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十六

十六

        又转头看着齐传,疑问的大眼把问题无形的问了出来。

        “哦,这是莫非,莫程序员!今天来帮我看看盈科的主程序,这可是想请都请不到的国际级程序高手!”齐传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没边的瞎扯:“今天约了到学校图书馆,一边写写程序,还需要补充一点资料。”

        齐传不着四六的扯吧完,问严子珊:“你怎么在这?干嘛去?”

        严子珊似乎还没有从莫非的颜值里出来,仍然有点傻傻愣愣,一抖一颤,啊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啊!哦!是!”

        定了定神:“我找你一天了!”严子珊的眼神又开始散发毒气一般的阴郁,恶狠狠的说。

        转身又对莫非伸出手,笑的天真又透明:“莫小姐好,我姓严,严子珊,叫我珊珊就行了。”

        却是大大方方,不落下风。

        莫非略带惊喜,拉着严子珊的手满脸欢喜:“你好啊严小姐,我叫莫非,就是莫非的莫非。”小白牙露出来,在阳光下闪耀。

        齐传凑过来,搓着嗓子:“你要去哪?”

        严子珊没有看齐传,还是拉着莫非的手,小女生一样欣赏的看着莫非:“莫小姐好漂亮,我今年二十三岁,应该比你小一点吧?”带着一点点小小的挑衅意味,这是女人通病。

        “严小姐太夸我了,你不说,我以为你也就十几岁,我比你大三岁。”莫非还是那种纯纯的笑。

        “那我叫你莫姐姐?啊~不!叫非非姐!怎么样?”

        “叫什么都可以啊!我叫你珊珊,可以吗?”

        明明两人都感觉互相客气的要把对方供起来一样,可为什么齐传却感觉这春风和煦当中,总有一丝不可名状寒意?

        “你要去哪?”齐传提高声调,一字一句地问。

        严子珊的脸像变形金刚一样忽然刚毅起来,脸部线条纤毫毕现,显得有点阴森:“哪儿也不去!”

        一双鬼片里女鬼的眼神看着齐传,嗓音都变了:“就来找你!”

        “找我?什么事?”齐传假装不明白。

        “屁事!”

        严子珊的声音像被耗子咬了:“好你个传奇516,没人治你了是吧?一转身遛的干净,电话不接信息不回的,特么什么下油的天生下的你,脚上长风火轮了吧?”

        严子珊一顿怒火。

        “什么传奇516?”莫非突然问了一句。

        严子珊回头笑着依然拉着莫非的手:“非非姐还不知道?”转身指着齐传:“这位齐先生,就是当年大名鼎鼎传奇论坛的大boss!中国网文界的开山老祖之一,著名的十三绝篇的作者,众多少女少妇的梦中情人---传奇516!”

        莫非显然很疑惑:“传奇论坛?”皱了皱眉想想:“是那个,何从去写书那个吗?”

        “你还知道何从去?”齐传也有点惊。

        “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我朋友…我闺蜜知道,很喜欢他的书!”莫非显然越来越吃惊:“那你认识何从去?”

        “何从去在他面前就是个弟弟!”严子珊夸张的说:“现在人五人六的,当年在传奇516面前,跟屁虫而已!”

        “别瞎比比!”齐传瞪了一眼严子珊:“老何写的比我好!”

        “屁!”严子珊一脸骄傲:“你现在打电话给他!你让他自己说!”

        “你有何从去电话?”莫非的小嘴从没想过能张那么大。

        “呃….也是刚有….她一直有!”齐传把球传给严子珊。

        莫非又看着严子珊。

        “何从去算个屁啊!”严子珊撇撇嘴。

        “留长须,夜夜激静,一大帮都是跟他混的!”球又传回来了。

        这两个名字倒不是那么如雷贯耳,但听起来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

        莫非一时迷茫了,自己跟齐传认识这几天,眼前的这个男人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普普通通只不过有点小才气的文科生而已,怎么会跟这么多不明觉厉的大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众相皆为鱼虾戏,风云一化就传奇。”严子珊悠悠的念道:“这两句你没忘吧?这可是当今文坛大佬非为亲自给你做的!”

        非为?是那个非为吗?莫非像被雷劈了一样:“非为?是那个……”

        “就是那个!就是那个非为!”严子珊哼哼着说:“写《暗夜无边》那个!”

