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云剑仙录 > 44-47

44-47

        第四十四章小会(上)

        “秋冬师姐?”候羊有些不解道。

        秋冬显然被候羊这击吓了一跳,顿时拍了拍胸口,愠怒道:“候师弟自是修为过人,可也不至于见人就以剑会友吧?”

        候羊自知理亏,方才他心神全部凝聚在了玄黄真气上,灵识一时间不够敏感。一下没辨别清楚来人的气机,当下赔礼道:“师姐大人有大量,就莫要和师弟计较了。对了师姐,你不驻守在燕镇,怎的有功夫到我这来。”

        秋冬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还不是来提醒你参与那青云小会的,云开师兄传讯与你的玉符那么多次,你也不回应消息。害的我还得亲自来一趟。”

        候羊尴尬的笑了笑,他眼下修行正在关键时刻,不想被无关杂事纷扰。所以将储物袋内的传讯玉符一概置于了自己府邸中办公处。

        原来那名唤李云开的修士见青云这处地界好几年没了战事,便撺掇起周围一起驻守的修士每逢月中就一起小聚。

        青云宗弟子还有此界不少散人也加入进来,随着小会规模扩大,这群人还给这聚会取了个称呼——青云小会。

        张山峰长老知此并未阻挠,但也不算支持就是了。

        他自然知晓平常的驻守任务是允许修士之间相互走访的,管得太死只能适得其反。

        “师姐,此番小会我便先不去了。眼下师弟修为尚浅,只觉得修为不够抵御邪修来犯。麻烦你帮我知会一声,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候羊解释道。

        秋冬却是有些不高兴,“师弟,我知晓你的本事。你要是都说打不过那下三滥的邪修,只怕这些道士都只能给人家当做血食了。庆吊不行的典故你应当知晓。若是不与此界修士多有往来,日后战时遭遇危机,人人自危的情况下,你还会指望谁来帮你?”

        见候羊还想反驳,秋冬却是直接把请柬丢下,御空离去,“师弟,这青云小会我就先替你接下了。免得大家说我云海宗修士不近人情,师姐这是为你好!”

        候羊不由苦笑,却也只是拱了拱手道:“师弟省得了。”

        望着秋冬离去的身影,候羊不由得摇了摇头。

        他并不觉得眼下是能够随意聚行的好时机,那未有被彻底剿灭的金丹邪修已经成了一道笼罩在青云地界的阴影。一日不除,他便一日心不得安。

        张家岭村民的惨状和梁郡平民的死,给他的心境已经悄然蒙上了一层阴影。只不过候羊此刻尚未发觉。

        ...

        时间到了将近月中,候羊先是返回青云镇和家人相聚了一番。

        先前战事吃紧,一家人才被候羊送去青云宗,后来平息一两年后,候家人便又回到了青云镇内讨生活。

        不过侯方正的手下的满香楼此刻已经做得生意极好,这和青云镇镇长暗中的帮扶自然是离不开的。

        一处酒楼内,事先知晓候羊要返回青云镇的侯方正,正设宴邀请门中同号和青云镇高层人物聚会。

        一众人交谈甚欢,似乎是几年前的战事并未有多大影响一般。

        但候羊却是知晓,梁郡之地本就地处偏远,其中发生的惨事被青云宗说成了是百年一遇的地震。平常凡人大都不知晓发生的事情,只有修为在练气中层以上的修士才或多或少有着知情权。

        “玄羊师弟,你可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若是心里没看中的姑娘,不妨师兄我给你做个媒可好?”一青云宗的修士拍了拍候羊的肩膀,笑着道。

        候羊收回思绪,喝了不少酒的他脸色有些红润,“师兄好意玄羊心领了。不过此时尚在门内驻守任务期间,婚配之事眼下却是不打紧。”

        “哈哈哈,师弟心系宗门,是我等的榜样!来,师兄敬你一杯!”

        说罢,二人碰杯,将酒水饮下。

        “不过师弟,我这个人选你平日里可不好寻得!”那修士神秘一笑,道,“千花宗你可听说过?”

        “玄羊听过,千花宗乃是西川境内与都土宗齐名的大派。在我云海宗内还有不小的产业。”

        “师兄虽然修为浅薄,可家门幸运,有个侄女资质极佳。几年前碍于战事,已经让那大宗把人带走啦!”

        候羊听完,只觉得有些奇怪,“师兄,贵侄女不去云海宗修行,反倒是去了千花宗。岂不是有些舍近求远了吗?”

        西川与沧州地界接壤,距东离尚且极远,不用说青云地界了。候羊虽然知晓两派交好,但没想到弟子居然也能互通。

        “这你就有所不知...”那修士还没讲完,就被一旁的人拉去拼酒。

        候羊见状,知晓这青云宗的师兄有些醉了,眼下的话也不必当真。见不远处许久未见的小茜姐进入也回了门,他拿过酒杯高兴的走去和一众故人边喝边聊起来。

        直到入夜,众人才各回各家。

        候羊运用灵力直接将酒气逼出体内,随后带着一家人回到青云镇的一处府邸。

        这出府邸候羊父母住的不算习惯,但是听侯方正说什么不能给自家长子丢人,二人还是捏着鼻子带候小鱼住下。

        偌大的府邸下人却没多少,归根结底还是候羊父母勤俭惯了,根本不舍得花钱请人。

        ...

