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长得可爱就可以世界无敌了吗[综] > 第8章 地狱的风景

第8章 地狱的风景

        萌酱问:“殉情是什么?”

        被问的大汉愣了下,但因为话题太过劲爆了,他迟疑了下才反问道:“萌酱是要和我殉情吗?”

        萌酱没吭声,对面的大汉继续说道:“虽然我现在还不想死,但如果对象是萌酱的话,殉情也不是……”

        话没说完,大汉的脑袋就被人狠狠按在了桌子上。

        安室透突然觉得心好累,懵懂的小孩因为遇到一两个人渣,而被教坏这种问题,他一直觉得距离自己很遥远。

        毕竟作为一个打算将一生都奉献给这个国家的人,安室透目前还没想过自己会结婚生孩子,当然也没有领|养|孩|子的打算。

        然而现在,他不止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并且神奇地似乎担起了监护人的责任。

        安室透:“都说了,不要跟小孩子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落下这话,安室透就想着是不是要把小姑娘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显然这座临时基地的人都太危险了,个个都是大灰狼,而二楼最深处还住着一只狮子。

        琴酒因为受伤,这两天都住在这里。安室透担心萌酱独处时遇到这人,想了想还是要把小姑娘放在自己视野范围内才行。

        在成功让大汉闭嘴后,安室透就把萌酱抱了起来。

        小姑娘却趁此机会扯住了他的领子,两个人平视着彼此,接着就听她说道:“死?殉情是指一起死吗?”

        安室透有些头疼,小孩子太聪明,领悟能力太强也是个问题。

        不过……为了给予对方正确的三观,他补充说明道:“是指两个相爱的人因为一些外部或内部的因素,双双自杀,或者因为其中一方死去,另一方选择自杀相随。”

        完美的硬核科普。

        萌酱眨巴着眼睛,似乎在消化这一段话。

        但小小神明的关注点并不在两个相爱的人这一点上,而是……

        萌酱认真道:“自杀是不好的,下地狱以后会特别惨。”

        安室透:“……嗯。”

        虽然同样不相信地狱,但安“爸爸”觉得,这个疑似床上故事的说法很好。

        至少有效阻止了一部分思想还没成熟的孩子去自杀。

        *

        下午,酒吧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感觉到大门被推开,尚还留在大厅里的安室透回头就说道:“抱歉,我们暂时还没开始……”

        然而在看到来人后,安室的话语戛然而止。

        走进来的人并不受影响,自顾自冲坐在椅子上的萌酱挥了挥手。

        太宰治说:“我们又见面了呢,小樱。”

        萌酱应了声,但边上的安室透则沉默表示:他并不想见到这家伙啊。

        早上短暂的交流已经让安室透非常清楚了,这家伙就是个自杀爱好者,而他唯一值得称赞的一点大概只有:自杀时不想给别人造成困扰。

        但说实话,就算自杀时不造成别人的困扰,死后也会给相应部门造成麻烦好么。

        在死之前,至少替需要给你处理尸体的那些人多想想吧。

        当然,安室透并不想过度评价一个人的追求(?),但相应的也不希望这人去影响别人,譬如他家的小姑娘。

        不请自来的客人步履轻松地走进来,然后一屁股坐在小姑娘对面的椅子上了。

        安室透看着他,觉得估计赶不走,于是开口问道:“说起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太宰治:“爱~当然是因为爱牵引着我找到小樱。”

        安室透:“……”

        太宰治收起张开的手臂,单手扶着额头,自信爆表:“别小看我,再怎么说我也是个侦探哦。”

        安室透挑了挑眉:“侦探?”

        原谅他一点也看不出来,倒是这人深藏不漏他是看出来了。

        明明看起来像个无脑的自杀爱好者,但实际上却给人一种无法看透的感觉。

        太宰治转头看向身边的安室透,笑着说道:“说起来我还没为早上的事表示谢意呢,虽然这并非我本意,但还是谢谢你救了我……”

        “……当然如果那时候你能无视我就更好了。”

        ……你可闭嘴吧,你个自杀狂魔。

        安室透不是很想理会这人,但对面的太宰治显然不大在意这一点。

        这个手上还缠着绷带的男人挂着清爽的笑容,开始自我介绍。

        “在下太宰治,请问阁下是……”

        “我好像没必要告诉你我的名字吧。”

        目前还身在波本角色中的安室显然不想理会这人。他敛了笑,面无表情地看了太宰一眼。

        “唉~这样吗?那小樱呢?”仿佛没有察觉到对方的不欢迎,太宰一转头,弯着眉眼看向对面的小姑娘,“我还不知道小樱的全名呢。”

        被问的萌酱眨了眨眼睛,接着有些愣愣地回道:“日本,樱。”

        “日本吗?”太宰治支着下巴,跟着感叹道:“多么伟大的姓氏啊。”

        萌酱歪着脑袋,心想:的确挺伟大的,没毛病。

        她手上还捧着没看完的《国富论》,对面太宰治支着下巴,笑着又问道:

        “对了,我刚才就很好奇,小樱正在看的书是什么?似乎是跟经济有关的样子。”

        被这么一问,萌酱配合地抬起手中的书,将封皮正对向对面的男人。

        “thewealthofnations……”太宰治看着书名,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裂痕,但很快他又拾起清爽亲和的笑,“没想到小樱竟然在看这本书啊。”

        话说……这是小孩子会看的书吗?

        萌酱点点头,但很快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道:“早上的时候,阿治是在自杀吗?”

