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十八

十八

        “不闹了?”

        “闭嘴吧!”莫非冷冷的说。

        齐传呆了片刻,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轻声说:“珊珊,我把你送回去吧,还上班吧?”

        严子珊没有回答,眼神涣散的看着别处,又忍不住看了看齐传,摇摇头。

        “那我们去学校坐坐吧,爬树?”看着莫非。

        “谁都是你啊,齐天大圣!”莫非也拒绝了。

        严子珊扯了扯莫非的袖子,轻轻说:“姐,咱们去给他买件衣服吧…”

        齐传又惊住了,这特么…..又耍什么五六七?买衣服?这情况!特么买衣服?

        “什么情况?”齐传瞪着两人:“还姐上了!?怎么就这么亲密无间了?”

        抬手机看看,时间不多不少,一个小时左右过去了,仅仅一个小时,两个娘们怎么看怎么像缔约成同盟国了!

        可就算是缔约了,战略合作的第一件事难道就是给自己买衣服?看着老板笑的高深莫测,心头一紧,又看看所谓的大嫂二嫂,齐传头嗡的大了。

        老板这情况自己可掌控不了!

        莫说二房,这俩哪一个自己也不愿让人搭上!

        “这样这样,你们先别提买衣服什么的,我这也没光着!”齐传连连摆手:“要是没事了,咱们该干嘛干嘛,珊珊,我跟你道歉,我错了,我不该吼你,你大人有大量,孙猴子的葫芦能包天!宰相肚子里能撑杆跳。”

        说着还一揖到底。

        严子珊噗呲一笑,差点把鼻涕喷出来,剜了一眼齐传,没理他,还是对着莫非说:“去迈达吧,新开的,不远,我也想买两件,换季了。”

        “好!就去迈达。”莫非慈祥的笑着。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齐传讨厌的事了,但买衣服,绝对能排得上前三名。

        “二位姑奶奶,活祖宗!我求求你们了,你们想买衣服,什么时候去都行,不然,你们去也可以,就不必捎上我了,我去学校爬树,啊不!我回酒店睡觉!我洗个澡,我早上没刷牙,我脚疼,我腰不好,我…….”

        “你怎么不说这灯要灭了呢?”莫非恶狠狠的看着齐传。

        齐传一愣,不知道怎么接话。

        “你不是说依我十件百件事吗?”莫非说。

        齐传愣愣的点头。

        “这是第一件。”莫非伸出一个手指头:“买衣服!”

        齐传绝望了叫了出来:“我滴个天爷啊!作孽哇!!!!”

        莫非和严子珊都表示不可思议,如果说严子珊还生着气,齐传不愿意待见,有点别扭情有可原,那现在严子珊已经不闹了,云开雾散买件衣服怎么了?

        男人也是不可理解的!

        “就….买个衣服,你这是什么情绪?”莫非说。

        “你是不想跟我去!”严子珊突然恢复了状态,阴狠的看着齐传。

        齐传苦哈哈的看着眼前的两位同盟国领袖,用掌面狠狠拍击着额头:“二位女侠….二位英雄!我齐某人活到这个年纪,自己从来就没买过衣服!!”

        两人呆了!

        “那你身上的衣服是?”

        “有的是以前的,早一点就是我妈给我买,再过几年……”齐传不说了。

        从来没买过衣服?

        莫非和严子珊相互对视了一眼,完全不信。

        “那你以后怎么办?”莫非突然傻兮兮地问。

        “你这一年多的衣服谁买的?”严子珊知道这一年来跟前妻闹得不可开交,不可能有人帮他买衣服。

        “凑合穿呗….也不是多旧,唉…..青青有时候能给我捎带几件….”看着两人眼里那奇异而又不解还带着几分愠怒,赶紧解释:“就是老鸟的老婆!”

        “还有老谭和他老婆,我们仨初中同班同学,我跟老谭身高体重差不多,这一年来换季的衣服,几乎都是她给我买的…..”

        齐传垂头丧气的说着,两人跟听外星生物报告一样瞪着眼,不时对视一下,她们的世界里是绝对不允许这种生物存在的!

        “你还真是跟你哥们的老婆都有一腿?”严子珊冷笑着。

        “有一火腿……”齐传又是一阵黯然。

        女人的世界里,如果不能自由自在的买衣服或者购物,那简直就是不可想象天塌地陷般的世界末日!

        看着眼前可怜兮兮的齐传,二位领袖根本就想象不出不买衣服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母性光辉从两个小女人身上肉眼可见的散发出来!

