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五十六

五十六

        严子珊的日子很不好过。

        自从那个韦德到了盈科,几乎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严子珊每一个可能出现的地方,除了女厕所,这个韦德好像魔术师甚至魔法师一样,随时随地都能从身后掏出一支或者一束玫瑰。

        严子珊被搞的不厌其烦,几乎要疯了,所有的花全被她扔到垃圾桶或者砸在韦德身上,后来根本就不接,甚至不断的改变自己的习惯,不再出现在自己常去的地点,费尽心思的躲着韦德。

        这一开始还行,但盈科毕竟就这么大,自己的生活规律也就那样,躲来躲去,总会在某个地方让韦德用玫瑰给逮着。

        严子珊发狂了,动用自己所知的全部英文脏话大声骂,指着韦德跺着脚骂,但是没用,人家韦德就像一个又聋又哑的二傻子一样,越骂越开心,骂的时间越长越高兴,跟在严子珊屁股后面颠颠的,活活一个国际混血滚刀肉。

        更让严子珊生气的是,齐传现在不知道是在北京还是蓝岛,这么长时间了,电话总是关机,给莫非打,不是不接就是关机,气的严子珊发了无数信息骂齐传,可是这个齐传似乎比韦德更耐得住性子,一点动静没有。

        韦德至少还瞪着眼咧着嘴有个反应,可这齐传……

        严子珊给何从去打了电话。

        “我也打不通啊!”何从去其实也很纳闷,这老大回去那么多天了,各种微信电话微博什么的,全都静悄悄,似乎齐传把一切都放下,专心致志一门心思跟莫非研究人生或者生人去了。

        “你也打不通?”严子珊皱着眉头:“一次也没有?”

        “一次也没有,信息也不回。”何从去搓着额头:“洛基还想找他商量事呢,可这家伙怎么也找不到!”

        “莫非呢?”

        “我也没他电话呀!”

        “苏凉呢?莫非那个闺蜜!”

        “问了,苏凉现在在澳大利亚玩,他给莫非打过,也是没打通。”

        “你没问问别人?呃…..他那个同学,在山塘和他唱歌那个!”

        “小武?”何从去到没想到:“对啊!”

        何从去挂了电话就给小武打,小武也是一脸懵逼。

        “平常,我们不太打电话,没事也就在微博微信互动一下,可这…他好像很久没上这些东西了。”

        “奇了怪了,这不是他风格啊。”何从去越想越不对劲:“我看他之前的微信,隔几天就得出来嘚瑟嘚瑟,整几首酸诗扔个小段子的,这会可是好多天没更新什么了!”

        何从去摸了摸下巴:“谈个恋爱,至于吗?”

        “我要有那么个天仙,我也闭关!”小武笑着说:“别理他了,过几天热乎劲过了,这小子绝对自己就蹦出来了。”

        “可能吧…..”何从去倒没那么乐观:“可别出什么事。”

        “哪那么多事!”小武安慰何从去:“估计在家造人呢,搂着那么个媳妇儿,给谁谁也舍不得下床,过几天打电话给咱们求助也说不定,他说过,老夫发了少年狂,三天压塌一铺床,这会指不定满世界批发床呢!”

        何从去哈哈一笑:“床受得了他能受得了?满大街收购六味地黄丸倒是有可能。”

        小武也哈哈笑起来。

        严子珊听何从去说完后更是不解了,难道齐传真出什么事了?

        齐传不接电话,莫非也不接,这两人都这么反常,一定没什么好事,两人私定终身一块跑了哪去过神仙日子也说不定!

        想到这,严子珊坐不住了。

        齐传直直的瞪着拉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拉克一声冷笑:“倒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舔舔嘴唇,看向那个白人。

        白人收到拉克的信号,手腕一动,高高的举起了长刀。

        这时,传来一声大喝:“拉克!”

        众人都惊恐的回头,闪开一条通道。

        屋前站着七八个人,身穿野战服,戴着宽大的墨镜,一脸怒气的看着人群。

        人群像收到了某种指令,齐刷刷的蹲到了地上,抱着头,不敢看。有几个胆小的吓得都趴在了地上,额头抵着地面,胡长松也吓的抱着头,全身发抖,蹲在地上。

        拉克一脸茫然的看着对面几个人。

        领头的一个白人身穿军装t恤,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气势逼人,几步走到齐传面前,看了他一眼,一转身,一脚踢在持刀的白人脸上,白人一声不吭的摔倒在地,不敢起身。

        军装男人,近距离的盯着拉克,瞪了一会,大声说:“所有人!”

