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三十三

三十三

        “小齐啊~”莫非妈妈再一次给齐传倒水,齐传这次没站起来。

        “小非说,你经历过婚姻?”

        齐传看了看莫非妈妈,皱了皱眉头,又点点头:“是,有过一次。”

        “为什么分开呢?”莫非妈妈的用词很谨慎。

        “呃…..”齐传眉头更紧:“原因….原因很多….事业上的一些….呃…..困扰….性格…..或者说我的性格…..就是走不下去了,双方都明白。”

        齐传还是做不到在别人面前是非前妻。

        “你是个善良的孩子。”莫非妈妈喝了一口茶:“我看得出来,也许…..也许因为你像小非的爸爸……我觉得你不是个坏人,甚至是个不错的人。”

        莫非妈妈的语气不再那么柔和,话间有了些许坚定。

        “小齐,你和莫非交往,我是不反对的。”莫非妈妈看着齐传,认真的说。

        “那….我…..谢谢阿姨…..”齐传突然很激动:“我一定…..”

        齐传突然想起当年在前丈母娘前,遇到过跟现在差不多的场景,说起过差不多同样的话,甚至要做一个几乎一样的回答,他不敢再说下去。

        “阿姨,我很清楚自己现在,我也很明白,在跟莫非的相处中,我俩是不均衡的,相对于莫非,是不公平的,或者说,我不配。”齐传也很诚恳,现实来说,是的,是这个概念。

        莫非妈妈摆了摆手,慢慢说:“我不在乎这些,小非也不在乎,小非的爸爸更不会在乎,我只看人,看中人品和人性,我相信你之前的婚姻可能会有许多无奈,但我还是相信你会对小非好,可能这种直觉可能只有女人才有,至少现在你会!”

        “小齐,我愿意你和小非一起,甚至愿意你们结婚。”

        莫非妈妈深深的看着齐传。

        “但是以目前你的状况,恐怕不可能!”

        齐传看着莫非妈妈,脑子里一阵迷茫,似乎一时听不懂这有些自相矛盾的话。但是微微一想,好像明白一点。

        “是的,阿姨,你说的很对,我…..哪方面都不配。”

        “你没理解我的话。”莫非妈妈突然温和地笑起来:“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你和小非,只要是真心相爱,我不在乎你的年龄,更不在乎你的家世,有钱没钱,有权没钱,更不可能在乎什么学历之类的,都不在乎。”

        齐传一时彻底蒙了。

        “只要小非能开心,其他的都不重要,这些年我亏欠她太多,可以说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也正是如此,才是最关键的。”

        “小非的舅舅。”莫非妈妈又认真起来,眼睛里闪烁着一种不知名的光:“也就是我的弟弟,他对小非的感情,对小非的责任心,以及对小非的期望,都和我不是一个层面。”

        顿了顿,又说:“在某个角度来说,他比我更在乎小非!”

        齐传似乎有点明白了,但还是不甚解。

        “自从他把小非接过去,就把小非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养,小非的学业,生活,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手把关和调制的,你也知道我弟弟现在是什么身份,歌升现在体量非常庞大,身处高位的他,这些年又没有自己的儿女,他一直是把莫非当做自己的继承人来对待的!”

        齐传脑子一懵,话说到这里,如果齐传还不明白,那他就真不配了。

        “以他现在的身份,和他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你和小非在一起的!”莫非妈妈似乎有点愁情婉约的感觉,眼神开始飘远。

        “我这个弟弟跟我不一样,或许男女有别,又或许每个人经历的东西不同,当年我们在老家,我总是不愿意招惹是非,而他的性格,却总是很要强,很自立,干什么事情也是雷厉风行的,得罪了不少人。”

        皱眉看着齐传:“但也成就了他。”

        如此解析,莫非的这个舅舅恐怕不光是雷厉风行的事,单单靠一个雷厉风行,可做不到今天的地步,白手起家的上位者之路,总是伴随着无数的狂风巨浪甚至腥风血雨,战乱年代如此,和平年代,也是如此,只不过埋藏之深,很多普通人无法触及和了解。