        如果说刚才齐传坚持不去,说实在的,两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坚持,顶多让齐传跟他们一起去了,他不想买,就随他去,找个咖啡厅奶茶馆的扔下就不管了,买完再折腾他呗。

        可在听完齐传跟贫下中农生产队诉苦一样的话之后,两人更坚定了拯救齐传于水火的巨大决心!

        莫非大手一挥,把江山一指点:“那更得去了!多买几件!”

        严子珊忠诚的站在同盟国一边,无比坚决的点了点头,眼神看齐传跟看绝症病人一样充满怜悯。

        齐传差点哭出来。

        齐传估摸着自己是没有希望了,绝望的点点头,走上前去:“那打车吧。”

        “不用!离这不远,两条街,溜达溜达,消化一下这么多肉!”严子珊迈开大步,就义般的一往无前。

        齐传仰天长叹。

        这要是让他去打游戏玩魔兽,或者说喝个小酒跟哥们吹牛逼扯个淡,八条街他也翻着跟头就过去了,但一想到去买衣服,眼前那两条街,就像无边苦海一样让人心生绝望。

        腿都软了。

        齐传拖沓着无力地双腿,告别了老板,一步一顿的跟在两人后面。

        走了一小会,手机响了。

        是何从去。

        “老大!还在方城?”

        “在呐在呐,什么指示?”齐传接着电话,走路轻快了些。

        “我跟一横小情他们联系了,就等你了!”何从去兴奋的说。

        “我这…..我这边还没完事呢?日子不敢定啊!”

        “你不急!你自己把握,来前一两天告诉我,他们要你电话,我给他们了,我说你现在忙少打扰,但也说不定一会就给你打了,没事吧?”

        齐传突然怀念起口袋里那块倔强的,不可琢磨的,自主升级为领先人类智能ai的破手机了。

        “给就给了吧,能有什么事,我也一早想跟他们唠一唠”

        “那就好那就好,燕子山山跟你一块吗?”何从去问。

        “你怎么知道的?”齐传奇怪。

        “猜的,刚才给她打,没接。”何从去说。

        “手机摔了,呃…..不小心。”齐传无端的解释。

        “嘿嘿…….”何从去诡异的笑。

        “你那是什么表情!”齐传扣着鼻孔皱着眉。

        “隔着电话你都能看见我表情?嘿嘿嘿嘿嘿……”何从去笑的更淫荡了。

        “你那点小屁心思……”齐传一下子仿佛回到了十年前:“一张嘴能看到痔疮!内痔外痔能看明白!”

        “哈哈哈哈哈哈哈,行了不说了,你来带上她!也是好多年不见了!不知道小丫头出落成什么样的大美女了!”

        “肯定比你老婆凶!”齐传心有余悸地说:“骂街都是里程碑级别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才见面几天就深入成这样了!?”何从去在那边都乐开花了。

        “别扯了,要叫你叫她,我不叫!我可没定日子啊!说不定不去。”

        “别啊!这都说好的事!”何从去赶紧叫。

        “什么时候定的?六部委发文了吗?签署条约了吗?国务院怎么没人通知我啊?”齐传一边扯着皮一边走路很是惬意,没打算挂。

        前边不远严子珊皱着眉转过头来:“是不是何从去?”

        齐传点了点头。

        “给我!”严子珊要电话。

        “你一等。”对何从去说了一句,便把手机给了严子珊。

        严子珊拿着电话道了个歉,跟何从去说起来。

        齐传紧两步走到莫非旁边,微微一笑。

        “何从去?”莫非有点好奇的问。

        “嗯,是。”

        “约你去北京?”莫非有点浮想联翩。

        “是这么说的,我没打算。”齐传实话实说。

        “为什么?他…..”莫非不解的问。

        “因为他是何从去?”齐传看着莫非那张脸,越看越好看:“他在我心里还是那个一块喝酒灌水的兄弟,当总统也一样。”

        齐传摸了摸兜,没摸到烟:“在方城挺好….”

        说完有点羞涩的低下头。

        莫非看着齐传,歪着头说:“你以前在北京待过?”

        “呃….嗯!算是。”齐传有点结巴。

        “什么叫算是?待过就是待过。”莫非问。

        “时间不长,玩的不像样子,又回来了。”齐传没多说什么。

        “我闺蜜也在北京,苏凉。”莫非突然说:“也老让我回去找她玩。”然后偷偷看着齐传。

        “就是她,超级迷何从去,呃….他的那本书,《大圣传》是吗?”莫非皱着眉思索。

        “没错,《大圣传》”齐传想了想:“都拍成电影了,老小子肯定不少赚!”

