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十五

十五

        第二天又是一个大晴天。

        昨晚睡得很晚,齐传却不知道为什么醒的很早,靠在床头,脑子清醒的让人害怕,昨天的一天像一场梦一样在齐传脑子里飘来荡去,一幕幕画面,好像很久远却又很清晰的记忆一样。

        而对莫非,这个三天只见了两次的人,竟然感觉熟悉的像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的同学一样,想起莫非,齐传心里一阵热流,全身上下一阵紧绷,充满力量。

        不管了!去他妈的!混一天是一天,到嘴的鸭子,毒死也先混个饱!

        想到这,齐传又为自己的卑鄙感到窝心,那股舍身饲鹰的劲才特么几天?刚刚还心怀天下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大无畏,一见到莫非就轴了筋,立马爱死不死不管不顾蚊子见血狗见屎一般的下作!

        齐传又傻笑,心想要是让莫非知道把她比作屎,那股小泼妇的样子得有多可爱?

        走到洗手间刚洗上澡,电话又作妖似的响起来。

        “一洗手就有电话!一洗澡就有电话!特么蹲坑半个点手拿手机连个信息都没有!我特么出去就把你给砸了!”

        齐传二货兮兮的搓着洗发膏闭着眼睛对着花洒骂手机。

        也不管电话响了多久,齐传自顾自的,按部就班的洗漱完毕,穿着宽大的浴袍像个民国官员一样晃荡着拉开被子找手机。

        手机上显示又是一个陌生号码,齐传这才心惊了一下,莫非已经知道自己的电话,今天要帮自己写程序,会不会是她?

        想都没想,齐传立刻回拨了过去。

        电话里传来一个柔和,低沉,略带谦卑的女声:“喂,你好。”

        齐传一时间没听出是谁,肯定不是莫非。

        “你谁?”不是莫非,就不必客气了。

        “你好,齐…齐工…我是于兰。”原来是她。

        齐传脑子一震,不知道是好是坏:“哦~原来是于工啊,荣幸荣幸,什么事让您亲自来电话啊?”

        齐传呵呵笑着,揶揄对方。

        “齐工客气了,昨天我又重新把数据重置后比对了两次,齐工,真不好意思,是我的疏忽,也是我的责任,二至六模板之间的时间差我前天没有发现,差点出大事,多亏您的提醒和指导,如果不是您,我这……..我向您道歉。”

        于兰哆哆嗦嗦说了一大堆,满怀歉意,也满怀感激。

        于兰说的情真意切,齐传也不再拿捏着了:“于工太客气,也没必要这么内疚,其实,新型原型机的这个时差特性,如果不是模拟测试和参与研发,尤其是在操作习惯一号机和二号机之后,很难发现,也可以说绝对不会发现,我随口那么一句,于工就完美地找出误差,于工不愧是技术尖兵了!”

        这两句夸,不是揶揄,试问这事如果给自己,绝对砸的一塌糊涂。

        “我不敢当,没有资格,真的齐工,这次你帮了我,我很感激,这两天我的态度很不好,如果您不忙的话,给我个向您当面致歉和请教的机会,可以吗?”

        听着于兰像个小学生请假似的战战兢兢,齐传反而不好意思了:“可别可别,我没那么矫情,再说你说的都对,我其实真没什么可教的。”齐传倒是实话实说:“你看,我来这边呢,其实是受朋友之托,教完就走,其他方面的事,等主程序一来,还是你们主攻这块,我的专业不是这块,搂草打兔子,顺手帮朋友,您可别介意,多了我真不懂。”

        “齐工太谦虚了,我仔细回想你教我们一号模板时候说的话,有很多是我以前没想到的,现在想起来,以后在实际操作上,一定会有大的帮助,这样吧,今天如果您有空,您到公司来,我真的有些问题要当面向您请教的。”

        完了,这下要漏!

        齐传汗都下来了,都怪自己一开始装狠了,你说你规规矩矩的按照老鸟教的,一是一二是二教完赶紧滚蛋,偏偏上了戏瘾,忽悠鬼上身的演的真跟个副部级老教授似的,添油加醋,把后期的操作要点跟耍花枪似的左扎一下右扎一下,把老鸟本来打算等到主程序到了以后的一些在研发期间攒的底牌装模作样炫耀了出来,这下好了!让于兰全给瞄上了,你说这怎么办吧!

        齐传抹了把脸,颤声道:“这个…..于工,这两天呢,我确实有点事,本以为你不会这么快就找出这些东西,约了这边老朋友,应好了去他家看望老头老太太什么的,你看……”

        “没关系,主程序来之前,您不是还在吗?您什么时间有空了,到了公司我们再聊。”

        齐传没法推挡,左思右想,只好说:“这样吧,我今天晚上呢,可能会有空,我是说可能,不敢确定,您也知道这不光是我自己的时间问题,要是有空呢,这样,您找个地方,我去找您,您说可以吧?”

