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生气

        萌酱摔出去的时候,脑子有一瞬间是懵的。

        天旋地转了零点几秒,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小的身子就毫无形象地趴在了柔软的地上。

        是的,幸亏这片土地都舍不得她受苦,于是在与地面亲密接触的刹那,原本邦邦硬的路面都变成了软软的棉花糖。

        飞铎被萌酱抱在怀里,于是也亲身体验了一把什么叫被这片土地眷顾着。

        即便从车子上飞了出去,这片大地也会以最亲和柔软的方式接住他们的神明。

        这、这就是承载了这片土地运势的神明的待遇吗?

        始终被神明抱着的飞铎:……

        说实话……太让猫受宠若惊了。

        安室透冲过来的时候,脚下的路面已经恢复了原状。

        所以这位公安并不晓得这片土地曾温柔地接住了他家小姑娘,未曾让她受半点伤害,只知道自己竟然让人从车顶上飞了出去。

        “小樱??”

        萌酱刚从地上爬起来,就听到了安室透的声音。

        这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急切和担心,萌酱抬起头,一眼便看到了这人脸上的惊慌。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安室透半蹲在地上,双手轻轻扶着萌酱的手臂,就怕自己稍微重一点都会弄疼了别人。

        乍一看,面前的小姑娘没什么的样子,但安室透就怕人受的不是外伤而是内伤。

        萌酱倒是觉得自己没什么,晃了晃脑袋说道:“就是爬起来的时候有点头晕。”

        被小小神明抱着的飞铎则心想:可不晕吗,他们可是在半空滚了好几圈才摔到地上的。

        安室透微微皱了皱眉,伸手就捧住了萌酱的脑袋。

        他的掌心还残留着方向盘上的热度,附在萌酱脸上的时候,瞬间让她有种被温暖到的感觉。

        小小神明不会觉得冬天冷,但被这么炙热的东西贴着脸,依旧会感觉很暖和。

        “让我看看有没有撞到头。”话是这么说,但安室透早就已经察看起了某人的脑袋,甚至他还会拨开小姑娘的每一寸头发,去看是不是有地方被磕到碰到了。

        萌酱“哦”了一声,显得格外乖巧,任由眼前的人捧着自己的脑袋左看右看。

        被抱着的飞铎仰头看了眼,心想这男人比他家常磐强,至少若小神明是一只猫的话,总觉得这人会按着一天两顿猫倍丽的金罐养着小神明。

        嗯~毕竟是养得起对面那辆车的男人。

        萌酱脑袋上并没有伤口也没有包,但安室透还是不放心,直接无视了周遭围观的人群,带着人就上了自己的车。

        不过早有人报了警,毕竟一个小姑娘突然摔到了马路上。

        不管是从那个角度去看,后头的车也好,亦或是边上的路人,那画面……都像是那辆车把小姑娘撞飞了出去。

        ——……

        ——什么?小姑娘是从车顶上飞出去的?

        ——怎么可能,那可是行驶中的车子啊?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爬上去?

        ——所以,肯定是小姑娘不小心跑到了马路上,结果就被车子撞了出去。

        ——不过幸好没事啊。

        对,这人竟然奇迹地没有任何事情。

        安室透一直等医生明确给出了结果,才彻底松了口气。

        当然,这件事到此并没结束。

        交警是跟着安室透一起去得医院,不管怎么说都是一起事故,做笔录是少不了的。

        然而身为公安的安室透瞧着自己的这些同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叙述这次的事情,总不好说小姑娘不知怎么就跑到了他车顶上,他因为被吓了一跳,猛踩刹车把人甩出去了吧。

        萌酱歪着脑袋,正想着要怎么组织自己的话语给出解释,下一秒蹲在边上的飞铎突然“喵”了一声。

        当然,实际上年轻的法老转动着自己的脑袋,早给身边的人想好了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

        但,重点是它能当着这□□警的面说话吗?显然是不能的。

        对面的宫本由美拿着笔录本,低头瞧了眼蹲在地上的黑猫。

        萌酱也瞧了过去,就见飞铎突然跳了起来,一下就站到了她肩膀上。但非常可惜,小姑娘肩膀太窄了,飞铎刚把四只爪子都踩上去,结果“刺啦”一下就又滑了下去。

        飞铎:“……”

        喵喵喵????