        莫非彻底惊住了,要说什么留长须她不知道,但是如过再不知道非为,那就别说你看过中国字了,现在国内风头最劲,也是十几年来中国文学年青一代的代表人物,而且各行各业都混得风生水起,声势滔天。

        “他你也也能联系上?”莫非继续震惊。

        严子珊歪头说:“联系嘛,七拐八拐说不定也能联系上,认识当然认识。”

        “你到底是谁?”莫非似乎有点无法相信的问齐传。

        “我还能是谁?”齐传一脸不满:“齐传!”

        “一个傻逼!”

        “的确是一个傻逼!”严子珊脏口大开:“不折不扣!实至名归!”

        莫非静静的,傻傻呆呆的目不转睛的看着齐传,脸上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过了半晌反映了过来:“那…..你写过什么?”

        “什么也没有,不知道!”齐传头不抬的说,陷入了羞愧与沉默当中。

        “多了去了!”严子珊恶狠狠的问:“一大包!”

        又看着齐传:“我给你打印的书呢?”

        “那特么也叫书?”齐传恼怒的喊:“一堆破纸!废纸!”

        “那是我三天没睡觉给你打出来的!!!!”严子珊大喊:“哪去了?”

        “丢了!没了!找不到了!送村口公厕了!”齐传恼羞成怒:“烧给高尔基大仲马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了!”

        “你!”严子珊眼瞅着眼泪就要下来。

        莫非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了,这个严子珊很有可能就是当年迷恋齐传的一个小女生,痴痴傻傻的喜欢上了一个会写文章的作家,而齐传,恐怕根本没有严子珊口中那么高大,或者说像她心里那么高大。

        “好了好了,先别说了,珊珊你要去哪?”莫非赶紧岔开话题。

        “我哪儿也不去,我就是来找他!”严子珊一指齐传:“我们十年没见,前天我们刚遇上了,他还是扭头就跑!电话也关机!信息也不回我的!昨天把工作提前弄完,今天就打算来校门口堵他!”

        莫非哭笑不得:“那你怎么知道他会来学校?”

        “他还有什么地方可去?”严子珊眼泪还是下来了:“反正也就是试试…..堵了好几年了,也不差这一两天!他跑不了!”

        莫非突然想起前几天也是在这,当时她很明确的感受到齐传在出租车上的心情,似乎很犹豫要不要自己的联系方式,自己也在反复斟酌,隐隐感觉到齐传当时的为难与挣扎,一时间没决断,也为了那点小矜持,也就没鼓起勇气。

        回家后翻来覆去的想,总是放不下,惴惴的,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然后也像严子珊一样,来医学院门口等了两天才遇见齐传。

        “是啊…..”莫非呆呆地自言自语般说:“跑不了……”

        齐传感受到了巨大的压抑,怎么就突然间多了这个严子珊!今天齐齐整整的计划,让这个小丫头破坏的七零八散。

        “先进学校吧…..外边土大,呃….还得写程序呢…..”

        齐传低头往校门走去。

        严子珊变脸一般的心情好起来,在后边叽叽喳喳的跟莫非絮叨起来,讲述着许多让莫非目瞪口呆的事,齐传心烦意乱,时不时斜她一眼,又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莫非,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你那面瘫嘴能不能裹点东西!”齐传实在忍不住。

        “闭嘴!”严子珊喝道。

        莫非也不满齐传的语气,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挺受用齐传对严子珊的这种态度。

        “怎么说话呢?”莫非给严子珊争气:“什么样子!”严肃的像老夫老妻。

        严子珊突然感觉到两人之间好像并是什么纯粹的业务来往,怎么就上来这么亲密啊!?眼前这个美的不像人世间能有的大美女,怎么就帮齐传写程序?这两货是怎么勾搭成奸的?

        “非非姐你是程序员?”严子珊满是不信。

        “是啊,专业的。”莫非笑着说。

        “程序员不都是…..”

        “死肥宅?”莫非笑了:“要不然就得瘦骨伶仃披头散发三天不洗脸两月不洗头半年不洗澡一嘴黄牙两眼无神三花聚顶四体不勤五谷不辩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九九归一实在好丑?”

        齐传惊的张大了嘴巴,自己随口胡咧咧的话莫非怎么就记得这么一字不差?还是这么一大段!自己都忘了!

