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从阴司判官开始 > 03、被子

03、被子

        看完这马进保生平,许晋年义愤填膺。

        说这马进保猪狗不如,那都是在侮辱动物!

        许晋年本想开嘴炮把这马进保喷的魂飞魄散,但想想这实在是便宜他。

        而且像马进保这样狼心狗肺之人,或许连嘴炮术都无法唤起他的半点良知。

        “马进保,生于景初十一年,死于建宁二十一年,死时44岁。

        生前饿死父母兄弟,恩将仇报,依仗造畜邪术,贩卖人口,残害百姓无数,罪恶滔天,虽受杖刑而死,但仍不足以尝你罪恶之万一!”

        许晋年提笔批下:“我判你日出下油锅地狱,受油炸之刑;日中入刀锯地狱,受刀劈斧锯;黄昏入剥皮地狱,受剥皮之苦;子时入铁树地狱,利刃挑住皮肉,吊至日出。

        如此循环,万年之后,再打入阿鼻地狱,无有悔过,永世不得超生!——拉下去!”

        “得令!”

        两名勾魂使者,得了许晋年判书,领了明日要去勾拿的死者文书后,一刻也不停留,粗暴拽起马进保的鬼魂,就往外走。

        显然这两勾魂使者也是怒火中烧,要让这马进保早点尝尝四大地狱之苦。

        鬼去之后。

        司命书再次浮现。

        判黄级下等人鬼一例,得升灵丹一颗!

        两行大字一闪而过。

        许晋年手中多了一枚丹药。

        升灵丹,桃核大小,仿佛是玉石打磨而成。

        北方有丹士,少时因资质低劣,难以修行,遂精研丹术,遍寻灵药,终炼成一丹,服之可提升修行者资质,名命曰‘升灵丹’。

        可惜丹成之日,其人已油尽灯枯,大喜之下,竟心脉迸裂,坐化于丹房之中,一生修行梦想,俱都付诸流水,只留一颗‘升灵丹’不知去向。

        许晋年握紧手中灵丹,随即在堂上挂起一块‘暂离’的牌子,接着转入堂后

        公堂后面,是一间同样狭小的屋子,便是许晋年起居的地方。

        虽然小而简陋,但至少是单人间,比勾魂使者们住的大通铺好多了。

        许晋年盘膝坐好,将升灵丹丢入口中。

        灵丹入口即化,异香醉人,一道道玄妙的力量,犹如涓涓细流,浸入四肢百骸,如春风拂面一般,无声改变着每一寸血肉骨髓。

        甚至连灵魂都在得到提升。

        这种改变的快感,简直比做快乐的事还要舒服百倍,许晋年忍不住要呻吟出声。

        两个时辰后。

        许晋年睁开眼睛,只感觉神清气爽,念头通达,思维愈发明澈。

        接着又闭上眼睛,只觉天地自然,在神识中甚是清晰,往日里极难引动的天地灵气,现在一个念头便能聚拢而来,速度不知比以前快了多少倍。

        “这就是仙丹吗?”

        许晋年心中震撼,这升灵丹竟将他的天赋资质,提升了百倍有余,简直恐怖如斯!

        时间飞逝。

        自判了那马进保之后,一天无事。

        暮鼓敲响,又过了几个时辰,约莫子时刚过,又是新一天开始。

        许晋年修炼了两个周天,毫无困意,便回到公堂之中。

        此时暂时无事,许晋年整理了一下这两天的见闻,心中便又多了两个想不通的问题。

        在前身的记忆和那马进保的生平中,许晋年看到宁国灾荒不断,连年旱涝,百姓在饥饿与死亡线上挣扎。

        可是执天监掌控天地,负责行云布雨之事,为何会眼睁睁看着宁国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是故意为之?还是力有不逮?

        另外,自己前身判鬼的时候,司命书从没出现过,更别谈什么奖励,但是为何自己一来,那司命书就神奇出现了?

        难道真是穿越者的福利?

        这些问题,即便许晋年如今心头明澈,智力超群,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于是许晋年就放弃了思索。

        坐下没多久。

        堂外又传来锁链‘哗哗啦啦’响声。

        一组勾魂使者外出归来。

        这次被勾来的,是一名面容憨厚、留着花白山羊胡的老者,不过这新来之鬼,脖子上并没有被锁链套住,看来是平和死去。

        “大人,赵有平勾到!”勾魂使者行礼道。

        那老者瞅了瞅许晋年,也忙跟着行礼:“僻壤老拙,见过判官大人。”

        许晋年欠了欠身,没有多说,拿起生死鉴,便照住这名叫赵有平的新鬼。

        镜面上闪过赵有平生平。

        这赵有平的一生,就如他名字一样,平平无奇,波澜不惊。

        此人生在胶州某县之下的一处小村庄里,因家中有些田产,倒也衣食无忧。

        此人幼时,在村中私塾读过几年书,年龄稍长,便不再读书,帮着家里照料田产去了。

        又过几年,在其父母的安排下,娶了邻村一个看着挺好生养的姑娘,之后生儿育女,再看儿女成家,孙辈成家,一直看到了重孙辈,这才因为年老体衰,因病而终。

        赵有平此人,行事和善,处事公正,人也不坏,从来没与人红过脸、怄过气,在村上颇有威望,很受人敬重。

        总得来看,赵有平这一生过的,就是平静无波,按部就班,没为吃食发过愁,也没遭过什么什么灾。

        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实则令人羡慕。

        与那些饥寒而死的灾民比起来,赵有平这一声过的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一定是上辈子积了大福报了。

        “赵有平,监佑二年生,建宁二十一年死,终年73岁。生前老实良善,少有恶行,唯独监佑十七年,曾偷人被子,致人冻死,……”

        许晋年边说,边在判书上批写。

        不过说到此处,却被那赵有平的喊冤打断:“大人,大人,老汉冤枉啊,我一生从没偷过别人东西,更何况是偷人被子让人家冻死了?大人我真没偷过啊,大人明鉴,大人明鉴呐!”

        “岂不闻,人间私语天若闻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虽然你做过的事你自己不记得了,但在这冥冥之中,可都记得一清二楚呢。”

        许晋年将生死鉴翻过去,重新将赵有平少年时做过的一件事,回放了一遍。

        “你自己看吧。”

        此时的生死鉴中,出现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正是少年时的赵有平。

        那年的冬月,天地肃杀,格外的冷。

        有天,赵有平和伙伴们去林中打柴,背着一捆柴回到村头时,捆柴的绳子因为年头久远,腐朽断掉了。

        因为柴禾都是可着绳子捆的,若是接上再去捆柴,绳子就不够长了。

        赵有平不想将辛苦砍来的木柴丢掉一些,恰在此时,他在村头某家人的篱笆墙边,一个用泥巴围了三面的敞篷里,看见了一段布条。

        这个敞篷约莫三尺高,上无顶,下无铺,地上被踩的光亮,像是个没盖顶的狗窝。

        赵有平没想那么多,顺手将布条拿来,接了绳子,重新捆好柴禾回家了。

        接着没过多久,便听到有人在骂:“谁把我的被子拿走了!哪个杀千刀的把我的被子拿走了!”

  http://www.abcxs.org/book/103697/572470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