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从阴司判官开始 > 15、怪犬

15、怪犬

        这天,东安府城十字街头,来了一高一矮两个乞丐。

        这两名乞丐手中牵着一只“怪犬”,在空地处敲锣呼喊,待人群聚集过来,便让怪犬表演杂耍,借此讨钱。

        为什么说那是一条“怪犬”?

        乃是因为此物说来,确实奇怪。

        只见那‘怪犬’,前两足如人手,后两足如人足,耳鼻也跟人差不多,尽管有尾巴,但又细又短,细看之下,这‘怪犬’七分不似犬,三分倒像人。

        而且这怪犬还有绝活,既能直立行走,也能口吐人言,还能唱小曲,和打快板儿,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着实奇怪。

        于是,人们纷纷来看,只要有人赏钱,那怪犬便唱上一曲,还时不时翻个跟头,或倒立献技等等。

        围观者中,有人开口问那两名乞丐,这怪犬究竟何物?

        一名乞丐答道:“这‘怪犬’是个稀罕物件,它娘本是个普通农妇,某一日打完场,因为困乏而躺在稻草堆上睡了一会儿。没曾想做了个怪梦,梦到山中狗精来与自己交合。

        没过多少日子,那妇人竟然有了身孕,然后就生下了这么一个怪玩意儿。那妇人的家人惊愕,就将其丢入山中,任由蝼蚁啃食。

        当时俺二人赶脚行路,听到婴儿啼哭,见是个浑身长毛的怪婴。天可怜见,俺二人心软,不忍见他受苦,于是讨百家饭将其养活。这些年走南闯北,带在身边,权当是个伴儿。”

        众人闻听此言,纷纷夸赞二人为义丐,有善人当即赏钱,二乞一犬连连作揖。

        这时候,人从之中走出一人,这人看穿着打扮是个贵人。

        此人非是旁人,正是东安府知府‘宗齐’宗大人。

        宗大人微服出巡,恰好路过此地,见人头攒动,于是挤进来看热闹,不想看到上述一幕。

        宗大人心生疑惑,他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看两个乞丐眼角眉梢带有奸诈,再仔细看这怪犬,俨然就是一个小童。

        宗大人不想打草惊蛇,于是计上心头,跟随行仆人说了几句话后,自己先行回家。

        等到散场之时,仆人拉住乞丐,说是府君有请,想让这怪犬去给老母表演杂耍,哄老太太开开心,事后,必有重谢。

        那两名乞丐,一听府君有请,不敢不去。

        到了府衙之后,仆人先让那两名乞丐到偏房等待,单独领着怪犬去见大人。

        见到怪犬之后,宗大人围怪犬转了几圈,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而后问道:“你是人,还是犬?”

        那怪犬赶忙答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人是犬。”

        宗大人又问:“你因何跟那两个叫花儿在一起?”

        怪犬答道:“我也不知,我自小便跟随他二人。他二人只说我是狗精之子,是个孽障,从小被他二人养活,因此要我报答。”

        宗大人沉思一会,又问:“平日你们都去哪里卖艺,那两个叫花儿对你可好,又有什么蹊跷事儿?”

        怪犬思索一下,回道:“他二人带我走南闯北,白天牵着我到集市杂耍,晚上带回船上,让我睡在一个木桶之中。为防我逃走,他二人将桶盖锁上,只留一个小洞喘气。平日里对我恶语相向,若是因累不肯杂耍,便是一通好打。

        至于蹊跷,倒也有些。有一次,因下雨不能外出,他二人放我出来吃食。我无意中看到舱内有个大木箱,木箱之中有些木偶,那些木偶,眼睛还能转动。我问何物,他二人打我一通,不让我问。还有一次,我看到舱底有个老者,那老者直挺挺的躺在舱内,是死是活我不知道。”

        宗大人听闻此言,大为诧异,于是命人看管好怪犬,随后命令师爷召集三班衙役,当即升堂问案。

        随即,那两名乞丐被带到公堂之上。

        到了堂上,这两人好似做了亏心事,战战兢兢,不等询问,先行磕头求饶。

        府君询问,怪犬所言是否属实,但那两名乞丐却拒不承认。

        于是,师爷命人用烧红的铁针,刺入这两名乞丐的鬼哭穴,极刑之下,两人经受不住,遂说出实情

        这两名乞丐说,两人行走江湖,专做采生折割的勾当,就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掳走孩童,而后做成各类“奇物”,将其售卖给其他乞丐叫花子。

        那个怪犬也是从民间掳来的孩童,先用药烂其皮,而后用狗毛烧灰,和药敷在其皮肤之上,再内服祖师爷留下的猛药,待其伤口平复之后,则身体上就能长出狗毛。

        不过,这个法子十分粗劣,百人之中不见得有一人成功,两人连杀无数婴儿,只成活这么一个。

        宗大人又问那些木偶是何物?

        二人支支吾吾,推诿不答,宗大人命人再用刑。

        二人恐惧,立即招供,说那些木偶实则都是婴儿,不过他们的手脚都已经被斩断,还被灌了哑药,使其不能言语,唤作“人棍”,每隔一段时日,便有人前来购买,而后带至各省行乞。

        堂上众人听罢,纷纷惊愕,没想到这天下竟有如此狠毒昧良心的事?

        三班衙役一个个咬牙切齿、摩拳擦掌,单等府君一声令下,当即将二人乱棒打死。

        宗大人还未问完,自然不能打杀,他接着问那舱底老者是谁?

        二人知道已是死罪,不想死前受刑,于是一五一十交待出来。

        原来那老者不是活人,而是一张人皮。

        那老者原本是个九十多岁的老头,被二人勒死之后,剥下整张皮来,用石灰焐干,再以药油涂抹,使其看似鲜活,再以草药和木屑填充在内,用大线缝合,做成人形,置于舱底。

        宗大人又问,这么做有什么用处?

        那两名乞丐答道,在他们叫花子中,有八八六十四门,其中一门为“诡门”,这“诡门”中有一法,就是用九十岁以上老人的人皮,填草成形,然后可招来其魂魄,受自己差役,但此物需要几年之后才能有道行,因而两人将其藏于舱底,就等时日一到,便可做法招魂。

        宗大人听罢,一腔怒火再也忍耐不住,命人将这两名乞丐锁入大牢,然后命怪犬带路,前往船上。

        果不其然,那船中有木箱一个,里面有十个婴孩,手脚皆被连根斩断,口不能言,具为“人棍”。

        而舱底也果然有具人尸,只有皮而无肉。

        宗大人命人将两个乞丐,用铁链锁到街市,宣读其罪状之后,三班衙役连同乡民一拥而上,将二人活活打死。

        这两名乞丐正是阴全、徐剩,两人被乱棍打死后,便被勾魂使者锁来了阴司。

  http://www.abcxs.org/book/103697/572470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