        安室透也看见了,稍一弯腰就把滑下去的黑猫捞了上来。

        “刚才就想问了,这只黑猫是伯爵那里的吗?”

        刚才一门心思担心着小姑娘,直到现在安室透才注意到这只耳朵上还挂着精致耳饰的黑猫。

        萌酱摇摇头,“不是,是别人寄放在别的地方,飞铎觉得无聊就跑来找伯爵玩。”

        因为两人的遭遇太过相似,萌酱回答得格外详细。

        果然安室透一听,瞬间把一人一猫的情况联系到了一块。

        说起来他家姑娘应该待在宠物店里,所以这是觉得无聊了,就跑出来玩了?

        飞铎被安室透捞在手里,总算是和萌酱平视了。

        等两双眼睛一对上,年轻的法老王便开始向小小神明展示自己的聪明才智。

        飞铎:“喵喵喵喵~~”

        萌酱:“……”

        飞铎:“喵喵喵~~”

        萌酱:“……好吧,我知道了。”

        安室透:……

        这是在对话?

        尽管眼前的小姑娘很可爱,黑猫也很可爱,不过宫本由美并没忘记自己的工作。

        她刚想催一下对面的人,倒是小姑娘先一步转过头来,眨巴着眼睛就看了过来,“事情是这样的……”

        宫本由美:??

        这是准备说了?

        不过为什么是这么小的孩子来说呢。

        萌酱说:“我在路上看到了透的车子,飞铎比我激动就跳到了车子上,结果车子停了,飞铎被甩了下去,我担心飞铎受伤就扑了过去。”

        虽然年轻法老并不想承认这段话中的飞铎是自己,但自己竟然能编出这么溜的一出戏,想想都特别激动。

        宫本由美先是愣了下,因为小姑娘的话显然和路人给得情报不一样。

        路人都说小姑娘是被车子撞飞出去的,实际上从头到尾就没黑猫什么事,

        但到了当事人口中,黑猫才是被甩出去的那一位,她自己反而是从路边扑过去抱住了黑猫。

        不过想想也不是不可能,路人的视角其实也没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等看清楚了,已经是小姑娘趴在地上的样子了。

        宫本由美一边做着笔录,一边还想说“以后可不能做这么危险的事”,不过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事情就这样?”

        萌酱没说话,结果飞铎比较激动,张嘴就说道:“当然,就是这么一回事。”

        ——朕的聪明才智可不容任何质疑。

        安室透:……

        宫本由美:……

         ̄△ ̄刚才……这只猫是说话了???!!!

        萌酱眨巴着眼睛,一脸面无表情地望着飞铎。

        年轻法老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跟着缩了缩自己的脖子,慢慢从安室透手上爬了下去,然后躲到了小神明身后。

        *

        “现在可以说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宫本由美被腹语术给忽悠了过去,半信半疑之下终于还是收工走人了。但编出这个理由的安室透可不相信自己编得鬼话……

        对,就是鬼话,什么腹语术,先不说这种技巧有多难学,事实上他的的确确听到这只猫说话了。

        飞铎蹲在萌酱大腿上,就抬头看着面前的小小神明。

        萌酱也低头看着他,也不知是从那双金色的眼瞳中看出了什么,突然就点了点头。

        “实际上朕是法……”话没说完,变回少年的飞铎一头就撞上了头上的车顶,“砰”一声,显得格外沉闷。

        安室透坐在驾驶座上,萌酱就坐在副驾驶座上,两座的马自达rx-7能多容纳一只黑猫,却无法容纳三个人,哪怕其中两个是少年还有小孩子。

        安室透几乎是黑着一张脸看着边上的景象,原本黑猫是蹲坐在萌酱腿上,结果飞铎毫无预兆地一变身,少年整个身形便压到了小姑娘身上。

        说实话,这画面着实有些糟糕,哪怕忽略了两人此刻的姿势,安室透还担心他家小姑娘会不会被这人……不对,是被这猫给压到了。

        萌酱的确被挤得有点难受,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飞铎,你压到我的胸了。”

        飞铎:“……Σ(°△°|||)︴”

        突然觉得有点冷,是他的错觉吗?

