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血色印记 > 第47章 黛米.科菲

第47章 黛米.科菲

        这封简信看起来如此简洁,可黛米每读一次就觉得眉头锁了几分。

        “大概十日之后,各大势力齐聚纽恩特,小心行事,不要暴露。”

        男人的字迹依然放荡不羁,正如他的性格。

        黛米把信对着桌子上的蜡烛靠去,乌黑的死亡之花从纸中绽放,黑色慢慢向四周扩展着,一个火苗窜了出来,沿着黑边,逐渐吞噬了信件。

        “呼呼。”

        寒风刺骨,烛火随风摇曳,黛米走近窗户,把仅漏的一点缝隙关上,转手又在炉火里添了几捆柴火,确保在天亮之前,房间能够一直保持温暖。

        真是太冷了,这么多年来,黛米第一次感觉寒冷是多么的可怕,虽然现在只是秋天,但屋子外鹅毛般的大雪让她以为是在冬天。

        大雪赶走了顾客,也赶走了一些亡命之徒,正当黛米以为可以好好休息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

        纽恩特城中,突然来了很多艾兰特的士兵,他们把整个城市的住所都占了,迫不得已,很多旅客都来她这个边陲小镇的旅馆投宿。

        大明的军队也在旅馆的西侧扎营,原本开战的双方好像达成某种默契似的,只是安安静静的待着。

        纽恩特的居民以为军队收复失地,可是艾兰特军队只是在大明的容许下暂且驻扎而已,因为现在整个北海境地都归大明帝国所有。

        归谁所有,黛米从不关心。

        她所关心的依然是各路的消息和为了收集情报而运转的旅馆。

        她从几个偷偷开小差的大明士兵那里听说了一些情报:各大帝国组成的联盟即将在这汇合,然后前往巨岩之柱。

        至于为什么去,那名士兵却说不出有价值的情报,这也难怪,毕竟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最低级的士兵。

        但是从这呼呼而过寒风中,黛米可以听出点东西,例如饥饿群狼的深夜嚎叫,大片飞鸟逃散的集体拍翅。

        黛米脱下衣帽,钻进了温软的被窝,她把被子两侧压在身下,扬起腿,顺势把脚下的被子打个对折,压在腿下,确保寒风无法突破被褥侵袭自己。

        但是黛米怎么也睡不着,思绪乱飞,辗转反侧。

        她不禁好奇,巨岩之地到底生了什么,这和今年反常的天气有关吗?男人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他还不回来?

        他是不是去了见魔那里?

        阿斯纳的情况比较特殊,城中的牧师协会一下子壮大了不少,从见魔回来的消息称,这一切可能跟天纹帝国战天运要造反的事情有关。

        北门外已经聚集了帝国的护卫军,足有十万人马,由王后的弟弟“独狼”率领,他们和港城的“熊堡”士兵形成对峙局面。

        关键时刻却不见熊堡的主人。

        迫不得已,战天运的儿子战火儿带着三位长老,还有一些家臣指挥军队固守城池,紧闭大门。

        就连“独狼”拿着国王的命令要挟战火儿放开城门,可依然没有动静。

        也许,他在那里?

        不会,不可能!

        黛米马上推翻了自己的遐想,见魔已经在阿斯纳了,他不可能也在,不然信中不会不提起他。可是,这样的话,他现在到底在何处呢。

        她马上联想到了热情奔放的南方,古铜色肌肤的美女妖艳地拉着他翩翩起舞,酒桌上的酒器胡乱的挥洒一片,偶尔在巷角还有春女和客人忘情的纠缠。不错,那就是牧师和骑士的极乐之地:神圣帝国。

        作为牧师职业最多的国度,神圣帝国有着数不清的牧师协会,总部当然也在那里。既然牧师协会在暗中追查他,也许他也会在那里暗中探查?!

        “嘚嘚......”

        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黛米的思绪,她恨这个声音,这几晚每隔一段时间响个不停,也许是大明军队的夜间巡逻。

        黛米从门缝里看见过几次:高大的马背上坐着几个大明士兵,士兵的手上都拿着火器。他们围绕着边境地带四处巡逻,偶尔也会拦住夜行的路人,查探底细。这紧张的背后,估计有些不容过错的事情。

        “艾兰特的高层,从上到下,内脏里都爬满了蛆!”

