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二十七

二十七

        饭还没开始吃,齐传就一身汗。

        这尼玛是吃饭还是吃钱?齐传四下看了看这个一串连英文都不是的招牌logo,法国餐厅没跑了,可能是满城最贵的都说不定,一开菜单,就没有两位数价格的菜!各种稀奇古怪的菜名,赤裸裸的昭示着资本主义的腐败程度!

        国家也不管一管!

        “我不识字,你们点。”齐传把菜单合上。

        莫非看着菜单也紧张起来,顶了苏凉一肩膀:“你这…..太贵了吧?”

        “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少奶奶!”苏凉没看莫非,一边跟服务生指指点点的点菜,一边头不抬的说:“我要是真狠,他连门票都得卖身才进得去!”

        说完看了齐传一眼,齐传无所谓的一笑。

        “看在你的态度上,就这些吧!”苏凉把菜单一合,手一挥,大赦天下。

        其实齐传味蕾的阈值还算是挺宽的,各种西餐也没少吃,接受程度也算比较高,法餐,意大利菜,包括越南菜印度菜齐传都吃的津津有味,可都没有今天这经历,一顿饭吃的心惊胆战。

        结了账,苏凉算是心满意足,一副收完租子的地主相,就差一根牙签叼嘴上了。

        “现在去哪儿啊?焦点访谈结束了,黄金剧场得开播了吧?”苏凉问。

        齐传看着小武发来的位置,抬头说:“走,带你两惊喜惊喜!”

        小武给的地方还真不好找,在七拐八拐左不让停右不让摆的小胡同口,齐传终于看到小武说的不插电酒吧,几盏昏暗的小灯,牌子跟火柴盒似的。

        小武站在门口,仔细辨认了一下摆摆手:“这边,这边!”

        屋里的装饰更加风格化。

        这间酒吧原来是小武的朋友梁月和她老公的一个琴房,后来上了一套录音设备,给一些小乐队混曲子,后来人多了,白吃白喝的,小武就建议改个酒吧,所以慢慢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由于原本比较专业的原因,小酒吧一共五六个小卡座,一个几平米的小舞台,经常会有搞音乐的朋友在这自弹自唱,说是不插电,但是没办法,设备太专业,不用也是扔着,后来阔了阔院子,夏天的时候把两扇大窗一开,里里外外人会多点。

        但是今天人很少,两三桌人稀稀落落的分散坐着,一看就是长发飘飘的圈里人。

        莫非很不解,这种小胡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小天地?

        苏凉倒是很兴奋,拍着齐传说:“行啊齐少爷!挺有味啊这地儿!”

        齐传一笑,小武说:“苏美女好品味,这地儿,一般外行来不了,都是专业级别的哥们才来。”

        里屋走出一个女人,特别显眼,一身黑皮装,头发乱糟糟的,画着浓妆,一缕长刘海遮着半边脸,这扮相去鬼屋绝对应景,青天白日见这么个人,你要不是搞摇滚的都不好意思打招呼。

        “武,这就是你哥们?蜜不错呀!”女人开口,一嘴老北京的年岁腔。

        小武一抬手:“梁月,我哥们。”又一指窗口一个探头探脑的胖子:“老谢,四哥!梁月老公,也是一傻逼。”

        齐传笑了笑,没打算握手。

        梁月也一笑,没有任何表示的就转身进了屋。

        屋里几个桌的人看见两个大美女走进来,一个个眯着眼寻摸,蠢蠢欲动的,小舞台上两个人正在调机器,一个贝斯一个键盘,叮叮咚咚的发着不规则的乐声。

        四个人坐在距离舞台不远不近的一个比较宽敞的卡座坐下,梁月走过来撂下几瓶不知名的啤酒,大咧咧一坐:“美女啊二位,咱小店蓬荜生了辉了今天。”

        苏凉也一笑:“梁姐夸了,咱这哈还真是好地方,以前怎么不知道?”

        “喜欢就常来,不怕狼多就拿家一样!”梁月一举酒瓶子,喝了一大口。

        “以后得常来!”苏凉也喝了一大口,四处一看:“感觉真好!”

        梁月回头:“弄好了吗?”

        台上两人打了个ok的手势,随即响起一阵燥热的音乐。

        又喝了一口酒,梁月转身上了台,扶着话筒说:“今天我们来了几位好朋友!欢迎!”

