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长得可爱就可以世界无敌了吗[综] > 第38章 第一件糗事

第38章 第一件糗事

        上一代赤王是迦具都玄示。

        磐舟天鸡知道他是个性格暴躁还偏激的老哥,如同噼里啪啦爆裂的火星子,哪怕没人点他,他都能随时自燃。

        估计每一代赤王都是这幅德行,区别只是外放还是内敛吧。

        显然迦具都玄示属于前者,所以掉剑的速度远远快于这一代赤王。

        那时候磐舟天鸡还不是磐舟天鸡,而是有着自己氏族的灰之王——凤圣悟,当迦具都玄示的威兹曼偏差值超过界限导致力量暴走的时候,不仅是前任青王羽张迅,连他也带着自己的氏族赶去了事发地点。

        那时候的凤圣悟天真地以为自己能阻止这场灾难,但当那把巨大的逐渐残破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砸落下来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雾之守护是多么无力。

        尤其是青之王的威兹曼偏差值也在阻止赤王的时候逐渐失控。

        当两把巨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互相影响,前后掉落的瞬间,一个穿着jk制服的女孩子突然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女孩子很漂亮,黑色的长发被风压吹得有些凌乱,但即便如此,她那双眼睛依旧明亮得如最璀璨的星。她就那么站在他面前,仰头望着天空中那两把逐渐下坠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磐舟天鸡现在回想起来,那会儿自己站在边上,可能就跟个傻子一样。

        然后傻子的他还干出了一件更傻逼的事。

        他奔着人姑娘就冲了过去,明明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要把人保护起来。

        在强大的风压下,他对那女孩囔囔着:这里太危险了。

        对面的人转过头来,而当凤圣悟看到那双眼中倒映出的自己,那一刻心脏都仿佛跳乱了节奏。

        那女孩说:没事的,我会保护这里的。

        落下这话,她再次看向那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我可是守护这个国家的神明啊。

        ——……

        说着这话的人的背影仿佛笼罩着一层温暖的光华,却又如同坚冰般不可摧折。

        凤圣悟承认自己看呆了,就连胸腔中的每一下跳动都像在为面前这人呐喊助威。

        他想,若是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神明,可能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威风凛然,却又光芒四射地如同天空中的太阳。

        不过他到底无法眼睁睁看着一个姑娘置身于危险之中。

        更遑论穿着jk服的女高中生总给人一种还处在中二病高发期的年龄段。

        而被这个思想误导的凤圣悟,果断再次上前,抬手就去抓面前的漂亮女孩。

        那时候身为灰王的他下意识展开圣域,想着至少也要把眼前这人保护好了,然后……赤王和青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砸了下来。

        凤圣悟已经做好迎接死亡的准备,不过“临死前”他还想着,若是那女孩没事就好了。

        然后当他再度恢复意识,掀开眼睛看到的既不是虚无,也不是都市传说中的地狱。

        眼前依旧是澄澈的蓝天,高楼林立,若不是最高的建筑顶端有被破坏磨损的痕迹,他甚至会以为这一切只是一场恐怖的梦。

        尽管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危机已经解除了。

        这样的想法一旦出现,凤圣悟就止不住激动了起来,自己没死,周遭好像也没有被破坏,所有的生命似乎都没有因为这次的灾难而消失。

        接着他动了下,哪知他才一动,边上就传来了软软的话语声。

        “既然醒了,能把你的手从我袖子上松开吗?”

        “……”

        凤圣悟愣了下,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就见一个小团子坐在他边上。

        准确说是套着jk服的小萝莉,可爱到爆的那种。可惜衣服太大了,被拽着的袖子拉扯着领子,使得小可爱的整个肩膀都露在外面。

        她的肩头小小的,又很圆润,在暖阳下似乎都泛着柔和的奶白色的光。

        …………

        凤圣悟敢发誓,自己绝不是故意盯着看的。

        “抱、抱歉……”慌忙落下这句道歉,灰之王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于是他再次看向面前的小可爱,对面的人就低头扯着自己那身大了很多的制服,不过很快她又抬起头来,那双黑色的好看的眼睛就直直地盯着他。

        凤圣悟有些看不懂她双眼中的情绪,但隐约感觉到了从中透露出的控诉。

        那时候刚刚逃过一劫的灰王并没能想明白对方在控诉他什么,总不至于因为他毫不掩饰地盯着她的肩膀看吧。

        穿着和服的男人是在几秒后突然就出现的。

        凤圣悟甚至都没察觉到,抬头的瞬间就瞧见了突然而至的身影。

        一看到这男人,原本一脸漠然的小姑娘顿时软化了表情,用软软的嗲嗲的,还带着几分委屈撒娇的语气叫道:“荒。”

        但男人却皱了皱眉,似乎对某方面很不满意。

        他说:“怎么穿成这样?”