        “娘,这相亲之事莫要再提了。眼下我修为未够,就算是找得好人家也照顾不好。”候羊平日里处事妥当,机智果敢,但面对父母的催婚之事却甚是头疼。多少理由都拿出来过,只有门内修行之事最是好使。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修为!你舅舅早就跟我说了,就是那青云宗的长老也未必比的过你。但人家早就已经开枝散叶了,你呢?我看你就是成心想气死我!”说罢,候母又给候父使了个脸色。

        “咳咳,羊儿,这事不是为父说你。你也是时候成家了,看看,这么大的府邸,只有我和你娘还有小鱼住。你再请几个女主人进来,我们一大家子其乐融融,难道不好吗?”

        候羊一时沉默,青云镇的孩童成人后,至多在二十都皆尽婚配了。大宝和小茜早就成家数年,眼下自己是否也该...

        “大哥!你回来啦?”一道声音适时响起。

        候羊急忙前去,揽过小鱼的肩膀,“来,让大哥看看你最近的课业怎么样。上次见你那画画地着实不错。虽然吾弟修不了道法,但身有一长却是让为兄甚是宽心呐,哈哈!”

        见候羊又打着哈哈趟了过去,候父候母有些无奈。

        翌日,候羊打过招呼便逃也似的赶赴去了青云小会。

        这小会所办之地——梧城处于东河郡内,距青云镇并不遥远。按照候羊御剑飞行的速度,约莫半柱香后就可以抵达。

        飞掠过一众山川,候羊只觉得身心舒畅。

        遥想当年他还不过是一个普通孩童,不想十三年后,已能纵御飞剑,将这片大好河山尽收眼底。

        不多时,一座城池已经缓缓出现在候羊眼前,他加快速度,飞御进入城中。

        守城的修士见到黑银相间的剑,明白来者是谁,纷纷恭敬道:“见过候前辈。”

        “不必多礼,李师兄他们可在城内?”

        “城主他们一行正在城中匠铺催人赶制烟花!”领头模样的修士毕恭毕敬的答道。

        候羊不由得皱了皱眉,对于这群人浪费修行时间,美名其曰享受修行的行径他极为反感。不过碍于面子,他还是没把话说开。

        这倒是候羊钻了牛角尖了,此行的修士中能有踏入金丹之资的人并不多。而踏入筑基的修士寿命就已有二百五十余载,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吃好喝好玩好,才是某些修士生活的真实写照。

        李云开一众正在匠铺不远处的茶楼赏乐饮茶,候羊虽有不喜,但还是落座于众人交谈起来。

        一众人从南聊到北,就是不见丝毫关于修行之事宜。最后还不知是谁提及,这才聊到眼下的驻守任务。

        “依我看,这战事恐怕是到此为止了!那邪修怎比得过本宗的金丹长老?相信接下来这五年青云地界必定依然是安然无虞,我等驻扎之事也能顺利结束。”李云开摸了摸八字小胡,神色悠然的说道。

        他也是云海宗的修士,虽然看上去不过四十,但真实年岁却已经有约莫一百。按照门内规定,筑基之后百年间皆是云海宗人。

        至于这次他冒险接下十年镇守的任务,是为了最后积攒一次资源,待日后返回故地开枝散叶时再用。

        作为云海宗老牌筑基修士,李云开虽然修为停留在了筑基中期难有寸进,但斗法经验和一身法器可不能小觑,因此涉险参与这邪修之事他并不觉得不妥。

        一旁搂着两个女子的修士跟着附和,“师兄所言极是,待此事毕后,上宗还能分给我等不少报酬。这事儿虽然年限长了点,但还算是个美差!”

        此人名唤方坤,据说在邪修有所动作的时间里,他击退了敌人数次来袭,更是亲自斩杀了一名筑基邪修,守下了驻守之地。在这片小地域里,算得上是小有名望。

        不过其为人好色也是人尽皆知。

        在座一众修士也是纷纷响应,只觉得这番驻守任务像是捡了便宜一般。好似先前梁郡百万平民之死和数十筑基修士陨落已经被彻底抛诸脑后一般。

        候羊一时觉得有些古怪,但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此时,一个管事模样的凡人匆匆赶来,“仙师大人,城中工匠日夜赶制,总算是把最后一批烟花做好了,请您下去过目。”

        第四十五章小会(下)

        “善!”李云开神色一喜,道:“自我等进入青云五年以来,已经许久没见到什么好看的烟花了。数月前,我特意委托一交好的修士回去东离,请来制作烟花的巧匠。恰逢这次小会,诸位可有眼福啦!”