        “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而退缩,真的,小齐,不是我矫情,我希望看到莫非能像现在这样,一直开心,我也肯定你能做到。”

        “我只希望,当你们实在不能走到一起,或者说真的不能继续,你不要恨莫非,也不要恨他舅舅,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希望你能让小非不要太为难,也让你自己不要太为难。”

        齐传心里滔天巨浪一般的澎湃着,呼啸着,一股巨大的,不可抵抗的情绪充斥着自己,尽管自己尽全力压制,但那股情绪还是左右了自己,让自己生出了无边的压抑和绝望。

        他不是没想过没有莫非的日子,相反,齐传一直都在想,也设想过无数种和莫非分开的理由和情况,甚至假设过生离死别,更甚至还包括眼前这位出乎意料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准岳母。

        但没有一种情况是这样!

        齐传看着莫非妈妈严肃而真诚的脸,突然想到,那瓶酱油,恐怕不会自己碎的。

        “小非年龄也不小了,说实在的,我希望他谈一次恋爱,能去感受爱的幸福和滋润,甚至感受爱的痛苦。”

        齐传一下子就想起《哈利波特》这本书里,老魔法师邓布利多哲人般的说出那一句:年轻真好,还能深深感受爱的伤害。

        单这句话不单单是一个老人的感悟,那种伤害是实实在在甚至是血肉模糊的,齐传万不想莫非感受。

        “我不想他感受痛苦。”齐传终于插上一句话,但不知为什么,很无力。

        莫非妈妈又是温和地一笑:“我只是告诉你,这是你和小非最无奈的结局,当然,以目前来说,很有可能。”

        “我了解我弟弟,当然也不难理解,性格和地位决定了一切,但我想不到他会用什么手段来解决。”

        说到这里,莫非妈妈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很快,但是齐传感觉到了。

        “我多希望小非能开心的,快乐的爱自己所爱,能像个普通小女孩一样,无拘无束的和自己的爱人亲密,撒娇,甚至闹小别扭,互相拌嘴,打打闹闹又和和美美。”在叙述这几句话的时候,齐传能感受到她在回忆自己那爱的时光,弥足珍贵。

        忽然一转脸,又正色道:“小齐,我不是在拆散你们,更不是想用这些话来逼迫你威胁你,我只是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而且是极有可能的!”

        “如果真的有这一天,我希望你从现在就开始做足准备,我不希望小非,和你,因此受到什么无法控制和弥补的伤害。”

        齐传的心里像被泼上一层滚烫的沥青,厚厚的,不见天日的蒙住那颗心,脑子里有一万种念头和想法,有无数的应对和谋划,但是到最后,只有两个字。

        无解!

        以歌升的实力,或者说莫非舅舅的实力,别说一个小笑的齐传,整个蓝岛甚至再大一点的区域,恐怕少有人应对的了,而且,上位者之间很少发生你死我活血淋淋的近身肉搏,有的只是相互的妥协和不舍的退让,别说为了一场在他们眼中近乎可笑的爱情,哪怕是一桩法律之内的婚姻,甚至是一条人命,在强势的他们眼中,可能也不过是动动手指或者张张嘴的小问题。

        可难道真就这么放弃?就这样还没开始就要走进结局?莫非就像那朵遇到春天的花,刚要盛开,难道就这样离开自己的视线,毫无留恋的不管她是娇艳还是凋零?

        齐传做不到,莫非也一定做不到。

        “阿姨,对不起,我可能做不到。”齐传冷冷地说。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放弃莫非做不到,再就是要齐传在短时间内在事业身份等个方面实现一个不可思议的飞跃,也做不到。

        莫非妈妈眼中又闪过一丝光芒,齐传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她笑着,又给齐传倒上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放下茶壶,莫非妈妈站起来:“小非也做不到,我知道。”

        “但我这不是危言耸听,我不怕小非伤心,也不怕她遗憾终生,她这么大了,体验一次凄婉的爱情没什么不好,我只是感到可惜,为你们,为这段很难得的奇妙缘分,毕竟。”

