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斗罗之武魂太攀蛇 > 第一章 斗罗外来客

第一章 斗罗外来客

        天斗城,居住区,某街道。

        一座小户型别墅屋顶角脊的琉璃瓦上,坐着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孩子。

        他有着一头棕黑色的短发,加上一双同发色的眼眸,脸上肤色呈麦色稍沉,不瘦不胖的健康身材体魄。

        若是单看外表,别人对他的评价,只能说句相貌平平。

        但若是加上他那身着贵族的华丽服饰,估计就有人会夸其一表人才、仪表非凡、眉清目秀、明眸皓齿、神采奕奕...

        他也常常叹息,这些多余的东西,总是遮掩了原本他自带的那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

        不过可惜的是,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发现他的独特魅力而已。无奈心中生,尽是些注重穿着的庸俗之人。

        他叫青浛也叫青涵,一个前世名,一个今世名。后者取自其父母首尾之字,但他不喜后者,索性读音都一样,他也没有在乎。

        于是他的户籍信息上写的是青涵,而他自己便以青浛为自名。

        初入巳时,太阳也渐渐高挂了起来。

        汗流骤下的青浛受不了它的温暖,小心翼翼的慢慢爬下了屋顶。

        “唉,这都已经晒了那么多年的太阳了,怎么丝毫作用都没有呢。果然啊,我不是主角么...”

        歇息了一会,喝了口水,搽了搽汗的青浛叹气道。

        没有功法,还想练就神功,青浛还是年轻啊...

        物理外挂不知,神学外挂不晓,其它外挂不明,青浛表示:我这个穿越者太难了。

        五年前,青浛呱呱坠地,降生于这拥有魂力可以修炼魂力的斗罗大陆。

        五年来,青浛尝试了已知的所有前世玄学召唤外挂的方法,但都一一失败。于是,他便学习了那一位穿越者的修炼方式,却不曾想被周围人看成了傻子一般。

        幸好他的父母知道他的状况,虽然不解他的行为,但还算是没和其他人一样嘲笑他。

        阻止不过,便放弃了劝他的想法。

        毕竟是独子...

        真实版何弃疗啊。

        前世的青浛是个普通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学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毕业了没人要。

        某天找工作无望,躺宿舍的青浛,无聊的翻了翻许久未碰过的微信朋友圈,看见以前的高中同学好兄弟在家乡办了个蛇厂养蛇营生。

        霎时,青浛豁然开朗,谋路顿生。

        不瞒了,摊牌了,养蛇好啊,适合我...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

        相较于给不认识的吸血鬼打工,还不如投向兄弟的温暖臂弯存活。

        说走就走,第二天携简易行李,手握车票,踏上了回家过年的道路...

        呸,是打工的道路。

        高中的友谊还是很坚挺的,下午便入了职,晚上便没了影。

        都怪那贫夕夕的手套,买了假货,一个不慎,着了道。

        被青浛都不知其名字的毒蛇一波带走,连句遗言都没来得及说写,人就走了。

        然后一眨眼,就到了这斗罗大陆。

        曾经有一部真挚的小说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来了斗罗后,才后悔莫及,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小说原著跳着看的青浛痛哭流涕,万幸的是脑子里还有为数不多的动漫片段在闪回。

        这几年生活下来,青浛也发现自己貌似是斗罗的第一位穿越者,比唐三还早个几年,心中暗自窃喜。

        于是自认天命之子的他,干尽那些外人看着像是傻子的事。

        经过其几年来的不懈努力,终于是承认了这“平平无奇”的身份了,但以前的行为惯性还是不断地促使他过得如以往一般,即使是知道了无用,但还是暗暗较劲不舍放弃。

        好在前世买过一本校长的《论投胎的技术》,前世的青浛就非常好学,时常观摩着,抚慰着。

        上天不负有心人,今世得报来还愿。

        青浛的父母都是平民天才魂师,受皇族赏识,入了府,做了幕僚,立了功,得了这贵族的身份。

        青浛父母两人都是四十不惑出头,便已有了六环魂帝修为,可以说是年轻有为,未来前途大好。

        虽说和宗门势力子弟相比较而言,有所欠缺,但也掩盖不了两人是平民里顶尖的那一批天才魂师。

        而且这类人更受有权势的人所爱戴,干净的跟脚,上佳的天赋,卓绝的毅力,还有一颗感恩戴德的心。

        之所以这么说,还源自于他们效力的人是谁...

