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那一段小离奇的爱情 > 十三

十三

        “这么回事。”

        齐传站起来,走到莫非身边有些激动的说:“你看啊!我这次来,就是帮朋友做原型机的技术培训,一些数据流什么的,但是我朋友那边的主程序,还没有写完,他们的技术骨干眼睛动手术住院了,我在想,你正好是这方面的天才。”齐传开始吹捧。

        “你看你能不能帮我朋友一把,帮他把这个程序写一下?”

        “什么类型的?机械操作类?”莫非问。

        “我不太懂,应该就是。”齐传皱着眉头思索:“反正就是一种力反馈的雕刻机,然后从俄罗斯还是哪儿的扒来程序。”

        莫非笑了:“盗版还这么小清新。”

        “我是真不懂,但是你要是愿意,我马上联系我哥们,你要是能帮他看看,这次的培训费我分你一半!”

        想了想:“全给你也行!”

        “什么朋友啊,这么相爱?”莫非咯咯笑着。

        “我爱他?”齐传哈哈大笑:“长得比我还丑!”

        齐传又恳求的说:“行吗?”

        莫非无奈道:“行现在也做不了啊!又没有电脑!”

        齐传哦哦哦了几声:“也对也对。”楞了一下又说:“那明天我把笔记本拿来,你帮忙看一下行吗?”

        莫非盯着齐传看了许久,慢慢的脸上绽放出笑容来:“行吧,看情况,我可不敢说保证可以,机械类程序有固定的模式,跟我专业可能不是一类的。”

        “嘿!准没问题!”齐传大马屁立刻跟上:“莫大黑客是谁?那是纵横网络的数字天骄!出入美国国防部的防火墙如入无人之境,马踏平川,手到擒来!!你说实话,棱镜门是不是你给搞的?维基揭秘是不是你玩的?熊猫烧香是不是你写的?肯定是!五角大楼那就是美帝给你盖的一个游戏厅!还不用投币!”

        一脸的谄媚。

        “又扯开了!”莫非笑。

        齐传非常开心,这次有可能帮老鸟一个大忙,而且---这种想法可能很危险---明天,又可以见到莫非。

        想到这一切,齐传开心的脸上变不了表情的傻笑,一会看看前方,又一会看看看看莫非,每次对视,莫非也开心地笑着,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也没有所谓什么心理默契,什么也不需要,就这样看着,幸福的感觉像慢慢烧开的水,嘟嘟的就要溢出,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齐传在幸福中迷醉的睡过去了。

        风似乎有些凉了,远处的山也渐渐幻化成黑盔锈甲的人型模样,天地暗了下来,浓稠的乌云直扑扑的压低,那个幻化的人型瞪开一双大大的眼睛,像莫非的,又像前妻的,伸出巨大的手掌,就要抓在齐传脸上。

        猛地醒来!

        齐传用双肘直起身子,恐惧的看向莫非的方向。

        莫非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坐在了草地上,手里捧着一本像词典一样厚厚的书,离自己只有半米左右,这让齐传的心一下子安了下来,长舒一口气,咕咚一下躺了回去。

        “醒了?”莫非的的问候有种奇异的魔力,让齐传很是心安:“这就是您老人家的忘我模式呀?”

        莫非咯咯笑着:“就是睡大觉呗?”

        歪头看着齐传。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睡着了。”

        气齐传充满了歉意

        莫非把脸向齐传靠近了一些,齐传的心咕咚咕咚跳得厉害。

        “怎么还哭上了?做什么梦了?”莫非直勾勾盯着齐传。

        如果这是十年前---齐传恶狠狠地想---我一定抱过来就亲!

        但是现在……

        齐传躲躲闪闪的抹了一下眼睛:“没有,怎么会…没做…什么梦?”

        “亏心!”莫非抿着小嘴一撇。

        “不知道又梦到那个小女朋友了呢,眼泪汪汪的,悔不当初是吧?”

        “扯淡!谁睡觉起来眼睛不.……你看什么书?”齐传瞪着眼睛问:“从哪弄得书?我睡了多长时间?”

        莫非继续看着书,不抬头的说:“大概几个小时吧,差不多三个。”翻了一页:“还好天不是很凉,不然非着凉不可,我这又没有外套什么的给你盖上。”

        莫非把书一合,书的封面上写着《机械程序*****》后面几个字没看清。

        “看你睡得沉,就没叫你,我去图书馆找了好久才找到这类的书。”莫非挥了一下手中的书:“先预习一下”

        粲然一笑。

        齐传心里很过意不去,一是自己让莫非这么用心,却在冰凉的草地上一下午,二是悔恨自己,这么珍贵和莫非独处的午后时光,竟然特么让自己给一觉睡了过去!