        于兰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下,犹豫着说:“那…行吧,您早点说,我准备准备。”

        “好好,那先这样,咱们再说,再说,呵呵呵呵,再见。”齐传赶紧挂了电话,长出一口大气,扑倒在床上。

        趴在床上,齐传心里翻腾着不是滋味,哪知道这趟小差事会有这个幺蛾子存在,也恨自己就特么爱臭美瞎嘚瑟,收着点不好?惹上于兰这么个技术尖兵,可算倒了霉了!

        想到于兰,齐传心里瞎琢磨,你别说,这个活寡妇,长的还真有点味,尤其是那对眼睛,甚至不比莫非差多少,能力又强,结过婚带孩子,比较来比较去,还特么挺适合自己!

        想到这里齐传一哆嗦,这特么是穷心未灭色心又起啊,现在的自己跟什么人合适?没有!一个负债累累的人,一个离婚净身出户的破货,一个背弃理想不敢回首看自己的懦夫!

        可是,莫非…..

        还是不想了吧!

        齐传一想到莫非就有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心里一阵内疚,觉得对不起莫非。

        打开手机,看着莫非转给自己的那六十五块钱,温暖的笑着,脑子里奇怪的想,我领取还是不领取呢?我要是领取了,莫非会看见,是不是就能借机跟我说说话呢?

        齐传自己都觉着替自己害臊,都特么中年了,还跟个高中生似的耍这种小手段,动这种小心思。

        那要是不领呢?退回的时候,她也能看到的!那是什么时候?是下午吧?二十四小时,太久了…..有点等不及….

        齐传一愣,自己怎么又特么琢磨起这个来了?

        那还是领了吧!让她早早地看见…….

        齐传算是完蛋了

        正犹豫领还是不领呢,手机一震,对话框里莫非发来一条信息。

        齐传腾的一声跳了起来,全身紧张的站在床边,信息简单的就三个字加一个问号:起了吗?

        齐传想都没想立刻写道:起了,正准备出门……

        写到这,齐传停住了,这么快就回好吗?会不会显得轻佻了?回什么好呢?这么早,约早餐?一看时间,也不早了,九点多了,约午餐?有点早,但也顺理成章吧?好,就这么定了,可是,在哪吃呢?这回总不能还吃炸肉芥末**?唉…..好日子都特么一看下子过了,早知道把芥末鸡留到今天过啊!

        胡思乱想着,手机又是一震,莫非又发来一条信息:“我还想吃大炸肉。”

        嘿!好日子又来了!

        出门之前,齐传后悔自己不多带几件衣服,现在根本没有衣服可穿,没办法,除了拖鞋换回正常的鞋,其他的还是原来那套。

        齐传和莫非还是约在医学院门口。期间,齐传打了个电话,让值班的工人把笔记本送到酒店,拿到笔记本就给老鸟打电话。

        还没等齐传开口,老鸟那边开口就问:“你没联系老兽啊?”

        “联系他干嘛?”齐传问。

        “你特么到了他的地盘你不给他打电话?你自己还真就规规矩矩的当老教授?”

        “我这边事多着呢!”齐传说:“别废话,你主程序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这才几天?老肖还没回来呢!我这还得盯着青青,哪那么多心思?你别告诉我你撑不住了!说钱的时候你可没犹豫!”

        “闭嘴把你!”齐传抽了口烟:“我给你找了个高手,一会见面,你把程序给发来,我让她看看!”

        “幺喝!?好神奇啊!你在那边认识个屁程序员啊!可没听说过ktv公主会写程序!”老鸟又不是人样的笑着。

        “不跟你混扯,真的!人家不敢保证成,但可以给看看,我告诉你,这可是真正的高手!”齐传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没底,毕竟他不知道莫非属于哪个阶层的高手,而且这种评价现在来说还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那电脑上就有,独立的一个分区,一看就知道,你要是能给我解决这个事,我再给你五万!”

        “你说的!不是我要的!十万!一分不能少!”齐传趁热打铁。

        “三天内解决!十万!一共十五万!说一句瞎话我放下电话就死!”

        “你先说怎么死吧?”齐传笑:“不然我不信!”

        “行了!能解决最好,不能解决拉倒,李工跟我沟通了,你那边没事不想去就先不去,具体情况我知道的差不多,你再等几天,没事给老兽打个电话,他回来了,打你电话关机,给我打电话问你怎么样,你去找他喝点吧!”

        转瞬又说:“你去换个手机不行?天天关机!”

        齐传嚣张地说:“我还就爱上我这手机这种具有自我意识的倔劲!真给我个奴颜婢膝的,恐怕使唤不惯!”

