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二十二

二十二

        一大早,严子珊就吱吱啦啦打来了电话。

        “你昨天为什么关机?”满腔怒火。

        “不知道,什么手机到我这都犯这个毛病吧?”齐传一肚子起床气,烦得慌,瞎扯淡。

        “放屁!”严子珊大声骂:“你还在酒店?哪个房间?”

        “干嘛?你在哪?我马上过去。”齐传起身。

        “我在中天!你哪个房间啊?”严子珊近乎吼叫。

        “你怎么知道我在中天?”齐传问。

        “废特么话!别忘了你是给盈科做培训!”严子珊想知道还真不是多难,就是拐弯抹角问的时候不能问的太细。

        打听一大男人的房间干嘛?

        当严子珊踹门的时候,齐传还没洗完脸刷完牙,身上就穿一件酒店的大睡袍,赶紧勒紧腰带,开了门。

        严子珊一进门就蹦在齐传身上,一张嘴咬住他的耳朵,哼哼唧唧不知道说什么。

        齐传疼得直叫唤:“你有……撒嘴!!!!!”

        严子珊跳下来,抹着嘴说:“你以后再玩关机,我就给你咬下来!”

        齐传拼命搓着耳朵:“你特么….”

        又看看手:“见血我就打死你!”

        严子珊往床上一坐,脖子一更:“来呀~打呀~打哪儿啊?”

        齐传瞪眼,嘴角蠕动了几下:“神经病!这么早干嘛?”拿出手机:“下午两点多的飞机,我还想多睡会呢!”

        严子珊一躺,顺势滚了一圈,把被子裹在身上:“就这么早!过来堵你,正好我也困,来!”不要脸的冲着齐传笑。

        齐传把牙膏沫子冲干净,拿毛巾擦着头发:“你就这么去北京?就这一个小包?”

        严子珊听言忽的又坐起来,一脸的极不情愿,一会又失望地说:“我也想多待几天,可小姨后天回国,让我接她….”

        齐传突然想给严子珊的小姨磕一个,可以的话,供起来!

        “你小姨什么谱啊这是?”齐传夸张的一脸愤愤不平:“回个国,又不是火星回地球,谁接不行?”

        严子珊抬头看着齐传,瞪着眼睛:“你也这么想?”

        齐传一哆嗦,心虚的说:“啊!是啊!可不…..你这来去匆匆的,今天吃完明天回来,千里迢迢闹着玩哪?”

        “我也是…..我说我有事,可她不成,必须我接,还让我在家收拾好了,只准我一个人接!”往床上一趴,惆怅的呼号:“哎呀!!!!!!!!!!”

        忽的又起来:“我就不回来她能怎么着!!”

        齐传又是一惊,心想着小丫头片子可别真想不开跟自己死磕在北京,但转念一想,又看看严子珊那噘嘴瞪眼的表情,知道她是气话,她不敢。

        “就是!这算什么?太后?甄嬛?武则天?哪有这么霸道的!接个飞机还整得跟文武上朝一样,你得穿花翎顶带不?头上顶不顶着半个扇子面儿?手里还得甩着小手绢吧?”齐传装模作样的行了个满清格格礼,捏着嗓子喊:“太后吉祥~”

        严子珊噗呲一下笑出来:“跟个太监似的!”又瞪眼直钩了一会,一声长叹,躺下说:“我妈走得早,从小,就是小姨疼我….呃….当然,也最凶!”

        “那你爸呢?”齐传觉着话题有点沉重,但凡涉及已经故去的家人,话题轻不了:“他不管你?”

        “他敢!”这一嗓子尖锐又充满傲气,好像不是在说他亲爹,而是哪个干了一辈子的老管家:“我不挠他个一脸联合国!”

        又小声说:“唉…..真没想到….本来想跟你多玩几天的…..在北京。”

        情绪波动跟股市似的。

        忽的又抬起头:“你在北京完了后还回来吗?”

        “呃…..”齐传一时挠头,他还真没想过这事:“真没想过…..应该回蓝岛…..”

        “回蓝岛?”严子珊眯起眼:“月州?还是蓝岛?”