        “不是每个女孩坐火车都能遇见像自己爸爸的人。”

        莫非妈妈笑了,笑的像屋外的一场春风,只是隐隐发凉。

        “你可以努力试试,我也会尽量的不让你和小非受到什么伤害,恕我直言,不要怪我市侩,现实就是,如果你在一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内不能比肩小非舅舅甚至小非,那我说的一切,必定会成为现实。”

        “小非不小了,她未来肩上的胆子会很重,恐怕路也很难走,我不希望她这样,但是,有些事情,我把控不了。”

        眼神很凝重,无法开解的重。

        齐传已经没有说话的必要了,也说不出什么,即便信念很坚定,事实是,他确实对此无能为力。

        齐传甚至开始懊恼自己在离婚财产分割上的大度,一时的脑子发热,让自己几乎陷进了无底深渊,更是无法展开新的生活。

        但如果让他再做一次选择,恐怕还是一样的结果。

        “你抽烟吗?”莫非妈妈突然说。

        “嗯?啊!是,会,但不多。”齐传反应了一会。

        莫非妈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烟:“来,抽一支。”

        齐传不知道为什么莫非妈妈会有这样的举动,如果是考验,那真的太没有必要了,齐传身上哪个条件拿出来,都比抽烟致命。

        “我…..还是不必了吧,我….抽的不多….”

        “来,没关系,不要多抽,就一支。”

        莫非妈妈坚持着,一边又说:“自从小非爸爸走之后,家里几乎没来过什么外人,别说抽烟,我那几个老姐妹老哥们,一进这门恨不得连袜子都脱了。”

        莫非妈妈笑着说,看着干净整洁的有点过分但空旷的但又有些寂寞的的整个空间。

        “以前啊,小非爸爸一抽烟,我就凶他,搞得他偷偷跑到厕所,到阳台,甚至跑楼道里抽,现在想想,还真有点怀念那种味道,多少年了啊……”

        齐传又无端想起了多年前一位女歌手演唱的一首歌,《味道》。

        “你们年轻人,真的很幸福,我也希望你们也能一直幸福,不要等到失去之后,一辈子都是缺憾。”

        莫非爸爸的离去,给莫非的妈妈造成一生不能消除或抹去的阴影,或者说遗憾,当然,两人之间这种生死契阔,白首不二,也让齐传很感动,世间有情如此,何样的分别都不遗憾了吧?

        齐传接过烟,莫非妈妈亲手给他点燃,一阵烟雾散开,迷蒙中,莫非妈妈似乎回到了往昔,眼圈红红的,看着窗外,不言不语,此刻她的心里,怕不只是丈夫的离世,而有了更多的,对未来和莫非的担忧。

        一根烟燃不到一半,就听见莫非咣咣咣砸门了。

        “齐传!!”莫非双手提满了东西,可不止两瓶酱油:“你怎么还抽上了!”意外间又有些小惊喜,可能认为齐传能在这么讨厌烟味的母亲面前抽烟,是母亲对齐传的一种很大认可。

        莫非妈妈接过东西,小声责备:“那大呼小叫的样子!是我让他抽的!”

        齐传赶紧掐了烟,有点尴尬的笑笑,任务完成,回忆追思大会完毕,这根抽的本就不那么过瘾的烟,也该完成使命了。

        一顿饭,齐传在脑子离开了无数场人生策划会。

        人生的转折有时候就是让人这么手足无措,刚刚狂风骤雨,一时间又清风拂面,忽而紧接着晴天霹雳,有谁知道下一个转角,还有什么妖魔鬼怪在等着呢?又怎么预测下一个天气,是风是雨还是晴?

        可能自己的人生真的到了背水一战的地步了吧?

        齐传给自己打气,至暗时刻已经过去,莫非的出现本就昭示着自己人生的阳光灿烂就要开始,一系列妙不可言的缘分和巧合不是都在明目张胆的展示着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怜悯和期盼?

        有莫非这个王炸,谁还怕命运手里还有什么四个二!?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5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