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三十五

三十五

        吃完饭之后,齐传把车取回来,带着莫非往海边开去。

        “去哪儿啊?”莫非问。

        “去一个我小时候很向往的地方。”

        齐传絮叨:“我小时候,爷爷经常骑着他的那辆大自行车,就把我放在横梁上,然后骑很久很久,坐的腿都麻了,有一次还丢了鞋,都没感觉。”

        “最后就到一个大集市上,在海边,靠海一边是卖鲜货,另一边是卖其他的,我记得很清楚!”

        齐传大手一挥。

        “走到大集的尽头,就是海岸线延伸的地方,距离不远就有一个小岛。”

        齐传一直对海岛有着不可思议的热爱。

        闲来无事,总爱跟一帮哥们在海岸线上寻找各种小岛去玩,洗个海澡,钓钓鱼,或者就那么躺在海边,听着海浪,吹着风,让人着迷。

        “那个小岛叫跳岛,跳舞的跳。”齐传接着说:“退潮的时候,跳岛跟陆地之间会出现一条小路,也就几米宽,但那段时间,人可以走上去,直接走到跳岛去。”

        齐传眼神开始热切:“那岛上有一个火山口,周围全是黑色的岩浆冷却成的大石头,风景真的很好!而且那个岛是陆地唯一的延伸点,岛上只有一间守灯塔的小房子,然后就是海边的大礁石,大树,一座小山……我去过一次就忘不了那个地方,这么多年了,一直想再去一次,但就是没去成,现在有了时间。”

        又看着莫非:“也有了你。”伸手拉住莫非的手:“我要跟你一起去!”

        莫非摩挲着齐传的手,用小指头摸着那块尚未痊愈的小伤疤:“你喜欢,我就跟你去。”

        又抬头:“你到哪儿我都跟你去。”

        齐传又一次激动得浑身哆嗦,刹了车就要亲莫非。

        莫非一推:“哎呀快走吧!”笑着把齐传推开。

        “你说你为什么就对我这么好?”齐传挤着鼻子说:“不是说好了不共戴天吗?”

        莫非白了齐传一眼:“还真不能给你好脸色!”

        “受虐狂!”又打了齐传一下。

        当车开到海边的时候,齐传也有点发蒙,周边的一切没有太大改变,可就是找不到那个集市,也找不到那集市的尽头。

        “大爷,这里原来不是个大集吗?”齐传问路边一个老头。

        “大集?”老头打量了一下齐传:“早就没了!”

        老头一指前方:“都搬前边大市场去了,你买什么?”

        “哦,我不买啥,就是问问,以前大集走到头有条小路可以看到跳岛,退潮的时候那条路可以走到跳岛上去,找不着了。”齐传四下看看。

        老头顿了顿:“哦~”恍然大悟的说:“那不能走这了,前边盖市场,又拆迁盖房子,你从这儿绕过去。”

        老头仔细的给齐传指了路,又说:“上那个破岛干嘛?”

        老头确实不能理解齐传对海岛的热切之情,人就是这样,对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周遭熟视无睹,哪怕他美得不像话。

        “上去玩玩,当旅游呗~”齐传摸出烟给大爷,又给点上。

        老头笑笑:“那个破岛有什么好玩的,啥也没有,就一个老傻子看塔。”

        又抬头看看天:“要去快去,晚了能有雨,还不小。”

        对于这话齐传信,这些海边的老渔民向来对天气把握的极为准确。

        “好咧!大爷!谢谢了!”

        老头抬抬夹烟的手,没说话,走开了。

        齐传兴奋地回到车上:“走!”

        跳岛准确的说,不能算是岛,大概是海岸线上大陆架的一座小山,而那条小路,只不过是山峰与大陆岸边的一个连接而已,涨潮,就淹没,退潮就会出现。

        齐传和莫非的运气不错,退了大潮,那条连接小岛的路干干爽爽的呈现在眼前。

        两人拉着手,兴高采烈的往前走去,天气不错,海风不大,这样的环境给谁也心情大好。

        “看,灯塔!”齐传兴奋的说。

        “你可是蓝岛人。”莫非其实也有点兴奋,但还是强作平静的说:“就算是月州,你也算半个海边孩子了吧?至于吗?”

