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安琪宫皓然 > 第四十九章 娇羞的女人

第四十九章 娇羞的女人

        “这些数据是方雪晴入狱后不久,便一直给我寄,信的开头都是忏悔,可信中间会出现一些凌乱的内容,按照她最后一封信的解剖,逐步找出来这些……”宫皓然大概的给邓远解释了下。

        “这个除了你和俺,还有谁知道?”邓远担心的问道;

        “这事就你和我还有安琪知道……不过安琪的为人你也清楚,她是不会说出去的!”宫皓然说着替安琪解释,他担忧邓远会因此误会她而伤害她之类的。

        “嗯,那就好,今晚俺先拿回去研究一下,明天你一早到俺办公室来,顺便带上安琪。”邓远顾虑得比较多,让宫皓然带上安琪也是为了他俩小口安全着想。

        “好。”宫皓然也没多想什么。

        “俺明天会让人保护你们过去,以防万一,对方知道有重要把柄在咱们手里,会对你们不利。方家五口的事,俺会赶紧查出是谁投的毒……”邓远心思细密,尽量将危险降低得更小。

        “嗯,辛苦你了老邓。”宫皓然才说着便见邓远起身,看他样子是现在想要赶回去着手此事了。

        “哎,好,你就不用送俺出去了,你赶紧吃饭吧。呵呵~”邓远才站起来,便看到安琪捧着饭走到客厅,结果瞧见他和宫皓然,又不好意思的赶紧转身往厨房走回去,大概是不好意思了吧。

        “呵呵~这都被你发现了……厉害~”宫皓然听完失声笑道,结果看到邓远的手指了指厨房方向,旋即明白了。

        随即宫皓然让佣人送邓远离开后,便和安琪一起吃晚饭,顺便告诉安琪明天一早要去邓远那里,今晚早些休息。

        可宫皓然嘴上说早些休息,可回到房间又是另一码事。他才躺床上,手不经意一摸,摸到今天中午好不容易翻出来的套套,拿在手里看了看,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安琪躺在他旁边,见状没好气的蹿了他一脚,娇羞说道:“你笑得还真恶心,我鸡皮疙瘩都出起了!”

        “老婆,我们继续中午没做完的正事吧~”说着转过身把她用力抱进怀里,两人的鼻息互相扑面而来。

        “不是说……今晚早点休息吗……”安琪不好意思的别扭说了句,虽说“老夫老妻”了,可是让她说好啊,我们继续下午的正事吧,这种露骨的话,她根本说不出来。

        宫皓然直接翻上压了上,脸上继续邪恶的笑,两手利索的解掉她的衣扣,一件接一件的甩到床尾,总觉得这副场景跟那电视里某个镜头很像!

        “老婆~你的身体越来越诚实了……”宫皓然手不停的摸索,感受着安琪身体各部位变化,心里好笑她越来越敏感了!

        “嗯……啊嗯……”安琪感觉到某处被什么湿热的东西在轻挠,既舒服又难受的叹息,宫皓然对她的反应十分满意,埋首往下亲去,和她在一起这么久,最清楚她渴望如何服侍她,她最喜欢的就是啄吮桃尖,随着动作加快,她的便会娇喘连连,然后迫切的呼唤他的名字:“皓然……皓然……皓然……”两手紧紧的抓在他肩膀上。

        安琪每回接受宫皓然给予她最渴望的前戏,便迎来疯狂的融合……所以说为什么戴套也能怀孕的后果就是如此了!

        这两个家伙也没节操,没节制,激战到凌晨三点多才困困睡去!

        第二天可想而知,安琪觉得腰酸背痛,走睡都觉得两腿吃痛,该死的宫皓然!

        宫皓然看接收到安琪埋怨的眼神,痞笑道:“昨晚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叫我……”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安琪赶紧打断道:“你闭嘴~!烦死了……”

        “你最近越来越傲娇了~不过本大少我喜欢!”宫皓然说着一抱横抱她出门去开车。

        原以为喜上眉梢,结果去到办公室,眼前是一片狼藉,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怎么回事?”宫皓然皱眉绕过倒在地上的的书架书桌走到邓远身边。

        邓远愁闷的挠了挠了脑袋,烦躁说:“那些土崽子,昨晚趁俺不在的时候,跑来翻东西!幸好俺把东西都随身携带……”

