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四十七

四十七

        昨夜一场大雨,天台上积了一些积水,也好,甩起战绳来,重量更重,效果更好。

        “早知道之前就沾湿了练…..”齐传自言自语。

        上午去平西商业街转了一圈,网络电商冲击下,这个之前根本不会有人转租商业房产的繁华商街,竟然让齐传找到一家位置不错的小店转让,巧合的是,这个小店之前也是做食品的,只不过是做干果类。

        商谈了一会,对方死咬牙不松口,气壮的声称如果不是出国,才不会转让!但齐传感觉得出来,店主是做不下去了。

        干果类行业由于运输和储存受限制很小,而且这几年的品牌化越来越多,之前的沿街散货模式越来越受到冲击,网络旗舰店和网络品牌越来越多,和生鲜加工类不同,这种标准化严重的产业,容易被网络取代。

        而这个小小干果店,根本撑不起房租,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

        齐传在心里估算着,房租人员和生产成本的综合,普通销量下,可以存活。

        于是就互相约了下次再谈,各自回去考虑一下。

        齐传坚信,这种拉锯战,只要自己不主动,对方一定会降。

        考验耐性的时候到了。

        齐传才不怕,每天到天台上甩战绳,已经成了和莫非一起生活之外的第二大乐趣,按照李中堂的说法,每天大概三百次就是极限了,可是齐传仅是一个下午,甩个千百下轻而易举。

        不断的训练中,齐传对训练效果非常吃惊,如果说齐传之前的臂力算是普通人的排头兵,那现在,齐传恐怕已经是超出他们十几个身位了。

        上次的亮子在齐传训练后主动想试试齐传的臂力,结果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齐传感觉自己还没用力,已经把亮子摔了一个大马趴。

        要知道,亮子在这里,几乎是最强的臂力了。

        而且,齐传感觉到自己的感官,精神注意力,大脑反应速度,几乎已经超出平常好多,这也让齐传很奇怪,只是一个锻炼力量的方法,怎么会对感应力和反应速度产生影响?

        齐传心里也没有科学的解释,只是对锻炼越来越上瘾。

        时间快到了莫非下班的时候,齐传收拾一下,准备回去,刚走下楼梯,就看见几个人,壮的不像样子,大摇大摆走进来,跟经理说着什么。

        齐传把绳子往储物间放好,准备离开。

        他不习惯在健身房洗澡,慢慢溜达回家,洗个澡接着往床上一躺,惬意的很。

        一抬头,经理正在那几个人身边,看着自己,说了句什么,用手往这边一指。

        几个壮汉跟着经理慢慢走过来。

        “齐哥,你好。”经理满脸堆笑。

        齐传看着这几个人,应该是专业的健美运动员,跟店里几个健身教练完全不是一个感觉,肌肉一看就是经过悉心雕琢的练习,打没打针不敢说,但那隆起的腱子肉块,就好像蒸熟的黑面馒头,夸张的跟充了气一样,几个人没有一个有脖子。

        “这….什么事?”齐传见这阵势,心里也打鼓。

        废话,几个人站那跟黑铁塔一样,又高又粗,又是横眉又是大胡子的,想象一下一圈施瓦辛格站在身边什么感觉?

        腮帮子的咬合肌都比齐传肱二头肌大!

        能站稳就算不错了!

        “哦,哈,这几位是亮子的朋友和教练老师,昨天听说亮子跟您试了一下,都挺佩服的,想来跟您学习一下。”经理笑着。

        学习?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不敢不敢!”齐传赶紧摆手:“哪就敢跟各位老师面前出洋相?”

        齐传连连摆手:“昨天那是凑巧了!亮子没站稳,我讨了个大便宜而已,亮子我都不敢再玩第二次,何况各位老师,不敢丢这人了……”

        一个大胡子大咧咧的,一甩膀子:“行啦齐老师,我们这来都来了,好歹试试。”

        齐传只是摆手,心里总是虚的。

        一个看起来比较面善的(当然是相比较而言)体型比较轻巧的(当然也是相比较而言)哥们伸手握住齐传:“哎~齐老师,交流嘛~又不是黑社会寻仇打架,您怕什么?”

        这不废尼玛话呀!你们自己照照镜子,有几个黑社会感特么惹你们?什么黑社会能比你们还黑还吓人?