        齐传沉浸在兴奋之中:“不知道,我看见海就激动,就兴奋!尤其是岛!”

        齐传一把揽住莫非:“什么岛都喜欢!”

        天蓝的不像话,似乎除了太阳再出现什么都是添乱。

        当然,也除了云彩。

        蓝天白云,透蓝的海水,遮天蔽日的树,还有各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黑色大石块,齐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爱看身边的一切。

        还有莫非。

        莫非被齐传盯得有点烦躁:“看什么呀!老盯着人家!”

        “好看,当然愿意看喽。”齐传直勾勾的看着莫非,不愿意挪开视线。

        “就剩张嘴!”莫非又娇嗔的噘起小嘴,拿手指点着齐传的嘴唇。

        齐传一把抓住莫非的手,放在嘴上。

        莫非挣扎了一下,似乎反而到了四下无人的地方,竟然有点害羞。

        也是,跟一个认识才几天的人到了一个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出现的小岛,就算不是羊入虎口,也差不多是自投罗网了。

        搁谁谁也害怕,至少得害个羞。

        “你…..你打算以后干嘛?”莫非放弃了抵抗,趴在齐传怀里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齐传把这句话稍微歪着理解了一下,邪里邪气的回答:“要不?现在?”

        莫非一时没反应过来,皱着眉抬头不解的看着齐传:“什么?什么现在?”大概过了五六十下心跳的时间,莫非才尖叫着反应过来,一边追打齐传,一边不知道骂着什么。

        齐传哈哈大笑的飞跑,像所有刚谈恋爱的小年轻一样绕着树转圈,烂俗的能起八层鸡皮疙瘩的桥段和场景竟然让齐传和莫非演绎的水到渠成般自然。

        这场景的下一个画面丢给任何一个学徒剪辑师都轻车熟路,两人无非是跑的累了,然后找个草坪,拉着手兜圈,转两圈然后也不管草里有没有狗屎鸟粪的,也不怕有什么蜘蛛小虫臭大姐之类的毛虫,一个出溜就躺地下,女的慢慢闭上眼,男的缓缓俯下身,两张嘴在阳光里凝固成一副美丽画卷。

        可惜老天这个学徒剪辑师手法太烂了,本该船到桥头的事,到了齐传这里就悲催了。

        在大概转了六十多圈树跳了三十多块石头窜出将近一千米后,齐传脚崴了!

        看着齐传迅速肿起来的脚脖子,莫非心疼的直想掉眼泪:“怎么弄…怎么办啊!你跳那么高干嘛?那么高你跳什么啊!”

        齐传龇牙咧嘴的,吸溜着凉气说:“应该没大事,就是单纯地崴着了。”

        莫非一边给齐传轻轻揉着,一边不知所措的想找点什么。

        “别费劲了,来。”齐传拍拍身边:“坐会,一会就好了。”

        莫非没有办法,也只能乖乖坐下来,但还是不放心,不时看看那只大猪蹄子。

        “你问我,以后怎么办。”齐传微微笑着分散莫非的注意力:“我心里有几个打算,但是都不是很成熟,这几天我静一静,好好捋一捋,理顺了。”

        齐传抱住莫非:“一切都就好办了。”

        “我明天…..或者后天,先回公司一趟,昨天来电话说二期的任务下来了,舅舅也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莫非把头倚在齐传脖子上:“你的脚…..能好利索吗?”

        “说了,没事。”齐传眼睛一亮:“哎!对!”

        挣扎着要站起来。

        “你又干嘛?”莫非又是心疼又心急:“你先休息一会~”

        “到水边!”齐传咧嘴笑:“泡海水里,肯定消肿快!”

