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血色印记 > 第21章 七星议会

第21章 七星议会

        如果有亡者的世界一定是这样的,战印深信不疑。

        哈兰安静地坐在温暖的绒被子里,僵硬的身体犹如木偶一样,鼻尖的热气,静止的悬在空中。

        战印推开门在一片灰暗色的世界中徘徊,他拿过一片定在空中的落叶,惶恐地看着四周。

        很安静,这里没有声音,只有恐惧。

        那坐在树荫下的学生,像游荡在枯林中的鬼魂,没有活人的气息,他们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呼吸,没有心跳。

        “太弱小了!”

        一个声音缓缓地传了过来,在黑色的天空回荡。

        “谁!”

        战印的口鼻急促地呼吸着恐惧,他拿着从里昂那里得到附魔匕,放着胸前,警惕地来回走着。

        “又到了我的时间,你的身体,你的力量都还微小,必须快成长。”

        声音并没有回应战印的呼叫,自顾自地说着话。

        “你是何方神圣?”

        战印追问着,手指慢慢地靠近戒指,只要一瞬间他就能把戒指摘下来,所有的异象从戴上戒指那一刻开始的。

        “别摘下它,下次见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不会伤害你,也没法伤害你。”

        那个声音像是看穿了战印心思,好意地提醒着他。

        战印放缓了身心,用尽可能不打颤的声音,问着:“你是谁?”

        “印记,时间,真理。进步了不少,咦,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粘上这个?”

        那个声音完全不理会战印,自言自语地说着,战印感觉自己像个小白鼠,被人摆弄着。

        “算了,时间的裂隙罢了。不过时间紧迫,我来祝你一臂之力!”

        声音刚说完,四周的景象龟裂般的消散着,脚下的地面和四周的景象慢慢的消失了,战印急迫的想要摘下戒指,现双手早已失灵,他在碎裂的地面上不断的找着落脚点,但还是坠入黑暗的深渊。

        “这本该属于你,现在还给你!”

        战印的心像被抽光热水的水壶,温暖离他而去,冰冷怀抱其中,呼啸的耳边充斥着一些碎杂的声音。

        “扑通。”

        他掉进一片水里,溅起了一朵白花。

        稀薄的空气让他难受,他不停地在水中挣扎着。

        “醒醒!醒醒!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

        耳边隐约传来哈兰的叫声。

        战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脸上的水顺着弯曲的脸庞倾泻在衣襟上,胸口已经湿了一片。

        战印慢慢睁开疲惫的双眼,哈兰一脸喜悦的看着他,显得有些激动,他的手心拿着一个滴着水滴的脸盆。

        猛地扯开窗帘,战印探头向着屋外,明亮的光线刺激着双眼,他眯着眼睛,感受着眼睑上的一丝温热。

        窗外的天空澄清炫蓝,随风的落叶缓缓地飘落,降在一片翠绿之下,安详地卧在谈笑的学生之间。

        “多长时间!”

        战印回过头,木讷地问着哈兰。

        “抱歉,你说什么?”

        哈兰诧异地望着战印,一脸无辜的样子。

        在一阵沉默之后,他开口道:“诸神在上!我完全不懂你在做什么,上一瞬间还在那里抓着我的胳膊,下一瞬间戴着戒指呆,我扇了你几个耳光,你竟然毫无反应,我只好用水让你清醒下!”

        他显得有些激动,一连串说完了这句,竟然不带呼吸,话语中带着一丝诺兰帝国的怪异口音,但战印还是能听得懂。

        战印看着他因为憋气而透红的脸颊和从口中喷吐而出的气团,愣了一下,歉意地笑了笑,淡淡地来了一句,“你说话有股鱼腥味!”

        “噗嗤!”

        哈兰忍不住笑了,他觉自己这位新室友,有点另类,也有些幽默。

        “我家住在海边!”

        他回答着战印,语气很轻。

        “我刚才有点....有点...抱歉了。”

        战印嘴角拉着笑容,委婉地解释着。

        刚才生了太多,让他脑子有些混乱。

        “我明白!真的!”

        哈兰也是一脸歉意,他拍了拍战印的肩旁,一副大人的模样。

        “不过,我总算是找到个方向。”

        战印转眺望着窗外的天空,穿过一片山林,透过那视线最远处的白雪山峰,瞳孔兴奋地收缩着。

        就在刚才戴上戒指坠入深渊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低声细语,“来巨岩之柱,你追寻的答案从那里开始!”

        那低语像个魔咒,不停地萦绕在脑中,诱惑着他。

        ......

        清晨的血日让丛林有些躁动,视野所及之处,笼罩的迷雾慢慢地消散开来,偶尔从中传来陌生鸟儿的孤鸣。

        老泰勒在人群最末端回头对着吉米挥手告别,在夜晚迷雾来临之前,他们必须走出迷海丛林。

        他微笑地对着吉米致以敬意,瞥了一眼扔下的货物,然后随着人群慢慢地消失在那浓郁的丛林之中。

        吉米目送人群远去,收回笑容,从成堆的货物中掏出几包密封好的包裹,找了块干净圆润的石头坐下。

        包裹打开之后,呈现出几包不同色彩的粉末,吉米凭着记忆慢慢地混合了起来,然后倒进了一捆绑好的竹节里。

        “现在只需到等天黑了,哦,对了,差点忘了,检查下货物。”

        吉米喃喃的自言着,他放下手里的活,走到了货物之间,麻利地撬开了木质外箱,露出了一个黑铁打造的箱子,从箱子的缝隙中丝丝白烟像重获自由一般,不断地往外喷散而出。

        炙热的白烟形成一团白雾,团团地飘向空中,惊起一片鸟兽,四下逃散。

        ......