        年轻法老红着脸、硬着头皮缩回了自己为了保持平衡而不小心撑在某人身上的手。

        尽管不知道那地方是不是胸,但既然小神明说是,那便是吧。

        半分钟后,萌酱被安室透抱到了自己腿上,对面飞铎总算变回了黑猫的模样,这会儿就眼观鼻鼻观心地望着爪子下的真皮座椅。

        安室透见识了某人从人变成猫,又从猫变成人,尽管因为刚才的突发事件让他把注意力全落在了自家姑娘身上,但眼下看着对面的黑猫,一时间面上神色再度复杂了起来。

        最近……似乎一直遇到这种事情呢。

        飞铎低垂着头,声音闷闷地自我介绍道:“我叫飞铎,是埃及的法老,西元前就死了,期间发生了不少事,现在我的灵魂就附着我的猫身上。”

        飞铎:“对了,飞铎是我的猫的名字,和我一样被做成了木乃伊,不过如你所见现在复活了,大概就和你们口中的妖怪差不多了。”

        安室透:“……”

        这不是和妖怪差不多,这不就是妖怪吗?

        之前都是异能者,这次终于连妖怪也出现了吗?

        说实话安室透并不是很想相信,总觉得像是被人开了玩笑一样。

        他揉了揉太阳穴,决定暂时先忽略这人是否是猫妖这件事:“那之前你们为什么要跳到车子上?”

        一说起这事,安室透的声音便不自觉低沉了下去,情绪也变得比方才糟糕了些。

        萌酱回答说:“原本我带着飞铎准备回去,看到透了就下来了。”

        “下来?”安室透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种奇怪的说法。

        “嗯,从半空中下来?”萌酱仰头看去,安室透也正好垂眸看下来。

        然后在那双格外澄澈的黑眸中,安室透仿佛看到了想象中的星辰大海。

        他愣了下,静默了片刻才回神道:“……小樱会飞?”

        萌酱晃了晃脑袋:“是啊。”

        安室透:“……所以你是带着这只……你带着飞铎从半空下来,然后落到了车顶上?”

        萌酱再度点了点头,对面飞铎打起精神,跟着回道:“对,事情就是这样。”

        安室透:……

        说实话,他现在脑子有点乱。

        之前安室透只顾着担心,担心小姑娘有没有受伤,现在确定人没事了,再度回想起那梦魇般的画面,竟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一人一猫,即便他们拥有超凡的能力,但竟然想都不想就趴到行驶中的车子上,得亏他今天开得不快,否则……

        安室透甚至不敢想象他们会摔成什么样子,而一想到这里,他就有些生气。

        他有心训斥上两句,然而在对上萌酱的眼睛后,到嘴的话语就变成了“以后不准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知道吗”的温柔警告。

        萌酱乖巧地眨了眨眼睛,点头表示“知道了”。

        安室透又抬头看向对面的飞铎,想到对面这人自称法老,变成人类时又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该说这年纪的人也已经懂事了啊,没想到竟然会任由一个小姑娘做这么危险的事。

        “小樱也就算了,飞铎你这么大了,难道不知道那样做很危险吗?”正直的公安训斥起人来并没有半点迟疑,尤其是在这种关乎安全的问题上。安室透就皱着眉,语气略有些低沉地把话说完了。

        对面飞铎先是一愣,等消化了这句话,他撇撇嘴,什么叫“小樱也就算了”以及“你这么大了”?

        明明他们差不多岁数好么,当然真正要说起来,年轻的法老才十四五岁,小神明却实实在在地活了两千多年。

        啊~虽然她现在看起来好像才五六岁的样子。

  http://www.abcxs.org/book/90648/434400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