        莫非有一点犹豫:“这….行吗?”

        “我可是半个医生!”齐传看着莫非皱紧的眉头,犹豫了一下:“呃…..三分之一吧…..”

        莫非笑着搀起齐传。

        齐传找了一个尽量远一点的礁石,水深,流动快,温度低。

        “四十八小时之内,消肿最好是冷敷。”齐传卖弄起那点可怜的医学知识:“等肿胀消失,就说明出血被吸收了,再热敷,加快血液循环,很快就痊愈。”

        “疼吗?”莫非看着齐传把脚伸到冰凉的水里。

        “呦呵~”齐传做了一个老头泡澡堂试热水池子的的表情:“爽!”

        暖暖的风渐渐有一丝凉意,远处海面滚起一道道白线,一切都安静,一切都平和,好像莫非一样有点羞涩。

        过了一会,明显感觉好多了,齐传自己都有些惊讶:“嘿!好多了!”抬头看看莫非:“这冷敷还真的有效果!”

        莫非噗呲笑了:“原来你自己也不信呐?”

        “倒不是不信,就是没亲身体验过,这才多大一会,不疼了!”又摇头晃脑:“古人诚不欺我也~”

        摇摇晃晃站起来,甩了两下脚腕:“没事了!”

        “真不疼了嘛?”莫非看了看:“好像还肿啊!”

        齐传大步迈到另一块礁石上,原地小跳两下:“真没事了!”

        说完拉起莫非:“走,上去转转!”

        莫非还担心齐传的脚,有点不放心,还是小心观察着,亦步亦趋的搀着,让齐传很是感动。

        “这脚要是永远好不了就好了。”齐传看着莫非。

        “乌鸦嘴!”莫非看着齐传:“还真是受虐狂!”

        “那你就永远这么搀着我呀~”齐传叉开五指,把莫非的手拉在自己心口。

        莫非一娇羞,做了个鬼脸:“好了也可以搀着呀~”

        齐传一时又是一阵激动,抱住莫非就狠狠亲了一下。

        莫非打着齐传:“你小心脚!”

        齐传大笑着,甩开大步拉着莫非就往小山上走去。

        任何一个高处,都有着让人舒畅开怀的能力,站在不高的小山顶,齐传又扯开嗓子狂嚎了一阵,小山顶的风还是不小,尽管太阳很大,但还是吹来一些凉意。

        齐传衣襟打开,把莫非用衣服裹着,抱在怀里。

        “要是永远能这样就好了。”齐传心里一阵不知什么滋味。

        “你要是愿意抱,我就永远让你抱着。”莫非闭着眼,舒服的拱在齐传怀里。

        热恋中的人,对任何程度的甜言蜜语都有着强大的免疫力,齐传自从结婚后,那些曾经的激情慢慢被消磨,被亏空,渐渐地,就剩一点底子在心底飘荡,知道前妻的事之后,齐传一度不敢看任何和爱情沾一点边的东西,小说,电视剧,电影,连路边撒狗粮的小情侣都不敢看,鸡飞狗跳的一年,更是让齐传对此类的东西彻底绝望,敏感的不得了。

        但没想到莫非把自己以为已经熄灭的激情之火轻易的就这么点燃。

        还挺旺!

        老货发了少年狂,三天压塌一铺床。

        海上的凉风一阵阵吹来,好像没有风向,四面八方都吹来,渐渐地,这股凉意吹进了齐传心里。

        “莫非…..如果我们以后不能在一起怎么办?”齐传黯然的问。

        “为什么?”莫非没有抬头,说话哈出的气撩的齐传直痒痒。

        “我是说如果。”

        “如果就是还没发生,没发生就是可能不会发生。”莫非微微抬起头:“我不想让她发生,也不能让他发生!”

