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十七

十七

        走出图书馆,已经是大中午了,阳光温暖中还有一丝轻薄的凉意,扑在脸上,细细的掠动着脸上的绒毛,痒痒的,又舒服,又让人感慨她的淘气。

        齐传心情大好!像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程,努力伸展着四肢,大力的阔着胸,仰面朝天撕心裂肺的大声呼号。

        严子珊在身边捂着耳朵:“别嚎了!杀猪一样!”

        莫非也皱了皱眉,揶揄齐传:“跟真的似的,这里边有你什么功劳?”

        齐传停下来,转身看着两人,激动地说:“我齐某人时来运转了!老子从今天开始,享齐天洪福,岁万寿无疆!”

        “你咋不说你位列仙班呢?”严子珊白着齐传,一脸的不满。

        “这日子!就给个神仙都不换!”齐传道:“大侄女送手机,莫程序员帮赚钱!还有比这更神仙的日子?”

        齐传大手一挥:“没了!”

        转身又是一阵狂嚎。

        “这么点破事就欢成个狼狗相!”严子珊说:“没过过几天好日子!”

        突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小心的问:“你真的开心吗?”

        莫非也在等着答案。

        “你说呢?”回答着严子珊的问题,却看着莫非。

        那双眼里充满骄傲和幸福,一种帮到自己关心的人,那种满足的舒心感表露无疑。

        严子珊低头没说什么,似乎很难受。

        莫非看了看严子珊,拉着她的手,很理解很贴心的轻轻说:“你看,他现在不是挺高兴吗?这么兴奋。”

        严子珊抬头看着齐传,齐传也咧着嘴,大声呼号:“兴奋!超级兴奋,顶级兴奋!宇宙级巅峰兴奋!!不能再兴奋了!!”喊的有点高,叉了嗓子,猛地咳嗽起来。

        莫非和严子珊一起叫:“哎!!”

        又双双沉默。

        齐传没注意这点,不管不顾的一边拉着一个,大步走,口中叫着:“大炸肉!!!老子来了!!!!”

        严子珊看到脸大的肉排,腮上抽搐了几下:“这…..这能吃吗?”

        齐传大咧咧的说:“你尝尝就知道了!无敌!”

        莫非也不住点头,连声嗯嗯,也不顾烫,就往嘴里塞。

        老板疑惑地看着齐传,这小子头天带一个美女,今天还带俩!这特么是什么节奏,这到年底,不得至少带一个团过来白吃白喝?

        心头一紧,无奈的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正吃着,齐传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但是由于新换了手机,铃声也不是以前的铃声,齐传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两人:“你们谁的电话?”

        两人掏出电话一看,都摇摇头,齐传自己掏出手机:“嗐!”接了起来。

        是老鸟:“你还没给老兽打电话?你特么能开机真不容易!”

        “老子鸟枪换炮了!”齐传吼道。

        “可把你那个干祖宗给甩了!”老鸟欢声笑。

        “我跟你说个事。”齐传一边大口吃肉一边说:“你站稳扶好,抓紧吊环,顺便准备好十五万!”

        老鸟在那边想了想:“别瞎瘠薄比比!这一晚上过去你给我弄明白了?你是找了中央情报局的人做的?”

        “中央情报局算我鸡..…..衣….凹…脚上根毛啊!”齐传差点说出那两个字!

        “你打开电脑,我传回给你,你看看,对的话,五分钟之内我要见到十五万!少一分我就带你大儿子去做亲子鉴定,要什么颜色的帽子你自己决定!”

        说完挂了电话。

        一擦嘴,把电脑打开,把程序文件传了过去。

        严子珊小口咬了一块肉,拿筷子指着齐传:“你这张嘴可是真欠打!人家怎么了就给人家送帽子,朋友老婆你也编排!”

        “我跟所有朋友的老婆都有一腿!”齐传没好气的看了严子珊一眼:“怎么着?你想跟我有一腿?先嫁我哪个哥们再说!”

        严子珊一大片肉就糊了过来,拍在齐传脸上,溅起油渣。

        莫非咯咯笑着闪着,递给齐传一张纸巾。

        严子珊有些气呼呼:“你这张嘴就该缝起来!”狠狠咬了一口肉:“真替你那朋友丢人!”

        “他现在巴不得把我供起来!”齐传嘴里塞得满满的:“别说一个老婆!”

        莫非笑着说:“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敢不行!?绝对没问题!”齐传笑。

        “我也觉得没问题。”莫非一歪头,显得比严子珊还小还可爱。

        吃了一会,齐传手机叮咚一声来个信息,掏出一看,十五万到账。

        齐传也惊讶了,这老小子真这么干脆?就是打钱也提前说一声啊!

        其实齐传说十五万,本是开玩笑的,来这么一趟,除了于兰捣了点乱,其他一切还算顺利,可以说很完美,因为莫非,齐传甚至觉得这辈子最的做好的决定就是答应老鸟到方城来,真要是给自己钱,那五万块钱培训费已经是超额超量的人情债了,这一下子又多给十万,齐传也呆了。

        鼓着满嘴炸肉,齐传抬眼看着莫非。

        莫非一愣,忙问:“怎么了?”