        “哈哈哈,那我等还要多谢云开兄美意了!”一众人见状,纷纷应和。

        这时,在一旁一直未有言语的秋冬神色微微一变,旋即恢复正常道:“各位玩的尽心些,秋冬突然收到张长老密令,要返回青云驻地上报处理一些事宜。”

        “哎,秋师妹好生扫兴,若是此事不急,何不待我等赏完烟花再去?”

        “就是就是,咱们别辜负的云开兄的一片心意!”这说话者是个散修,不过也与李云开交好。

        站在一旁的方坤见李云开面色有些不喜,索性开口道:“云开兄,我记得你这烟花大会还分了上下两场吧?我看不如让秋冬姑娘略微观赏下上半场就前去复命,毕竟一切还是要以门内事宜为重。”

        “玄羊也觉得如此甚好,届时师弟也一并顺道护送师姐返回青云。”候羊借机说道。

        “哼,随你们罢!”李云开一甩袖子,自是领着其余众人去收那刚刚完成的烟花去了。

        秋冬神情略微有些勉强,对着候羊道:“师弟,你不必...”

        “师弟本就不喜呆在此地,恰好师姐要回青云宗复命,借此机会一同离去倒是好极。”候羊微微一笑,道,“走师姐,咱们也去看看吧。自离开霞光城后,师弟也是许久未见过烟花了。”

        “嗯。”秋冬轻轻应和。

        ...

        傍晚时分,梧城一酒楼内已经是站满了宾客。

        城内不少练气期的修士也暂时放下的执法事宜聚集于此,这自然是得了李云开的允许。

        此时一众筑基修士正在高兴的交谈,气氛正浓之时。李云开拍了拍手,吩咐其手下之人可以开始了。

        “啾!”的一声,随着一道红色花火在空中绽放,各种各样绚丽的光彩相继展开。这青云小会的放烟花环节算是开始了,城内之人望着缤纷的色彩也是跟着庆祝起来。

        秋冬站在酒楼的一角,望着漫天的烟花不为所动。

        片刻后,她便飞御准备独自离去。

        没成想一道光影跟在其身后,正是候羊飞御着流光。

        “师姐,怎不跟云开师兄打一声招呼就走?”候羊眼下有些奇怪,这秋冬一向是规矩礼貌,怎的今天格外古怪。

        却不想秋冬默默不言,半晌蹦出来一句话:“师弟,你喜欢这烟花吗?”

        “这...”候羊一时语塞,道,“自是喜欢。”

        “喜欢便好。”秋冬祭出一座紫色莲台,遁速顿时加快。候羊见状,只以为是秋冬急着复命,也加快遁速紧随其后。

        片刻后,候羊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师姐,你怎么在往燕镇的方向飞御?青云镇可是在梧城南北方向。”

        二人此刻已经离梧城甚远,但显然不是在赶赴青云镇,反倒是像去那秋冬驻地一般。

        “师弟莫要着急,师姐这是在给你寻个好去处。”秋冬突然鬼魅一笑。

        旋即脚下的紫色莲台带着凌冽的杀机旋向候羊。

        候羊大惊,流光一个猛地上抬带着他险险躲过。他本能般的竭力展开灵识,玄黄真气不由自主随之附着。

        只见在他探视范围内,除去秋冬,出现了不下四个古怪的灵力波动,其中一者他非常熟悉。

        “桀桀,好久不见了小道士。”脚下树荫处缓缓走出一个身影,正是那日在张家岭和候羊做过一场的须罗。

        四人缓缓聚在秋冬身旁,杀意四起。

        候羊哪还不知道眼下是何情形,那秋冬师姐居然和邪修有染!

        “师弟一定有许多事情不太明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让你死前做个明白鬼也不是不可。”秋冬额上的红砂印缓缓褪去,一头紫发也随之飘舞起来,“云海宗八年前确实是收了个叫做秋冬的弟子,还是个罕见的木、水双灵根资质。”

        “不过...在其进入云海宗前,却是被我夺舍化作了个分身。只可惜啊,这元神神魂当时吃的并不干净,还残留了不少念想在里头。”只见此刻她的一头秀发已经化作了根根尖锐的倒刺,身体骨结处也突出了数根白色骨刺,一时间气机全然变换成了陌生气息。

        “夜叉大人,还跟他废话什么。苏罗已经率人包围住了梧城,待我等将这小道分食干净后,就去占下那城!”须伦此刻显然有些等不及了,手中黑剑卷着杀机飞刺而出。

        身旁三个邪修也是跟着怪笑,纷纷取出黑气弥漫的法器。

        “哈哈哈,不必着急。李云开那群废物逃不了的。整个梧城已经处在幻阵之中,眼下城内之人要开始发作了吧。”秋冬的嗓音已经变成了杂糅数道声音的重音。

        候羊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眼下秋冬是如何混入云海宗的已经不重要了,这五人修为最低者也是筑基的修为,至高者秋冬——或者说是夜叉,气机强过自己太多了。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字——逃!