        南方的夜晚,清风微凉,但不寒冷。

        阿斯纳港城的神圣大街上亮着几家店铺,零星的路人也慢慢的各自归处,因为夜晚是梦的故乡。

        牧师协会从来都不是美梦的挚友,它用着华丽而又刺眼的灯光,依然自傲地伫立在大街上,尽情地挥洒着它的魅力。

        在协会一间华丽的屋子里,诺姆正坐在桌子边上辛勤地工作,手中白色的高档鹅毛笔不停地在文案上唰唰的摩擦着,干枯的蜡心借着已经瘫软的身躯苦苦支撑。

        他拿过新的一支,点了起来,放在了蜡油早已漫过边缘的烛台上,这时候,门上响起几下沉闷的敲门声。

        “进来。”

        诺姆的眼睛并没有离开文案,他依然握着鹅毛笔。

        进来的是一个黑袍之人,从他的黑袍之中隐约能看见亮丽的铠甲和附魔加持的宝剑。

        “主教大人,并没有什么现。”

        黑袍人忐忑的诉说着,有些不安。

        诺姆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在一阵沉默之后,他皱眉说道:“那个叫阿明的渔夫呢。”

        “手下按照主教大人的意思,故意放松警惕,不一会儿果真被人劫走,于是手下一路尾随,在熊堡的附近失去了目标,一切正如主教大人所料。在跟丢人后,手下按照主教大人的命令,连夜南下,到达渔夫的村庄,买了条船,划到了那个捞到黑人的海域,搜索了起来,可惜并没有什么收获。”

        黑袍人有条不絮的说着那晚的经过,心中更加地不安了。

        诺姆停顿了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黑袍人一眼,瞳孔中好似生出一团火焰。

        黑袍人立刻压低了身段,颤声地说道:“虽说没有找到什么,不过,我倒是现几个奇异之处。”

        “哦?说来听听。”

        诺姆沾了沾墨水,又在桌子上写了起来。

        “手下在海上飘了半月有余,并没有现什么,正垂头丧气准备回来的时候,在一个无人的小岛上,看见一艘很大的货船,船上并没有升旗!手下觉得好奇,就划了过去。”

        诺姆的眉头更重了些,他眯了眯眼,一副诧异的样子。

        “船上有二十来人,从气息上看,个个应该都是结印级别的印神师,统一服饰,像个团队,但手下并不清楚他们是什么职业。”

        诺姆听到这里,心里多了几分迷雾,他放下了笔,盖起了文案,并示意黑袍人继续说下去。

        “手下看见他们二十来人抬着几个木箱。箱子目测很重,在沙滩上留下的脚印足有三个指节之深。船头站着一个人,虽然穿着黑袍,离得还很远,但是手下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因为我与他有过几面之缘。”

        “哦?是谁?”

        诺姆的小眼突然间亮了起来,急切的追问着。

        “吉米·威廉!”

        “送信的吉米?”

        诺姆这下更加迷惑了,他向黑袍人确认着。

        “是的,就是被称作‘送信的吉米’的情报贩子,吉米·威廉!主教大人在天纹帝国庆典中和他见过几次面,手下有幸跟着主教大人,所以见过此人几次,容貌不会记错。”

        听了黑袍人的诉说,诺姆站了起来,在房间里不断地来回走着,若有所思。

        黑袍人并没有说话,好像是等待着诺姆的命令一样。

        诺姆走了一会儿,顿住了脚步,问道:“还有什么现。”

        黑袍人拱了弓腰,继续说道:“手下怕暴露身份,把船划在一片礁石里躲藏了起来,直到远远看见船开走,方才出来,上了小岛,在他们搬运货物的地方慢慢的搜索着,但是也没什么现,正当手下懊恼的时候,诸神托福,手下看见沙地里冒起一缕白烟,。好奇心作用下,手下剥开沙子,找到了一块奇特的绿色碎石块,也可以叫做燃烧中的石块。”

        说着,黑袍人从怀中掏出一个黑铁容器,呈了出来。

        诺姆好奇了拿起容器,明显感觉一丝温热,对于隔热能力很强的黑铁,竟然都能感到温度,这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手下因为一时好奇,用手抓了下,导致一只手被烧伤。”

        黑袍人伸出被烫的血肉模糊的右手,让诺姆一阵反胃。

        诺姆这才现,黑袍人的佩剑一直挂在右腰上。

        “圣疗术!”

        他读了一个四级的治疗术,炙热的白光灼烧着黑袍人的右手,不一会儿,原本血肉模糊的手掌已经变的细腻白皙。

        “感谢诸神,感谢主教大人!”

        黑袍人显得有些激动,为了这腐烂的右手,自己私底下找了几个地纹级别的牧师,依然没法治愈,直到碰见诺姆,天纹级的牧师,四级的圣疗术果真不一样。

        诺姆并没有理会激动的黑袍人,他慢慢地打开黑铁容器,一丝白烟从中飞出,等到烟雾散尽,诺姆看见几颗烧焦的寒冰草覆盖在一块绿色的滚烫的石块之上......

        技能的等级是按照印神师的等级走的,刚进纹道技能就是一级,结印就是二级,以此类推。

        小记这几天有些忙,更新的慢了,大家见谅。

        (本章完)

  http://www.abcxs.org/book/19354/94759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