        “贱!”老鸟挂电话之前准确的总结了齐传一个字。

        老兽去新加坡玩了几天,带着他不知道小几去的。自从他承包了鱼塘(他真承包了鱼塘,不过有点大。),隔三差五就点坏几台验钞机,手不沾水脚不见泥,钱却赚的都糟了心了,人到中年天天跟一帮富二代小毛孩子混在一块,什么坏毛病都有了,轮着换女学生小模特,舒心大了,胖的跟肿一样,造的一身毛病,还特么无酒不欢。

        老兽先一放吧,莫非第一。

        莫非还是站在昨天站的地方,换了一身类似于职业装的休闲套装,头发收了起来,扎成一个大大的丸子头,定在脑袋上晃啊晃的,齐传看的直想笑。

        “这不是莫程序员吗?”齐传打出了昨天一样的招呼。

        “是啊齐天大圣永流传~”

        “烦人!”莫非白了一眼:“又是这一套!”

        明明两人一共见了没几次面,逗着嘴却像极了至少周岁的小情侣。

        “你这头是怎么了?怎么鼓这么大个包?”齐传故作惊诧。

        “还不都怪你!”莫非恩狠狠地说。

        “不是我敲的啊!我哪敢!”齐传还是一副惊讶的样子。

        莫非狠狠在他头上敲了一下:“昨天回家太晚,没时间洗头了!”

        齐传赶紧赔不是,今天还用人家呢:“怪我怪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搞到那么晚了!”

        莫非稍一琢磨,发现了这话里边的那点擦边球的小歧义,气的指着齐传鼻子咬牙说不出什么来,直跺脚:“你…你…”

        “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齐传拍拍莫非后背:“今天你挑大梁呢!”

        “不管了!”莫非假装生气:“拐着弯说些便宜屁话!”

        “哪儿拐哪儿弯了?多直!”齐传厚颜无耻的说,嘴再大点哈喇子就下来了。

        看了莫非半晌,齐传认真的说:“你是喜欢见那个必须要洗头才能见的人呢?还是喜欢见那个不洗头就能见的人呢?”

        莫非看着齐传,脑子里绕达了两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嘴,委屈的噘了噘嘴,哼哼了两声。

        齐传赶紧招呼:“进学校吧,走,今天这还比昨天土还大!”说着在莫非嘴边胡闪了两下。

        莫非只好扭扭捏捏极大不情愿的跟在后边。

        快走两步,刚要进校门,齐传背后,突然远远传来一声分贝极高,声调尖锐的惊呼:“齐传!!!!!!!!!!”

        紧接着,就听见大踏步的声音越来越近,那脚步声砸的地面微微颤动。

        齐传心头一紧,赶紧前腿弓后腿蹬,做了个半扎马步的姿势,又缓缓的,慢镜头般的转过头,看着莫非惨然而又无奈的一笑。

        说:“你留神,别吓着。”

        不等莫非理解完这句话,一个飞起来的身影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形,力道凶猛,速度飞快,落点极为精确的的把握在了齐传的后背上。

        严子珊。

        饶是有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准备,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齐传踉跄着往前窜了两三大步,严子珊跟个树袋熊似的挂在齐传这棵桉树上,死死紧贴,远远望去,两人活活演绎了一个丐帮九袋弟子满载而归壮丽辉煌的场景。

        莫非惊呼了一声,看着齐传摇摇晃晃的保持住了重心,这才坠坠的放下心来,仔细看这个飞过来的身影。

        这个娇小的身影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和冲击力?她和齐传怎么会这么亲密?她是他什么人?这算什么打招呼的方式?

        “吐血了!!!”齐传捂着胸口喊。

        “吐死你!!!!!”严子珊紧紧抱住。

        “你还敢跑???跑了十年了你还敢跑???”严子珊狠了心的不下来:“老娘今天一天都让你背着!!!!”

        “咱不必每次出场都这么惊艳吧活祖宗?!”齐传被勒的喘不上气:“背你就背你,你别杀人啊!”

        “说了要你命,我今天提前要了!”严子珊立刻角色间转变为杀手:“敢关机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还严主管?挺会整词啊!你本事大了你!”

        紧贴着齐传耳朵喊“你住哪儿???”

        “酒店啊!”齐传直起了身子,这样一来严子珊就像个脚下没蹬着树杈的爬树猴子,又像条晒的半干的咸带鱼,很尴尬的挂在齐传身上,浪里浪荡的。

        “背着我!”严子珊咬着牙红着脸。

        “你下来吧!”齐传把她放下:“这边还有朋友呢!”

        说着看向莫非,无奈又紧张。

        “严子珊,我大侄女。”

        莫非似乎把提着的气一下子呼出来了,脸上又出现了常见的那种淡然和笑。

        严子珊一回头,一脸惊恐的看着莫非,足足好几秒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过了好像比十几秒还久的时间后,突然瞪着眼喃喃的好像不经大脑说了一句:“好漂亮!”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0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