        严子珊皱着眉头:“这话怎么就那么像他说的呢?”指着齐传。

        “就是他说的!除了他别人谁还这么损?”莫非咧开嘴笑。

        严子珊不解了,这是什么情况?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着莫非笑的花枝乱颤,一时间心乱如麻,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压制和突破。

        手足无措间,慌慌的胡乱说道:“非非姐牙齿真好看……”

        “你和他还真像。”莫非看着严子珊,一脸得胜回朝。

        这句话彻底引爆了严子珊的小宇宙,那个小宇宙的形状是一个棱角分明的大问号!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严子珊终于问了。

        “回方城的火车上。”莫非回答:“他……他….他帮我提行李”莫非躲躲闪闪的说。

        严子珊紧紧皱着眉,杀气四溢,嘴里却拐着弯说:“齐老大真是好怜香惜玉,眼光也好得不得了,运气更是逆天,坐个车都能遇见非非姐这种绝世的美女。”

        “人不大话不少,少在那阴阳怪气的!”齐传一肚子火不知道怎么发泄。

        站在大门口,齐传推门就进。

        大郎趴在窗户上往外看,一见齐传,顿时来了精神:“大缸子!又来了?”

        齐传嗯哼了两声,一把掐了大郎的脖子:“少说话!”趴在大郎耳边咬了一句。

        大郎赶紧往外看,眼珠子立马又直了。

        两个大美女说说笑笑的走进来,小小的保安室顿时亮了起来,大郎一时激动的无以复加,五官挤成一坨粘稠物:“哎呀!大美女来了啊!”

        齐传刚要拦,可惜话已经出去了。

        莫非微笑这点了点头,大郎又看着严子珊:“这位妹妹是?”

        齐传赶紧说:“我侄女!”

        严子珊忿忿的看着齐传,却无可奈何,谁让自己当年死皮烂脸的凑上去叫叔叔?这下傻了吧?

        “侄女?”大郎挑了挑稀薄的眉毛:“这辈分….好啊!大侄女可真漂亮!”

        齐传拉了一把大郎,没话找话:“小杜呢?”

        大郎眼睛根本不看齐传,挥挥手只顾盯着两个美女左打量右寻摸:“不知道,我又不是他爸爸!”

        愣了一下,看着莫非:“昨晚上你们不是在三食堂喝的酒?”

        喝酒?

        严子珊眼睛亮了起来。

        “三食堂?”严子珊看着眼前这几个人。

        莫非不自在的向前一步:“赶紧到图书馆吧,时间不早了。”

        看来是了!

        严子珊呼呼的气喘,这叫什么事!自己等了齐传十年,光去三食堂转悠就不止十几次!这俩人怎么就一见面就去了三食堂?还特么喝上酒了!

        大郎一脸淫邪的看着齐传:“昨晚去哪儿了?”

        昨晚?去哪儿了?严子珊彻底疯了!

        “你们在三食堂喝酒??”瞪直了大眼看着齐传。

        “就….就吃饭!”齐传扭头看着天。

        莫非也没说话。

        这事不对!严子珊低头琢磨,大郎在一边好死不死的赖笑着。

        “走吧快!我得看看程序先!”莫非打破沉默,但语句明显主谓宾混乱,都倒装句了开始。

        根本没听明白大郎又说了些什么,齐传浆糊着脑子迷迷瞪瞪往前走。

        “这边!”莫非叫。

        “哦!”齐传赶紧跟上。

        严子珊冷冷的撇着腔调:“哎呀吆~连图书馆都忘了……”

        齐传没接话,只是低头大步的走。

        莫非也是。

        特么什么事,粪没偷成一身臭!蛋没吃着飞了鸡!

        齐传一脑袋胡言乱语。

        图书管理人少的可怜,图书管理员也不知道哪儿去了,高挑的空间寂静的让人发憷,三人随便找了个大桌子坐下。

        齐传打开电脑,找出程序分区,推给莫非:“你看看吧。”

        莫非仔细端详了起来,严子珊也颠颠的探头凑过去。

        “你懂个毛,别打扰莫小姐,你到那边去!”齐传没好气的说。

        严子珊气的五官都扭曲了,一拉齐传:“好!正好我有事问你!过来”转头对着莫非:“非非姐你先忙。”

        莫非没敢抬头看,点点头嗯了一声,继续心不在焉的看着。

        严子珊掐着齐传的胳膊,咬着牙撕把着齐传来到较远的一处桌子边,一屁股坐下,齐传站着不知道怎么办。

        “坐!”严子珊咬着牙挤出一个字。

        齐传讪讪的坐下,屁股仅沾了个椅子边。

        “怎么回事?”严子珊的表情像发现偷人的丈夫一样。

        “什么怎么回事?”齐传心虚的看着远处。

        “莫非!!”严子珊身子往前一探,压着声音恶狠狠地说:“挺特么速度啊!我这一天没看住,你就勾搭上了!”