        凤圣悟:“……”

        重点在这里吗?

        小姑娘并不在意,脸上的表情更像是想要好好炫耀一下身上的衣服。

        “小福借给我的……”

        结果没一秒,衣服就从她肩头再一次滑落,就连应该拴在腰际的百褶裙与里面的那条也一并掉到了地上……

        “…………”

        “…………”

        沉默蔓延。

        那一刻,求生欲达到巅峰的凤圣悟果断将视线从那条混在百褶裙中的蕾丝丁字裤上挪开了。

        荒叹了一声,顺手把套在身上的羽织脱了下来,将小姑娘裹住后,又把人从地上抱了起来。

        “变不回原来的样子?”

        小姑娘摇摇头,然后一双眼睛再次漠然地看向了还坐在地上的凤圣悟。

        彼时灰王觉得自己好像看懂了什么,但紧接着发生的事又完全超出他的思考范围,以至于他根本无法做出反应。

        小姑娘问:那两个人类呢。

        然后下一秒,叫做“荒”的男子一甩手,就丢出了两具……不,是两个人。

        一红一蓝,如两条死鱼般的两位王权者。

        同为王权者的灰王·凤圣悟:“……”

        荒:“还有要抓回去的人类吗?”

        小姑娘就趴在荒的肩膀上,探着头再度瞧了凤圣悟一眼。

        若说之前他的心脏曾为还是少女的她跳动过,那眼下他的心脏差点被眼前的小萝莉吓得停下来。

        不过最终,小姑娘也只是摇摇头:“没了。”

        记忆拉断到这里。

        之后在成为磐舟天鸡的十几年里,他时常拉出这段记忆回想一下,然后在某天醒来,终于把整件事整明白了。

        总之若是当初他没伸出哪知该死的手,去拽住别人的袖子,少女就不会缩水变成小萝莉。

        虽然不清楚这件事里有多少水分,但至少别人是这么觉得的。

        *

        眼下,磐舟天鸡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对于她的反常行为,脑海中闪过无数猜测——

        比如在那之后失忆了,亦或是承受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后遗症……

        但仔细想想,比起当一个导致她变小的罪魁祸首,现在成为前任赤王、前任青王同伙的连坐罪名反而跟挠痒痒似得不轻不重呢。

        对面并没有回忆当初……不,压根就没记忆的小小神明仍旧一脸漠然地看着面前的王权者。

        被盯着的磐舟天鸡却在短暂的思考过后,举双手投降:“嗨嗨~我的确认识那两个人,但也只是见过两三次面的关系。”

        毕竟大家都是王权者,黄金之王那老头又总是拽着他们讲规则,讲权限,讲领地,以至于他们三个同时代的人常常被一起叫到御柱塔。

        因为有迦具都玄示在,就更像学生时期被叫去办公室挨批了。

        对,就是仿佛被教导主任叫去的,几个彼此互不认识的学生。

        所以快点把这个连坐罪名都给他忘了吧。

        小小神明没吭声。磐舟天鸡觉得自己需要再努力一把,对面没有记忆(?),连性子似乎都变成小孩子的姑娘并不是真得讨厌他,显然她的讨厌范畴囊括了和前任赤王青王有关系的所有人。

        这么一想,磐舟天鸡在心里向那位性子温柔的青王说了声抱歉,接着开始棒读道:“其实我也很看不惯他们,一个脾气不好的黑社会老大,一个刻板的政府公职人员……”

        说话间,磐舟天鸡又偷偷瞥了眼对面的小姑娘。

        萌酱倒是颇有几分认同,尤其是某个脾气不好、性子残暴、还对神明没有半点敬仰之心的前任赤王。

        而在看到小姑娘逐渐软化下来的表情后,磐舟天鸡又接连说了几句迦具都玄示和羽张迅的坏话,说完了,他再度将自己从这两位前任王权者的关系户中将自己撇了出去。

        磐舟天鸡说:“你看,我现在不过是一家餐厅的服务员哟。”

