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三十一

三十一

        一到方城,齐传才想起自己当时和莫非严子珊一起买的衣服还有一大部分在中天酒店,自己这出去几天,也不知道盈科退房没有。

        打了电话给李工,李工倒是很爽快,压根没提主程序之后的事情,只是很热情的邀请齐传参加他们的庆功宴。

        齐传打了支应,说是要回蓝岛,就推了,莫非回家收拾收拾,决定就这两天回蓝岛,当然,先到月州。

        老鸟在天黑的时候来了电话,青青生了,还是个儿子,农村老人喜欢儿子,一胎给生了,就算完成任务,二胎嘛,男女就无所谓了,老鸟就一直也没去检查什么的,检查也不看,生什么都一样,虽然心里觉得儿女双全挺好。

        可是生出来依然是个儿子,按老鸟的说法,腿肚子都抽筋了,觉着眼前又是一座大房子零首付的按揭上了,一辆崭新瓦亮的小车也鸣着笛严肃的提醒老鸟的腰包,一个面目模糊不清的儿媳妇,身边站着一个凶神恶煞的丈母娘,抻着面口袋让往里扔钱。

        齐传乐的直哈哈笑,肚子上的肌肉都酸了。

        他真心为老鸟高兴,老鸟其实自己也高兴,老鸟要是不高兴,哪能这么扯淡!约好了过几天按照农村老家风俗摆宴席,齐传才挂了电话。

        刚挂,老兽电话来了。

        “知道,青青又孵了吗?”老兽一向这样,从来不客气,也没有客套话,也没什么生气的事,别人要是一直打不通电话,上来肯定是一顿骂,这货没有,好像就没这档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人多超然。

        “刚知道,你在方城?”齐传问。

        “一会到,你不是去北京了嘛?回来了?”老兽一副有气无力爱死不活的口气,倒是一直这样:“怎么?首都女性警惕性太高?”

        “不是,太热情,受不了。这还贴着虎骨膏抬回来的呢。”齐传一样跟他扯。

        老兽顿了一会,高声说:“你去和园酒楼,我半小时到。”说完挂了电话。

        齐传也习惯了,这货一直这样,尤其有钱之后,逼装起来更是毫无限制。

        摇摇头,给莫非打了电话。

        “不准喝酒!”莫非听说后第一个条件列了出来。

        “不喝,不喝。”齐传点头哈腰。

        “少抽烟!”第二个条件。

        “少抽少抽!”齐传继续点头哈腰。

        “早点回去!”第三个条件。

        “早回早回!”齐传腰疼。

        “嗯…….”第四个条件酝酿中。

        “要想你…..分分钟想….”齐传自投罗网背叛投敌,把第四个条件罗列出来。

        莫非咯咯笑着:“这才是好孩子!”

        一会又踌躇着说:“我……我妈要见你…..”

        齐传愣住了,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按说,这才几天,就算发展快,就算一见钟情,就算情投意合妙不可言,可这是两个人的事啊,见家长,这是以前不是没干过,不说轻车熟路齐传也算吃过见过,不怵,但是这没两天就要上门见丈母娘……

        齐传还是心里有点虚:“这个…..这么快?”

        莫非倒是挺想得开,或者说,心里已经很坚决:“不知道,你自己看着办。”

        “那什么时候?”齐传问。

        “明天,中午吧?”莫非说。

        “明天?”齐传皱眉了。

        “怎么了~你不愿意啊!”莫非开始撒娇:“好!我这就跟妈说,人家不愿意见!”气呼呼的,在那边喘着气。

        “见见见!怎么不见!有什么不能见?丑媳妇都早晚得见公婆呢,何况一个丑女婿!见!大大方方见!大张旗鼓的见!飞沙走石的见!遮天蔽日的见!”

        “行啦~文科生!”莫非吃吃一笑:“那今天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上午,呃…..还是九点,我去接你。”

        “嗨!”齐传使了个鬼子相。

        到和园酒店的时候,老兽已经站在门口开骂了:“你是拖死鬼投的胎?”指指那块劳力士水鬼:“再晚十分钟我就去开房了!”

        “边吃边开嘛!”齐传一抱他,老兽一把推开:“去首都就这么空手回来?金钱呢?美女呢?”

        “我是人不是你!”齐传点上烟,想想,抽了两口又扔了:“快点!吃饭!”

