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长得可爱就可以世界无敌了吗[综] > 第45章 单身千年[修]

第45章 单身千年[修]

        萌酱是在会宠物店的路上看到了她家透的车子。

        彼时她飞在半空中,安室透的白色马自达就跟一块小小的白色巧克力,平稳而又匀速地行驶在马路上。

        飞铎已经变回了黑猫,被萌酱抱在怀里。

        而之前从赌场赢来的那一皮箱子的钱,则让阿澈扛着回去宠物店了。

        原本两小家伙是去电玩城的,而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去了。

        只是结果如飞铎预料一样,没有任何游戏机器能在小小神明面前扛住哪怕三秒钟。

        就是据说被工作人员调过抓取概率的夹娃娃机,除了最初一次的失误,等飞铎和萌酱上手以后,短短十来分钟,两个人从零起步,满载而出,可把周遭的人给羡慕坏了。

        不过这东西实在不好拿,最终飞铎出主意,把东西全部寄放到了电玩城的柜台处。

        因为电玩城玩着没意思,年轻的法老在想起自己之前玩得猎龙游戏后,便说下次带小神明玩最新出的热门游戏。

        肯定不能是拼运气的游戏。飞铎觉得,对身边的小姑娘来说,那种游戏肯定都没意思了。

        “我之前听说最近很流行一款文字剧情向游戏,等我试了之后再来教你玩。”

        “好啊。”虽然不是游戏控,不过有人陪自己玩,萌酱还是很欢迎的。

        于是在一言为定后,飞铎就带着小小神明去吃了附近出了名的冰淇淋。

        两个小家伙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边吃冰淇淋,边看着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又听着躲在树丛后头的小情侣咬耳朵。

        年仅十四就不幸丧命的法老总觉得后头幽会的小情侣有点儿奔放,说说笑笑,不时还传来奇怪的声音。

        他舔了舔手中的冰淇淋,不时望望头顶的夜空。绿色的鹦鹉就停留在不远处的树枝上,并且不止现在,从刚才起他就一直瞧见这只鹦鹉了。

        飞铎:“说起来,那只鹦鹉好像一直跟着我们呢。”

        萌酱点点头:“嗯,有人透过那只鹦鹉的眼睛看着我们。”

        飞铎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个答案,整个人都怔了下:“唉???为什么??”

        不、不对,应该是……

        “是看着你吗?不要紧吗?”

        自己没什么好看的,所以要看的话,飞铎觉得八成是看边上的小姑娘。

        怎么说这位小姐都是日本的神明啊。

        “无所谓啊。”萌酱边晃着脚,边伸出小小的舌头去舔凉凉的冰淇淋。

        眼下虽然入冬了,但对小小神明来说,这点凉意根本不算什么。

        反而冰淇淋甜甜的,感觉还不错。

        “那只鹦鹉是媒介吗?”飞铎又抬头看了眼站在树梢上的绿色鹦鹉,对方似乎也没有要掩饰的意思,从一开始就明目张胆地跟着他们。

        萌酱:“是吧。”

        当然有一点萌酱懒得解释,那只鹦鹉也散发着一股石板的气息,显然不是天生的异能者,而是被石板赋予了异能的样子。

        树丛后的小情侣还在说着爱语,飞铎耳朵动了动,跟着又开始扯话题。

        “说起来,朕死之前,母后正准备给朕选王妃呢。”

        萌酱舔着冰淇淋:“……哦。”

        “不过没想到还没开始,朕就被人暗杀了。”

        然后这一死,等他再度复活,时间已经过去两千多年了。

        飞铎想,自己这是被迫单身了两千多年啊,直到现在,他也仍旧是单身。

        单身猫一只。

        “日本的神明应该也有结婚的吧?”

        萌酱想了想:“有啊,不过他们大多都分开了。”

        飞铎:“……”

        这个话题还真是充满了现实感。

        现代男女分分合合,没想到神明也搞这一套啊。

        年轻的法老把最后一口冰淇淋吃了进去,接着又看向边上的小神明。

        虽然看起来还是个小孩子,但别人已经两千多岁了呢,而且据说十几年前也不是这幅样子来着。

        “那小樱呢?”飞铎突然有些好奇身边这一位的感情史。

        不过这话题着实转得有些莫名,萌酱歪着脑袋瞅了眼飞铎。

        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这话没头没尾的,飞铎又多嘴了一句:“难不成小樱也单身了两千多年?”

        因为自己被迫单身了两千多年,于是年轻的法老自然而然便觉得,就这一位目前的神情来看,估摸着也和自己差不多。

        小小神明眨了眨眼睛,同样把最后的脆皮底托塞进嘴里,一边鼓着腮帮子嚼着,一边想: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呢。

        两个人又扯了一会儿话题,等树丛后的小情侣终于走了,飞铎也扯着萌酱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年轻的法老有些好奇神明会不会飞,于是会飞的萌酱就拽着这人的手飞了起来。