        软软的声音一落下,太宰愣了,包括同样已经坐下来的安室透也愣了下。

        安室透原本是想把这人赶出去的,但由于这人身上到处都是迷,他最终决定再试探下这人。

        他先是发了条消息,让地下室的人不要上来,接着才耐着性子坐了下来,结果他才坐下,就听到了这句话。

        因为被叫名字而愣了的太宰治很快就回过神来,他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接着说道:“是呢,毕竟我的座右铭就是‘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自杀’哦。”

        安室透有些无力吐糟:“一般人可不会拿这个作为座右铭。”

        太宰治抬手指着自己,脸上的小表情就像在说“有哦,就在这里。”

        安室透直接选择无视,赶紧转头拿自家小姑娘洗眼睛。

        萌酱似乎在认真地思考着,安室透本想让她放弃思考,结果下一秒她又出声问道:“为什么呢?”

        这下轮到太宰治懵了,黑发的男人歪着脑袋,脸上的表情有些天然。

        太宰治:“唉??”

        萌酱跟着歪了歪脑袋,表情依旧不变:“为什么想寻死呢?”

        萌酱:“阿治是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一点意思也没有吗?”

        对面的男人勾着嘴角,笑得跟个孩子似得反问:“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萌酱一本正经地回道:“既然都把自杀作为人生信条了,那肯定不会是因为一件两件不顺心的事做出的决定,是因为长期这么觉得吧,因为觉得活着没意思,才会产生这个想法。”

        当然萌酱并不是很能理解这种想法,大多神明于人类的愿望中诞生,本就背负着期望、身负着使命,没意思什么的,根本不会有这种想法。

        安室透也认同自家小姑娘的说法,不过可以的话,其实他并不想听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去说这么沉重的话题。

        “小樱。”安室透想结束这个话题,结果没等他说话,萌酱继续说道,“可是……就算死了也没用啊,死亡并不是结束。”

        太宰治:“……”

        安室透:“……”

        如此富有哲理的话,却从一个小姑娘嘴巴里说出来,不管怎么看都有些微妙吧。

        而萌酱显然还没打算停下自己充满哲理性的言论。

        神明会因为曾经祈祷的人的死亡,而逐渐湮没于历史长河中,但人类的死亡却只是地狱之旅的开始罢了。

        所以说啊……通过自杀想要结束一切,根本是傻瓜行为。

        于是当一米八大汉拎着一袋子菜从外头进来,就听到小姑娘软软的声音说着关于地狱的事。

        萌酱说:“人死后灵魂会先去灵界,由灵界的人决定你是下地狱还是去投胎。”

        萌酱:“不过自杀的人肯定是会下地狱的,所以想要通过自杀结束一切,根本是异想天开。”

        萌酱:“……下了地狱就变成了鬼魂,鬼魂无论受到怎样严厉的酷刑都能立刻再生,所以一般会受到全天候无休息的酷刑对待。”

        萌酱:“……阿治是自杀的话,一定会受到判官以及狱卒的特别对待,因为他们最讨厌自杀的人了。”

        萌酱:“……有些狱卒很恐怖的……”

        ——不,现在明显是你比较恐怖吧宝贝。

        吧嗒——

        购物袋掉落的声音终于打断了某位神明的话语。

        一米八的大汉看着正对着门口坐着的小姑娘,只觉得自己方才像是看到了一个头顶长着小犄角的恶魔。

        ……不,那一定是他的错觉。

        此刻他们可爱的萌酱就坐在椅子上,捧着那本他怎么都看不懂的原文书,看过来的眼睛依旧那么清澈,距离近了仿佛能倒映出他的脸来。

        似乎是想看萌酱眼中的自己,大汉也不管掉落在地上的购物袋,猛地朝对面的小姑娘冲了过去。

        “萌酱~~~~”

        萌酱没动,安室透正准备把人直接放倒了。

        结果下一秒,冲过来的大汉就扑倒在了地上。

        ……嗯,准确说是被人绊倒在地上的。

        始作俑者的太宰治一脸微笑地收回伸出去的脚,双手支着下巴,脸上继续挂着异常纯粹的笑。

        太宰治:“嗨~小樱,我们继续来讨论地狱这个话题吧。”

        安室透:“……”

        *

        武装侦探社——

        这几天,国木田独步发现自己搭档经常往外跑,他尝试进行了跟踪,但非常可惜,往往跟踪到中途,就被那个可恶的绷带浪费装置给甩掉了。

        接收到国木田的烦恼,江户川乱步背靠着椅子直言道:“太宰的话,最近一直去隔壁那条街上新开的酒吧哦。”

        国木田:“是那里吗?那家伙真是……”

        一想到那家伙去酒吧干嘛,国木田独步瞬间满脸怒容地冲了出去。

        太宰治,自杀爱好者,不仅想要自己死,还喜欢找漂亮的女性,提出一起殉情的请求。

        拥有一张欺骗世人的脸,但幸运的是至今未曾出现受害者。

        在这家伙加入侦探社的一年多里,侦探社所在的街道,上至已婚妇女,下至十六jk,据说都被这家伙纠缠过。

        国木田独步作为其搭档,每天都要给这个麻烦制造机擦屁股。

        但这位认真到刻板的青年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可能要替自家搭档向别人家长道歉。

        原因是他家搭档竟然开始向未成年……不,称之为未成年都已经过了,对方分明只是个五六岁的小姑娘。

        所以,他家搭档终于将自己的魔爪伸向小孩子了。

        国木田站在酒吧的窗户外面,看着太宰趴在桌上,聊着聊着又冲边上的小女孩伸出手,他整个人为之一振,心想着这人真是个麻烦制造机,急忙往大门冲去。

        几乎一转眼,金发青年就站到了门口,然后抬手一推就走了进去。

        “太宰——”

  http://www.abcxs.org/book/90648/434399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