        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傻了啊你?打自己干嘛?”莫非凑得更近,细细端详着齐传挨打的那侧脸,想伸手摸一下,又缩回去:“哎呀~红了呀!你可真能下得去手!那可是你自己的脸!”

        莫非气的脸也红了起来,跪在一侧。

        “对不起…..让你这么坐了一下午……快起来!草地上凉!”齐传伸手要把莫非拉起来。

        “没事,挺舒服的,你还真会享受,比坐凳子上好。”莫非有点言不由衷。

        齐传沉默的站在一边,好久不敢说话,眼前这一幕,恐怕是个男人都会感动的一塌糊涂,尤其,尤其是这么一个天造的妙人儿,为了自己这个破败不堪的货…….齐传不敢想了,就想分成两个自己,自己把自己狠狠打一顿。

        “手机给我!”莫非似乎鼓起勇气说着话。

        “什么?”齐传不解。

        “手机!”莫非咬着牙说。

        “哦,给!”

        旋即,又问:“要手机干嘛?”

        “给你转钱!还欠你出租车费呢!”莫非低头捣鼓手机,有气无力的说。

        “别!别!这叫什么事呢!”齐传就要抢回手机:“这点破事….这点破钱!你让我怎么过意的去啊你这一下午!”

        “哼!这几十块钱就想买本小姐的技术?”莫非躲闪着加上齐传的微信。

        “妄想!”

        骄傲的把手机扔给齐传:“好了!六十五!一分不少!”

        抬着头,仰着脖子,用下巴指着齐传,大眼睛一闪一闪,娇声斥道:“我不欠你的了!”

        从地上拿起那本书,扬了扬:“现在,是你欠我的。”

        仍是一脸的傲娇,好看极了。

        齐传瞪大了眼睛,喘着气问:“有谱了?

        莫非转了转眼珠,抿着嘴说:“嗯….差不多,应该没问题。”

        齐传哈哈笑起来:“姑奶奶!!小姑奶奶!!太谢谢你了!!”

        “什么姑奶奶!好好叫人!”莫非娇笑,全身抖个不停。

        “行!莫小姐,莫姐姐!”齐传心情好了起来:“走!小人带你去吃世界上第二好吃的东西!”

        齐传气象万千地说:“芥末鸡!!”

        莫非眼里充满了惊恐:“芥末????很辣,很呛的啊!”

        齐传没有在乎莫非的惊恐,也不管不顾了,一把拉住莫非的手,一溜烟往三食堂跑去!

        莫非被齐传连拖带拽的领到了三食堂。

        三食堂在二楼,一食堂二食堂在一楼,从两边有两道楼梯,八字形的通往三食堂。

        两人匆匆攀过台阶,还好,没晚太多。

        “齐…齐传,我有点不敢吃芥末…..”

        齐传心情大好,随口道:“没事,不辣!味道绝了,你试试。”

        莫非还是很不情愿的被拖拽着,拖拉着,噘着嘴身子后仰往前走。

        齐传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们没有饭卡!

        大学的食堂基本上都是饭卡充值的,有时候,会有一些学生丢了饭卡或者没带,亮出学生证,用现金也可以。

        可现在,这两样都没有啊。

        齐传略显尴尬:“这个…..心里一高兴,把这事忘了….”挠挠头。

        “那就不吃呗,外面什么吃的没有?”莫非似乎松了口气,有点后退的感觉。

        “可是…..我就想让你尝尝…..当年这个学校让我继续读下去的其中一个理由就是芥末鸡….”齐传有点着急,四处寻摸。

        早就物是人非了,看有什么用。

        “你等会!”齐传下定决心了。

        一个学生晃晃悠悠举着饭盆,溜溜达达走了过来,齐传一把拉抓他:“同学,能借你饭卡用用吗?”

        这位同学显然被问住了,饭卡?借可以,可关键是我认识你吗?

        “你谁啊?”同学留了个中分头,看起来有点搞笑。

        “哦,我是你们的学长,已经毕业好多年了,这次回来,想尝尝学校的菜,回忆一下,你看,你能不能帮个忙?借饭卡用一下?”

        中分同学上下打量着这位胡子叔叔,眼光渐渐鄙夷起来。

        这一身比做旧还旧的衣服,加上一双分明就是酒店偷出来的拖鞋,还学长?有穿拖鞋的学长吗?

        “现在要饭都这么脱俗了嘛?”中分同学很不留情,学生就是燥!

        “呃…..哦!”齐传明白过来了:“不是白借!刷多少钱的卡,我给你多少钱!”一边掏现金:“不行就双倍给你!”

        忽闪着手里的大钞。

        中分同学看到钱,心里镇定了,扬着饭卡骄傲地说:“行!你用吧!”转身又说:“双倍啊!”

        齐传心里骂着小兔崽子,面上点头称谢:“双倍双倍!太感谢了!”

        转头叫莫非:“莫非!来!”

