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长得可爱就可以世界无敌了吗[综] > 第39章 可以养一辈子

第39章 可以养一辈子

        事实再一次证明,小姑娘的胃是通宇宙黑洞的。

        安室透已经把自己那份炒饭都吃完了,而他家姑娘还没解决完摆在面前的食物。

        不是她吃得慢,而是他吃第一份的时候,这人都已经开始吃第十份炒饭了。

        安室透是知道自家姑娘能吃,还吃得快,要不是看她的确有好好咀嚼,他都怀疑她是不是直接把饭倒进去的。

        之前,小小神明把菜单上的所有菜式都扫荡完毕了,然后对似乎等待着表扬的主厨先生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还要。”

        主厨磐舟天鸡彻底惊了,他原本以为吃完菜单上的所有菜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对面风见裕也看着看着,先是替自己的钱包捏了把冷汗,紧接着开始替自家上司心疼起花销来了。

        这多能吃啊,一个月光是喂这个小可爱估计都能把那些他们做公务员的死工资吃穷吧。

        哪怕他家上司疑似拿着两份工资,怕都不够吧。

        于是在对面的小可爱这么能吃,以及自家上司的工资够不够开销的循环中,名为风见裕也的男人已经忘记了一开始的疑惑,有限的脑容量也彻底当机了。

        萌酱还在往嘴里塞饭,尽管最开始对这个男人有偏见,但不得不说,磐舟天鸡的厨艺还是相当了得的,尤其是炒饭。

        明明同为王权者,但被关在她府邸里的那两位就完全不会啊。

        不仅不会,某个人是连洗个碗都能砸碎一排的“废物”。

        唉~人与人的差别为什么会这么大呢!!??

        感慨间,萌酱又双叒叕解决了一盘。

        磐舟天鸡哆嗦着手送上新一份炒饭,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的神奈川——

        在那个差点成为废墟的土地上,当那个男人问“还有要抓回去的人类吗?”,女孩子就趴在他肩头,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

        当时,他既对被他们带回去的未知感到害怕,又似乎有那么点期待,但现在他满心里只有害怕了,害怕面前的小可爱继续说“还要”。

        趁着萌酱低头吃饭,磐舟天鸡悄声问边上的男人:“她平时也这么能吃?”

        尽管比起这句话,磐舟天鸡更想问,他跟小姑娘是什么关系?他知不知道他身边的小姑娘自称神明……不,或许她就是神明。

        同时,这位曾经的灰王还有话想问小姑娘:被带走的赤王和青王还好吗?

        只是这些话,就目前来说还是别问得好。

        问了,可能就是再加十份炒饭。

        边上安室透也觉得自家姑娘今天格外能吃,平时的时候,总还有个正常人的上限,但今天她似乎彻底放弃了这个上限。

        见她又吃完了一盘炒饭,安室透想了想,“差不多……吧。”

        大概也就是对半开的程度。

        磐舟天鸡却觉得,这话的可信度大概就跟黄金之王那老头子突然转性想要退休差不多。

        当然,现在的重点不是小姑娘的胃容量有多少,而是……他们店里的食材快要见底了。

        “那、那个小、小樱……”磐舟天鸡有些艰难地叫了声小姑娘的名字。

        还在埋头苦吃的萌酱闻声抬起头来,但即便如此,她也没停下手上的动作,依旧往嘴里塞炒饭。

        和炒饭搭配的勺子对小孩子来说有点大,于是吞了一勺子加炒饭的萌酱就鼓着脸,一脸疑惑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简直像只不停啃着榛子的小鼯鼠,哪怕盯着人看,仍旧没有松开手中的食物的打算。

        磐舟天鸡看着这画面,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

        然后下一秒,他果断捂住脸,又撇开了脑袋,跟着才说道:“还有想吃的吗?我现在就给你去做。”

        说完了以后,磐舟天鸡才后知后觉地回想起自己最初打算说的话,明明是“够了吧,后厨的食材都不够了”的话……

        萌酱眨巴着眼睛,不过没等她说话,边上那桌客人突然发出抗议:

        “等等、不是说没东西了吗?为什么她想吃就还有?”