        “这…你….这什么瘠薄话!”齐传舌头都硬了:“这有莫非什么事?人家帮这么大忙!”但是心里却一阵莫名的开心。

        “少来这套!”严子珊瞪着齐传:“我特么还没瞎!”

        “你们之间有事!”严子珊继续咬着牙:“不正常!”

        “不正常怎么了?不正常就对了!”齐传死不要脸的对付:“我还不兴认识个朋友?你还真是我祖宗?”想抽烟,刚要掏却看到墙让那醒目的令人胆寒的四个大字。

        “你!”严子珊一时也说不出什么,两眼憋得通红,眼看就要哭。

        “好你个齐传!”严子珊的两只小拳握得紧紧的:“你就这么对我?”声音却松了下来。

        “我怎么对你了就?”

        齐传还是摸出烟,叼了一根在嘴上:“小姑奶奶!人家就是帮我写个程序!你看看人家那颜值!人家那身材!”想了想:“人家那脑子!你看看我特么算什么!?”

        “身材好是吧?颜值高是吧?说出心里话了吧!?”严子珊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的回击。

        “本来就是!”齐传假装抽着烟,心里一阵酸楚:“我算什么东西,我有什么资格,我特么也配!”

        “哼!有资格你就追了吧?”严子珊往后一仰:“配不配的,谁说了算?谁又知道?”严子珊似乎放松了一下。

        脸上也开始有点笑容:“你也算是有自知之明!也就我这样的瞎眼能看上你!”

        “你也别瞎!我谁都不配!”齐传歪叼着烟,翘起二郎腿。

        “这可都是花钱来的!我答应人家了,能帮我写好程序,这次培训费全是她的!”齐传似乎有点心疼的样子。

        “挺下血本啊!”严子珊笑了:“你这次培训能赚多少钱?”

        “五万!”齐传把烟咬出了牙痕。

        “那这钱花的不冤啊!”严子珊看了看莫非的方向:“五万块钱就买这么个超级美女陪着你!”

        “又特么回来了!你说你那个嘴能不能囫囵点?”齐传想起了什么:“刚拿了我号码就往外扩散!”

        “老何给你打电话了?”严子珊瞪大眼睛。

        “你说呢!?”齐传狠狠地说:“还约我去北京!你说我这藏着掖着的十来年,让你特么一秒就给我破了!”

        “我现在这状态见谁不得装的孙子?我凭什么跟人家对桌喝酒平起平坐?你就那么乐意见得我一脸的奴才相?”

        “你什么状态?你怎么了?你少块肉了还是太监了?”严子珊追着话堵。

        “我太监了!我还就少块肉!”齐传没好气。

        “你现在就那么在乎这些东西?”严子珊语气软了下来。

        “你不在乎?”

        齐传咬着牙说:“你要是现在流落街头,你要是现在一贫如洗身无分文负债累累泥足深陷你能有心找我?你要是前途迷茫手足无措天天夜不能寐辗转反侧你有心思搞对象谈恋爱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情深深雨蒙蒙?肉不好吃那是你家养猪!蜜不甜那是你拱在蜂箱里!”

        齐传气呼呼的又歪过头去:“你不在乎那是你根本不需要在乎!我不行,我不在乎人家就根本不会在乎我!”

        齐传声音很低,但分明是在咆哮。一声一句的都是在控诉,在谩骂,在自我剜取那块心里溃烂的血肉。

        “你….你这些年这么苦吗?”严子珊心软下来,眼里闪亮亮的。

        “不关你事,我自找的!”看着严子珊的眼睛,又不忍心:“也不是多苦,也没多长时间。”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苦就是我的苦!”严子珊眼泪下来了:“你苦一天也不行!苦一分钟一秒钟也不行!”