        边说,边扯了扯自己腰际的围裙。

        萌酱依旧没吭声,不过面上的神情总算缓和了下来。

        灰王的威兹曼偏差值一直很稳定,从赤王都换了十代,但灰王只换了两代就能看出来。

        可以说,下一代赤王掉剑了,这人依旧不会有事。

        磐舟天鸡又说:“既然今天遇到了,那这一顿我来请吧。”

        一直沉默至今的风见裕也一听“请客”,原本被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弄得云里雾里的脑袋顿时一凛。

        “等等,这次说好我请的。”

        “……”

        磐舟天鸡“唉”了一声,他看了眼风见,又看了眼风见对面的安室透。

        很快这位临时充当了一回服务生,并且设身处地地考虑了一下店内业绩的磐先生顺势说道:“那这样吧,我请……小姑娘是叫小樱吧……”记得刚才这男人是这么叫来着,“我请小樱,你就继续请客这位吧。”

        风见裕也还没说话,倒是安室透皱着眉,想要拒绝这人的提议。

        不过没等他开口,磐舟天鸡已经把菜单推到了萌酱面前。

        “小樱,你想要吃什么,尽管点,今天我请客哟。”

        小小神明低头瞅了眼菜单,又抬眸瞧了眼探身过来的磐舟天鸡。

        萌酱:“是你做的吗?”

        磐舟天鸡愣了下,心想着他一定要满足这一位的所有需求,于是下一秒,他果断点点头,一脸骄傲道:“虽然今天的我是服务员,但毫不谦虚地说这一本菜单上的料理我都会哟。”

        萌酱点点头,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拿起菜单,递还给了自称能上厅堂又能下厨房的磐舟天鸡。

        对于小小神明的这一举动,所有人都有些奇怪,包括安室透也是。

        不过到底和小姑娘朝夕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几乎眨眼的功夫,安室透就猜到了他家姑娘下一句会说什么了。

        萌酱眨了眨眼睛,接着一脸认真道:“这本菜单上的,我都要。”

        磐舟天鸡:“……啊???”

        萌酱有重复了一遍:“所有,我都要。”

        安室透扶了扶额头,心道:果然跟他猜得一样。

        *

        磐舟天鸡是一脸懵地抱着菜单走进厨房的。

        【龙屋】的老爷子就站在门边上,对于外头的对话,他也都听到了。

        见这人走进来,他跟着就调侃道:“你这是难得来一天,就要把我这里搬空啊。”

        “别这么说么,我会付钱的。”尽管震惊于小姑娘的点单方式,不过磐舟天鸡还是笑着翻开了菜单,开始给第一页上的冷菜装盘。

        刚刚还表现的一脸惊讶的人,眼下光是装着冷盘就一副格外用心的的模样。

        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又撩开帘子看了眼坐在外面的小姑娘,偶然间就见那小姑娘转头看过来。

        仅仅一眼,老爷子心里就有底了。

        “原来你喜欢这种年纪的女孩子啊。”

        听到这声调侃,磐舟天鸡跟着愣了下,“瞎说什么啊。”

        老爷子一边帮忙打下手,一边反问道:“那你干嘛这么上心?”

        当然老爷子没说的是,某位中年男人用一脸怀念又温柔的表情给人准备着料理的样子,若不是他晓得这人的为人,八成要以为外面的小姑娘是他流落在外的私生女了。

        不,也不一定,可能是曾经喜欢的姑娘的女儿。

        磐舟天鸡说:“她啊,是我和家里那孩子的救命恩人……”

        老爷子听罢,又瞧了眼,说这话的中年男人似乎沉浸在回忆中,脸上的神情感伤而又带着几分失落。

        老爷子是知道这人十几年经历了什么,所以是……十几年前的救命恩人的女儿?

        不知为何,以他过来人的经验,大概已经猜到身边这人曾经经历了如何心酸的一段感情纠葛。

        这么想着,老爷子重重地叹了口气,又拍了拍磐舟天鸡的肩膀:“今天你也别付钱了……”

        磐舟天鸡偏头看了眼一脸感慨的老爷子:“……???”

  http://www.abcxs.org/book/90648/434400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