        伸手一指:“准备好!明天一早,去矿坑!”

        拉克看了看齐传,阴狠的冷笑一声,但也无奈的往回走去。

        军装男人盯着齐传看了一会,伸手在齐传胸口一拽,齐传这才看见自己胸前原来有一行数字:8965。

        看来这是自己的编号。

        “你!”军装男人一指齐传:“跟我来!”

        转身要走。

        “先生!”齐传大声喊:“我要挑战拉克!!”

        军装男人突然站住,迅速回头。

        所有人都站住了,拉克也惊异的看着齐传。

        胡长松哆嗦着在齐传身边一脸惊恐,又看看其他人,似乎觉着齐传下一秒就会被这帮人乱枪打死一样,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军装男皱着眉问:“什么?”

        齐传手上暗暗用力,顿时绳子开始鼓胀,雇佣军立刻把手中的枪抬起,哗啦啦的对准齐传。

        齐传憋着气,闷声发出一声咆哮,身上的绳子立刻断裂,齐传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一直拉克:“我要挑战他!”

        胡长松终于忍不住,瞪着齐传不自主的低声说:“你疯了!”

        齐传差不多知道,这个拉克能在这里管理这帮人,类似于监狱的牢头狱霸,在武力上,肯定是多年来没有人可以撼动,持刀白人的身手齐传试过,应该也是一个狠角色,而且出拳的力道,速度,很专业,这身手如果打不过拉克,那拉克一定是更加强大,更加专业。

        但是,没有办法,如果想在这里站稳脚跟或者找机会逃出去,齐传必须首先解决的就是这个事情,必须要让自己与眼前的雇佣军扯上关系,至少掌握主动!

        拉克突然大笑起来,而且越笑越大声,胡长松的脸色煞白,双腿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哑着嗓子对奇传说:“你知道拉克是什么人?”

        齐传哼了一声:“我管他什么人!”

        “传言他是黑手党的人,是顶级杀手或者说顶级打手!”胡长松颤抖着说:“他打过黑拳!从来没输过!两年前一个家伙惹了他,他生生把那家伙的两条胳膊和腿砸成了肉泥!”

        胡长松哆嗦着,恐惧的看着齐传:“我亲眼见过…..”

        齐传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大的自信,说实话,他不了解拉克,也没见他出手过,甚至齐传对自己也不是很了解,自己到底能不能打得过?

        但是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在这个全世界可能都不知道的地方,自己要活下去而且想逃出去,他只能拼一次,而且,不能失败!

        军装男大声呵斥拉克:“闭嘴!”

        拉克不笑了,但还是愣愣的,无比阴沉的看着齐传。

        “你想要什么?”军装男微笑着,带着嘲讽意味看着齐传。

        齐传迈步向前,指着拉克:“我要挑战他!决斗!”

        人群似乎刚刚听到这句话,都小声地惊呼,互相之间窃窃私语,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的看着齐传。

        “你凭什么认为你有这个资格?”军装男问齐传。

        齐传暗想自己早知道好好学学英语了,多少人都提醒过自己,多学一门语言是有用的,可齐传的英文水平,恐怕除了基本吃了喝了来了去了之类的对话场景,对方稍微来一句高深一点的,齐传眼睛瞪得比莫非还大也整不明白。

        他甚至都开始想念那些发小广告的培训部门了…

        齐传看向胡长松,胡长松小声说:“他问你怎么会觉着自己有能力挑战拉克,或者说资格!”

        齐传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英语又不会表达,想了想,捡起地上的绳子,给军装男一看,大声说:“这个!”

        军装男哼笑一声,回头看看身边的伙伴,淡淡的说:“你们想看演出吗?”

        持枪的雇佣军哈哈大笑起来,有一个还吹起口哨。

        军装男又看看拉克:“你呢?”

        拉克瞪着齐传,冷笑一声:“我不知道。”又看着军装男:“我不敢保证打不死他!”

        军装男抬头看了看天,又四下看了看,似乎很无聊。

        “ok!”军装男一挥手,小球赶紧搬过一把椅子。

        “我允许这次挑战!”军装男坐下:“但不准死人!”又一指两人:“都不准死!”

        胡长松拉拉齐传:“你现在求饶,顶多挨顿打!”看着齐传:“快啊!不然一会你至少缺胳膊少腿!!”