        候羊当下决断,御使钢龙环抗住两记后,借势头也不回的飞御流光,疾行遁去。

        “跑?你跑的掉吗?”只见秋冬手指微微一招,候羊体内的灵力流转突然一滞,身形顿时减缓。

        在玄黄之气加持的灵识下,只见一道道紫色丝线莹莹发亮,居然紧紧连接着候羊储物袋中。

        须伦见候羊身形暂缓,不由大喜,一众邪修迅速杀来。

        储物袋?难道是秋冬给与我的物件?请柬!

        候羊反应极快,当下从黑色储物袋中扔出那日秋冬带来请柬,那紫色丝线也随之飘落下来。

        远处老神在在的夜叉不由一惊,这候羊不过是筑基修士,怎么可能识破这紫线?

        灵力流转畅通无阻后,候羊顺手甩出数倒雷符,跟在其身后的四人身形受阻。候羊借此机会加快遁离,留下一众邪修面面相觑。

        “夜叉大人,这...”须伦此刻有些不解,尊上的的手段自是清楚,云海宗内不少批文都被化作秋冬的夜叉动过手脚,这番手段饶是那金丹修士也在夜叉手下吃过亏。

        “区区一个筑基修士逃了也无妨,不过眼下我这身份却是要暴露了。尔等速速跟我返回梧城,将一众牛鼻子全部宰了。”夜叉虽有诧异,但也不去追杀候羊,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们得在青云宗一众赶到支援前先将梧城内修士杀绝。

        “是!”几人得令,朝着梧城方向和一众邪修会和。

        候羊一路上未有停歇,在夜空中犹如一道白色流星般,飞速冲向青云宗。

        终于,仅仅几个时辰后,候羊就赶赴到了青云宗内。只见眼下,青云宗的护山大阵已开,一道道青光完全将四座主峰隔绝在阵内。

        候羊见此,只得拿出玉符大喊:“云海宗驻守弟子玄羊有要事禀报!”

        不多时,那大阵略微波动一番,一道小小的口子打开,候羊顺势飞御进去。只见眼下青云宗的弟子早已做好备战准备,一个个已经列好阵势只待发令。

        候羊见此有些惊异,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前往主峰会星峰所在。

        会星峰青云宗大堂内,宗门派来驻守的七名云海宗长老已齐聚于此。

        “见过诸位长老!”候羊略微施礼,跟着道,“门内弟子秋冬乃是邪修夺舍所化,梧城眼下已被邪其带领邪修包围了!”

        青云子道:“没成想居然真是秋冬此人,平日里待我等恭敬有加,真是没想到啊...”

        其余金丹长老却是早有消息般,面色没有多大变化。

        “青云你平日多在这处地界,不知宗内事宜。自三年前于宗门于青云广收弟子却无有人选后,掌教就吩咐要开始盯下此人。三十年前,玄天碑即测出秋冬的根骨乃是恶性难驯,掌教留下此人的目的即是为了引出幕后之人,现在也是时候收网了。眼下这青云小会汇聚了许多筑基弟子和散修,我等必须尽快赶赴。”张山峰神色凝重,长吁一口气后道:“诸位师兄师弟,眼下就是将邪修一举铲除干净的大好时机。宗门弟子和梁郡上下四十万口性命的仇,定要一并报去!”

        众人纷纷应和,候羊也是不由自主攥紧了拳头。

        一众人各显神通,纷纷如电光火石般朝着梧城方向飞御而去。

        青云弟子也分出数列离开山门,只留下小半数操御大阵守护宗门。候羊显然无法跟上这些金丹长老的遁速,他掏出几枚回灵丹赶忙吞服下去,飞御流光赶赴梧城。

        “没成想宗门如此大的手笔,居然拿我等的性命当做诱饵引那邪修。若是没那玄黄之气,我恐怕...”候羊心中微微有些寒意。

        第四十六章大战(上)

        赶至梧城的候羊只见眼前火光连天,方才还热闹不已的城池此刻已经成为了修士间的战场。

        候羊神识直接扫去,却见约莫五里开外七位长老已经和两个身形高大的邪修战作一团。其中一邪修身有四臂,手持四个巨形战身刀。另一个邪修浑身青紫,浑身皆是骨刺。

        感受着远处传来的极强灵力波动,候羊知晓这是他办法参与的修士交锋。

        灵识再扫过梧城内,却见随处可见凡人、修士的尸首,偶尔可见几个已经化作恶鬼形状,被砍成五六截的邪修尸体,俨然已经化作修罗场。

        候羊心中不免有些悲哀。

        “玄羊小友!快来助我!”一声呐喊将候羊惊醒,却见是那李云开正和三个邪修激战正酣。

        候羊不多犹豫,直接飞御流光加入战团。

        李云开见到身边总有一可靠修士,顿时舒了口气,“玄羊小友,你可总算是赶来了。没想到那秋冬居然是邪修细作。在我等观赏烟花之际暗暗返还,突然暴起就摘下了几名道友的头颅!”

