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膝枕

        萌酱的话理所当然被当成了童言无忌。

        当然若一定要说什么,教她说“打一顿不行打两顿”的那位,不管怎么想都十分欠揍。

        安室透随口问了一句,“这话听谁说的?”

        萌酱想了下,回道:“鬼灯啊。”

        她话一说完,周遭听到名字的几个人纷纷沉默了下来。

        鬼灯,酸浆属草本植物的别称,同时也是一种妖怪的称号,一般应该没人会叫这名字吧。

        不过他们倒还记得某位小姑娘说:地狱的鬼灯……

        所以是在玩什么有趣的角色扮演游戏吗?

        这么想的人不在少数,也有压根不在意的。

        太宰蹲在萌酱面前,双手撑着下巴,平视着眼前的小可爱,然后顺着她的话就问道:“那那位叫鬼灯的,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严格意义上来说,鬼灯不是人。

        然而小小神明并没在意这些细节,被太宰一脸好奇地提问了,她登时也来了兴致。

        “鬼灯啊他是个的工作狂,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和一些奇怪的植物……”

        太宰弯了弯眉眼,笑着说道:“那他一定很喜欢小樱吧。”

        毕竟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啊。

        而在太宰看来,面前的小可爱就跟尚处在幼年期的猫崽差不多,可甜可萌了。

        萌酱觉得这话没毛病,不说鬼灯,地狱应该就没有不喜欢她的吧。

        一般小小神明往那一站,只要她收敛了那足以净化一切的光,周遭的亡者们可都是上赶着往她这边飘的啊。

        这种时候,萌酱果断无视那群亡者眼中跟看大块鲜肉一样的渴望眼神,将这些上赶的都归类到了“喜欢”。

        ……某种意义上,也的确是喜欢没错。

        萌酱点着头,可骄傲地说道:“鬼灯不仅对我很温柔,还很尊敬我哦。”

        “尊敬”这个词从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嘴里说出来总有些怪异。尤其她还是被“尊敬”的那个。

        但看着小姑娘脸上那骄傲的小表情,太宰突然伸手揉了揉萌酱的脑袋:“我也对小樱很温柔啊。”

        搁在头上的那只大手暖暖的,轻轻柔柔的力道舒服地让人想蹭两下。

        萌酱也的确蹭了两下,然后对面前的人露出了一个猫咪似得笑。

        太宰看着,登时眼睛一亮,只觉得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清爽了起来。

        若小姑娘身后有背景的话,该是百花齐放的样子吧。

        这么想着,这位侦探社的社员完全无视站在边上的同僚们,跟着像嘴巴上糊了蜜似得夸起了面前的小可爱。

        “小樱笑起来的时候,感觉世界上的花都开了一样呢。”

        这话明显是在夸人啊,还是句很俗套的彩虹泡泡,然而小小神明一听这话,第一反应却是——

        ……花粉症。

        因为世界上的花都开了,所以花粉症的发病率呈几何倍数在增长。

        理所当然的,死亡人数也跟着曾几何倍数在增长。

        紧接着第二反应——

        鬼灯随口说过:因为死亡人数太多的话,地狱人口也会增长过快,会造成地狱管理的负担的。

        萌酱:“……”

        小小神明拒绝回应这句彩虹泡泡。

        没人知道可爱的小姑娘为什么突然沉默了下来,包括夸了人的太宰先生。

        太宰治也一脸疑惑,明明他是在夸小姑娘好看啊,尤其是笑起来跟朵花一样,为什么她反而看起来不大开心的样子呢。

        他双手撑着下巴,不过更像捧着脸就是了,接着就听他不停叫萌酱的名字。

        “小樱~小樱~”

        “……”

        “小樱~???”

        “……”

        小姑娘没回应,周遭的人只觉得他们的太宰先生跟坏掉了一样。

        唯独谷崎润一郎一脸复杂地望着太宰,在回想起地狱言论以及可爱的小姑娘之间的关系后,他顿时想起了之前太宰先生煞有介事地表达了自己对小姑娘的喜欢。

        谷崎润一郎:太宰先生,现在的你就像个痴汉萝莉控你造吗?

        *

        太宰问:“小樱,你怎么了?”

        安室透也奇怪,便跟着蹲下来,望着自家小姑娘问:“怎么了小樱?”

        被两个大男人围在中间,萌酱看看左边看看右边,最后一头就扎进了安室怀里。

        侦探社的社员们瞧着这堪称经典的白学现场,着实替他们的同事心疼了一把。

        不过能看到某人吃瘪,实际上他们还是很喜闻乐见的,就差普大喜奔了。

        萌酱双手搂着安室的脖子,小脑袋埋在他肩膀上,半响吭声道:“花粉症。”

        安室透满脸的问号:“……花粉……症???”

        这个词他懂,但他不懂的是太宰的话和花粉症有什么关系。

        就因为他说了开花吗??

        心下虽然觉得某人有些冤枉,但安室透想着方才自家小姑娘和这人的相处,自己也的确酸了下。

        就像养得好好的白菜差点被猪拱了的感觉。

        于是下一秒,作为正直的公安警察,安室透却没解释的意思,直接跳过这个话题,直奔这次过来的主题。

        “太宰。”安室叫了声,成功把某人的注意力拉扯到了自己身上,“我和小樱这次过来,是要跟你说件事。”

        太宰眨眨眼睛,一张脸上写满了好奇。

        安室透正想说明,萌酱却先一步转过头来,小声说道:“是明天,我和透要离开横滨去东京。”

        太宰:“唉??”