        看着莫非坚定的眼神,齐传心一软,没敢多说什么。

        “就算我们在一起,结了婚,慢慢的,可能就没有现在这么激情四射,没有这么你侬我侬了….”齐传实话实说:“你可能就嫌我老了。”

        莫非又一下一下轻轻点着齐传的鼻子:“你以为你现在就不老啊!”

        齐传咧嘴一笑:“也是,老牛吃了嫩草还这么矫情。”

        莫非转过身,把头靠在齐传脖子旁,好像很喜欢这样依赖在齐传怀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见过猪跑….不是,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是吧?”

        “差不多。”齐传笑。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有同学,一毕业就结婚,没两年,两人就闹离婚,闹分手,就算没经历过,也见过。但我还是不信,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有至死不渝的爱情,就算没有激情,两个人相守到老平平静静的坐在一起也好。”

        莫非突然眼神有些忧郁:“要是爸爸还在,她和妈妈一定会这样。”

        齐传突然在心里很感激这个英年早逝的老丈人,或者说感激他的英年早逝----虽然有点不人道----但齐传知道,如果他还在,那莫非对自己的好奇和那种初见的惊奇会少很多,那这段奇妙的缘分大几率是不会发生的。

        看着莫非的神情有点暗淡,齐传没话找话:“莫小姐….可是初恋?”

        莫非听后突然有点害羞,这倒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即便一个绝世大美女,没谈过恋爱也算不上什么太离奇,这种事还真的会发生,有些自视甚高的漂亮女孩,往往就是挑三拣四乱花迷眼,单纯点的规矩点的,就学业为重心无旁骛,绿茶一些的,可能身边全是半永久全自动临时工,一圈轱辘没一个能转的,全是备胎。

        莫非想了想,红着脸说:“算….是吧。”

        齐传一皱眉头:“这里边还有故事!”手上稍一用力抱了抱:“坦白吧。”

        莫非有些神往的看着远处:“嗯…..大二的时候,一个别的系的学长,长的…..超级帅!”莫非一翘脚,又开始像小学生了:“那么高,一米….快一米九了吧,打篮球,长跑,跳高,是个运动天才,嗯…..身材也好….”

        齐传白着眼哼了一声,这种人当年在学校属于全民公敌:“学习也好吧?是不是学生会主席?家境也不错吧?那种初中开始就没坐过一百万以下的车那种。”

        莫非没回头的打了齐传一下:“学习不知道,可能很好,学生会主席是真的,但是是副的。”

        “大小姐,这种桥段太烂了,现在除了玛丽苏敢意淫,谁还这么写啊?”

        “事实就是嘛!”莫非不高兴的嘟囔:“那时候,差不多全校的女生都迷他!”

        “你也不例外!”齐传补充。

        莫非倒是大方承认:“当然,那么优秀!”又说:“宿舍那几个臭丫头天天跟追爱豆一样,他在哪女生们就出现在哪,谁能要到他的联系方式更高兴好几天,都跟傻子一样到处跟着人家拍人家照片。”

        “后来他要毕业了,竟然跑来跟我表白,把我吓坏了!”莫非皱起眉头。

        “什么!!!!???”齐传一把扳住莫非肩头,转了过来:“表….表….表白了?”

        莫非无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齐传,点了点头:“表了,表白了,我没接受。”

        齐传提着的气一下子松了下来:“这….那不是你喜欢的吗?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嘛?”心里有点不舒服,准确的说是很不舒服。

        莫非倒是笑了,捏着齐传鼻子:“吃醋啦?”

        “哪儿就…..唉….是!”齐传一时情绪很难表达。

        “喜欢是喜欢,崇拜是崇拜,就像看一个明星,或者说一幅画,我说过,喜欢就要去喜欢,大胆的喜欢,但是,他没有那种让我大胆的感觉。”

        “而且他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发现…..”莫非有点憋不住要笑。

        “发现什么?”

        莫非又用手指轻轻点着齐传额头:“他有点斗鸡眼儿~”说完放声笑了出来。

        齐传又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做心理准备,心情倒是好了很多:“那….那你也不应该喜欢我这型号的呀….”