        莫非踌躇这走过来,撅着小嘴一脸的不情愿。

        中分同学看到莫非,一下子闪光了!激动的饭盆都有了锣鼓点,嘚嘚瑟瑟跟着齐传往前走。

        刚到刷卡的地方,齐传四下找着芥末鸡,中分在后面颤抖着问莫非:“这位….同学……你好,你是哪个系的?”

        齐传没有回头,心里笑得一荡一荡的。

        “我不是这个学校的。”莫非没有看中分同学。

        “那你是哪个学校的?”中分同学激动地继续追问。

        “我不是…..”莫非无语了。

        中分同学刚要继续发问,只听见食堂里响起一声晴天霹雳,一个尖利而又宏重的矛盾嗓音叫了起来:“齐大缸子!!!!!!!!!”

        食堂菜摊后面中央部位,一个肩部尖窄,腹部宽大的身形,带着口罩,厨师帽,围着围布手持大勺指着齐传:“齐大缸子!!!你是不是齐大缸子????”

        齐传愣愣的看向那个身影,一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声音和体型存在,正当他搜肠刮肚胡瞎联想的时候,那个身影几步走近过来,一把拉下口罩,探着头看着齐传,哈哈大笑:“真是你啊!齐大缸子!你那留了个什么胡子啊!”

        小杜!!!!!!!!!!

        齐传呆在原地,这是小杜?这怎么会是小杜呢?

        那个清清瘦瘦沉默寡言的冷酷小子,什么时候变成了眼前这个下宽上窄的梨形大叔????

        “小杜???”齐传还是不敢相信!

        “是我啊!齐哥!”小杜表明了身份。

        “我尼玛个了个去的!!!!!”齐传惊呼:“你特么怎么长成这个熊样了?”

        莫非在后边扯了一下齐传的衣服,意在提醒他说话注意。

        齐传转过头,盯着莫非,嘴里念叨:“不是….这…这特么…..”转瞬间,又恢复了一些理智,转头又看向小杜:“十年了……还真是特么的变化大!”

        小杜把帽子口罩几把胡乱撸下来,一结围布,大步走了出来。

        借着灯光,齐传真真切切的看清了小杜,是!就是小杜!

        小杜一把抱住齐传,热情满的像一桶大水泼过来:“我就靠了!怎么能在这儿碰上你?”想了想:“嗯,也特么就这能碰上你了!”

        小杜拉着齐传大步走向一张桌子,后面的中分同学,战战兢兢地叫住莫非:“同…同学…..我的饭卡….”

        莫非一笑,走上前叫住齐传:“齐传,人家同学饭卡。”

        小杜一回头,眼睛一亮,一只手抱着齐传问:“嫂子啊?”

        齐传含含糊糊点了点头,小杜翘着大拇指,高声叫:“还是齐大缸子有本事!!!造化!有福!哈哈哈哈哈哈!”

        莫非把饭卡递给中分同学,中分小步跟着莫非看来还想说点什么,小杜一仰脖子,冲着中分喊:“打你的饭去!”

        中分一溜烟跑了,不住地回头。

        小杜安排两人坐下,转身去菜摊点了几个菜,搓着手回来:“就这条件,凑合吃!”齐传哈哈一笑:“我来这不就为这口?芥末鸡还有吗?”

        “有!不过不是老胡做的了,但也差不了多少。”

        回头吼:“上一大份芥末鸡!”

        齐传看着小杜,往昔的一些影响浮了出来,那时候的小杜腼腆的像个小媳妇,走路弓着腰,谁也不敢看,说话时候眼神都躲躲闪闪,齐传不止一次拍着他的后背骂他:“挺起来!像个男人!”

        那一瞬间,小杜忽啦一下高大起来,坚持不过几秒钟,又缩回那个小媳妇的模样。

        “齐哥!怎么有时间回来啊?”小杜又回头:“搬箱啤酒!”

        莫非听到酒字,忧郁的看了齐传一眼。

        “来方城办事,时间多空闲大,就琢磨这口,忍不住就来了!”齐传看着慢慢上桌的菜,菜量很大。

        “什么好工作?还可以带家属?”小杜一边开酒一边向莫非说,有点拘谨:“嫂子可是真漂亮!齐哥有福啊!”

        莫非微微一笑:“过奖了。”

        “嘿!还这么贤惠!”小杜开了一瓶啤酒,递给莫非。

        莫非连忙摆手:“我不会不会,从不喝酒。”

        “来一杯!”小杜推让着:“第一次见嫂子,我得表示表示!”说完又去开酒。

        齐传低下头,悄悄说:“你就倒上,别喝。”

        莫非点点头。

        “我说小杜,你这变化也太大了吧?你这不是小杜了!”拍着小杜的大肚子:“你这是大肚!老肚!老大肚了!”

