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三十九

三十九

        昨晚救起齐传的老者,站在一块巨石前,手里拖着一条手腕粗的,几乎有十米长的大铁链。

        见老者把铁链用力一拖,胳膊往后一甩,然后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姿势和角度把铁链腾空甩起来,用力一挥,铁链像一条草绳,又像一根鞭子一样,狠狠地敲击在对面的岩石上,发出震天动地的响声。

        齐传一时惊呆了。

        那条铁链看起来至少有一百多斤,这个老头虽然看起来壮实,但毕竟也至少六七十岁了,即便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起一百多斤的东西有可能,但要像老头这样凌空甩起来而且看着举重若轻的样子,那绝非易事!

        这个老头有货呀!是个人物!

        齐传一边感慨,一边注意看着,老头的姿势和甩铁链的动作很怪异,发力的角度很精准,很刁钻,齐传感觉那种姿势和角度根本使不上劲,胳膊后甩的角度简直就是发力的死角,根本不可能有哪块肌肉能催动力的产生。

        莫非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站到齐传身边:“这….他….大爷在干什么?”

        齐传茫然的摇摇头,手里却不自主的模仿着老头的姿势,百思不得其解。

        老者又甩了十几下,黝黑的上半身也才微微出点汗。

        一转头,看见齐传:“起了!”

        把铁链一丢,大步走过来:“拍拍齐传,怎么样,没事了吧?”

        齐传这才回过神来,忙道:“没事了大爷,谢谢你啊!”

        大爷摇摇头:“说了你命好,谢什么谢!”

        齐传客气道:“大爷你看,我们身上也没现金,手机也都泡坏了,就不能给您留点钱什么的了,等我回去收拾收拾,过两天回来好好答谢你!”

        老者冷着脸一笑:“哼~你们这帮臭小子,都这么说,一个回来的也没有!有良心的,扔下几个钱,跑得比耗子都快,没良心的,一早起来连个招呼也不打!”

        “什么人!”齐传也愤愤不平:“这您放心大爷!我可不是….我们可不是那种人,今天我回去,明天就回来看您!”

        老头无所谓的摇摇头:“图那个,我特么还不救了!”

        又忽然说:“吵着你们了吧?”一指铁链。

        齐传赶紧接话:“我们年轻人起得晚,倒是打扰您晨练了!”接茬问:“大爷您这是什么功法?太牛逼了!这铁链…..得二百斤吧?您怎么就甩着跟条小麻绳似的?跟玩一样!”

        “一百来斤,没那么夸张!”老者脸上有了笑模样:“老师傅传下来的,练了四五十年了!”

        “您今年……”

        “六十九!”老者擦了擦手。

        “大爷您贵姓?”齐传才想起还不知道这救命恩人的名字。

        老头看看齐传,一点头:“我姓李,李中堂。”

        齐传一皱眉,看了莫非一眼,这个名字怎么就那么古香古色如雷贯耳呢?

        “您这….是李鸿章李中堂那个中堂吧?”

        老头点点头:“识字不多,但应该就是,他们都这么说。”

        “我说这么如雷贯耳呢!”齐传马屁跟上。

        老头打量了一下齐传,见齐传盯着铁链,微微一笑:“试试?”

        齐传忙摆手:“哎呦呦,说让我搬个百八十斤的,没问题,这么甩起来?不敢不敢。”

        莫非在一边笑着说:“你的右胳膊不是挺神奇的吗?劲特别大。”莫非摸摸齐传的右臂:“那天你在苏凉奶奶家喝醉了,何从去跟洛基两个人被你一下就摔倒了,老何说就怕你这只胳膊。”

        莫非慢慢轻抚着齐传右臂:“他还救过你一命呢。”

        齐传笑笑:“在大爷面前,这就是个孙子。”

        老头来了精神,拍拍手,一拉齐传:“幺喝!这么厉害?来来来!试试!”

        不由分说把齐传拉倒铁链前。

        老头似乎对甩这铁链的功夫很自豪,捡起铁链,大咧咧的对奇传说:“这么多年了,我还没见过有人能甩三下以上,你要是能!我教你这功法秘诀!”

        齐传心里一笑,当时指路的老头说这岛上有个傻老头,自己还不太信,今天这一琢磨,这老头在常人眼里就算不傻也绝对不是正常,还功法秘诀,怎么就出来武侠小说了?莫非还会九阴白骨爪呢!

        齐传笑笑,回头说:“那您躲远点,别伤着您!我这没谱呢。”又看了看远处笑着的莫非。

        齐传抡了抡右臂,接过铁链,用力掂了掂,便脱掉了上衣。

        铁链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重,大概是大部分拖在地上的原因,齐传拖着铁链走了两步,又用力拉了拉,右臂暗暗用力。

        长舒一口气,又是一个深呼吸,憋了一口气的齐传右臂忽然变得坚实刚硬,肉眼可见的肌肉鼓胀起来。

        齐传用力一甩,那条铁链随着手臂舞了起来,第一次甩,齐传没有经验,差点被链梢打倒,试了几下后,齐传有了底。

        这次齐传没有用自己的方法甩,而是有样学样的模仿着老者的动作,右臂往后一抻,腰背肌肉力量一顶,铁链随着齐传一扭腰,腾空而起,齐传小臂一收,攥紧铁链,像挥拳一样把铁链甩了出去,只听见一声巨响,铁链敲在老者在岩石上已经敲出来的一个长条大坑里。

        齐传趁着力道,一把拉回铁链,铁链在空中几乎弯成一个圈,齐传把回来的力道一卸,趁来的力道未消,再次把铁链甩了出去!