        底下稀稀拉拉的掌声。

        “武哥的哥们!和他的….呃….女朋友们!”把苏凉也裹进去了。

        莫非捂着嘴笑着看了看苏凉,又看看齐传,拿手指一下一下戳着他。

        “谁先来?”梁月问台下。

        一个长头发瘦高个男人站起来,走到台上,抄起一把琴,趴在另外两人耳边说了几句,过了几秒钟,琴声响起。

        男人把嘴杵在话筒上开始唱。

        苏凉跟着节奏,点着头喝着酒,饶有兴趣的听完整首歌。

        台上的男人一扫弦,闭着眼睛享受了几声拍蚊子般的掌声,把琴一放下了台。

        苏凉叫了声好,很不专业的啪啪鼓了几下掌。

        那男人回到卡座,举着一瓶酒向苏凉摇了摇,干了。苏凉也摇了摇酒瓶,咕咚咚几大口。

        “真不错嗨!”苏凉似乎很喜欢这种感觉,四下看着,估摸谁是下一个上场。

        一会,又一个男人声嘶力竭的唱了一首谁也听不懂的歌,那被捅了屁股一般的痛苦嗓音把齐传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梁月和她老公也唱了一首节奏很快的老歌,听得苏凉摇头晃脑,头发都乱了。

        莫非伏在齐传耳边轻轻问:“惊喜呢?”

        齐传看着莫非笑:“等会。”

        又转头看着小武,一碰眼神,跟莫非说:“我去洗手间。”

        就跟小武起身离开。

        两人刚走一会,整个酒吧的灯就突然全部熄灭,外面的天空也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的,莫非伸手一拉苏凉,有点紧张。

        苏凉也有点蒙,什么情况?刚想喊了问问,突然,唯独小舞台上的追光等大亮起来。

        灯光下,站着齐传。

        莫非一时没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齐传,齐传也微笑着,看着莫非的方向,手捧话筒,轻声说话,声音在专业的话筒和设备里被放大,音质非常好,一股磁性的声音在小屋里发散开来。

        “今天,是我看见你的第七天。”齐传温柔的说,脸上笑意很淡。

        “但是,是你听见我的第七年。”很宿命的感觉。

        莫非一脸懵懂,只是心里很热。

        “你说你喜欢这首歌,你听了很久,你喜欢这个声音,听得沉醉。”

        “但是我想,你那张小小的,陈旧的碟片,明天可以扔掉了。”齐传的声音似乎有一种让人眩晕的能力。

        “从今天开始,我要你任何想听的时候,都会有这首歌,这个声音,在你的耳边回荡,而且…..”

        “不再卡顿。”

        一生所爱的前奏响起,莫非和苏凉都惊的更呆了。

        当齐传一开口,莫非一把捂住了嘴,眼泪不知为什么流了出来。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齐传算是一个有语言天赋的人,在深圳不过半年多,粤语的音准却拿捏的很好。

        黑暗中,齐传的声线开始变得沙哑,粗糙,和碟片上一样,和原唱完全不同,但是更加沧桑更有时空感,仿佛砂砾被风吹起,打在脸上。

        小武的吉他一如既往的动听,整个小屋悄无声息,只有齐传那浓郁的歌声回响着,撕扯着莫非的心,似乎正在全力的往莫非的灵魂深处传递着什么。

        一时间,莫非不知道身处何方,满眼里只有齐传一个人,渐渐地,她觉得连音乐都听不到了,只有齐传在灯下的脸,忽明忽暗,有种超脱的迷幻感。

        苏凉也张着嘴巴,手里的酒瓶掉在了地上,这个苦苦追寻了七八年的声音,就这样赤裸裸的,青面獠牙一般的在眼前响起,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莫非的眼泪顺着手淌到了小桌上,心里澎湃的自己都不敢去感受,这个才见面几天的男人,怎么就会是那个听了好多年,一听就会心慌又激荡的的声音?一种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宿命感笼罩着自己,如果说前几天,自己还只是一个莫名对一个有点像自己父亲的男人产生不可抑制情愫的小女生,那现在,莫非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眼前这个让自己不得不相信命运的男人。

        苦海~翻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相爱~~

        但我应该~~~相信~~~

        是缘分~~~~~~

        齐传哼唱着感叹词,呜呜啊啊,悠远又无奈,抑扬交合的声线缓缓低沉,渐渐地,没了声息。

        有那么一阵,鸦雀无声。

        追光灯一灭,小屋里的灯重新亮了起来,散座的客人和几个乐手都乱了节奏的拍着手,有一种近乎仪式般的感觉。

        莫非一抬头,齐传就站在身边。

        那种宿命感和澎湃的感觉让莫非不自主的站了起来,狠狠的抱住齐传,幸福而又忧伤。

        齐传微笑着轻拍莫非的背部,好像在哄一个满月的婴儿睡觉般轻柔。

        苏凉指着齐传,想说什么,却只发出啊啊的声音,过了好一会,才颤抖着说:“你…..你是….你是……”

        又看了看刚走过来的小武。

        “好多年了,也不知道唱的还是不是以前的味儿。”齐传看着抬起头来的莫非:“好听吗?”

