老大的影响,不管是大圣传,还是其他的什么….”

        又点点头,念:“菩提就是树,明镜也是台,本来就是物,尘埃就尘埃!”

        一回头,看着苏凉:“你看这首诗,这得是什么心态,什么境界才写得出?”

        苏凉还是皱着眉品了一会,不住地点头。

        “老大是那种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况都对身边的一切热爱无比的人,他爱好多东西,爱文学,虽然他偏执的认为自己不懂文学,爱电影,爱音乐,爱自由的活着!”

        “他说过,他最大的理想就是活着,自由的活着!”何从去有点羡慕地说:“如果不是对身边人的责任,老大一定是那种找一个山海之间终老一世的方外之人。”

        “我们在这个世界,各有所爱,各有所求,而老大,他可以一转身在泥水里摸爬滚打,跟一群三教九流烈酒欢歌,也可以在松间抬眼星空,清冷的孤傲。”

        “过了吧?”苏凉微微一笑:“我就是觉着他嘴皮子不错。”

        何从去哈哈一笑:“也算一道。”

        齐传哆嗦着,蜷缩在墙角。

        他无法忍受自己杀了人的感觉,即便是自卫,即便对方是个魔鬼,即便被人用枪指着头,他不允许自己的手上沾染别人的血,他突然感觉自己很懦弱,很肮脏,仿佛自己已经踏上了一条长长的不归路,尽头就是万劫不复。

        里奥看到齐传的样子,鄙夷的笑着:“懦夫!”

        站到齐传面前:“我的孩子!看看这个世界吧!”里奥伸开双臂,似乎要拥抱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无情,冷血,毫无人性!”

        里奥蹲下来:“恐惧,就是失败,失败,就是毁灭!”

        齐传摇着头:“我不干了!我不打了!你杀了我吧,我不活了!你杀了我!你杀了我!!!!”

        里奥冷冷的看着齐传。

        “卧槽你们的大爷!!!!”齐传怒火中烧:“你们这群人渣!野兽!魔鬼!你们这群不是人的东西!!!”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我杀人???”齐传大吼:“我不干!!!!!我不杀!!!!!我不干了!!!!放我回去!!!!我要回家!!!!!!”

        齐传歇斯底里的大吼着,狂声咆哮,彻底失去理智。

        里奥迅速的掏出那把巨大的左轮手枪,对准齐传,砰的一声巨响开了火!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9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