        “李师兄,此事我已知晓,眼下还不是交谈的时候。”候羊没再多说,眼下最紧要的还是将一众邪修消灭。

        他灵力疯狂激荡,灌入小两仪微尘阵盘之中,随手将四枚小棋按照特殊手法没入地下,几个呼吸间,八卦圆罩渐显,小两仪微尘阵阵成!

        这是长平交于他的结阵法,最是适用于小规模交战。

        李云开只觉得周遭数百米内气机被候羊锁住,眼下他倒也是逃不出去了。

        “桀桀桀,这两个牛鼻子倒是有意思,真以为能将我等留在此处?”其中一个光头男子即是那须罗,“你二人拖住他们,我来破阵!”

        “是,须罗大人!”另外两个邪修得令,直接祭出法器。

        一连九个骷髅被其中一人丢出,迎风便涨,飞舞着咬向候羊。另一人则是嘴中念念有词,一大团黑雾将三个邪修团团笼住。

        “李师兄,我来对付这二者,你去将那光头男子身形找出,其言恐怕是有破阵法。”候羊冷静道,眼下周围还有不下七八处战团,但城内尸体多是己方驻守修士,形势恐怕不容乐观。

        先将眼前这三人诛杀,再去帮扶其他修士!候羊暗下决心。

        “好!”李云开也不废话,手腕一翻,一道小尺被其祭出,载着他的身形靠向须罗。

        小两仪微尘阵也渐渐开始发威,罡风、雷火、地刺纷纷卷起,一时间内那黑雾隐隐有被吹散的迹象。不过那几个骷髅头被这些术法击中后,却只是稍稍一顿,旋即青黑色的光芒大放,直直扑向候羊。

        候羊心神一动,钢龙环渐渐扩大,将自己身型彻底罩住后旋转起来,一时间将周遭舞的密不透风。

        几个骷髅头张开大嘴,狠狠咬下,却被钢龙环崩出极远,细细一看,惨白的牙齿上已经布满碎纹。

        此时候羊主控御阵法,再以钢龙环为辅护住周身。流光却是被他用藏剑式——遮月隐去了气机,这是一式筑基期才能掌握的极光剑诀剑招,威能不强却作用玄妙。

        “徐通,老子的九子母阴髅奈何不了他!你快与我一并攻杀!”

        “知道了知道了。”名唤徐通的邪修见小两仪微尘阵一时奈何不了自己放出的黑雾,悄然祭出了一把通体灰白的剪刀。

        “嘿嘿,这白骨剪对付防御法器最是有一手,看我污了你法器!”

        白骨剪得令,划出一道弧线刺向钢龙环。

        候羊察觉到其中的气机怪异,心神一动,流光直接在半空中截下这骨剪。两个法器交锋一瞬,候羊就只觉流光之内的灵力流通受阻。

        那邪修桀桀怪笑,手指连点,道道法力被注入骨剪之中。流光本就处于下风,眼下更是三两下就被骨剪砍飞。

        李云开此时也与那须罗拼杀起来,此人法力波动非常强悍,交战之中术法、法器并用,一时间压得须罗只能被动防御,更遑论破阵之说。

        就在这时,候羊只觉得远处一道极强的气机涌来,望着小两仪微尘阵外更大的光罩,候羊知晓是那长平长老也布下了阵法。

        突然,一道巨大的身影直直的砸向小两仪微尘阵外,“嘭!”的一声闷响。

        却见一身形约莫三丈开外,赤发三眼,背插双臂,持有四把巨刀的巨大恶鬼倒在了阵外。

        “玄羊!速速撤下阵法退开!”长平的长老声音传来,眼下他已经血染半边身躯,看样子状况不佳。

        候羊得令,收回流光,直接撤下小阵。

        巨大恶鬼略微甩了甩头,便站起身来,在七个金丹修士的围攻下,其身居然只有几道细微的伤口,他望向一旁几人,残忍一笑,大嘴张开,只见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

        候羊压根顾不得布下的阵眼,拼命地飞御流光险险逃离。

        那几个邪修可就没那么好运了,纷纷惨叫一声,一干法器和那黑雾伴随着几人的身躯一并被恶鬼摄入了巨口之中。

        那李云开手段颇多,六枚绽放着雷光的丹丸和数十枚雷符被他一并抛出。

        “噼里啪啦!”蓝白电光如火星般四溅,可击在那恶鬼的身上却泛不起波澜。

        那恶鬼哈哈大笑,只觉这攻击如同挠痒,嘴巴张的更大,李云开眼看就要被吸入其口。

        完了!吾命休矣!李云开不由想到。

        “竖子尔敢!”一阵惊喝传来,郝然是那张山峰长老。

        一柄泛着深蓝光晕的砍刀被其狠狠斩出。

        那恶鬼明白其厉害,只得祭出战身刀抵御,一时间铮铮之音四散。

        “还不速速离去?”张山峰大喝道。

        眼下这名为罗刹的邪修气力比起同阶的异兽也不遑多让,他可保不准自己能镇住此獠多久。

        李云开急忙祭出小尺,飞遁离去。

        二人退至大阵一角,却见淡黄色的光照开了一道小口。候羊知晓这是长平所为,连忙拉着李云开走出。

        出了这阵内,候羊这才看见。

        这光罩不但笼罩住了梧城,还将周遭许多山头一并纳入了其中。威能比他那小两仪微尘阵强出百倍,眼下这金丹修士的手笔远不是他能想象的。

        只见阵内渐渐泛起黄沙,张、长这两位修为最高的长老和罗刹身形没入其中。

        “小中央戊土大阵...”候羊知晓这阵法也是长平借用阵盘结出。

        “师弟,此地不宜久留,不如我等先行撤出...”