        莫非拼命点着头,总是想哭,但看着齐传,又忽然心里踏实了很多,一只手摸着齐传的脸,静静的看着,说:“真的是你…..”

        这句话好像不太对,但莫非说起来却很理所当然的感觉,齐传现在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失联多年的恋人,那张不帅的脸,怎么看起来就亲切到极致。

        “都怪我,一天让你哭了两次。”齐传很近距离的看着莫非,擦去她眼上的泪。

        “我愿意…”莫非闭上眼睛,安心的趴在齐传怀里,提前说出了这句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说给齐传听的话。

        “老齐!宝刀不老啊!啊不!更特么牛逼了!”小武不识时务的拍着齐传,也很激动。

        苏凉终于恢复了理智情绪,摇着头,一脸小无奈:“唉…莫非这算彻底完了…..”

        天空很奇特的出现一个硕大无比的月亮,平静的光芒着,恬淡又夺目。

        莫非坚持不坐车,紧紧挽住齐传的胳膊,慢慢地走着。

        “你还能变出什么惊喜来?”莫非看着齐传说。

        “惊喜多了还叫惊喜吗?”齐传摇头晃脑:“倒是你。”

        齐传漫不经心地笑着:“不考虑给我一个惊喜?”

        莫非似乎还在想什么,低头说:“我可不会唱歌….”

        “这么老长个腿。”齐传站住,指着莫非的腿:“不会唱就跳一个呗!”

        莫非紧紧抓住齐传,站住了,月光下那张姣好动人的脸,似乎往外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突然,紧紧抓着齐传的两只胳膊,快速一拉,紧紧的吻在齐传嘴上。

        月亮好像不见了。

        不,一切都不见了。

        齐传身体里不知道被一种什么物质充盈起来,急速膨胀,下一秒就要从每一个毛孔喷出来,全身又好像被全方位的喷枪吐着烈焰炙烤,皮肤就要烤糊。

        脑子也彻底开锅,热气腾腾的沸腾着,也不知道煮了什么,炖了什么,只知道越来越烫,热气越来越多,什么也分辨不清,而且锅开始发红,水越来越少,这口大锅就要干了,要炸裂!

        齐传没有闭眼,瞪着眼睛看着与自己零距离的莫非,长长的睫毛几乎要扎进自己眼球里,小鼻子冰凉,脸上的皮肤滑腻却又干爽。

        自己的心脏莫非的心脏部位几乎紧紧勒在一起,两颗心的跳动都是那么有力,天地间只剩下这两个战鼓擂响的声音,震耳欲聋。

        就这样吧。

        时间,你别走了,停下吧。

        什么也别动了,就这样,静静地万古不变不好吗?

        时间很听话,一动也不动,所有的一切都听话,什么也没动,出奇的听话,都在静静地围观着俩人,不忍也不舍。

        齐传甚至感觉自己就要风化了,身体本就不是自己的,现在要彻底随着一阵不听话的风吹走。

        莫非身体一震,两人的侧脸中间照进一道月亮光华。

        “惊喜吗?”莫非直直的看着齐传的眼睛。

        齐传不敢动,一动不敢动。

        他怕稍微一动,就会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一堆碎纸片或者细小的积木搭成的,只要自己稍有不慎,哪怕呼吸一大,这一切就会崩垮,会坍塌,会消失不见。

        莫非轻轻抚着齐传的脸,又捏捏他的鼻子,极小声的说:“醒醒啦~”

        齐传这才像一个被咒语召唤回魂魄的身体,看看自己的周围和身体,像重生的亡魂,不可思议的看着曾经失去的一切。

        “莫非……”齐传张嘴,他要说出现在最应该说的话。

        “别….别说….”莫非捂住齐传的嘴。

        “等我盛开…..”

        莫非一转身,背对齐传,把齐传的手环在自己腰间,满足的倚躺在齐传怀里。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3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