        &nbs

        p;  “那些家伙的是顺风耳吗?消息这么灵通?”宫皓然难以置信。

        “可不是嘛,俺都不知在哪里出了差子……”邓远说着走到一边的沙发,伸手挥了挥散落在上头的文纸,示意宫皓然跟安琪先坐一下,那头进来几个人,利索的把翻倒的东西一样样立起,简单的收搭了一下后,送来了茶水和水果。

        “俺今早过来的时候收到了个消息,说给方家那五口子下毒的人查出来了,就是那几个负责看守的警卫,他们在犯人的饭菜里加了料,然后当事人就在不知不觉间中毒致死……那几个警卫现在是被关起来了,接下来就得慢慢严刑拷问。”邓远说完拿起茶杯喝了大口茶,他这一早过来早饭都没来得吃,现在只能先喝点茶水充充饥。

        “那些草稿你没弄丢真是太好了,若是被敌人拿到手里毁尸灭迹,到时候不止功亏一篑,还可能有可能……”宫皓然担忧的说着。

        安琪听着宫皓然和邓远的对话,她仍然是对不上话,而且对于这些官场险恶的事,如果可以选择她真希望不要接触,因为太黑暗了,她现在已经觉得身心疲惫不堪,失去的已经太多太多……

        “那个你大可放心,还有俺在,不会让你们一家子发生个什么意外的。”邓远拍胸口保证道;眼下证人就剩下了宫皓然跟安琪了。

        宫皓然虽听到邓远这么说,可心里仍然没有什么安全底,因为敌人是在暗他们在明,有种防不胜防的感觉。

        见宫皓然和安琪没再说些什么,邓远便看了看四周,起身把门合上,从大衣内侧口袋里掏出昨晚宫皓然给他的草稿,摊摆在桌子上,手指着一处疑点问道:“这个我看得不是很明白……”

        宫皓然顺着他的手指看去,这个貌似是那个小地图,具体那里放着的是什么,方雪晴的信上没写:“这个我也不清楚,等去找到手自己会清楚。

        邓远就想不明白:“一个坐在牢里的女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总觉得不大可能的事,甚至对宫皓然泛起小小的怀疑。

        “我也不知道,不过坐在牢里杨思柔是杨天佑的女儿,也许是她让方雪晴告知我的也说不定……”宫皓然猜测说道。

        “杨思柔啊……”邓远若有所思的念了下这名字,纳闷道:“还真复杂,这些该死的家伙,老背着党在做些见得人的勾当……”

        宫皓然和安琪闻言无语,邓远的脾气有些很滑稽,不过正是因为他这样,相处起来比较随意,不会有什么约束的感觉,虽他贵为上将,却有着平易近人的气场。

        研究了一个上午,手稿上的疑点也解决了不少,如今只差去把这些东西找出来核对,这其中包括了,将近几个官员的贪污受贿的流水帐,别外还有几宗被滥用职掩盖的案件,具体名字还有作案人的名字,暂时不知道,但这些方案就放在这个两张混合地图里。

        地图上还得解密地理位置,还得再研究一段时间。这就直接交给了宫皓然跟安琪,下午开始,邓远便离开了办公室,留下那宫皓然和安琪在那里。

        结果宫皓然打过去,却不通,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想着便起身想要出办公室透透气,宫皓然打开房门,结果瞧见门口站了两个穿军装的士兵背着枪守在那里,他前脚才迈出门口,士兵手里的枪便左右交叉,挡住他去路,严肃说道:“宫先生,上将说了,没有他的命令,你和安小姐不得走出这个门口半步。”

        坐在办公室里的安琪闻声吓得赶紧起身走到宫皓然身边:“老公,发生什么事了?”

        “……”宫皓然无奈的合上门,拉着安琪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神色不佳道:“邓远把我们软禁了……”

        “为什么?他不是站我们这边的吗?怎么就无缘无故把我们软禁在这里了呢?”安琪不解;

        “我也不知道他想什么……做官的,都狡猾……”宫皓然此时心里忐忑不安,也开始对邓远有所怀疑,他总觉得自己太过大意了些,方雪晴给他的犯罪证明资料,似乎太轻易给了邓远,而且这其中会不会有邓远的友人,或是他自己……也说不定,但愿没有他和他有关系的存在,要不,他和安琪可能会遭灭口……因为做官的都是为自己着想,他已经见识过了。

  http://www.abcxs.org/book/93831/464455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