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做个前台当个文员,弄个秘书什么的,顶天了,可是一个人搞这么一间大办公室,就有点嘚瑟了吧。

        “你不说,我就当你是总裁了,这办公室,太大了吧,比我那食堂都大!”

        “我是主管,当然大!”严子珊拍拍沙发命令:“坐!”

        “能力不错啊!这个年龄做主管?盈科你家开的啊!”齐传坐在沙发上,四下打量。

        严子珊忽然有点躲躲闪闪的,转过身去倒咖啡,哼哼唧唧不知道说些什么。

        “来……”严子珊把咖啡端过来,像个小媳妇一般规规矩矩在一边单人沙发坐下。

        “子珊,你这些年都干嘛了?”齐传躲开那黏糊糊的目光,急转直下找话题:“上的什么学?”

        “没话找话…”严子珊笑了:“高中没毕业就去了美国,前年回来的。”

        “海龟啊!前途无量啊!这办公室的面积不屈。”

        “哼….”严子珊抿着咖啡,瞪着齐传。

        齐传赶紧低头喝了一口咖啡:“在国外多好啊,干嘛回来?”

        “想你呗!”严子珊面无表情地说。

        “又来了又来了,咱们这个话题实在是多余!”

        “不多余!一点都不!”严子珊红了脸:“就是想你!从你走了,从我那天晚上回了学校就开始想你!”眼泪又要出来:“我想给你打电话,想去找你,可是我….我…..”

        齐传不敢抬头,心里无限愧疚。说实在的,不管当时他是不是个孩子,也许用另一种解决的方式,今天还真不至于这个情形,至少,至少不会这么尴尬。

        “我说珊珊啊,呃…..我就叫你珊珊了”

        严子珊点点头。

        齐传把咖啡一饮而尽:“当年我不告而别,把电话什么的换的干干净净,不告诉你,是我不对!”

        齐传觉着有必要解开这个结:“可是当时你太小,你知道,小孩子的世界太简单,太单纯,也太容易犯错,你对我的那种感觉,纯粹是一种自我角度的误读,我是谁?我是什么人?我什么脾气?什么坏毛病?我有什么怪癖,什么生理上的心理上的不治之症,你知道吗?万一我是坏人呢?”

        “就冲你离开我离得这么干脆,你不是坏人!”严子珊负气的噘着嘴。

        “好吧,我承认,我没那么坏,甚至在为你考虑的这个层面上,我还算是个好人。”

        严子珊撇撇嘴,白了齐传一眼。

        “当时你小,咱们不说什么了,可是你现在大了,不但大了,而且人生在这个阶段,已经做到同龄人仰视的地步,这个没错吧?”

        齐传看了看空杯子,咂咂嘴:“你该放下那些懵懵懂懂的傻情怀了,你也一定有能力放下!你看我,我现在什么状态,什么心性,这些年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了解吗?”

        “你没变。”严子珊轻轻的说。

        “那不是你能看出来的,至少短时间内你看不出来。”齐传仰头靠在沙发上:“你也没有必要,没有义务去看。”

        “或许我多虑了,十年后再见面,你可能只是一时的情怀迸发。”齐传自我安慰着,也谆谆的开导着严子珊:“这种激情一旦喷射出来”齐传愣了一下:“用词不太恰当。涌现,涌现。”

        严子珊捂着嘴笑了:“下流!”

        齐传看着严子珊:“你看嘛,先不说你对我,至少我对你不了解吧,你什么心性,什么脾气,说到脾气,至少你现在的脾气我就觉着有点怕,嗯….或者说行事方式。”

        “我当时也是这样抱你的!”燕子山气呼呼的说。

        “那时你是个孩子。”齐传摸出一根烟,严子珊似乎有点意外的看了看齐传。

        “你看,我抽烟,你就有点接受不了,是不是?”

        “给我一根!”严子珊盯着齐传,一身上下的不服气。

        “别了别了。”齐传赶紧把烟收起来。

        又说:“我毛病多着呢,你受不了。”

        “放屁!”严子珊怒道。

        “女孩子别老屁屁屁的,这一半会你屁了多少了。”

        “我愿意!”

        “好好,你接着屁。”齐传接着说

        “在咱们十年前,理想主义着呢,都爱写字,都爱看书,都爱畅快淋漓的生活,都有着数不清的明天和幻想,有着无数的激情日子等着我们去过,但是现在,你慢慢的把幻想变成了现实,而我呢?你不知道。

        “当然你也不必知道!话又回来了,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你那小感情,寄托点只是那个当年在论坛上的传奇516!”