        萌酱也觉得刚才的自己太过敏感了,事实上自己一笑,世界花开的话也是天照瞎扯的,顶多就日本国内花开遍地罢了。

        不过大前提也是她不去平衡自己的力量,所以一般来说,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对面太宰还震惊着,萌酱想了想,又安慰道:“不过东京和横滨很近的,阿治也可以来东京找我玩……”

        这样的话,太宰和临时基地的那帮家伙有什么区别?

        这么一想,萌酱又补充道:“嗯,很近的,所以我也会经常来找阿治的。”

        安室透:“……”

        这话太宰爱听,面上的神情也总算恢复了原状。

        但下一秒他脸上泛起发自内心的温柔的笑,那双鸢色的眸子也似水般荡起柔意:“那就说定了哦,小樱。”

        萌酱点点头,用力“嗯”了声。

        *

        “不过说起来,安室先生为什么会这么急着离开横滨呢?”

        知道是某人临时做出的决定,太宰边喝了口茶边好奇问道。

        三人已经离开了侦探社,目前正在一家餐厅里用餐。

        太宰原本叫了杯咖啡,不过被安室透换成了不带咖啡因的茶饮。

        萌酱也不让太宰喝咖啡,因为等吃完了饭,这人就要回去宿舍睡觉了。

        听说太宰一夜没睡,就为了问小房间里头的人一些问题。

        现在那些问题都问到了,这人也就可以功成身退,安心回去休息了。

        被太宰这么一问,安室透挠了挠脸颊,回道:“也不是很急吧,之前就一直有在考虑了。”

        自从伏特加和他意外收获了那批军火武器后,身为卧底的安室便起了带小姑娘去东京的念头。

        之后又出了森鸥外那茬事情,安室透才终于做出决定——

        总之,横滨是不能待了。

        太宰隐约猜到了这人的顾虑,所以也不再询问下去。

        说话间,太宰点得意面也上来了,或许是真的饿了,很快这人就开始嗦起了面条。

        安室透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

        倒是萌酱瞧着他嗦得起劲,双手捧着脸问道:“很好吃吗?”

        太宰一听,抬眸就瞧见对面的小可爱用一脸艳羡的目光望着他……面前的意面。

        太宰:“……”

        他直起身,卷了一叉子喂过去,“小樱,啊~”

        萌酱张开嘴,一口就把卷在叉子上的面条吞了进去。

        安室透抽了抽嘴角,都不想说什么了,只好问他家小姑娘:“我给你也叫一份?”

        萌酱却摇摇头,等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去,她才说道:“今晚我们就吃这个吧,我要吃透做的。”

        安室透怔了下,却很快回过神来。他抬头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应了声:“好。”

        太宰则配合地再度卷了一叉子,递到了萌酱嘴边。

        最后这一盘意面,有三分之一进了萌酱的胃,剩下的三分之二才是填了太宰的肚子。

        萌酱问太宰,还需不需要再吃点别的。

        太宰笑着捏了把小姑娘的鼻子,说道:“不是小樱和安室先生说的吗?吃太多影响睡眠质量啊。”

        萌酱想了下,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这种话,同样也不记得她家透有说过这句话,倒是喝咖啡影响睡眠质量是有的。

        不过既然这人觉得够了,萌酱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回去的路上,太宰和萌酱一起坐在后座。

        用太宰的话说,既然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自然要把握每一分每一秒才行。

        坐在驾驶座上的安室透特别想把人从后面揪上来,但最终还是没这么做。

        起初的时候,他还问问关于雨生龙之介的情况。

        太宰说:这人已经承认自己杀了人,虽然他仍旧没觉得自己是在犯罪,但接下去等着他的也只有蹲监狱了。

        雨生龙之介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向往着观察各种人的死亡,对象甚至不限于自己。只不过因为自己是实施者,若对象是自己的话实在难以发挥,可要是有别人替代他这个实施者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这种情况下,只有让他毫无盼头的蹲在监狱里,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安室透听了一会儿,只觉得后面传来的声音越来越轻,直至最后只剩均匀的呼吸声。

        他抬眸看了眼后视镜,接着就瞧见这人不知何时竟然睡着了。

        当然这并非重点,重点是这人竟然恬不知耻地枕在萌酱腿上。

        他家姑娘小小的,不过可能大腿的高度正好,这人就平躺着,看起来似乎是睡着了。

        察觉到他的视线,萌酱小声说道:“阿治很累的样子,所以睡着了。”

        安室透:“……”

        萌酱又说:“我们等阿治醒了,再走吧。”

        安室透想了下,虽然很想说,车子里睡觉并不舒服,但看着后座上的画面,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车子最终停在了太宰住的地方楼下。

        安室透熄了火,明明不算是很轻的动静,但后面的人却神奇地没有醒来的迹象。

        安室是知道的,身为港口黑手党的前干部,当然哪怕没有这个头衔,这人的警惕性也不会比自己差到哪里去。

        按道理说,在移动的车子上,以及车子熄火停下的时候,像他们这样的人哪怕困死都会下意识地有些反应吧。

        然而此时此刻的太宰却真得没有一点反应,他仿佛依旧熟睡着,甚至看起来睡得很好的样子。

        安室又抬眸去看他家小姑娘,却见她低垂着眸子望着枕在她腿上的太宰。

        在并不明亮的车厢里,萌酱有小半张脸被笼罩在阴影中,但露出来的大半张脸上却是维持着平静而又温和的表情。

        有那么一瞬间,安室透似乎在她家小姑娘眼中看到了如水的温柔,那眼神……就跟看着自家崽差不多。

        明明还是个小孩子,却用注视着小孩的眼神望着别人……

  http://www.abcxs.org/book/90648/434400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