        交流?交流不好就交代了啊!

        齐传被逼无奈的一脸愁相:“各位老师,我这….我这真的驴粪蛋子表面…..不对,我连驴粪蛋子都算不上,看着就那么弱不禁风你说是不是?再者了,您说您跟我比什么?您就拿指头戳我我拿个盾牌都不敢硬扛着接,还怎么玩?”

        这话里有毛病啊,多亏几人关注点不在这,万一让他们反应过来齐传着一不留神骂了他们驴粪蛋子,几个人就跟桃谷六仙一样,生生把齐传就撕巴了!!

        “先掰个腕子吧!”后面一个大块说,说完就拍拍旁边桌子。

        “我滴天呐,这位老师~~”齐传感觉都快哭了:“你看看,跟您那一比,我这叫腕子吗?这是筷子啊!”

        那家伙手腕一抻:“铁丝儿还细呢,你拽的断?”

        倒挺能扯!

        几个人拥促着齐传,几乎是抬着就把齐传送了过去。

        齐传没办法,只好伸出右手:“先说好,我只能用右手,左手有过伤,不敢使劲。”

        几人看看经理,经理赶紧说:“倒是没见齐哥用左手。”

        “骨折过,跟废的没什么差别!”齐传左手倒是真骨折过,但是很轻。

        “行,就右手!”那个大块很痛快:“赶紧的!”

        “就一局啊!!”齐传赶紧说。

        大块冷笑一声,小声哼哼:“一局就够了….”

        这个大块,是省一级的健美冠军,在全国名次也不错,在国内一些小圈子里也有点名气,后来因为吃药坏了身体,不敢练了,但又放不下,就专攻力量,近几年对力量也非常痴迷,别的不说,掰腕子,至少蓝岛绝无对手,到北京上海也玩过,掰对方个骨折的事也发生过。

        齐传没办法,攥住了对方的手。

        一攥上去,大块突然一瞪眼,喊一声:“行啊!”

        齐传一笑:“来!”还没等人家裁判说话,齐传一用力,大块的手连反抗都没有就咕咚一声倒了下去,震的桌子直响!

        众人都呆了,几个大块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

        被掰倒的大块噌的直了腰:“你懂不懂规矩!?”

        齐传陪着笑:“您看,我说我不行吧?规矩都不明白呢…”

        旁边一个说:“你至少等双方都准备好啊!”一脸的鄙视。

        “还是别玩了吧咱……”齐传又告饶。

        被掰倒的大块一挥手:“不行!这不算!”

        但是他深深知道,刚才绝对不是准备不足的问题,那股力量,自己一握手就知道了,有点可怕。

        但常年的胜利让他的自信比齐传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愿意相信,也不服气!

        “来!”又伸出手。

        “说好一局的…..”齐传万般无奈的伸出手。

        旁边一人说:“我说开始再开始!”

        一边检查两人的另一只手,一边抱住两人的手:“准备!”

        “开始!”

        那个始字刚刚说完,只见大块一个倾斜就歪倒在地,身体重重砸在地上。

        整个健身房的人围做一大圈都在看着,但这时候没一个人说话,都在不停疑问,怎么了?这大块怎么躺下干嘛?

        连齐传都感到很奇怪,这个大块看起来应该是熟手,怎么一点都不反抗?这一下自己可是铆足了劲,生怕自己被掰倒的太快伤了手臂,之前掰过不少腕子,但这种比较专业的,还从没遇到过。

        之前齐传唯一遇到的对手,是老谭当时在省城大学时候的一个学长,老谭是练跳远的,那个同学是连投掷的,铁饼铅球是全国健将级,手腕的力气更不必说,被号称省城大学建校以来第一神力。

        结果在齐传手下坚持了也不过三秒多。

        其实齐传不知道,他现在的力量,比眼前这几个大块,要强了几倍!

        这个所谓赤练手的功法,的确是从历史长河中,一些比较有天赋的外家功夫练习者,也就是所谓的练家子,一步步总结的出来一种非常巧妙地锻炼方法,齐传也猜的没错,特别适合他这种有天赋的人!