        月州属于蓝岛的一个卫星城,这几年一直在规划划区,距离蓝岛市区还有几十公里。

        “月州!”齐传一下子明白了严子珊这一眯眼的疑问和探究是怎么回事了:“我这次来本就是顺便的事,家里还有一堆事呢。”

        其实有个毛事。

        “那你还来方城吗?”严子珊追着问。

        “嗯…其实也不一定”齐传倒是忽然想到老兽:“这边一个朋友这几天就找我,也有一年多没见了,如果回来得早,说不定先回来”。

        一边是事实,一边也为了安慰严子珊,怕她不知道又上了哪股子虎劲,耍什么幺蛾子。

        “再说盈科的主程序刚交付,可能会有点收尾的东西,不好说。”

        又给自己留足了弹性。

        严子珊摇摇头,一脸不去想了的大度,拍拍床:“来!躺下说话!”

        齐传斜了她一眼:“你可真不知死!”把毛巾一扔:“小姑娘家家的,独闯龙潭就这么送上门来,也不怕羊入虎口?”

        严子珊脸上泛起桃花,一副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学着春三十娘说:“哈哈哈哈哈哈,谁是羊谁是虎,还不知道呢,嗯?”一抬下巴,春意层生。

        齐传咽了一口唾沫,转过身说:“别扯淡了,走!吃饭,饿死我了!”

        忽然,严子珊站在床上,从背后一把抱住齐传,把嘴贴在齐传耳朵边上,千娇百媚肥的柔声道:“先吃我~~”

        饶是齐传一个结过婚又离过婚的中年男人,让严子珊这么一撩拨,也燥的一身汗。

        “小姑奶奶,别闹了,赶不上免费早餐了!”齐传一边挣脱一边喊。

        “说了先吃我~”小丫头不依不饶,眼瞅着就要爬到齐传身上。

        “祖宗,活祖宗!”齐传拼了命挣脱开,转身离得远远的:“朗朗乾坤青天白日的,警察进来你也跑不了!”

        严子珊一眼珠子的怒火,哼哧哼哧喘粗气,指着齐传:“你还真是个太监!”

        一头扎在床上,蒙上被子。

        往机场的路上,严子珊又是一副欢蹦乱跳的样子了,从撩汉熟女到清纯少女的无缝连接,让齐传再次感叹女人都是影后。

        登机前齐传跟又老何确认了一次,又让严子珊给莫非打了个电话,让她通知苏凉,飞机正点,直接在二号口集合,一上飞机,齐传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齐传猛地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开始下降,严子珊支棱着下巴,一眼万年的看着自己,大眼睛咕噜噜的,嘴角微笑着,

        “醒啦~?”严子珊把披在齐传山上的小毛毯往下拉了啦:“睡觉不打呼噜,真好!”脸上开了花。

        “快到了吗?”齐传揉着脸。

        “十分钟吧。”严子珊把齐传的头发拍了几下:“你睡觉真好看。”

        “嗯~哈”齐传撇了撇嘴:“你眼什么时候瞎的?还是出门光带了俩眶子?你这么说瞎话也不怕连累这一飞机的人!这可都是无辜良民!”

        严子珊依然看着齐传:“没人说过你好看吗?”

        “有过!”齐传一脸正经:“都被雷劈死了。”

        严子珊一笑,脸上还是那副迷糊样子:“劈了也好看!”

        齐传没办法,往后一仰脖子,闭上眼等着降落。

        严子珊忽然探头过来,小鸡啄米一样在齐传的脸上亲了一下,又飞快的缩回去,闭着眼,嘴角翘的像一个著名运动品牌的logo。

        齐传摇摇头,无奈的笑笑,逗严子珊:“早上那股子狠劲呢?还吃你?一张嘴就让你给把牙掰了!”

        严子珊忽然害羞的把脸埋在腿上的小包里,呀的大声叫了一嗓子。

        北京有点阴天。

        出了闸口,齐传老远就看见一块硕大无比的牌子,上面几个红漆大字:传奇516,后边画了一只更大的燕子,醒目的吸引着别人眼光,齐传一阵脸红。

        “他们脑子有病吧?”齐传问严子珊,一边放慢脚步:“弄这么个大牌子,不够丢人是怎么着?”