        未等李云开说完,候羊打断道:“李师兄,这阵外还有一两处战团,师弟还是要前去帮扶。师兄不必担心,那青云宗弟子也马上就要赶来。你可与其会和,截杀残留邪修!”

        对于此人的贪生怕死,候羊熟视无睹。

        不管他怎么做,眼下自己却是必定会全力施为,能救下一同门就是一个。不过这梧城内众人却是...

        望了一眼眼前的大阵,候羊不再理会李云开,飞向另一处还在交锋的战团。

        ...

        正在飞掠中的候羊望着四下满目疮痍的山河,哪还是他先前赶赴姚镇时的场景?先前可见的几处农庄,此刻早就被被夷为平地,化作漆黑的焦土。

        另一极远处传来尖锐的吼叫之声和阵阵轰鸣,候羊知晓应当是另外五位宗门长老和另一金丹邪修交手。

        “这邪修果真是战力惊人,居然能做到这般地步...”候羊不再多想,继续飞御,只见不远处已经隐约可见修士斗法。

        “桀桀桀,你们就别再白费手脚了,乖乖受死,我还能考虑给你们个痛快!”妖异的女音传来,候羊随即知晓,其就是当初袭击张家岭的苏罗。

        在其手下苦苦挣扎的是那名唤方坤和数名青云宗的修士。

        眼下这方坤已双目被刺瞎,浑身上下几个血洞,气息奄奄。另外几个青云宗的修士倒是不离不弃,竭力对抗着眼前的几名邪修。

        “哦?你居然还敢回来?”熟悉的难听嗓音传来,郝然是须伦,“你们几个和苏罗赶紧把这几个牛鼻子收拾了,那小道是我的!”言毕,他不等众人有所反应,就提着黑剑杀向了候羊。

        望着眼前气机比先前更盛的须伦,候羊丝毫不惧,“手下败将而已,今日必定让你伏诛!”

        “哈哈哈!口气倒不小,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剑锐利,还是夜叉大人赐予我的肉身更强!”须伦狂笑着,身上的肉瘤渐渐化作黑毛,黑剑也换化作独角,不过诡异的是,此刻他的身体顺着骨结突出了数根骨刺,“夜叉大人吞下化身后修为更进一层,已经是金丹后境,我等也随之强大了许多。今日你们这些鼻子都得葬身此地,我就把你的肉身当做这幅躯体的开胃菜吧!桀桀桀!”

        须伦身形电射而出,眼下无法布阵的候羊限制不住其身形,流光载住他冲天而起,“诸位,你们支撑片刻。待我亲自取下此獠的头颅,再来助尔等一臂之力!”

        “狂妄!”须伦不由大怒,双翅猛地一振,跟上了候羊的身形。

        “来得好!”候羊大喝一声,流光被其灌注十数道神识。

        “嗖!”的一声,剑身顿时爆射出十几个气机相差无几的分身。

        攻剑式——飞影!

        须伦识得此招,正是那日差点将自己绞杀的诡异剑招,他不由重视起来,一道灵力波动渐渐以其身体为中心,满溢开来,其双翅竟然将其身形完全包围!

        远远望去,如同黑茧一般将须伦的身形裹住!

        锵锵声响,分化的剑身尽数被弹开随即飘散成点点白光。

        真正的流光化作最后一击,带着凌冽的气势刺向黑茧!

        第四十七章大战(下)

        “叮!”的一声,刺破肌肤、穿透骨髓的声音并未传来。

        只见流光被须伦化作的黑茧死死纠缠住,无法寸进。

        候羊此时额头上已经冒下了些许细汗,自己的流光居然无法收回!

        眼下这须伦气机已经在筑基中期都属顶尖,自己还不过是筑基初期的修为,离那中期还差着一张纸。

        二人的灵力总量和精纯度,远远不能相比。

        感受着流光传来的阵阵哀鸣,候羊知晓再耗下去,恐怕对流光本源有损!一直积而未发的玄黄真气缓缓传入流光之中,流光之上渐渐缠绕住一股黄白气带,其上隐隐有未可知的小字。

        须伦正得意之时,眼皮猛地一跳,不好!

        原本不得寸进的流光却是缓缓刺入茧中,眼看就要刺破须伦的头颅!