        磐舟天鸡回头瞧了眼边上那桌客人,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啊,谁让小姑娘这么可爱呢。

        只要顶着这张脸,他甚至有种对方再开口要一百份,他都能全部做给她的冲动。

        这桌客人显然还想说什么,不过在对上萌酱的视线后,这人顿时飘了,然后……他偷偷拿出了手机。

        *

        萌酱在解决了面前这一盘后,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她双手合十,说了句:“我吃好了。”

        这顿历时整整三个多小时的午饭总算结束了。

        安室透微微松了口气,对面风见裕也则大叹一声,然后再度心疼起了自家上司的钱包。

        当然鉴于这顿饭并不需要他出钱,他还是有些庆幸的。

        萌酱最后是被安室透抱回去的,因为小小神明表示吃得比预期中多那么一点,所以不是很想动。

        风见裕也:……

        这是多一点吗?

        不过撇开这点,风见裕也对小姑娘也没多少成见,或者说在彻底撇开了小姑娘可能是黑衣组织派来的卧底这个猜测后。他越看萌酱的那张脸,便越觉得可爱软萌。

        等把自家上司和小姑娘送回公寓后,这人看着小小的公寓套间,又瞧了眼自家上司和可爱的小姑娘。

        风见裕也突然觉得,自家上司早上的那一席话——质问他心里是不是把他想得太过不堪了——竟然神奇地在这一刻浮上了他的心头。

        但这样的念头也仅仅只是一闪而逝,作为一个尊敬上司、并以自家上司为榜样的手下,风见裕也在看安室透的时候也是自带下属滤镜……

        ……还是带美颜的那种。

        于是在又看了眼自家这位长相帅气英俊又能干的上司后,风见裕也作为一名合格的下属,很是礼貌地冲安室鞠了一躬。

        “那降谷先生,我先走了。”

        安室透起先“哦”了一声,正准备说“路上小心”,但很快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说了声:“等等。”

        风见裕也一愣,然后就见他家上司从小房间里摸出了一张……纸?

        被卷起来的a4纸很快就被摊开了,安室透说:“帮我再去户籍科一趟,找下这人。”

        风见裕也瞅了眼纸上的人像,“……精英和尚?”

        他觉得这个不用去户籍科,去宗教部门查找会更有效率。

        他又接过纸,因为有过一次教训,他带着几分谨慎地问道:“这次……应该不会再消失了吧。”

        安室透:“……”

        等风见裕也走了,安室透还是抽着下午的空闲,试图把小房间整理了一下。

        但也没用,这个稍显狭窄的房间暂时依旧没法住人。

        理所当然的萌酱当天晚上还是住进了安室透的卧室。

        和小小神明想得一样,卧室的摆设极其简单,还真就一张床一张矮桌,就连柜子都小的可怜,靠在墙边上,和边上的吉他同等高度。

        萌酱就趴在床上,左看看右看看,觉得没意思了,就仰躺着看天花板。

        等安室透洗完澡进来,看到的便是小姑娘发呆似地看着天花板,并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小姑娘的那头黑发又长长了一点,就连那张脸也比之前稍稍长开了一点。

        明明吃得越来越多,但脸上一点肉都没长不说,竟然还有下掉的趋势。

        话说这距离她上一次让他量身高才不过三天吧,感觉好像又长大了一点……

        尽管觉得奇怪,不过从未养过小孩的安室透很自然将其归结到了小孩子都长得特别快这一点上。

        萌酱似乎还在发呆,并横躺着占据了大半张床。

        安室透走过去,原本他都准备伸手去弹某人的小脑袋瓜,想让他家姑娘好歹挪出点位置给他,不过在手指快要碰到的刹那,他还是顿了下,泄了手指上的力道,轻轻碰了下她的眉心。

        安室轻笑着问:“在想什么呢?”