        齐传的这种天赋,古代叫蛇手,按科学解释,就是一种力量天生特别大的人,或者某个部位力量特别大,历史上有,现代也有,国内有,国外也有,只不过现代社会对力量的追求不是农耕时代那样推崇了,再就是一些传说传奇的演义,也逐渐不被人接受,即便有这种人,在这个靠脑子和关系吃饭的年代,大多都泯然众人,或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小有名气而已。

        赤练手,或者说这种功法训练方式,就特别适合天生力量特别大的,或者叫蛇手的这种人锻炼,因为他的创立和传承,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这类人的手里不断修正和完善,至于是不是祖家才有,也可能这个家族出的蛇手人群比较多吧,才会在李中堂那边传的如此。

        如果在前些天,齐传没有练习这方法之前,遇上这个大块头,能坚持打个平手就算不错了,因为其传的天赋也确实变态,他自己不知道,当年在他手下坚持过三秒的那个同学的同学,在力量上已经是普通人的巅峰了,而且人家可是常年训练的!

        而这几天下来,齐传突破的速度,无人能想象,这种蛇手人群的肌肉开合一旦爆发,初期的增长是很可怕的,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打通任督二脉一样,短时间把力量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大块头倒在地上,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腕,一阵剧痛传来,他明白,自己不但输了,而且,受伤了。

        大块头爬起来后,盯着齐传不转眼的看,最后轻轻鞠了一躬:“齐老师,我服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一大圈人一点声息都没有。

        齐传也纳闷了,自己有这么大的力量吗?只感觉对方根本就没反抗,或者说对方没来得及用力的样子,如果真的是秒杀,也不会发生在这个大块头身上。

        齐传赶紧摆手:“不敢不敢,您是还没准备好吧?”

        大块头揉着手臂:“齐老师,您这是拿我开玩笑?”疼的一咧嘴:“我这手都受伤了。”

        齐传惊讶的说:“您这是…..您有伤还掰什么腕子啊?”

        “这是让您给伤的…..”旁边那个大块头裁判终于说:“齐老师,您这力量,恐怕在世界级比赛里边也少逢敌手啊!”

        一圈人发出惊呼,眼前这几个,哪一个在职业圈里也是成名已久,他们都这么说,那是错不了的。

        经理瞪着眼看着齐传:“齐哥…您…..”

        齐传低着头想了想,又看看自己的右臂,有点不太相信的看着周围。

        “我有那么大力量?”盯着对方问。

        “您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受伤的大块头说:“我在国内也算挂的上号,跟波兰的科尔斯基也掰过一次,都没输的这么惨!”

        “科尔斯基是谁?”齐传傻愣愣的问。

        大块头知道齐传是真不知道了,摇摇头:“看来您真是不熟悉,科尔斯基是世界大力士前五名,要知道,那可是世界级的。”

        齐传呆住了,自己有那么强吗?看着自己比这帮人整整细一大圈的手臂,皱起了眉头。

        如果自己真有那么强的力量,直接去掰腕子赚钱不完了?还卖什么大炸肉?开什么连锁店?

        “这…..”齐传还是不太信:“有那么夸张?这…..那可是世界级的!”

        “一点不夸张,你比他恐怕还要强!”大块头心服口服。

        齐传一时间感觉自己被骗了一样,这帮人是来玩我的吗?就算自己的手臂确实异于常人,就算训练方法得天独厚,那也不至于一步登天成了世界级的,不至于掰个腕子就立马把一帮充了气一样的健美大力士吓得大气不敢出。

        “齐老师,您能测试一下力量吗?”那个看起来比较瘦的大块头问齐传。

        齐传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这…..怎么测试?”

        “举个杠铃,或者……”那人想起齐传的左手不行:“测一下击拳力量?”

        齐传想了想,测试一下也没什么,自己掰腕子可以,打架也打过,但是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测试一下自己的出拳力量。

        点点头,齐传问:“哪儿能测?”

        经理赶紧接话:“咱这就可以啊,对面散打区就有机器!”