        “你怎么不写一部呢?”莫非笑的满面桃花。

        “我写了你看吗?”齐传突然盯着莫非。

        “啊?呃….看啊!”莫非脸更红了。

        “你还是看红四月吧!”齐传揶揄莫非。

        莫非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红四月啊!”齐传挑着眉:“你在车上看的那本杂志。”

        “哦,啊!那个啊!我在车站书亭随手翻,看到里边有不错的内容,就买了一本,名字真没注意。”莫非娇羞的说:“我喜欢看书,但不太注重…..”

        “是不太专注!”

        齐传揭穿他:“逮着什么看什么,有入眼的就看,不入眼的就不看,是这意思吧?”

        “嗯,是。”莫非一愣:“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这样!”

        齐传解释:“这也是我一直把自己写东西叫写字的原因,我那不是文学,也是我一直不写所谓的正经书一个意思。”

        齐传扭了扭腰:“老何他们,对书,对文字,对文学,很执着,很有韧性,也更有耐心,他们要在这条路上走,就无谓什么类别,什么风格,都会细细的去研究,钻营,试图吸收,纳为己用!说起来,他们的热爱更热爱,他们的理想更理想!”

        齐传有点激动:“我不是,我不想穷尽心思去做学术上的钻研,更不想利用文字来赚钱发家,我只是纯粹的随着老天给的那一小镊子天赋,给多少,我就写多少,脑子里有什么,我就出什么,他们管这叫灵魂自由。”

        齐传做了个扩胸运动:“其实就是懒!”

        莫非本来听得出神,听到最后一句,笑了:“也许!看着你也不像个勤快的,衣服都懒得买!”

        “我一试衣服就全身痒痒!”

        “那你想去北京吗?”莫非突然又问。

        “说实在的,想!”齐传只好实话实说:“但是我有点……”

        “那就去呗!”莫非背着小手,一翘一翘的:“我还想去呢!”

        “你想去?”齐传瞪着眼。

        “应该是想回去!”莫非神往了:“其实我在北京,是我长这么大待的最长的城市,哦!除了蓝岛!大学,工作,可以说是第二故乡。”

        “苏凉从我回蓝岛就一直想让我回去玩,我也想她。”莫非看着远处走了神。

        “你为什么回蓝岛?”

        “舅舅在蓝岛的公司,老早就让我回去!”莫非皱皱眉:“按他说的,我毕业后就应该直接回他公司,北京工作就是浪费!”噘着小嘴。

        “蓝岛?什么公司?”齐传不解的问。

        “歌升,你知道吗?”

        “歌升????????”齐传呆了!

        “你知道?”莫非也惊讶。

        “蓝岛人还能不知道歌升?”齐传瞪大眼睛:“几年前我们还去歌升联系过项目单!”

        “哦?哪一年?”莫非转过身看着齐传。

        “嗯….前年!”齐传回忆了一下:“歌升当时给一个大型手机企业代工。”

        又看着莫非:“对吧?”

        “对!是!现在也做!”莫非显得很惊奇:“你去过我们公司?”

        “何止去过!还差点谈成了!”齐传笑:“我们做塑胶行业,歌升的手机外包装这块可是大肥肉,有好几家公司跟我们争。”

        “就是….我前妻…..的亲戚,牵的线。”齐传别别扭扭的说,又赶紧岔开:“都谈到要签合同了!”

        “后来……反正黄了!”齐传干脆地说。

        莫非低头思索着,一会又抬起头,好像有点幽怨:“那时候没见过你…”

        齐传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嗯嗯啊啊的说:“啊,哈,嗐!是,肯定没见过,要不能不认识你!”

        “见过也不一定能记得住。”莫非微笑。

        “我肯定能记住你,但你记不住我那是肯定的?”齐传咧嘴。

        “为什么?”

        “谁见过你能忘了?”齐传不理解的回答。

        “而我…..”齐传眼神一低,又笑着说:“我那时候没有胡子!”

        “没胡子怎么了?”莫非还是不解。

        “没胡子,哪能捡这么个便宜爹?你。”齐传开始胡说了。

        莫非一皱眉,噘着嘴生气:“占便宜你!”过了会又说:“没胡子也挺像。”

        突然,齐传感到背后一股莫名的杀气传来,一转身。

        严子珊阴着眼跟咒怨似的站在背后。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1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