        齐传也是冷笑一声,没有看胡长松。

        他对胡长松没有什么坏印象,而且,某方面讲,胡长松也帮过自己,在这万里之遥,有一个这样的同伴也还不错,但他不喜欢胡长松的懦弱,或者说那种油滑又有点卑鄙的感觉,齐传不怕死,只怕死的没有价值,而且,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自己如果再不搏一搏,那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再说还有莫非。

        “如果我赢了!”齐传大声说:“我要拉克和他的手下以后不准招惹我!”

        齐传看向胡长松,胡长松小心翼翼的用英文翻译给军装男。

        军装男手一摊,一撇嘴:“那是当然。”又看看齐传:“不然这次挑战也没有意义!”

        “还有,以后这里的食物分配,要我来管理!”齐传大声说。

        军装男听完胡长松的翻译,不耐烦地挥挥手:“你没有资格谈条件。”又悠闲地翘起二郎腿:“如果你真的能赢。”淡淡一笑:“那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然后军装男看看拉克,有点俏皮地说:“开始吧。”

        拉克还是狠狠的盯着齐传,歪歪脖子,走到齐传面前盯着齐传,咬着牙恶狠狠地说:“我不会让你死!”距离又近一些,几乎是要贴在齐传脸上:“我会让你比死痛苦一万倍!!”

        说完一转身,一把撕开上衣,在军装男对面站定。

        对于这种桥段和场景,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谁也不会感受到这种压抑感恐惧感,齐传这才觉着紧张起来,甚至有点后悔自己做的决定。

        自己难道真的能有与之一战的能力吗?战绳的训练时间并不长,自己的右手再有力,会是眼前这座黑铁塔的对手?如果真如胡长松所言,那眼前这个拉克,肯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战斗机器,接近两米的身高,媲美健美先生般的肌肉,而且看起来,他在这里已经经营多年,恐怕没人战胜过他,持刀白人身手很不错,不也是在他手下听命行事?

        如果自己输了,被打一顿倒还好说,万一真如胡长松说的或者拉克说的,自己被打成残废,缺胳膊少腿的,就算回去也没用了,就算回去,还怎么见莫非?一个没胳膊没腿的废人,即便莫非不嫌弃,自己又怎么对得起她?

        但一想到莫非,齐传心里好像轰的一声燃起一堆火,那堆火熊熊的烧起来,让齐传的全身都充满力量。

        要赢!而且要赢得漂亮!赢的有用!

        齐传缓缓走到拉克对面,站定,也一样皱起眉头,咬着牙看着对方。

        军装男似乎也来了兴趣,微笑着看看围成一圈的人,饶有兴趣的挪了挪椅子,大手一挥:“开始!”

        右臂忽然鼓胀起来,齐传感觉兴奋起来,自己右臂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而且力大无比。

        拉克快走两步,晃着肩膀,脸上露出嗜血的表情,咧开大嘴呲着呀,大吼一声,一拳势大力沉,对着齐传就轰了过来。

        齐传突然感觉对方的动作慢了下来,像镜头突然慢放一样,那拳的轨迹似乎都能看到光影,甚至一瞬间,自己还能思考很多东西,眼前更是不可思议的出现莫非的脸,还是那么美丽,柔情似水,看着自己。

        右手一抬,想都没想,用尽全力对准拉克的太阳穴,精准的送出一拳。

        拉克的拳头都没有碰到齐传,甚至那凶猛的一拳带来的拳风都没有吹过来,就像一个被人扯住后背的木偶一样,横着就飞了出去,身体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在几米外的空地上狠狠地砸向地面,一点反应都没有,就昏死过去。

        所有人都懵了,军装男,拉克的手下,胡长松,甚至包括齐传。

        一时间,全场静谧无声。

        最后还是胡长松反应了过来,发狂一般的大声嚎叫,跳着来到齐传身边,一把抱住齐传,大声喊着:“牛逼!!!!!太牛逼了!!!!!!墨菲牛逼!!!!墨菲万岁!!!”

        军装男似乎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皱着眉看着齐传,不知道在想什么。

        全场这才爆发出巨大的声音,喝彩,叫好,欢呼。一圈人围的越来越近,都不可思议的对着齐传大声嚎叫,胡长松更是把齐传一把抱了起来,又把齐传的手举起来,用英语大声叫喊:“胜利!胜利者!!狩猎王者!!!!”

        就在整个场面陷入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时,一声巨大的,尖利的枪声在众人耳边炸开!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8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