        齐传没忍住还是把烟掏了出来递在嘴上一根:“你甚至都不知道我结婚没有,开口就是要娶要嫁的。”

        “那你结婚了吗?”严子珊突然一脸的恍然大悟。

        齐传一下子愣住了,悔不该秃噜嘴把这个话题扯出来,这不往枪口上撞吗?

        “你没结!”严子珊指着齐传。

        “结了!”齐传下意识的反应。

        “那你犹豫什么?”严子珊好像抓住了齐传什么小尾巴一样开心,哼哼冷笑着。

        “我….”

        齐传瞪大了眼睛,脑子里突然不合时宜的翻腾起这近一年来离婚的种种。

        “这不关你事!”齐传冷冷地说,甚至想离开这里,别扭的扭动着身体。周遭的一切都那么拧巴,硕大的办公室竟然挤压的齐传呼吸不畅。

        长长的一段时间,严子珊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只是那么傻傻的,愣愣的,呆呆地望着齐传,似乎她也被这个空间禁锢了,只剩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但也丝毫映照不出她的内心世界。

        严子珊慢慢的站起来,一步跨过来走近齐传,又轻轻地,缓缓蹲在齐传面前,拉起齐传的手,长久的看着,让齐传很不自在。

        严子珊拉着齐传的手,柔柔的轻声说:“我知道,你觉得我还是那个小孩子,那个只会对着电脑屏幕看你写的字傻傻笑的女孩子。”

        严子珊的眼圈红了:“是的,我是,我曾经是,现在一直也是。我长大了,也有长大的过程,我也见过很多男孩子,我也想过很事情,我更经历过很多事情,我也想过忘掉那些看来不贴实际的幻想,想忘了小时候要嫁给你的那些话,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大人,像个对着小时候可以淡然一笑的大人。”

        严子珊低头看着齐传的手,拉起来放在脸上,流着泪,微笑着:“可是我做不到。”

        “我在打印你那些文字的时候,那些字像刀刻一样刻在我心里,我透过他们,看到了你,你的心,你的骨头你的肉,我相信自己,我了解你,我要跟你在一起,一直想!这不是孩子气,更不是幻想,今天能再遇上你,不是偶然,我有很多选择可以去更好的地方,我甚至在你的家乡蓝岛工作过,但我最后还是选择方城,我要在这里等着你,我没事的时候就会去你们学校的三食堂,我相信我会有一天遇见你!”

        严子珊慢慢坐到齐传身边,把头依靠在齐传肩膀,呵气如兰,温柔的说:“你看,这一天,它来了。”

        齐传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一篇宏大的爱情画卷慢慢浮现出来,严子珊站在这个画卷中央,眉开眼笑的望着自己。

        他绝想不到眼前这个美丽,清纯又倔强的姑娘,为了自己一个见面不到三个小时的人,用十年的时间在心里默默守护着,想尽一切办法靠近自己,更想不到严子珊这个咋咋呼呼的姑娘,对自己有着如此深的情感。

        一时间,齐传迷茫了。

        看了看四周,宽大的办公室,几株绿植蓬勃的生长着,阳光斜照在极具现代气息的办公桌上,暖暖的升腾着不知名的能量,再看看依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女孩,这难道不是梦?

        自己该怎样面对这一往的情深?自己有什么资格面对这样美好而与真挚?自己怎么配得眼前这上这青春,美丽,纯洁而且又毫无瑕疵的生命?

        离婚之后,齐传不是没想过自己的未来,但那是怎么样阴郁黑暗的前方啊,就像一个背着大山,踏着泥泞,一步一步挪动的巨人,一不留神,自己可能会扑倒在地,被大山压得支离破碎,这种情形的自己,该如何有资格考虑未来?

        没来由的,齐传想到了莫非,那个让他无法形容的美丽面孔,如果是面对莫非的如此告白,自己愿不愿意不管不顾的接受,努力一个自己所不敢想象的美好明天呢?自己将有什么样的心理?又将如何作答?

        似乎有答案,又似乎没有。

        命运啊,老天呐!为什么在这个错的不能再错的时间,让我齐某人接连遭受这种考验?我是捅了天还是打翻了你的贡品?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在十年前开始呢?为什么不在我一身赤诚的状态下做选择呢?

        此时万难缠身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和本钱,去面对这些让自己割舍不下而又必须割舍人和事呢?

        必须割舍!

        对!必须割舍!