        “别了别了姑奶奶!不值当的!真的!我这跟自己说话呢!”齐传点着自己:“别那么文艺!也别那么愁肠百转的,我见不得!”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跟我说说好吗?你需要钱吗?我有!你要多少?”

        “少爷我不卖身!”齐传转了半个身子,侧对着严子珊,看着莫非一脸严肃。

        “转过来!”严子珊叫了一声。

        “轻点声!人家那聚精会神呢!”齐传叉吧着说。

        “你告诉我,你需要什么?”严子珊严肃的说。

        “我需要的多了,你给不了!”齐传低头丧气:“你别这样了好吗珊珊?算我求你!你让我自生自灭吧活祖宗!”

        “不行!今天你必须说!”严子珊堵着气,毫不松懈。

        “我特么!”

        齐传又转过身子,几乎是背对着严子珊:“作孽啊!!!”

        一声长啸。

        寂静了一大会,齐传把烟捏碎了,扔在桌上,俯过身去,像条假装温顺的条狗一样盯着严子珊:“珊珊,我一个月前离了婚,净身出户,公司背了一大笔债,然后外边的钱回款又遥遥无期,新产品开发不了,先前铺垫的一切,几乎废了,年纪也慢慢越来越大,负面的东西越积累越多!我还谈什么前途?我怎么翻身?你放过我,也饶了你自己吧!”

        又说:“我是真不值得!”

        “是你做了什么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吗?”严子珊问。

        “不是”齐传看着天花板。

        “那为什么你净身出户?”

        “我愿意!我贱!”齐传眼圈一红。

        又是半晌,齐传长长叹了口气:“一个女人,结婚后为我把自己的工作辞了,专职家庭主妇,先前的专业也丢得差不多了,离了婚,你让她怎么过?怎么活?她年龄也不小了,手里有点本钱,再嫁人也能嫁个差不多的,不至于让人家看不起。”

        严子珊的眼泪流了出来,用手一抹:“你老是这么为别人想。”

        “你也不为自己想想…..”

        齐传一伸手。

        “打住!我没那么崇高,那些东西我留下拿在手里也没什么大用,堵不了几个窟窿,杯水车薪的,干脆做个顺水人情。”齐传瘫在椅子上:“再说本就是我窝囊,事业一塌糊涂,家里也顾得不是周到,一身臭毛病,本就对不起人家,要不她也不至于……..”

        “算了不说了,就这么点破事,你知道了吧?”齐传也擦了擦脸,整顿了一下情绪:“反正就是一个八线小县城农民企业家妻离子散的破败故事,没什么惊心动魄也没什么百回千转,简单,顺溜,比前列腺病人撒泡尿利索多了。”

        严子珊噗呲一声要笑,眼里却含着泪。

        “你就不能…..”刚要回嘴,又想到了什么。

        “那些钱,要不回来了吗?回款的那些…..”

        “不是要不回来,而是慢慢回,抻上个三五八年的,没谱。”

        “那你不告他们?”严子珊天真的问。

        “哼,怎么告,人家又没说不给。”齐传摩挲着桌面,抬头道:“行了不说这些了,你也别当回事,我觉着慢慢会好起来。”反倒安慰起严子珊来。

        “你怎么会在盈科工作?你是什么主管?”齐传赶紧问。

        “嗯…..主要是宣传,写写画画的,不是很重要…..”严子珊躲躲闪闪的说。

        忽然又抬起头:“你手机呢?”

        “怎么还要手机?”齐传问。

        “你给我!”严子珊伸手。

        “不都记下联系方式了嘛!”齐传还是掏出了手机,一看,意料之中,关机。

        刚要开机,严子珊赶忙说:“不用开机。”

        一把抢了过去。

        严子珊从小包里慢慢摸出一个小盒子,认真的解着包装:“我给你带了一个新手机,你这个破玩意早该扔了!”

        “不是!你这算什么!”齐传拿回手机:“我不会自己买?”

        齐传看着自己的破手机,琢磨着是该换一个了。

        严子珊揭开外膜,没在意齐传的话:“别这幅样子!一个手机而已。”又小心翼翼的继续开盒子。

        “不行不行,你别这样,我用这个习惯。”

        “习惯个屁!一天到晚只会自动关机!”严子珊拿出新手机,瞪着齐传:“它要是能自动开机你就不用换!”一把又把手机抢过去。

        莫非在那边小声地喊:“齐传,齐传….”