        “热情呗。”严子珊咯咯笑着:“不过还真夸张了点。”

        何从去跟刘良一还有洛基三人跟三个傻子一样大呼小叫,跳着喊:“老大!老大!这边这边!!!”

        齐传远远的笑了。

        三个人跟打了保鲜剂似的,十年的时光似乎没给这几个人留下一点痕迹,甚至连衣着都像十年前一样随意。

        可别忘了,这里边一个著了名的作家,一个文化产业大佬,在京城圈里那也是数的着的,这仨人随便拿出一个来接机,都是不小的情面了,而且还是齐传现在这层面的普通中年人。

        够份儿了!

        走近了看,齐传才发现,岁月还是未曾饶过谁,远远看去,几个人还是一副当年臭小子的轮廓,近了细看,脸上还是有了岁月的感觉,只不过,人嘛,开心快乐的过,是一个样子,愁云惨雾的活,又是一个状态。

        “老大!”何从去一步窜过来,紧紧抱住齐传,齐传把手里小破包一扔,热烈回应:“怎么都跟燕子山山一个毛病!”

        刘良一不爱说话,何从去抱完,刘良一闭着嘴,皱着眉,一言不发紧紧抱着齐传,狠狠地拍了几下。

        洛基真名叫罗吉,说起来算是个混血,他姥姥是墨西哥还是哪儿的齐传给忘了,有着四分之一的北美血统,总之洛基看起来带点欧美味。

        洛基走过来一把抱住齐传,齐传端详了一下洛基,突然说了一句:“这就是那个洛基吧?!”

        四人一愣,哈哈大笑起来。

        当时几个人第一次聚会碰面,也是何从去跟洛基先碰头,齐传去的时候,知道洛基有四分之一混血,见面的时候仔细看了看洛基的脸,然后调侃着洛基的名字,把名字后面加了一个吧字,几人也是大笑一番。

        严子珊在后面阴阳怪气:“吆~这算是男版重色轻友吧?”哼哼着:“都是十年没见,怎么?社会主义不是不分高低贵贱吗?首都例外?”

        何从去一闪身,看着严子珊,瞪大了眼睛:“我擦…..啊!”走近严子珊,仔细看着,回忆着:“燕子山山…..你这…..怎么这么大了?”

        尽管这句话有着小小歧义,但也算适应这个场景的语境,严子珊的小脑袋瓜子一时没来得及反应,脸上突然笑颜如花。

        何从去张开大手抱了抱严子珊,严子珊咯咯笑着,又和刘良一洛基都抱了,几人也都在不断的感叹岁月,真想不到燕子山山变的….呃…变化这么大等等等等,说的乐不可支,都在原地不动。

        齐传突然想起了苏凉,这一时半会了,也该出现了,这么个大美女,走到哪都不会让人忽略,便四下看起来。

        何从去好像察觉到了,拍拍齐传问:“老大,你那个什么闺蜜呢?”

        “我闺蜜不都在这?”齐传斜了何从去一眼:“二!我朋友闺蜜!”又四下看起来。

        何从去哼了一声:“靠谱吗?”担心的又问:“别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话音未落,这个小团体旁边几米开外传来一声娇呼:“何….何从去!”

        一个身材高挑,美艳无双的女孩闪现在几人跟前。

        这是一个绝对可以吸引绝大部分男人眼光的尤物!清纯与妖艳似乎在她脸上分界的不是那么明显,眼神里有着不同于大部分女性的坚强与深邃,一张精致,经过雕琢和粉饰的脸,但和整个人的气质却毫无违和感,呆呆地望着何从去,一众男人,包括严子珊,都不禁移不开眼光。

        何从去似乎也一下子愣住了,虽然浸淫文化娱乐的圈子多年,各类美女也算是见了不少,单眼前这位本该很普通的美艳之物,却让自己吃了一惊,品评一下,应该就是这位美女身上发出的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势,似乎,生来就是人间不可多见的尤物,浓妆淡抹总相宜。

        “你好,您是?”何从去看了看苏凉,又看了看齐传。

        “哦!何老师!何老师您好,我是苏凉,莫非的朋友!”想了一下,又说:“也是齐传的朋友!”