        莫非也好,严子珊也好,不管是谁,自己这一身臭皮囊已经行到了边缘,无论如何不能再害的身边人一起在泥泞里摸爬。

        下定了决心,齐传心里豁然了,一下子轻松起来,转身看向严子珊,却看见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去了自己的手机,拿着自己的手机和她的手机,似乎正在比对着什么。

        “你干嘛?”齐传问。

        “不用你管!”女人的心思和情绪果然是不走寻常路的跳跃思维,刚才柔情万千的一派迷蒙景象,一转眼俨然成了一个怄气的小家妇。

        “什么时候偷过去的?”齐传伸手想拿回手机。

        严子珊闪身一躲,几乎是斜躺在沙发上:“我要把你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拿到,我不信你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说着恶狠狠的剜了齐传一眼,这一眼包含了多大的怨气,齐传看了都一哆嗦。

        “什么跑不跑的?”齐传叫道:“你要我给你就行了!”

        严子珊邪气的一笑:“要就给吗?”

        “你要,我当然给!”

        “要什么都给吗?”又是邪笑。

        完,又着了道了,这丫头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联系方式嘛!有什么!你还要什么?要命吗?要就拿去,反正一百多斤算上下水连毛带屎也就那么几个钱。”

        “好!”严子珊欢欣的说:“我就要你的命!”

        齐传无奈的叹了口气:“要不,要个肾吧,说不定还能换个手机。”调侃道。

        “全要了!你的命,你的人,你的一切!”

        严子珊神秘的笑着。

        忽然又大叫起来:“你这什么破手机啊!怎么关机了?”

        齐传哈哈笑起来:“有缘无分呐小姐!我这手机就一个好处,会察言观色,单凡到了不合时宜的关键时刻,绝对掉链子!吃了它两年亏了,今天终于沾了点便宜!”

        严子珊哼哼冷笑:“哼,反正我都已经掌握全部资料了,不怕!倒是你这破手机,倒是换一个啊,多耽误事这样随机灭灯!”

        “两年多了,习惯了,再说我现在的状态,只有我联系别人,别人没什么紧要的事联系我。”

        “你什么状态?”严子珊坐正了起来,又把头靠过来,忽然又变成迷蒙派:“跟我说说好吗?我什么都想知道….”

        “没什么,没什么好说的,总之一句话,这十年,我活的一塌糊涂。”

        “你离婚了吗?”严子珊突然抬起头来。

        齐传一怔,不知道怎么接话。

        片刻,严子珊一碰三尺高:“看见没有!看见没有!什么有缘无分!这叫千古奇缘!”

        小丫头激动地来回踱步:“哼哼,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今天老天让我重新遇见你,一定是特别的安排!哈哈哈哈”严子珊激动地仿佛窥破天机,仰头看着天花板:“把我的男人像一块破铜烂铁一样的历练!百炼成钢后,找一个最合适的机会交到我手上!哈哈哈哈哈哈!!”

        严子珊瞪眼看着齐传:“一定了!百分百!绝对的!这是注定!!”

        齐传惊的张大了嘴巴,这特么什么逻辑?离个婚还离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不堪??

        转身又踱起步来:“为什么让我这十年见不到你!这是在考验我,提醒我!为什么让你尝尽生活苦楚,这是在锻炼你,升华你!然后!你离婚!我回来!注定的相遇!”

        什么破铜烂铁???什么锻炼升华???齐传一时跟看无厘头电影是的。

        严子珊一脸的狂热,眼里散发出灼烈而又极具穿透力的目光,控制不住的咧开嘴,咬牙切齿,全身紧绷,窜过来就骑到齐传身上,抱着齐传的脸就要亲下去。

        齐传一把挡住严子珊的额头,大吼一声:“住嘴!”

        一个转身把严子珊卸下来,急急忙忙跑到对面,指着严子珊:“你控制…控制一下!”

        严子珊哪还管的了这些个,有一个箭步窜过来,就要抱住齐传的头。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邦邦邦的响了起来,齐传这才松了口气。

        严子珊怒火中烧,看都没看大门,吼道:“等会!!别进来!!”

        门开了十分之一,听到严子珊的怒吼,急急忙忙又关上。

        严子珊几近变态的笑着,喘着粗气,全身僵直的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指了指沙发,用口型表示让齐传先坐下。

        齐传哪还能逗留,大声说道:“严主管!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您别生气,后边的事,咱们改天再说!”

        一边说一遍倒退,丝毫不理会严子珊杀人的眼神和紧握的双拳,两步退到门边,一把拉开门,门外一个小姑娘战战兢兢的候着,双眼写满了惊恐和不解。

        齐传一个闪身跨出去把门关上,用食指压在嘴上表了个嘘字:“严主管正生气呢,说话千万小心。”

        言罢,转身离去,小腿紧捣腾慢倒腾,差不多到了安全区域,撒腿往外跑去。

        七拐八拐,左腾右挪,不知费了多少功夫,齐传终于来到了马路边上,大口喘着气。

        这特么都什么事啊!

  http://www.abcxs.org/book/98499/508769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