        “你的钱。”齐传傻傻的说:“到账了。”

        莫非一笑:“那看来还是帮上忙了。”开心的脸上一大股骄傲。

        电话又响。

        “传哥!传爷!传祖宗!”老鸟激动地嘴碎得一塌糊涂。

        “我给你磕头了!太瘠薄谢谢你了!你是从哪给找的这么一位大仙大神?绝了啊!”

        “看在你钱这么痛快的份上,我勉强接受你的叩首,平身吧。”齐传骄傲的颠颠的:“这位大神是国际级的,名字不能随便说,容易引起外交事件。”

        齐传转身走了一步,点了根烟:“这就是我的为人!得道多助!要是换了别人,给多少钱人家都不来,就这速度,你该明白这是什么级别的高手了吧?”

        “明白明白!现在你就是说你是联合国总统我也信!你不知道你帮了我多大忙!”老鸟激动地说:“即便老肖回来,即便他眼没毛病,这破程序也至少得一个多月!”

        老鸟激动得把底全漏了。

        齐传黑着脸说:“那你特么这是把我当炮灰往出挡子弹啊!出了事你是不是就把我扔出去了?”

        “那是那是!本来就这么打算,你在那边把机器折腾出点毛病来,至少又再拖半个月!”老鸟也不管了,啥都说:“这下好了!跟他们谈又有资本了!哈哈哈哈哈!”

        齐传笑着骂:“就凭你这黑肠子!十五万真不多,刚才还内疚呢!妈的,看来还是要少了!”

        “不多不多!你给人家十万,下次有这活,说不定还的麻烦人家!”

        “你去死吧!下次?这辈子你别想了!”齐传挂了电话。

        莫非看着齐传:“怎么样,还满意吧?”

        “满意?”齐传把烟踩灭:“现在你要是在他眼前,他真能给你磕一个!”

        “把你卡号给我!”齐传擦擦手跟莫非说。

        “什么卡号?”莫非不解。

        “还有什么卡号!银行卡号!给你转钱啊!”齐传奇怪的说。

        “真给钱啊?”莫非笑了。

        “逗你玩呢?”齐传打开手机:“十五万!一分都少不了你的。”

        看见齐传真要转钱,莫非忽然没来由的不高兴起来,一下子安静的不笑了,拧着眉瞪着眼盯着齐传。

        “我不要!”扭头说。

        齐传一愣,想了想说:“咱….说好了呀….”

        “我答应了吗?”

        “这……”齐传想了想,还真没听见莫非说过。

        “那也不行啊,你帮这么大忙……”齐传有点不知所措。

        “自己留着吧!”莫非低头吃肉:“这顿肉就算顶了。”

        “那不成!绝对不行!”齐传慌乱地说:“再说这肉也没花钱!老板不要钱!”

        “谁说我不要!你给过吗?”老板远远地黑着脸说。

        莫非放下肉,思索了一下,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过了一会,笑着说:“这样吧,你这算欠我,等我有什么忙要你帮,或者有什么事要你答应,你不准反悔!”

        话到这里,齐传沉吟了一下。

        他内心深处其实早早就应该知道这钱莫非是不会要的,但是既然他说过这话,那就要执行,要与不要那是态度,给与不给那是承诺,不一样。

        再者,齐传大概骨子里也乐意与莫非有着越来越深的纠葛,不管哪方面。

        虽然也怕。

        齐传只好一抱拳,拧着眉严肃的,江湖的说:“莫小姐大恩,我不言谢了!此后若有吩咐,莫说一件,便是十件百件!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抽筋扒皮粉身碎骨!我齐某人万死不辞!若皱一下眉头!”

        齐传手指着小店里那盏油了马迹黑乎乎的可怜小灯:“灯灭我灭!”

        气概涛天!

        这段话说的油嘴滑舌,但气势真是一点不虚,当然,这也真的是齐传的心里话。

        气氛有点无厘头。

        “吆~~”严子珊矫情起来:“你有这灯值钱吗?”

        “还灯灭你灭!?你怎么不说肉吃完了你就死去呢!”严子珊一脸怒火,脖子上青筋暴露!

        莫非略显尴尬:“你……谁让你这么发誓了,你答应不就….”

        “这多诚心诚意啊!”又看着严子珊:“关你鸟事,你捣什么乱!吃你的肉!”

        严子珊突然爆发了,蹭的站起来,把筷子一撅,指着齐传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个卑鄙小人!王八蛋!无耻!下三滥!丢人现眼!”

        齐传一下子被骂蒙了,抽着嘴角看着严子珊,又看看莫非:“这…..这什么跟什么这是?”