        人群一阵喧嚷,都想知道一下齐传的拳到底有多厉害。

        拥促着齐传便来到机器旁。

        按照世界出拳力量显示,最高记录大概在四百公斤左右,那是世界级拳王的测试结果,对于普通人来说,能达到一百五十公斤,算是很不错的成绩,而提出测试力量的这个大块头,练过多年拳击散打之类的多年,一般来说,他能打出二百六十公斤左右,已经是巅峰。

        可是齐传一拳下去,都觉着不太信,因为齐传仅打出一百二十公斤,这个数值简直就是对刚才掰腕子那种变态力量的侮辱。

        大块头甚至对机器产生了怀疑,扭头问经理:“这机器坏了吧?”

        经历也纳闷:“不能啊,一直好好的呀!”

        大块头一拳下去,二百二!

        大块头摇着头:“不对啊,齐老师力量这么大,拳击力量至少也得二百以上,解释不通啊!”

        齐传笑着说:“我估计我也就那么点蛮劲,这类技巧性太强的东西,咱不专业。”

        “普通人,再普通的人,使使劲一百五六也是可能,您这……”大块头还是不信:“您没尽力吧?”

        齐传当然知道,他不仅没尽力,这其实是他装出来的效果,本来,他还真想测测自己的力量,但站在机器前那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能露出锋芒!

        人的脑子就是这样,会在一瞬间做出很多奇怪的决定,刚刚要出拳的一刻,齐传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浮现出周五山和他身边那个瘦高男子的阴郁眼神,那眼神所带出来的信息,隐藏着一种让齐传非常胆寒的危险,又想起莫非妈妈和自己对话的时候提起她弟弟时,那种恐惧的感觉,以及她说的那句不知道会用什么手段。

        齐传知道,自己右臂的力量,一拳下去,绝对是逆天的数值,不出三天,整个蓝岛的这个圈里人都会知道齐传这个人,而这种可有可无的声名,在很大程度上会对齐传现在的生活和规划带来困扰,也绝对会引起周五山的重视和更大的敌意。

        强则装弱,在那个眼神隐藏的信息和会造成的后果出现之前,齐传不能轻易地把自己暴露出来,或者说,不能让那些可能还没浮出水面的危险知道自己的强弱。

        齐传也有点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难道这种锻炼方法还提高了自己的警惕性?

        其实这也很自然,齐传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大咧咧的生活态度并不代表齐传是一个迟钝又无知的莽货,相反齐传对一些情感类和第六感之类的反应,很细腻,很警觉。

        这种训练方法让齐传不仅提高了力量和反应能力,更在一定程度上,间接的提升了他的感知力和思维逻辑,一些不易察觉的东西,齐传现在在潜意识中就会联系起来做出分析。

        这倒是他自己都没想到的

        众人都在遗憾地摇头,似乎这种结果不可思议又不能接受,尤其是练过拳击的大块头,皱着眉嘬着牙花子,一次又一次的让齐传测试。

        最好成绩是一百八十八,反复测试完毕,大家都失望的散开了,就好像看到一个街头卖艺的嘴把式,光说不练。

        大块头之一临走前握住齐传的手:“齐老师,您要是下下功夫,指定比我强,可能是您的肌肉类型问题,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到我那里,咱们…..”

        一边说,一边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齐传。

        “交流交流!”然后又用力握了握手,齐传点头客气的送他离开。

        一场小小的插曲,齐传却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自己的脑子自己的习惯,自己清楚,在以前,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出拳测试,全力打出一个漂亮甚至让人震惊的结果,齐传不是什么招摇的人,毕竟谁都有想要获得大众肯定和认同的心理,齐传也不免这俗。

        可是这个看起来好像没有必要的决定,齐传自己反复思索,还是不错的,即便力量再大,自己已经过了吃这碗饭的黄金年龄,况且自己也只是右臂比较特殊,其他方面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这就没有必要炫耀了,而且得藏拙,有莫非在,自己不能在这个年纪做一些不太相符的事情,更何况自己的目标是让自己的身家能和莫非甚至周五山越来越近,不说超越或比肩,至少不要落差太大。

        想到周五山,齐传越发感觉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对!

        这个周五山一定知道自己和莫非的关系了,根据他身边那个瘦高男子的眼神分析,周五山恐怕会有所行动,至于怎么做,齐传不知道,但朗朗乾坤光天化日的,量他家大业大,算他老奸巨猾,还能明火执仗的打死自己?还真想只手遮天啊?古惑仔啊?

        那也得有这本事!

        齐传看着自己的右手,自己哼哼着笑起来。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7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