        一摸脸:“那得是白白净净明眸皓齿又高又帅风流倜傥那款啊!至少得一米八几吧?得身材欧巴大长腿吧?不说长发飘飘白衣如雪也得青春阳光一笑跟天女散花似的,那股飞扬的热情怎么说也得……”

        话没说完,便被莫非的小嘴给堵上了。

        这是莫非第二次主动吻齐传了,但依旧让齐传感受到了无比的惊讶和说不出的兴奋,刹那间又感受了天地不复在的那种奇妙。

        “我不知道….”莫非紧紧抱住齐传,双手紧紧地抓住他:“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可就是控制不住…..那天坐出租车回家后,我心里特别难受,我后悔没要你的联系方式,在家一天到晚不知道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我去学校门口站了两天才又遇见你…..那时候我想,如果遇不见你,我就一直等,等到见到你为止….”

        齐传瞪着眼,心里翻江倒海,眼睛也不争气,哗啦一下子眼泪就流了出来。

        “我…..你…..我这…..我怎么……不…..怎么会…….”

        莫非笑吟吟的看着齐传,把他的眼泪擦掉:“情感太充沛了吧?”

        “莫非…..”

        莫非重新抱住齐传:“那天你给我唱歌,我心里就知道,就这样了…..”

        扭扭脖子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莫非安心的闭着眼。

        齐传真希望就这么天荒地老的站下去,心里又一次祈求时间停住。

        要不是脚脖子一阵阵痛感传来,齐传还没发觉已经站了很长时间。

        “怎么了?”莫非感觉到齐传有点异样。

        “没什么,脚还是不利索。”齐传轻轻晃动脚腕。

        莫非蹲下仔细看看:“好像又重了。”一皱眉:“这样不行,咱们还是回去,得处理一下。”

        齐传也觉着继续这么置之不理不是个事,便点点头:“行,先回公司,到三包那里弄点药膏贴一贴。”

        说着,莫非轻轻搀着齐传,一瘸一拐慢慢走下山。

        小山不高,但没有平坦的路,等走到山下,齐传已经疼的再次呲牙咧嘴了:“不行,这样我走不到车。”现在的左脚微微一动就疼得厉害。

        “那….怎么办….”莫非一脸着急:“这边也没人吧?”

        “有人也没药啊。”齐传还是四下看了看,想了想:“这样,咱们先去水里泡泡,还在那儿,一会恢复恢复,走到车就好办了。”

        莫非也没别的办法,只好点点头。

        两人又一瘸一拐的走到礁石上,齐传找了个比较平坦的地方,把脚慢慢放到水里。莫非坐在一边倚靠着他,神情紧张。

        “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之类的吧?”

        齐传大咧咧一笑:“什么就后遗症了!脑血栓呐?就….就崴了一下脚,你让他后遗什么症?”

        “我意思是….我是怕…..”

        “别瞎琢磨!就是肌肉拉伤或者软组织有点肿胀,这是生理性的损伤又不是病变,人体的恢复机制是很强大的,消了肿就没事,别怕。”

        三分之一医生医学知识科普大讲堂又开了一堂课。

        莫非还是不放心,喃喃的不知道想说什么,齐传一把抱住她,让她斜躺在自己怀里。

        云彩在天上慢慢的越聚越多,气温也不再那么燥热,阳光也真正的像五月该有的样子,耀眼,却不灼热。

        最迷人的还是那风催动的海浪,极富节律感的拍打在礁石上,嘻嘻唰唰,又叮叮咚咚,像一首催眠曲,也像一张巨大的网,辽阔的海面把两人兜在网里,慢慢摇晃着。

        两人在可能是全年中最舒服的一天最合适的气候里,甜甜的入眠。

        也是在两人享受着最佳温度相拥而眠的时候,天空开始如指路的老者说的那样,酝酿着一场狂风骤雨。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5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