        不过被小小神明嫌弃太重了,飞铎只好又变成黑猫,由萌酱抱着飞到了半空中。

        东京的夜景很美,尤其站在高处向下望去,便如同望着繁星满天的夜空。

        只不过底下的“繁星”五光十色、流光溢彩,不像天上的星辰那般澄澈,反而有点儿像妖娆的舞女,让人迷醉。

        一神一猫就停在半空中,然而两个千年前的灵魂似乎并不受底下的美景诱惑,仅仅看了一会儿,他们便得出了结论——

        还是原始的星空最好看。

        边上的绿色鹦鹉还跟着他们,不过大概是飞累了,它就站在不远处的屋顶上依旧盯着他们看。

        萌酱倒是不在意,飞铎也已经习惯了,在对比了城市夜景和星空哪个更美后,两人便要回去了。

        一神一猫就飞在半空中,不过很快萌酱抽了抽鼻子,低头看向下方,似乎寻找着什么的样子。

        小小神明的飞行速度慢了下来,飞铎也察觉到了,抬头瞧了眼,又顺着萌酱的视线低头看去。

        然而非常可惜,顶着猫的差劲视力,飞铎实际上根本瞧不清楚底下的事物,只晓得下面是马路,马路上有川流不息的车流。

        然后飞铎又发现,他们飞行的高度似乎在逐渐降低。

        “哎?要下去了吗?”

        飞铎显得惊诧地砸了砸嘴,实际上一点也不希望这么快就结束被神明抱着飞行的旅行。

        “嗯,我们坐透的车回去。”

        飞铎:“……”

        明明可以飞,为什么还要去坐车呢??

        多没意思啊。

        萌酱可不知道这人的心思,就算知道,估计也不会说什么。

        毕竟因为不想飞,觉得好麻烦,还不如坐车什么的,是不好对别人直说的。

        这会儿,马路上车子不算多,但也不少。

        但萌酱还是一眼看到了某人的白色马自达。

        小小神明正打算抱着猫过去,结果刚往前凑了一点,敏锐的嗅觉就又捕捉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

        似乎是别的神明的气息,虽然很淡。

        就像去了寺庙或是神社的人,出来以后或多或少会带着些许香烛的气味。

        安室透的情况大概就属于这种,在别的神明地盘上溜了一圈,然后就沾染了那地方的味道出来。

        萌酱微微皱了皱眉,尽管不是很喜欢这味道,但她还是朝着那辆白色的车子飞了过去。

        *

        安室透一边开车,一边向琴酒报备这次的交易结果。

        尽管中途出了点情况,不过在别人把捡到的盘还给他们后,这次的交易总算顺利进行了下去。

        安室透把被吓晕的交易人从废弃的校舍拖了出来,又把人给弄醒了。

        之后在笔记本上确认了盘里的程序,这才给了钱结束了这次的交易。

        电话那头,琴酒似乎对这结果并不满意,在听闻交易地点有其他人后,语气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安室透对琴酒的语气并不在意,反而有些庆幸去交易的不是琴酒,不然以这人的性子,明早的新闻指不定就是废弃校舍发现多具尸体之类的。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群以废弃校舍为据点的人,像把他的交易人吓晕过去一样,同样有能耐把琴酒也吓晕过去。

        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基本可以直接忽略了。

        对面琴酒又询问了下那个神秘人的特征。

        安室透想了想,回道:“是个中年男人,不过他穿的衣服有点奇怪,像是阿伊努族的服饰。”

        琴酒:“……阿伊努人?”

        安室透没回答,反而问起这些盘要怎么处理,又随口多嘴了一句这些盘的用途。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

        电话那头的声音又低沉又冷硬,安室透当然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身份,根本还不足以让琴酒完全信任他

        所以琴酒的这个回答也在他意料之中。

        “下星期我会去东京,东西你先收好就行了。”

        那边琴酒话音刚落,正在行驶中的车子突然像是被什么砸中一样,车顶突兀地传来“咚”一下声响。

        不是很重的动静,至少不像是被石头砸中了,但仍旧让正在通话中的人愣了下。

        对面琴酒虽然没听到声音,却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电话那头的异常。

        “怎么啦?”生性谨慎的男人立刻询问道。

        安室透也迅速回过神来,随口就回道:“没什么,可能是什么东西掉到车子上了。”

        或许动静不大的缘故,安室透并没有停车的打算。只是等他把话说完了,余光中竟然瞥见一只小手从车窗外一晃而过。

        尽管视野很暗,车子又在行驶中,但那只小手却很白,还肉肉的,看起来格外可爱。

        安室透觉得应该是自己眼花了,不然怎么会觉得刚晃过去的小手是他家小可爱的呢。

        更何况车子还在行驶中,一个人掉到车子上,怎么可能就发出那种仿佛一块泥巴砸到车子上的声音。

        怎么想都得是不可能的吧。

        “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安室透对着蓝牙落下这话,但脑海却被刚才那一幕填满了。

        虽然觉得不可能,但直觉告诉他,此刻他的车顶上很可能真得趴着一个人。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家小樱……

        安室透想着是不是停车比较好,然而他还没把车子行驶到路边上,前面的挡风玻璃上赫然垂下一个脑袋。

        说实话,这画面很恐怖,哪怕出现在挡风玻璃前的那张脸很可爱,但就这么突然地倒垂下来,还是贴着玻璃的情况下,可爱也无法抹除这一瞬间带来的惊悚感。

        这一秒安室透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就一脚踩在刹车上,猛地就把车子停了下来。

        结果下一瞬间,出于惯性,还趴在车顶上的人“咕噜咕噜”地就从上面滚了出去。

        安室透起初还呆了一下,但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略过车子前方最终摔到不远处的路面上后,他顿时就不好了。

        这一刻,也不管自己的车子是不是停在路中央,安室透摔了车门就冲了下去。

  http://www.abcxs.org/book/90648/434400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