        齐传一抬头,马上走了过去,看了看,低头问:“怎么了?难么?”

        莫非抬头看看齐传,一时间没说话,就那么没有表情的看着。

        “嗯?怎么了呀?什么问题?”齐传着急的问。

        莫非突然笑了,小银牙还是那么闪亮:“完了!”

        齐传一时没明白,皱着眉问:“什么完了?”

        稍微一怔,瞪大了眼睛:“这就弄完了?”

        莫非点点头,指着笔记本:“比我想的要简单的多的多,根本就是很初级的东西。”

        齐传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四下看了一眼,结巴着说:“这…..这才….这才多大一会?”

        想起老鸟那副急头白脸的样子,想起老肖为此都盯的眼都快瞎了,他们也算是这方面的老油子,两人在家捣鼓了大半年,老婆的肚子里孩子都快生出来了,这破程序都没弄明白,这搁到莫非手上才几分钟?怎么就搞定了呢?

        齐传盯着莫非,眼前这个美到让人不敢直视的大美女,是老天爷亲手雕琢出来的吗?是上帝把杂质都过滤完之后才给放到人间的吗?作为人,怎么可以完美到这种程度?

        “你没开玩笑吧?”齐传颤抖着说:“老肖为这点玩意眼都快瞎了….”

        “那是他们不懂,只知道盗版,扒人家数据。”指着电脑画面上的奇形怪状的文字字符,莫非简单的解释:“一些命令根本不用去考虑,核心的东西无非就是几行最原始的东西,就是一层窗户纸。”

        莫非揉了揉手指:“其实早就弄完了,看你们卿卿我我的,就没敢打扰…..”酸溜的,嘴似乎还撅起来了。

        齐传心里呼啦啦一阵乱扑腾,一下子噎住了,一大堆马屁生生憋在了嗓子眼,咳了几声,岔了声的说:“什么这个那个的,你别胡思乱想!我跟她没什么!”

        莫非没回应,也没抬头,沉默了一小会,咬着嘴唇说:“其实我也想给你换个手机来着……昨天晚上…..”

        有点不甘心的摇摇头。

        这一下齐传心里砰的一声炸开了,一场一场精彩的开花大赛在齐传整个腹腔大肆飞扬,五颜六色七彩缤纷,旋转着,跳跃着,有着一股巨大的,向上的力量,这力量眼瞅着就要把齐传带的飞起来

        “我…..我……你你…..你怎么还…也……”齐传彻底失去了语言能力。

        莫非歪头看着齐传,笑的山花烂漫:“你那个破手机也真该换了…..”

        “哦…..是…..是….不是….我……”齐传定了定神,喘匀了气说:“我不要她的手机…..”转身就要过去。

        莫非一把拉住齐传手腕,一股热流传到齐传的手上,齐传的手抖得不成样子:“我….我去…..不要…..那个…..”

        “别,姗姗一片心意。”莫非笑了笑,大度了一回。

        严子珊捣鼓完手机,喊:“你过来试试!”

        莫非对着齐传笑着,坚定的点了点头。

        齐传全身舒泰的看着莫非,深深地看着,不愿挪开眼睛,莫非也看着他,久久的凝视,毫不躲避。

        “过来呀!!”严子珊低声吼。

        “等着!”齐传还是不愿走。

        莫非松开齐传的手腕,打了一下齐传:“快去呀!”

        齐传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莫非也看着他,像一个送丈夫上前线的妻子。

        “你的系统跟新手机不是一样的,所有你手机上的东西传不过去,但是那些银行卡信息什么的你可以先认证一遍,待会我们找个手机店让他们给倒一下数据什么的,电话簿,备忘录,还有乱七八糟的。”严子珊也跟一个送远行丈夫出门的小媳妇一样掰着手指絮絮叨叨的交代:“你听见没有呀!”

        “啊!哦!好!”齐传连忙应到,低头操作手机。

        整吧利索,一抬头,又说:“这手机多少钱?”

        严子珊听到话愣住了:“怎么?干嘛?”

        “我…..我给你钱…..”齐传有点踌躇的说。

        “你买不起!”严子珊冷眼白了一下,看着齐传:“拿肾换!!”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