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一言若千金 > 第八章:吃饭

第八章:吃饭

        美好的会议在小叔的哀嚎中完美结束了,为了安抚小叔和表哥受伤的心灵,白诺决定请大家吃饭,就在大楼不远处的海底捞。

        海底捞啊海底捞,一间闻名全国的火锅店,它出名的方式却不是自己的口味,而是自己独一无二的体贴服务。其实吃什么并不重要,左邻右舍的美食店很多,其中不乏什么知名西餐厅,特色地方餐厅,可白诺就愿意选择海底捞,因为她喜欢那种自在的用餐环境。

        人来人往的餐厅,客人们的笑谈声,服务员的应答声,餐具的碰撞声,有时候还夹杂点小孩子的哭闹尖叫声,虽然有些吵闹,但是她觉得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用餐环境。像那种进去大家都低声说话,服务员轻声走动,空气里飘荡着所谓的爵士音乐,即使再明亮的厅堂也难掩那种淡淡的寒意,这样的地方她一直都不喜欢,也难怪大学同学都说她是个奇葩,一个身家上亿却喜欢街角小食堂的奇葩。

        当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的时候,这一大家子人除了白航、白诺和白可,几位长辈都有点蹙眉,毕竟他们已经好些年没来过这么多人来往的地方用餐了,就算是去一般的餐厅,也都会选择包间私密性好,海底捞都来了,白诺又怎么可能会选包间,更何况他们来晚了,早就没有包间了。

        当七个人在窗边的一张大桌子坐下的时候,大伯还在怀疑白诺是不是带错地方了。

        “宝儿诶,这么吵的地方怎么吃饭啊,你要是没带够钱大伯请你吃好不好?大伯带你去吃你最爱的日式料理好不好?”

        连哄带骗的,大伯就想要起身,白诺倒是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是翻动着手里的菜单,在牛油火锅后面画了个“1”并残忍的把“鸳鸯”划掉,留下了“特辣”。

        看着她落笔,白可在心底抽了口冷气,并考虑一会儿要不要去买点胃药什么的以备不时之需。

        “大伯啊,人家最近心情不好,就想吃点辣的好好出出汗,爽一把,难道这点小小要求大伯都不能陪陪人家吗?”

        白诺眨巴着一双大眼,可怜兮兮的看着大伯,小嘴委屈的撅了起来,大伯母一向见不得她这样,大伯还没说话,她倒是先决定了。

        “好好好,只要我们家宝儿高兴,吃什么我们都奉陪。”

        白可抬了抬眉毛,在心底哀叹,亲娘,那是您没看见小恶魔点的什么锅!

        得到了大伯母的保证,白诺甜甜的笑了,“人家就知道大伯母最疼人家了。”说完手中的笔在餐单上游走龙蛇,看得白可一阵胆战心惊。

        当红艳艳的汤锅被端上来得时候,大伯母有些后悔刚才答应得那么干脆了,身为一个地道的东北人,她是不怕辣,可她家老公怕啊,大伯在扬州生活了这么多年,胃早就被那些精致的淮扬菜给养刁了,现在一下子来这么一锅重油重盐麻辣鲜香的火锅,大伯那胃估计抗不住几下刺激就得送医院。

        大伯母后悔,大伯想哭的心都有了。

        “宝儿……”

        “放心,人家知道大伯不能吃辣,所以人家贴心的为大伯点了菌香炒饭和蓝莓山药。”

        小祖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大伯想走的心又被生生的压了下来,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大伯闻着火锅的香味看着大家吃得热火朝天却只能一脸哀怨的端着炒饭往嘴里扒拉。

        “大伯,要不要我们换个鸳鸯锅,你也尝尝?”

        已经吃得半饱的某人像是良心发现一样的提议,却全然忘记了那个把“鸳鸯”划掉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

        “不用,不用,大伯这两天牙疼,不适合吃这种上火的东西,你们吃就好,你们吃就好。”

        大伯打着哈哈,白诺听他这么一客气,玩心突起,想要再作下妖,却被某人在桌底下踹了一脚。

        “小妹啊,你看菜都差不多快没了,要不咱再点点儿?”

        白可侧身看着她,脸上挂着笑,嘴里却呲着牙。那可好歹是他亲爹,别玩过头了,回家倒霉的还是他。

        既然有人求情了,那今天就这样吧,白诺捞起他碗里刚夹起来的嫩羊肉在自己的碗里裹了一圈调料扔进嘴里,砸吧砸吧嘴招手叫来服务生。

        见她不再作妖,点了一些相应清淡的菜品,白可这才送了口气,一心只想赶紧儿吃完送走这尊大佛了事。

        或许是他的祈祷得到了上天的应求,白诺乖乖的不再有任何的动作,只是老实的吃着菜,偶尔还打劫下他碗里的菜。

        一顿饭吃得七七八八的时候,白可自觉的站起身。

        “我先去下洗手间。”

        说是去洗手间,大家都心知肚明他是结账去了。话说得好是白诺请客,可他们哪儿敢让她掏钱啊,否则指不定这小妮子什么时候一不高兴就又搞失踪玩。

        当看到白可回来的时候冲自己点头,小叔这才问正在擦嘴的白诺。

        “宝儿,吃好了吧?”