        齐传呵呵笑着,一副大哥模样。

        “逼的!”小杜把酒开完:“都是特么逼的!”

        “包食堂了?”齐传看出来。

        “包了,干了两年多了。”

        “结婚了吗?”齐传把筷子劈开。

        “老二都一岁多了!”小杜笑:“你呢?几个了?”

        “零个!”齐传翻着菜,漫不经心。

        经过这么多年,恐怕小杜也开始成为老油条了,看这气势,不再是那个畏畏缩缩的小媳妇了。

        “来!干一个!”小杜没再提起话题,端着杯站起来。

        齐传和莫非刚要站,小杜一手一个按住了:“你们坐你们坐!我站着!”

        碰完了杯,小杜有点感慨地说:“十年不见了,齐哥!我真的很想你!”颤抖着举着杯子,小杜似乎很动感情:“我永远记着齐哥你拍着我的脊梁说:站直了!像个男人!”

        都有点热泪盈眶了。

        “这么多年,每次我遇上事,摊上茬子,碰到什么难题,我耳朵边上。”小杜用食指在耳边绕了绕:“你那句话就炸响了!”

        小杜一仰脖,干了。

        齐传赶紧看向莫非,莫非用嘴唇碰了碰杯沿,又放下。

        齐传看着她放下杯子,歉意的一笑,莫非摇摇头一笑,表示没事。

        齐传一仰脖,也干了。

        “齐哥,你可是我人生路上的贵人,苦海明灯啊!”小杜给齐传倒酒,词汇量看来十年里攒了不少。

        齐传忙摆手:“万不敢当!万不敢当!我自己还活在无边暗夜里呢,给你们当明灯?”指指脑袋:“刮干净刷两遍清漆也发不出半点亮来!”

        莫非捂嘴一笑,小杜也哈哈笑起来。

        “说真的,那个时候,我心里自卑着呢,都不敢正眼看人!”小杜眼神飘向远方:“十来岁就下了学,嗐!就是继续上也学不好!没什么学问,看谁都胆怯着呢!”

        眼睛转向莫非,小杜拿手点着齐传:“齐哥,在那个时候出现了,高大!帅气!威猛!有气势!”

        “我怎么听着像赵云呢?”齐传往嘴里塞菜。

        “差不多那个意思!天天在西瓜摊听你们那一帮子谈天说地,你说齐哥你怎么就懂那么多呢?”

        “多吗?”齐传故意瞪大眼睛,一脸无辜:“就那么点破玩意。”

        “海了去了!”小杜夸张的说:“我记得那次去你和老兽宿舍。”小杜又端起酒杯:“你跟老兽两人一人一个床,躺在那儿,整整讲了一下午的黄色笑话!”

        “噗!”齐传和莫非两人同时把菜喷了出来。

        莫非递给齐传一张餐纸,又自己擦擦嘴,眼神莫测的看着齐传。

        齐传尴尬的汗都要下来了,刚想示意小杜,谁料小杜继续说:“妈的!听得我啊!一身的汗!”

        我特么才一身汗呢!这个棉裤腰的嘴!你特么跟严子珊还真是一对!

        “我就想,要是把你们两个说的黄色笑话录下来,编成本书!指定卖钱!”小杜碰了一下齐传的杯子,又干了。

        “小杜。”齐传把酒干了:“我怎么觉着还是十年前的你比较可爱呢?”

        小杜一愣,随即脸上摊出一幅歉意的表情:“我这破嘴…..该打该打!”说着自己往嘴上轻轻胡闪了两下。

        “你还去过那么多地方!你那时才多大啊?”小杜翻着白眼算着:“二十?”

        齐传点点头,没去纠结年龄:“我晚来一年,比他们大。”

        “那就是了,二十岁啊!半大孩子嘛,你是十六岁去大连,对吧?”

        齐传点头。

        “然后又去了深圳!”小杜想着说着。

        “还有北京!”

        齐传又点头。

        “还有哪儿?”小杜又问。

        “差不多了,也没多少地方。”齐传谦虚。

        “还没多少?”小杜惊呼:“我十六岁,还没见过卫生纸呢!”

        噗!莫非又笑了。

        齐传看向莫非,小声说:“这是真的。”

        莫非不笑了。

        齐传端起杯子,碰向小杜:“来,小杜,看见你我真的很高兴,你今天的状态,我也很开心!”

        “没给你丢脸吧?”小杜一脸骄傲。

        “你没给自己丢脸!”齐传正色道。

        小杜激动地一口倒进嗓子,呛了一下。

        七敬八让的,两人又都喝了不少,菜没多吃,渐渐地两人脸都慢慢红了起来。

        齐传夹着菜,随口问:“老刘呢?你舅。”

        “死了!”小杜干脆利落的回答。

        齐传一下子愣住了。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70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