        老兽不知道从哪带了几个富二代之类的小子,油头粉面带着几个漂亮女孩,拽不叽的四岔大腿坐着,几个小女生抹的五颜六色,叽叽咕咕互相岔着说话。

        齐传低头问老兽:“你这…..什么局?”

        “花局!”老兽蓬松着眼皮子说。

        跟齐传嘀咕了几句,开始介绍人。

        “这个,黄毛这个,李公子,科远无限大公司未来接班人。”

        一个黄毛一抬下巴。

        “这个,隆利老板,半个方城的水泥都是他家的,著名水泥小王子!”

        “这个,华山派掌门人!东方莲英!”老兽淫笑着指着一个一脸油的胖子。

        又低下头,咬着齐传耳朵小声说:“老玻璃!”

        油脸胖子眉头一皱,翘着兰花指指着老兽,声音和外形成反比的喊:“臭不要脸!又背后说人家坏话,哼!”娇嗔的翻了个白眼,扭头生气。

        齐传起了大概五平方左右的鸡皮疙瘩。

        “这位。”老兽脸色一正:“金哥,咱们方城的地下组织部长!”指着一个一脸阴狠的男人,那金哥看了看齐传,嘴往一边咧了咧,算是打招呼。

        “这位可是能人,方城不管是官面上还是地下工作,不管是上三流还是下九教,没有金哥搞不明白的,金哥这几年在蓝岛也玩的很开心啊~”老兽这局,恐怕就是为了这个人。

        “阳少夸张了,老金一个无业游民,全靠在座几个兄弟扶着吃碗饭,这么抬举,不是想打了金某这小破碗?”金哥声色不动,说出的话来却如午夜的死水一样冰凉,是个阴人。

        “金哥谦虚了,这位。”指着齐传:“齐传,我兄弟,大学同学,别笑!我还真就上过大学!毕业证照片都是我自己的!”

        齐传一站欠了欠身,点头致意。

        “来!”老兽端起杯子:“咱们这次旗开得胜,金哥帮了大忙,也欢迎我兄弟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的庆功局,都是兄弟,不说别的了,我先干!”

        一仰脖喝光一杯白酒。

        几圈下来,老兽招架不住了,齐传没顶住劝,喝了几瓶啤酒,老兽絮絮叨叨的说了什么事。

        老兽的老舅,算是方城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商,财大气粗的,鱼塘就是他给老兽帮着弄下来的。

        说是鱼塘,其实是一个湖,原来叫山月湖,后来改造成风景区,但是湖面太大,一直以来就有渔业养殖存在,他老舅后来通过一个刚上台的同学,三拐五拐的,把个湖生生给承包了,给了老兽。

        当然,老舅那个同学,他也是花费不少心思和资本支持的。

        方城与其他城市的交界处,有一个超级大佬打算在那投资一铺,因为临着一个更大的水库,就规划了一个上百亿的水上乐园,地方很偏,但潜力很大,由于资产背景的原因,必须有一个本地地产商先行拿地,而后再合作项目,于是老舅通过关系费了好大劲,搞成了合作。

        可这片地,其中有一小部分,是属于一个当年做马场的企业,说是做马场,其实连死带活的,一共不超过十匹马,建了一个办公区倒是不小,可是按照规划,这是个违章建筑,按照规划征地,政府部门正常补偿没问题,可就是这片办公区,就是个死钉子,原来的企业主奸猾的很,约谈不露面,拆违不能动,因为拆违的部门去了很多次,要么找不到人,要么一动手就出来一帮村民老头老太太躺那儿,企业老板放话明着坐地起价,超出市场价格十倍不止。

        老舅很着急,眼看着有好的发展,挡在这么一个小瘪三面前!大动干戈吧,怕以后一旦项目开始,出什么幺蛾子不说,影响一旦出去,光民舆够受的,暗里找人跟对方谈,对方死咬着不松口,安排人盯住拆迁队,一去人就有老头老太太大咧咧的一躺,也不说话,就这么躺着,大有要想过去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的壮举!

        后来老兽找到这个金哥。

        这个金哥还真有道,只要了市场价格的两倍,用了不知道什么方法,过了一段时间,那个企业主竟然主动约见,这时候老舅就拿出派头来,让老兽和金哥两人处理,今天见面后,竟然一举把事情办妥了!