        眼下须伦用肉翼编制成的茧,已经是作茧自缚了。他下定狠心,死死咬住牙齿,将双翅渐渐撕下,狠狠砸向地面。

        “嗷!”地一声惨叫,此时须伦背后鲜血淋漓,其气机也消退大半。

        他万万没想到,候羊居然还有这般诡异的手段,其肉身已经完全可以硬抗玄阶上乘法器攻击,却一击就被候羊莫名破防。

        流光三下五除二,将失去灵力加持的肉翼斩成肉块,退回了候羊一旁。

        候羊不动声色的继续传入玄黄真气,将如蛆附骨的邪修灵气缓缓从流光上剔除。

        “小子!是你逼我的!”须伦此时伤势颇重,只想彻底抛出底牌将候羊杀死,“啊啊啊啊啊!”随着他不断嚎叫,根根骨刺居然连着白骨从他身躯中钻出,骨其上泛起淡淡的银灰光芒。

        “死吧!”

        随着须伦大喊,随着这些骨刺离体,伦身上留下了无数血洞。

        眼下这骨刺已经不能说是刺,而是化作骨矛狠狠刺向候羊。

        候羊神色凝重,钢龙环被他飞御而出护助身形。此刻,他的气机居然被这些看似不起眼的骨矛死死锁定住。

        不能遁逃!一旦撤出战场,青云宗的师兄弟和方师兄必死无疑!

        金属相撞的声响四起,不过几个回合下来,坚固异常的钢龙环已经被这些骨矛戳出了大大小小数道豁口。

        候羊心神渐渐冷了下去,所剩不多的玄黄真气已被他尽数灌入流光,眼看这钢龙环却是要抵御不住了!

        其手下没有闲着,流光早就在藏剑式——遮月之下渐渐逼近了须伦的身形。

        战意迸发!随着腥臭的气息弥漫,淡淡的血色染红周遭。

        剑域已然开启,候羊此刻再度使用这招,神识已是清明一片,其灵觉得到大幅提高。

        感受到身遭的杀意,须伦将头顶尖角狠狠望虚空处一戳,独角竟然死死抵住了流光!

        见必杀一击被挡下,候羊也不气馁。

        索性剑招接连使出,眼下最好的防御就是对攻!

        须伦手脚并用,将候羊的招式一一拆解,没有玄黄真气依附的流光显然对须伦构不成什么威胁!

        “桀桀,你就这么点本事?”只见须伦手腕一翻,取出数个罐子,狠狠喝下。

        好浓重的血腥味,这是...

        “知道此物是什么吗?这就是从此界凡人肉身取出的精血,那日从姚镇小村庄处收集到的凡人之血也在其中。哎,那八十人才不过凝出数滴。此物我好生舍不得用呢!”须伦一抹嘴角的鲜血,猖狂笑道。

        候羊此刻已是怒火中烧,张家岭那处惨事已经成为他心中的禁区。须伦此刻提及此事,他的心神也随之一颤。

        “你们...你们做尽这般丧尽天良的事,就是为了此物吗?”候羊一字一句道。

        “这凡人当然难以提取高品质的血浆,不过若是多杀几个像你这般的修士,却是好积攒的很咯!”此时,须伦的气机已经恢复大半,流光的攻势在他面前也渐渐显得疲软起来。

        “是时候结束了,你的神魂和肉身,我收下了!”感受到不远处候羊的防御法器已经不堪重负,接近破碎,须伦一爪拍飞流光,急速飞向候羊。

        “说得对,是时候结束了!”候羊神色冰冷,言语间没有丝毫情感。

        他收回钢龙环,御用流光死死纠缠住须伦。

        将所剩不多的灵力灌入左手上的银环,伴随着灵力的注入,银环上的气机越来越强。

        不好,这小子还有底牌!

        “给我死!”须伦眼下已经慌了神,骨矛凌空乱舞,电射穿梭于候羊周身。

        可在剑域下的候羊灵觉极其灵敏,在寻常修士眼中完全无法用灵识捕捉的攻击,他却屡屡险险躲开。

        须伦的身形愈发接近,候羊也终于躲闪不及被两枚骨矛扎穿了左腿和右腹。

        但他眼皮眨都没眨,只是淡淡道:“你,该死!”

        一道无形的冲击波以他为中心,带着无可匹敌之力缓缓撑出。

        原本坚不可摧的骨矛渐渐化作飞灰,须伦丑陋狰狞的面容也渐渐凝固。

        终于,他只是用一根利爪在候羊额头处留下了一道血印,身形随即被这道冲击波带去,狠狠地埋入地面,炸裂出一道血花。

        望着地面处被犁出的一道深深沟壑,候羊再也无法察觉的须伦的气机,他缓缓收起剑域,取回流光。

        玉海长老赠与他的符宝,已经用去两次。

        候羊随手拔去两个骨刺,望着地面的那摊烂泥,终究还是勾了勾手,将须伦几近破碎的储物袋中物品一并取出,连带着那两根骨刺塞入黑色储物袋。

        随即飞向了不远处的方坤一行人所在。

        几人被先前的巨响惊的以为候羊已经被须伦击杀,见来者是候羊,不由大喜,“师兄,快帮我等将这些邪修一并斩杀!”