        “嗯。”

        “那咱回去接着开会呗。”

        “嗯?”

        白诺抬了抬眉,怎么着,这上午的教训还不够,是打算下午再来一遍?

        小叔知道她在想什么,连忙撇清自己讨好的询问着。

        “这次找你来是真有事,公司有些事还真的要跟你商量一下,你看在这商量恐怕不太合适,所以咱还是回公司,你看成不。”

        眯眼打量了下小叔,看他也不像是忽悠自己的,她想了想,同意了。

        当一行人回到公司坐进会议室的时候,旬邑的电话到了。

        “饿货,吃饭了没?没吃赶紧儿出来,哥带你吃好吃的。”

        因为白诺正在喝果汁,所以电话开了免提,听见旬邑这说话的口气,大伯一下子就不乐意了。

        “旬邑,你刚才叫诺诺什么?!”

        本来还坐在车里悠哉悠哉的旬邑一听见大伯的声音,瞬间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回答到。

        “小姐,小姐,您听错了,我叫的是小姐。”

        “你才叫小姐呢!”

        白诺咬着吸管不满意的顶了回去,旬邑在电话那头翻了个白眼,万般无奈。

        “大老爷,您也听见了,她一直不让我叫她小姐,我倒是想懂点规矩,您让

        我怎么称呼嘛!”

        旬邑这话说得,其实有外人在的时候他还是会老老实实的叫声小姐,她也老老实实的应着,可谁知道她能懒到开免提,这才暴露了两人之间的小秘密。

        “那你也不能叫她二货!”

        大老爷,你可真冤枉我,我明明叫的是饿货……

        腹诽是可以滴,但是他要是这么回的话,估计今天的谈话在他还没到家的时候就会传到他老妈耳朵里,那到时候又是一顿紧箍咒伺候免不了了。

        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办,总跟着白诺混,怎么能不玩得一手的好甩锅。

        “大老爷,您刚才听错了,是刚旁边的电视里在放士力架的广告,他们的广告有句台词不就是“饿货,快来条士力架!”嘛,电视声音太大了,您听串了。”

        睁眼说瞎话,良心不会痛。

        “我恐怕还没老到这种地步吧!”

        大伯冷笑着,中午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处撒,现在送了个出气筒过来,他怎能放过。

        大伯摩拳擦掌正准备大显身手,却听一声冷哼。

        “还说有重要的事情,我看好像也重要不过一个称谓嘛。”

        刚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众人都来劝说大伯别计较这些,白诺直接挂断了电话。

        “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我回去睡觉了。”

        反正吃饱了喝足了,谁来她也不服了。

        见她要跑,大家这才都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了正经的会议。

        会议无非是把安氏集团和白氏集团之间的合同问题提出来说了一下,还以为白诺会很开心为她出了口气,可大爷只是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而已。接下来的消息才让一直神游的她稍稍回神。

        “……方少泽虽然被我们以超低价格签下了,可这位大爷短短三个礼拜已经辞退了七位私人助理,现在一提到方大少爷的私人助理,基本没人愿意去做,可他那个身价,怎么可能出门身边就只带经纪人,因为助理的问题现在公司很多合同都不敢去谈,真不知道签下他是对还是错。”

        大伯母提到这方少泽就直摇头,当初方少泽自降身价的时候她还着实的高兴了一把,星闻娱乐毕竟是她手下的公司,娱乐行业这一块除了投资影视,白家好像还真的没什么值得说道的。

        这次签下方少泽,星闻娱乐就从以前的纯投资公司转变成为了造星公司,那样的回报可不是投资影视可能相比的。

        “诺诺,听说你和方少泽是同学,要不你去帮伯母说和说和,让他别一天那么作了。”

        同学,是啊,同学,那个在寒冷的冬天怂恿和她一起考上曼彻斯特大学商学院研究生的徐海跟她求婚的该死的同学。

        正好回国这么多年,她还没正式再会过这位同学呢,这次有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能放过。

        “好啊,伯母你看时间安排一下吧。”

        白诺难得的开心。

        再见面希望不会太无聊,亲爱的学长!

  http://www.abcxs.org/book/94695/470979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