        苏凉似乎这才意识到,她应该先和齐传打招呼,刚才看见何从去光顾着激动了,这才寻找起齐传来,看了几眼,愣头愣脑的问:“你是齐传吧?”指着齐传。

        何从去刘良一和洛基严子珊都哭笑不得,你这刚说你是齐传的朋友,一转脸又不认识人家,你这算是来混场子的吗?

        得亏莫非提起前说了几嘴关于苏凉,齐传对苏凉这个表现倒不意外,甚至有点意料之中,稍微有点意料之外的,是这个苏凉比照片上要好看,这就有点对不起中国现代女性的四大禁术之一:美颜之术了!

        “我是,你是苏凉是吧?”齐传伸出手:“莫非倒是说过你不少。”

        苏凉竟然直接忽略了齐传伸出的手,甚至恐怕连这几句话听没听明白都不好说,转身看着何从去:“何老师,能见您可是太荣幸了,可以说是看您的书长大的,我们那一撮小孩都喜欢您的书,啊!”

        齐传伸着手,讪讪的万分尴尬站在那里,嘴角抽搐,严子珊一脸怒气。

        妈的,还真是个…..反正就是那什么社会!

        何从去无奈的叹了口气:“别,什么老师学生的,向来不爱听这个,差不了几岁,叫老何行了。”

        洛基后边两个举牌子的年轻人走上来,伏在洛基耳边说:“罗总,咱是不是该走了?那边保安过来遛两圈了。”

        洛基赶紧打破这尴尬,迈步上前:“老大,老何,各位,咱们走吧?这牌子让人盯了半天了,再多几个人,就该让人当非法集会逮起来了,走吧!”

        洛基亲自开车,跟着的两个小孩倍感意外,多年来,他们罗总接过不少客人,但亲自开车,这是第一次。

        刘良一坐在副驾驶,齐传和何从去坐第二排,严子珊和苏凉坐在第三排,小小的商务车,满满登登。

        洛基招呼:“这样,咱们先不互相介绍了,一回到家,咱们桌上边吃边聊,好吧?”说着,开车就走。

        何从去笑说:“这些年能享受罗总亲自开车接待的,咱们这还是第一批!”

        “何老师…..呃…..老何…..真这么叫你您了那就……”苏凉的性格看来是不习惯这种谨小慎微。

        “本来就是,称呼嘛…..”何从去随意的说。

        “您最近没有什么新作吗?有段时间没见您出作品了,我这近水楼台先得月,透漏点信息呗~”苏凉一脸娇媚,声音柔的特别自然,不细听,还以为林志玲在你耳朵边说话。

        “嗐~俗事多,饭量大,吃相还不好!难得静下心来搞创作,倒是有计划,看缘分吧,这种事,天时地利人和,呵呵….”何从去头不回的应付着,齐传抿嘴一笑,看来老何还真没少经着这种场面。

        齐传哼的一声笑,大嘴一咧。

        “何老师精神世界丰富着呢,估摸着,这几年正往外择呢,灵感太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得捋顺了,把精华理理,过几天开闸放水,咱们这些粉丝就等着接受何老师的巨著洗礼吧!几年没看和老师的书,脑子俗的都出粉油子了,今天要不让何老师耳提面命,回去还是满脑子人生疑惑,整宿睡不着!”

        齐传扯着淡,撅着何从去,感觉又回到了多年以前。

        何从去满脸通红,别扭的看着齐传:“老大,论扯淡,我还是服你!”

        苏凉有点不太置信的看了看齐传,心里琢磨,这个胡子大叔到底什么人?何从去这么个大神级咖位的人,在他面前看起来怎么还畏手畏脚的,老大老大的叫着,这感觉可不光是年龄的事。

        “齐…齐传…..小非跟你怎么认识的?以前怎么没听她提过?”苏凉这算是第一次跟齐传说话。

        “嗐~刚认识…..”齐传没太接这个话题。

        严子珊又坐不住了。

        齐传大概能感觉到严子珊的嘴又要开始广播,赶紧岔话题:“良一,你现在干嘛呢?”