        如此几个来回,齐传至少甩了十下,才筋疲力尽的把铁链扔在地上,双手扶着大腿,弯着腰呼哧呼哧喘气。

        莫非拍着手,那么大个子却像个小傻丫头一样叫:“好厉害!”

        老者完全惊呆,站在那里半晌,才大步走过来,一把拉住齐传的右臂,仔仔细细的看着,慢慢抚摸,眼神里尽是狂热,只是齐传被摸得一身鸡皮疙瘩。

        “大爷~大爷~”齐传叫。

        老头没看齐传,低头还是自顾自的看着,忽然一抬头,看着齐传的眼睛:“你是不是姓祖?”

        齐传也呆住了,什么就祖啊孙的?老子姓齐!齐天大圣的齐!

        嘴上却客气:“那什么,大爷,您放手,我,我不姓祖!我姓齐,齐天大圣的齐!”

        老头皱着眉,不相信的摇着头,嘴里碎碎念:“不对,不对!你应该姓祖!”

        齐传哭笑不得:“大爷!我姓齐,不姓祖,我叫齐传!”

        老头似乎魔怔了一样,又盯着齐传的右臂:“不能!不可能!你这胳膊只有姓祖的才有!”

        齐传一时间不知所措,跟穿越了一样看看四周,这是月州啊!是中国啊!是现代社会啊!怎么就又来这么一处神神叨叨的?哪儿就姓祖的才有这胳膊?我这胳膊可是原装正品带着吊牌从娘肚子里祖传我爹的!

        莫非也有点奇怪,走过来笑着说:“大爷,他真的叫齐传,他是我男朋友,没骗你。”

        齐传看着莫非,心里一阵甜,伸手摸摸莫非的脸。

        老头对眼前的一切似乎视而不见,皱着眉头问:“你爸爸叫什么?”

        齐传有点烦了,咂咂嘴说:“大爷,我姓齐,我爸也姓齐,我爷爷也姓齐!”

        老头似乎恍然大悟一般:“你爷爷叫什么?”

        你这查户口来了???

        齐传真的很想扭身走掉,但是人家是你的救命恩人,别说问你几句话,就是打你一顿你也得承着,还有什么比救命之恩大?

        “我爷爷叫齐光祖。”齐传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老头眉头皱的更厉害了,眼神飘散向远方,嘴里念叨着齐光祖三个字:“齐光祖….齐光祖…..祖……”

        突然一抬头,看着齐传咧嘴笑了。

        看着老头怪异的笑,齐传突然有一种古怪的,惊悚的想法。刚才说出爷爷的名字时候,自己心里突然也一惊,老头口口声声说自己姓祖,而爷爷的名字里,竟然也有个祖字!

        这里边会不会有什么联系?怎么会这么巧呢?

        齐传赶紧否定了这个怪异的想法,却听见老者一字一顿地说:“你爷爷不姓齐,你也不姓齐,你爷爷姓祖,他应该叫祖光齐!”

        这似乎也印证了齐传心里的怪异想法。

        老者似乎解开了什么谜题,云淡风轻地笑着:“你们这支,应该就是祖家嫡系!”

        齐传的好奇心一下子上来了,也不再烦躁,看着李中堂,而是皱着眉细细的问:“大爷,您为什么这么说?”

        莫非在一边也惊得张大了嘴,打量着齐传,好像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外星文明新发现。

        李中堂哼哼笑着:“这就对了,肯定了!”又一琢磨,问齐传:“你爷爷是不是应该力气很大?”

        齐传也是一笑,抬头回忆着:“我爷爷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走的时候….八十几….八十三!”

        “他一直很沉默,不太爱说话,跟我也没讲什么他以前的事,再说我也小。”

        “但我记得,他在快八十岁的时候,一个人一张铁锹,一上午的时间能在地里挖出一个几十平米一米多深的大地窖。”

        “之前小,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长大想想,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齐传点着头回忆起这些,又说:“后来爷爷去世后,听我爸爸说,我爷爷以前也是闹革命打过鬼子的,十五六岁就跟着队伍满山跑,他能把碾米的大磨盘端平!”齐传骄傲地说:“那可是要五六个人才能抬起来的大磨盘!”

        老者笑的更开心了:“没跑!就是了!”一指齐传:“你姓祖!”

        齐传对姓氏啊,宗族啊,传袭什么的向来没啥感觉,你姓张是你,姓王还是你,你就是缺几个个零件换几个器官也还是你!决定是不是你的,不是生理上的印记和氏族的传袭,而是思想和精神,或者说灵魂,一旦形成独立人格和自我思想,这个人的社会属性确定,你才是你,对于那些痴迷于血统的皇亲国戚,后代宗族,齐传感觉有点可笑。

        但是一时间让他接受自己原来姓祖不是姓齐,倒挺别扭。

        “大爷,您为什么这么确定!?”齐传还是问了。

        这时候的气氛有点诡异,昨晚还在风浪中起伏生死间徘徊,一会又跟莫非翻云覆雨私定终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一大早又遇上个神神道道的老头,老神在在的给自己改姓!

        这特么不诡异才诡异呢!

        李中堂一挥手:“进屋,吃饭,边吃边说!”

        说完大步走回了屋。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6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