        即便青浛多次出言劝阻自己的父母,放弃为那天斗帝国皇族二殿下卖苦命,却也被两人无情拒绝。

        说是知遇之恩,难以为报,即便是掉了脑袋,碗口大的疤痕罢了。

        青浛听后想哭,但忍住了。

        这古代君臣思想果然厉害,放现在分分钟离职给你看。

        不过那二皇子的洗脑工作,做的确实不错,要是放现在那也是牢饭吃满的家伙。

        绝望的青浛无奈放弃,学了那未来的雪崩。

        不过,青浛与雪崩的装纨绔不同,他则是做了一个人尽皆知的傻瓜。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以后雪崩学的就是他。

        不过,这就是后事了。

        不管怎么样,希望还是有的。还有半年时间,青浛就可以武魂觉醒了,到时候远走高飞,海阔凭鱼跃,一走了之不回头。

        不是青浛不注重亲情,而是一家人相聚的日子太少,没有培养感情的机会,像是个留守儿童,完全没有前世父母的关爱照顾,其父母两人一身心的投入到皇权斗争当中,甘心做了棋子。

        就好似那朱竹清的家族,虽不见她们那般冷血,但也好不了哪去。

        已经再世为人的青浛早已看淡一切,在自知无法把父母拖出泥潭后,跟其言明利害,讲清注意事项后,就全身心的投入到找寻外挂,享受贵族身份去了...

        时间流转,一天悄然过去,家中有仆人照顾,青浛倒是过得不差,比那唐三不知好了多少。

        “唐三也有两岁了吧,看来天命之子真的不是我啊。”

        回想起两年前的武魂殿教皇驾崩事件,青浛心里的算盘便一个劲的敲打着。

        比如说屯钱,他现在手上约有千百个金魂币,都是这几年向父母要的零花,用了大头,存了小头。

        其实说句实话,青浛在别人眼里就是巨婴,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罢了,还以为自己已经极尽所能。

        这就是所谓的重生降智,殊不知其父母看的明明白白,却只能任他由他。

        院子里的秋千上,青浛身子摇晃着,脑袋思考着。

        “也不知道那雪清河是什么时候替换的,还有就是,何时下的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时间应该不多了...”

        见头顶月明星稀,黑云即将遮月,青浛叹息一口气,从秋千上跳下,慢慢走回了房间。

        简单清洗,脱下衣物,掩被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不知为何,青浛有了一丝不安,肩头微微受冷。

        抬头看向窗户,原来是窗留余缝,有凉风吹进,青浛虽不愿起身,但还是拖着些许疲惫的身子走近了窗门,伸手关好。

        “嗯?那是什么...”

        青浛关好窗户的瞬间,看到院子里有夜行服的人影窜动,顿感不妙,推开窗,立马穿好衣服,拿好床边的柜子里的财物,躲进了密室里。

        那密室是青浛要求父母修建的,在知道自己的命运的青浛,早就有了防范,现如今还真的派上了用处。

        躲在密室里面的青浛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那细作不是说了他在房间么,怎么不见了?”

        “不好,快追。床上被件是乱的,估计是逃了。”

        话落,分不清具体有几个人的脚步声的青浛提起的心算是放下一半。

        “得亏刚才机智,开了窗户,不然...”

        轻轻拍了拍胸口的青浛还是没从密室出来,其担心别人杀个回马枪,所以选择原地不动,等待救援。

        “看来那小子是真的走了,撤了。”

        房间里的黑衣人久久不见青浛现身,于是下令撤退。

        “老阴比,我擦,差点着了道。”心有怨气的青浛心中暗骂道。

        我还是个孩子啊,怎么这么受重视...

        不放心的他,在密室里呆了一晚上,迟迟不敢出门。

        直到其父母找到了正在密室里熟睡的他...

  http://www.abcxs.org/book/103740/572583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