        这是来黛米这喝酒的大明士兵,酒后说的,“打了败仗,依然大摇大摆的回来,还住进了城中的酒店,旅馆。这哪里是军队,还不如说是观光团,这样的国家迟早要完!”

        士兵喊了几句后,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他的话引起战友们大声欢笑,还不停地嘲笑着在那里咬牙切齿闷不做声的本地人。

        不过,今晚的马蹄声要比前几天急了很多,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情?

        挣扎了几下,她还是没有起来,她想起了刚才烧的那封信,“小心行事,不要暴露!”

        男人的话,就得听,黛米从不懈怠,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

        她从未反驳过他,不管是什么时候,他总是那般的体贴,对她一丝不苟的照顾。

        记得他开玩笑的说,等过几年,找个富贵的家庭,他会为自己找个如意郎君,平平淡淡的度过余生。

        黛米不喜欢这样,[也许他知道我的想法,故意这样。好让我远离他,不去骚扰他。]

        那个时候,黛米没有说话,豆大的泪珠告诉了他一切,从此,男人再也没有提起那件事?

        壁炉里,炉火噼啪燃烧,甜美的香草撒在地板上,桌子上的蜡烛不停地跳跃着。

        窗外传来几声狗吠,几团红彤彤的火焰透过窗户洒进房间,偶尔能听见几声对话,“报告长官,将军的信函。”

        这时候,另一个声音传来,“全体返回,全体返回,出事情了!”

        黛米厌恶地翻了个身,往被子里钻了钻,同时盖住了自己的耳朵,她不想让外面的嘈杂打断自己的思绪。

        [要是我能和见魔那样,不管多嘈杂,都能安静地独处,就好了。]

        她想起了习惯在宴会上一角吃着东西的见魔,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不和任何人亲近,唯独她。

        “我认识你的祖父,一名公爵,他有恩于我,虽然彼此了解不深。”

        这是见魔第一次和她说话,语气十分冰冷,让人感觉很陌生,她记得那是个冬天。

        “我听说过,他在我出生之前就死了。”

        黛米回答着,并不在意突然的搭讪。

        “是的,我想起来了。据说你的父母也死了,他告诉你了吗?你的父母是对好人,但是死亡终究会降临到每个人的头上,只是对某些人而言,快了一点。你比大多数人更能体会这点,可怜的孩子。”

        黛米那时候不明白他的话是嘲讽还是就事论事,现在想起来,也许见魔并没有别的意思,从不开玩笑的他也没那么多想法。

        “你了解我的父母?”

        “不,我不了解。但是身为贵族,你的父母懂的穿着,懂的魅力,澡也洗得干净。他们知道如何打扮、如何微笑、如何沐浴,从而得出结论自己是个标准的贵族。毫无疑问,他们总是抱有自以为是的幻想,总以为人们都会尊敬他,爱戴他。所以,当叛徒用利刃刺穿他们胸膛的时候,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觉得,这些都来自根深蒂固的血统还有那该死的......”

        “够了!”

        黛米打断了他。如果能打过他,她一定会上去一个耳光,她很想,但是她没有。

        她很爱自己的父母,很爱。

        不过从那以后,见魔再也没有提起她父母或者她的身世,黛米不想了解这些,就算自己是个皇亲国戚,她也不在乎......

        思绪还在乱飞,一阵阵困意却接连赶来,蜡烛已经干枯了。

        跟了他几年,黛米才知道他拥有一个武装集团,一个大部分都是艾兰特人的盗贼组织,他们大部分都是些孤儿或者亡命之徒,和黛米一样,靠着男人而活着,为了男人而生活。

        这是他的耳朵,收集各大国之间的情报就是公会的任务,偶尔也会像佣兵一样,接一些活干,大多做些不痛不痒的杂事。

        [也许哪一天,他放下这些包袱,和我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就我们俩,那该多好。]

        黛米甜甜地笑着,匀称的呼吸随着胸膛上下起伏。

        她做了个梦,在一个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地方,有个属于他们两人的家......

        (本章完)

        .

  http://www.abcxs.org/book/19354/94759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