        萌酱眨眨眼睛,脖子向后正好将正上方的人的脸映入眼中。

        “我在睡觉。”

        安室透:“……睁着眼睛?”

        仰躺着的人用力点了点头,一脸认真道:“对啊。”

        安室透没当回事,转个身便坐到了床沿上,不过他刚坐下,边上的人顺势滚了两下,就贴到了他大腿边上。

        安室透还在调侃说:“你是金鱼吗?”结果下一秒,某人的脑袋就贴了过来。

        他愣了下,低头,就瞧见小姑娘磨磨蹭蹭地爬到他腿上,然后再次抬起脑袋看了过来。

        萌酱说:“透把我画得画给裕也了?”

        安室:“裕也??”

        原谅他真的没反应过来。不过说到画,他还是以最短的时间回想了起来。

        尽管不晓得他家姑娘是怎么知道的,但他还是说道:“你是说风见?那是暂时借给他的,我想让他帮我去……”

        说到这里,安室透突然就顿住了。

        面前的小姑娘似乎并没察觉到他究竟想干什么,但看着她那双在灯光下被照得充满暖意的眼睛,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在做一件很糟糕的事。

        常年养成的职业习惯让安室透下意识就想把不了解的事情都掌握清楚,不管是出现在面前的疑问,亦或是……一些人的背景交际圈之类的。

        显然面前的小可爱就属于后者。即便美其名是想把离家出走的孩子在必要的时候送回家,但不可否认他的确在做一件会伤害到面前这人的事。

        一刹那,内心竟有些惶惶不安。

        安室透下意识就接着之前的话继续道:“抱歉。”

        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小小神明有些懵,她歪了歪脑袋,不是很能理解地开口问道:“为什么要道歉?”

        安室透想了想,然后给出了面前的小可爱也能理解的解释:“我把你的画给风见,是想让他帮我查一下这人。”

        安室透又说:“我想知道你的事,毕竟我一点也不了解小樱家里的情况不是吗?”

        落下最后一个字,安室透突然松了口气,像是之前一直努力想要追寻的答案终于得到了解答。

        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但或许是释怀了,又或许是觉得不重要了,他甚至觉得,他家姑娘就算不回家也没关系,反正他养得起她,养一辈子也没问题。

        萌酱还不知道面前的男人打算养她一辈子,只眨巴着眼睛如实说道:“透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哦。”

        心境完全敞亮的男人笑了下,其实已经对答案并不感兴趣的他还是顺着问道:“那那个精英和尚是小樱的……”

        萌酱:“精英和尚???是说我画得光头惠比寿?”

        安室透心想,就是因为这样他才疑惑不是吗?

        惠比寿,日本神话中的财神、商业之神,先不说他是否存在,如此自然地说出好像认识这人的小姑娘更像是在开玩笑啊。

        不过对于已经想明白的安室来说,这种玩笑一样的话语,听习惯了以后好像也就这么一回事。

        萌酱还趴在安室透腿上,想到“精英光头”的称呼,竟然觉得意外地合适。

        于是小小神明一本正经道:“我觉得精英光头很适合惠比寿呢,而且裕也带出去的话,也可以让更多人看到光头的他。”

        听着这话,安室不可遏制地抽了下嘴角:“小樱很讨厌惠比寿?”

        萌酱没点头,同样也没摇头,而是用一脸漠然地表情说道:“不讨厌,但他在我溜出门的时候踩了我一脚。”

        嘴巴上一直说着神明是大度的萌酱,针对起同样是神明的同僚时,丝毫也没有体现出任何的大度模样。

        安室透还有些愣神,想着是被踩脚丫子了吗?

        结果面前的小姑娘突然崛起了屁股,指着小小的却意外圆润的臀部说道:“就踩在这里。”

        安室透:“……???”

        不明白为什么会踩到屁股上,不过安室透更不明白,究竟是如何凶残的人才能对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下得去脚。

        至少从那张光头精英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他竟是个比琴酒还要凶残的人。

  http://www.abcxs.org/book/90648/434400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