        严子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严子珊掏出电话,瞅了一眼,狠狠的摔在桌子上,一出溜掉在地上,壳摔碎了。

        “你特么有病吧?”齐传看看电话,瞪着严子珊,不知道什么事惹了这位姑奶奶。

        “我有病!我有病!我有神经病!”严子珊眼泪哇哇的下来了,发狂般的怒吼:“你好!你健康!你百毒不侵!你长生不老!你千秋万代!!!!”

        这都什么跟什么?

        齐传噗呲笑了出来,一嘴无赖的骂:“我特么真他娘的开了眼界了!头一次听见有这么里程碑式骂街的!来来来你多骂点,照这个套路,你再来两个小时的!重复一个词算你特么脑残!!!有能耐你把我骂成你亲爹!把我骂成你祖宗!!”

        严子珊自放肆的哭着,转身面对着墙。

        莫非赶紧过去安慰,对着齐传嚷:“你能不能闭嘴!”

        “关我毛事!我特么说什么了!”齐传吼。

        “叫你闭嘴就闭嘴!”莫非横眉瞪眼。

        莫非一边拍着严子珊后背,一边轻声安慰着:“好了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脾气,一张嘴永远说不出正经话!”

        “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我有什么资格知道!我就见了他三个小时!十年就见了三个小时!”严子珊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丝毫不在乎油乎乎的桌面:“我算什么!我算个屁!我哪配知道他这脾气!我犯贱!我活该!我死有余辜!”

        莫非知道再说下去也没什么结果,只好静静地坐着,幽怨的看着齐传。

        齐传被莫非看的心慌,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也不敢说。

        “你出去抽烟去吧。”莫非只好说。

        齐传站起来就走,一步也没停,站在门口气呼呼地掏烟。

        掏来掏去没找到,老板慢慢走过来,递上一根烟,给齐传点上:“看吧!”

        老板自己点上烟:“桃花劫不是!?”

        “你知道个屁!”齐传气呼呼的。

        “我供你喝酒吃肉的,就特么混了个屁?”老板也带着气说:“你白吃白喝我不管,别特么把我这当成家庭调解中心!”

        “滚!”齐传一肚子火没处发,冲老板吼:“我特么烦着呢!”

        “要滚你滚!这特么是我家!”老板也生气了:“自己一身骚还怪人家养狐狸!”夹着烟指着屋里,声音一低,说:“特么非得俩一块带上?显你能耐?”

        “你当我愿意?”齐传抽了一大口烟:“关门挤卵子,撵巧了!”

        “女人真特么难伺候!”齐传又说。

        “两个女人不难伺候……”老板眼神中带着一种过来人的淡然。

        “见逼就装!”齐传用夹着烟的手点着老板:“跟你有多少事似的!”

        “哼!”老板轻蔑的看了齐传一眼:“你特么个孩子!”

        世界上的事情,书里说的,像那天上的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聚聚散散,都是缘分使然,什么是缘分?缘分?缘分就是他娘的凑巧了!

        怎么就躲躲藏藏了十年,在这儿遇上严子珊?怎么就留个胡子,成人家的便宜爹?成了就成了吧!缘分就缘分吧!你倒是别一下子都来啊!

        有个先来后到好不好?

        咱按部就班的发生不行吗?

        双管齐下左右开弓一箭双雕齐头并进就尼玛那么好玩?

        肉摊后边匆匆忙忙走出两个女人,一个是齐传认识的老板的老婆,老板娘,肉乎乎的,一脸红红的油光。另一个年轻一点,瘦一点,穿着朴素,短头发,咕噜着大眼,探头探脑。

        “这是?”齐传问老板。

        老板不再倚着门,身子一挺站直了,指着齐传问老板娘:“还记着这小子吧?”老板娘端详了一阵,指着齐传恍然大悟的一嘴南方腔说:“啦果,弼~马温!”

        齐传打了个哈哈:“老板娘好记性!嘿!风韵犹存啊!”

        老板指着另一个女人,对齐传说:“你二嫂,小林!”

        那个女人似乎很害羞,半低着头,一脸拘谨的看着齐传,轻轻打招呼:“哥好。”

        齐传懵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怎么就出来个二嫂!

        “啊,哈,你好你好!”又低头轻轻问老板:“这尼玛唱的哪出?”

        “二嫂呗,老二,二房!”老板缓缓挺起胸。

        二房!二房?二!房!!!!????

        齐传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老板,这个一脸油光的中年男人,是特么哪儿窜出来的封建余孽?!原来人家那满眼的云淡风轻不是装出来的,人家是真有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这特么是大清还是民国?两个老婆就这么和和美美的过在一块?太不可思议了!

        一夫一妻制难道还真是一个夫人一个妻子?

        “还特么有天理吗?”齐传不自觉地说了出来。

        “怎么样?”老板把烟头一扔:“孩子!”

        “别介!”齐传也一扔烟:“我是孙子!”

        莫非和严子珊走出来的时候,严子珊不哭不闹了,一脸委屈的平和,倒是莫非,满脸的愁相,阴嘟嘟的看着齐传,似乎刚听了什么关于齐传伤天害理的故事。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1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