        老兽很兴奋,说起来,事不算大,可解决的问题却不小,尽管已经给这个金哥不少好处,但还是来方城最贵的酒店,约了几个身份匹配过得去面子的人,找了几个妹子小模特的,庆祝一下。

        “那这个玻璃什么意思?他好这口?”齐传小声问老兽。

        “那倒不是,这个老玻璃,算是方城最大的老鸨子了,你要找什么档次什么价格的妞,他一溜办的漂亮!”

        “那也不用上桌啊!”齐传有点不舒服,尽管对这类人他并不说多反感,但是总归很难接受。

        “后边还等着他安排事呢!”老兽一笑:“这小子也挺能活跃气氛,脸皮厚,比你的还厚!”

        “讨厌!怎么可能?”齐传也一笑,翘着兰花指娇嗔的锤了老兽一下。

        老兽直接喷了半桌子酒。

        第二场齐传拒绝了,坚决要回酒店睡觉。

        “我可告诉你,方城最好的妹子都在这儿了,你回酒店无非就是残花败柳,这你要错过了,可别回去跟老鸟絮叨我招待不周!”

        老兽拽过齐传,又低声道:“你特么刚离了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你嘚瑟个什么逼装?这么些个现成的大便宜可不是天天有!”

        齐传一把打开老兽,过去跟金哥一行握了握手:“各位,我明天回蓝岛,今晚实在太晚了,我不能奉陪了,真过意不去!下次让阳少请几位到蓝刀去,我跟大家好好喝喝!”

        老兽颠颠的哼笑着:“别装大尾巴狼!到了蓝岛还用你?金哥在蓝岛比你欢实多了!”

        齐传握着金哥的手:“见笑,托大了托大了,金哥要是在蓝岛,通知兄弟我,我跟金哥好好坐坐!”

        金哥微微一笑:“行啊兄弟,坐怀不乱,眼瞅着这么一大把妹子就这么拔脚就走?”一翘大拇指:“是个人物!”

        齐传嗨了一声,摆手忙道:“别激我了哥哥,憋着劲呢,要不是明天一早走,警察踹门我也得哆嗦完!”

        大家一笑,齐传和众人告别。

        刚到酒店,莫非又来电话。

        “嗯…..这还像个样子!早早回家。”莫非向个查岗的新婚小媳妇。

        “这还没办喜事呢,怎么就查起岗来了?”齐传心里一大包的蜜在慢慢流淌。

        “哼,不做贼不心虚!你以为谁稀罕查?”莫非哼声哼气,齐传似乎都能看见他那撅起小嘴的可爱样子。

        “好~~小的听话~老婆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老婆永远是我的最高纲领,老婆的话就是最高指示!”

        “呸!谁是你老婆!”莫非掩饰不住的喜气。

        “反正你是我房子的女主人,称呼无所谓!”齐传一边脱衣服一边扯着。

        莫非跟齐传胡闹了一阵,挂了电话,又确定一次明天的时间,齐传才不舍的挂了电话,澡都没洗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莫非来接的时候,齐传竟然莫名的紧张起来。

        “我这……穿的怎么样?”齐传一大早就穿了一身连吊牌都没摘得衣服,浑身不自在。

        “吊牌!”莫非一边帮齐传摘吊牌,一边絮叨:“你就这么晃荡着去见我妈呀?”

        “我没留神…..”齐传紧张地说。

        莫非噗呲笑了:“紧张什么呀!我妈不是母夜叉,也不是什么领导!”

        “比那个可怕……我知道……”齐传一紧张,又说了傻话。

        莫非到没在意:“知道就好好表现!”想了想又说:“我妈肯定喜欢你!”

        “是啊!像你爸嘛!”齐传好像轻松了点。

        莫非看着齐传,平静的说:“你可不光是像我爸…..你……”

        齐传感觉话题又要偏,赶紧说:“走,走吧,时间不早了,你来晚了。”

        莫非穿了一身极其合体的淡粉色连衣裙,头发又黑又亮,远远看去,很是惊艳,一双大眼睛似乎永远都那么水汪汪,摄人心魄。

        齐传没忍住,偷偷的亲了一下。

        “讨厌!”莫非摸摸脸:“大街上哪!”

        齐传一笑,大喝一声:“见丈母娘喽!”

        就钻进车里,安静地坐着。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4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