        刘良一指了指洛基,闷声说:“跟洛基干。”

        齐传用食指抹了抹胡子,笑着说:“那你….算是搞基了?”

        满车大笑,严子珊的话题就没开头。

        “今晚咱们几个,还有西岚妹,大风,在洛基家一聚,明天一横,小情还有灿灿他们过来,咱们去山塘!”何从去低头小声说:“洛基有两瓶顶级奔富,今晚看你的招了,我忽悠了好几年,瓶都没见着一次!”

        苏凉一听去山塘,又听见顶级奔富,小眼睛眯了起来,漫不经心地说:“奔富?60a还是g3啊?”

        何从去一回头:“苏小姐内行啊,他那两瓶,今晚恐怕要给有缘人尝尝了。”

        洛基没回头:“几瓶破酒!还不是老大一句话的事!”

        何从去叫起来:“破酒!破酒跟你磨了几年也没见一口!”

        “你那也叫喝酒?”洛基笑着骂:“牛嚼牡丹!”

        齐传对此一窍不通:“都什么g360的?这是奔驰还是奔富?”

        苏凉鄙视的看了齐传一眼,不屑的说:“齐总品味挺高啊,60ag3都拿不下,不是罗曼尼康帝不喝是吧?”

        严子珊坐不住了,腔调起来了:“这位阿姨,罗曼尼康帝什么时候也上得了台面了?”

        这句阿姨叫的苏凉一脊梁的汗,扭头看了看这个没怎么说话的小女孩,用鼻子说:“小妹,你看起来比姐姐小不了几岁,不用那么尊重,我这人挺随和的。”

        “别,我没那么随和!该怎么论怎么论,齐传是我叔叔,看年龄,叫你阿姨我还占着便宜呢。”严子珊毫不示弱,冷眼看着齐传,哼哼唧唧的说。

        苏凉几声冷笑,看了看何从去,想到这还没开始呢,就先忍了下来。

        严子珊倒是不依不饶:“齐大爷,今晚你这酒还怎么喝呀,几瓶破奔富,能对得起当年的传奇516吗?”

        齐传瞪着严子珊:“少说两句!一会你不准喝酒!”

        想起当年那场证婚仪式,全车人都憋不住的吃吃直笑,严子珊似乎也被感染,捂着嘴,越笑声越大。

        倒是苏凉皱着眉头想了老大一会,忽然好想明白过来,指着齐传:“你~你!你是传奇516?”

        何从去接话:“还不知道啊苏小姐?这位就是当年传奇论坛的创始人,我们的精神领袖,文海明灯,传奇大佬!呵呵呵呵。”笑的跟真的一样。

        齐传赶紧摆手:“何作家饶命!当年也好,现在也罢,都是为人民服务,不分贵贱还有高低呢,小人能跟各位大神生在一片蓝天下同呼吸一样的空气,已经是三生有幸,你再这么抬举,无地自容啊!洛基你开快点,我怕一会跳车死的不利索!”

        苏凉脸上一阵阵的,很不好意思:“啊,我当年也在传奇论坛待过一阵,传奇516的大名,怎么能不知道?”

        缓了口气,又出现那麻酥酥的小腔调:“这才是有眼无珠了,原来齐先生才是隐藏大神,怠慢怠慢。”但言语之间,还是充满不屑的小情绪,那意思很明显,你名声当年再大,也没见什么作品问世,吃老本的货!

        “苏小姐说笑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就是忆往昔峥嵘岁月,小齐我也上不了墙,当着何老师的面,看在莫非面子上,您就别打我脸了,这些年我羞愧难当的还少?见人家高屋大田买房置地的我就妒忌,人家又娶媳妇又过年,我这还当着祖上传家宝吃饭呢,你说气人不气人?”

        齐传真诚的一笑,倒把苏凉闹得不太好意思。

        严子珊哼哼两声:“怎么不饿死你!自轻自贱的!你是缺个鼻子还是少个眼?”

        何从去看气氛有点不对,赶紧说:“马上到了,咱们欣赏欣赏罗总的大别野!”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