        候羊略微点头,随口吞服下几颗回灵丹,祭出了流光。

        那苏罗看形势转劣,居然妩媚一笑,挺了挺胸口道:“几位道长,何必非要和奴家这般小女子见生见死呢?我看不如这样,你们先把这几个废物杀了。再将奴家俘获,之后便可...”其言语之中尽是鼓动、诱惑。

        两个个定力不佳的弟子已经有些着道,手下的功夫也弱了半筹。候羊见此,只得甩出几道雷符。

        伴随着震耳的轰鸣,几人一惊,已不再受这媚术影响,纷纷神色一正,相继也取出雷符轰杀一众邪修。

        诡计不成,苏罗心中已生退意。

        远处传来阵阵哀嚎,但距离候羊太过遥远,他无法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心下轻松了不少。

        候羊不再犹豫,流光飞出。

        本来有些支撑不住,萎靡不堪的一众人也略微振奋,顺势发起攻势。不过片刻,几个还在负隅顽抗的邪修皆尽伏诛。

        苏罗还想故技重施,化作黑水遁去。

        却不知候羊早有准备,流光已经死死锁定住了其气机。

        攻剑式——斩华!

        “哗啦!”一阵水流声响,黑水化作两滩落下地面。不一会,苏罗现出原身,已然是分成两段的尸体。

        眼下候羊已经灵力亏空,手下底牌出尽,一身法器也被毁去两个。但他还是咬咬牙,飞向金丹长老所在的战场。

        ...

        梧城所在地界之内,在小中央戊土大阵的破坏下,哪里还见得一丝一毫的城镇模样。阵法覆盖范围内,地面陷下足足十丈。原先的几座小山也被一并削去,大地之上随处可见黑红之色。

        大阵的光幕缓缓落下,赶到一旁的候羊将其内状况看的明白。

        那张山峰长老此刻的状态极差,满身血污,一臂已然断去。而不远处的长平长老半躺在一处坑洞中,生死不知。

        再看名唤罗刹的邪修,此时已然伏诛,四个臂膀皆被斩断,但最致命的伤口却是自其竖眼而下,几近划过巨嘴一角的斩痕。

        见候羊赶到,张山峰低声喝到:“玄羊,不得靠近。此獠妖丹还未斩碎,随时可能暴起夺舍。”此时,他说话都穿着粗气,鲜血更是止不住的从嘴角溢出,强撑着半截湛蓝砍刀支撑住身躯。

        候羊得令,心神顿时一紧,只见那罗刹几近斩断的头颅中隐隐可见一颗闪烁着妖异紫光的圆珠。

        他只得缓缓退去,若是此时再给这邪修夺舍成功,两位长老此前努力只能前功尽弃。

        “张长老、长平长老,我等来了!”言者竟然是青云子一行。

        候羊放眼望去,却见众人穿着整洁,一身装束仿佛没经历过大战一般。

        幻术!

        候羊当下明白,这邪修已经盯上他了!

        “沉着住,屏气凝神!罗刹的邪丹已经几乎破碎,施为幻境的能力眼下十不存一,你一定要扛过去!”张山峰竭力传音,眼下他已经无法阻止此事,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候羊的识海中,一幕幕光景不断变换,诱惑着他伸手去触摸眼前之景。

        似乎是过了一息,又似乎过去一年。但他皆不为所动,正如张长老所说,眼下这幻境破绽百出,根本奈何不了候羊。

        终于,那枚邪丹支撑不住,一股磅礴的戾气宣泄而出。

        “嘭!”的一声,紫色圆珠化作一滩粉末,散发出点点晶光,一张藏于其中的残缺小纸也随之隐去。

        “呼...彻底结束了!”张山峰说罢,一头倒去。

        不远处,真正的青云子一行人也渐渐靠了过来,只见五位长老纷纷带伤,最严重者被青云子背负于身后,已然昏迷不醒。

        其中一个长老提着一硕大首级,紫色的倒刺长于脑后,郝然是那夜叉。

        “两个金丹邪修皆尽伏诛,扫尾工作就要交于你手下的弟子了。”一资历较老的长老吩咐青云道。

        “我等速速将张师兄、长平师兄带回门内治疗吧!”

        “嗯!”

        青云子将受伤的长老交付给他人,望着不远处纷纷赶来的青云宗弟子,他传音大喝道:“金丹邪修均已伏诛!青云好徒儿们!把方圆千里内,所有逃窜的邪修全部给我扫尽!”

        “是!”

        青云知晓,此行青云地界有修为的邪修已然全部露面,皆尽死在了方才大战中。

        此番战役,青云宗和云海宗死伤惨重。

        后世称之为“梧城之战。”

        只是那梧城,再也无法在舆图中寻得了...

  http://www.abcxs.org/book/103732/57401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