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芬芳时代 > 第19章

第19章

        病房里,空虚的男人和空虚的女人几杯酒下肚后,坐在一起聊了好久。

        他们谈到自杀,起初丁玲有些震惊——毕竟从这样的猛男口中听到这样脆弱的字眼。后来静静的听他说了几分钟后,原来是和他手头的一件案子有关。

        “自杀的原因很多,虽然我也不大清楚,主要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事。虽然刚和你说了,很多时候我也会有那样的感觉。我们刚才提到的,空虚。但是说到自杀,我还的的确确没有想到过。

        倒不是因为害怕,恰恰相反,我觉得那正是懦夫才回做的事。即便生活已经混乱不堪,但是不管它怎么操蛋,想找个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也并非什么难事。”

        段坤认真的看着眼前这女人的眼睛,心里案子惊叹:“这女人竟和自己如此相似!自己准备说的话,居然她的嘴里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在段坤的感概之余,竟然没有发现丁玲已经不知不觉地转移了话题(准确的说,是跑偏了。)

        “你信命吗?或者说灵媒啦、超自然能力啦这些。”

        段坤盘腿坐在床头,怔怔的看着她。当段坤意识到自己居然可以盘腿而坐的时候,也着实被自己下了一跳。和这女人聊天,居然忘记了自己正身负重伤。

        段坤就这样投入地看着她,听她滔滔不绝地说着。

        “不骗你,我以前是不相信的。”丁玲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神秘的光。

        “意思是现在可是相信这些烂七八糟的玩意了?”段坤没难得可以插句嘴,他不甚客气地问道。

        “给你讲几个故事,真实发生过的,你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的。”丁玲拉拉凳子,让自己靠他更近些。

        “你上辈子准是个神婆,跳大神的那种。”段坤身上的酸痛感觉又上来了,他调整姿势试着躺下。

        “我们是不是跑题了?”丁玲放下玻璃杯问。

        “真不容易,你居然意识到了!”段坤有点喘,“帮我拿两粒止痛片出来,谢谢。”

        丁玲朝着他下巴指着的方向看去,然后拿起小桌子上的药瓶。

        “刚才是说自杀的事情哦,”丁玲边拧开瓶盖边说,“你的那件案子,或许不是自杀呢?或者换个说法,你怎么就能确定那是自杀呢?”

        这话一出口,段坤又陷入了沉思。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丁玲听见有人敲门,赶忙把玻璃杯和酒瓶往床底塞,手忙脚乱的。

        “段警官。”小李已经推门进来了。

        丁玲扭头看看眼前这位小姑娘,又看看段坤。

        “东西带来了吗?”段坤问。

        小李低着头并不说话,只是像闯了祸一样,两只手拽着身前的衣角揉来揉去。

        “没找见吗?”段坤有点失望,看来只能等自己回去后再找了,同时又在心里数落了一遍现在做事不靠谱的年轻人们。

        "头儿......”小李支支吾吾地开口说,“可能是...是我上午帮你收拾桌子的时候,给弄丢了......那是什么?很重要么?”

        段坤此刻已经闭上了眼,鼻子里哼哧哼哧得喷着怒气,压抑在心头的怒气。

        “我回去再去垃圾桶翻翻,真的对不起段警官。主要是我......看您的桌面实在太乱了。”

        段坤依旧紧闭双眼,努力的靠深呼吸来使自己情绪稳定些。

        看着手足无措的女孩子,丁玲在一旁看着实在不落忍。

        “男人都这臭德行,以后别帮他收拾了。省得找不到什么又埋怨别人。”

        小李更加羞愧了,她抬起头瞟了一眼段警官,然后赶忙闪回视线——他正在默不作声地看着自己。

        “去忙吧,回头让他自己找去。”丁玲继续说道。

        段坤依旧默不作声。

        “那...段警官,我先回去了......”说罢又冲丁玲微微点头。

        “没事儿,啊!有啥大不了的,他已经原谅你了。去吧,再见。”丁玲朝着这个小姑娘笑笑。

        小李走后,段坤歪着脑袋,怔怔地看着丁玲,心想这娘们儿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不可原谅。”两人沉默半晌后,段坤突然蹦出这几个字。

        “酒呢?要不要再来一杯?”丁玲试探着问。

        段坤摇摇头,自言自语喃喃道,“真够操蛋的。”

        “什么?”丁玲问。

        段坤于是把那件坠楼案件的始末和她简单说了一遍,以及自己为何如此固执地不放弃调查。

        “那么说的话,你好不容易找到的新线索,现在又没了,是这样吗?”

        段坤紧紧抿着嘴唇,缓缓点头。

        接着两人又陷入了沉默,段坤想着那案件,丁玲也在想着什么,她仰起头望着天花板发呆。

        这段时间里,两名护士进来一次问段坤有没有觉得身体哪里有异常,伤口处有没有发热瘙痒。只是进来象征性地闲逛了一下就又离开了。

        离开病房前,其中一名年龄较长的护士抽动了几下鼻子,似乎发现了什么,但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愣了两秒钟后,又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你干嘛不试着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呢?”丁玲看着段坤,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开口。

        “哪个角度?”段坤问。

        “我是说,既然你的上司不想让你一直搅和这件案子,他们也觉得只是寻常的自杀案件,本就该早早结案入档的。”

        “所以才操蛋。”段坤说,“我有最少三条理由来证明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案件的细节啊什么的我倒是不关心,只不过,你何不试试我这个主意?"

        段坤看她一脸正色地说,于是坐起身子凑了过来。

        “其实你早该这么做的。你联系几家媒体,说起添油加醋,他们可比你在行多了。毕竟人家是专业的。”

        听丁玲说完,段坤转动着眼珠,心想她说得并非不无道理。

        “只不过,事情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这...会不会不太好办?”段坤说出自己的顾虑。

        “只要舆论方面的压力施加到位,你们局里就不得不重新重视这件案子。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到时候,会有很多线索自动送上门。当然了,其中可能大部分是没啥卵用的。”丁玲把自己的身子往后欠欠,瞄了一眼那瓶被她塞到床底下的酒,又继续说,“至于事情已经过了热度期,嗯......你说的确实是个问题。不过,我想......和制造话题一样,只要有媒体愿意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他们的办法和标题,会多到让你吃惊。”

        段坤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仅有过一夜缠绵的女人,“你好像很懂的样子!”

        女人嘴角露出一抹得意中带有欣慰的笑,目光落在面前这个坐在病床上的男人。

        “在生活变成现在这版本之前,我其实是个职业记者。不可思议吧,呵呵!”她喜欢段坤现在看着自己的那种眼神,“有些老朋友,或许能帮上忙。”

        “那就先谢谢啦。”段坤很少和人说谢谢。

        “久不联络了,也别高兴太早。”丁玲撇撇嘴,“不管怎么,试试吧,我尽力而为。”

        段坤点点头,他主意到今天的丁玲头上别了一个发卡。

        丁玲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她抬手摸摸那个红色的发卡,然后把右侧的耳朵露出来,神秘地朝着段坤笑笑。

        发卡卡好后,她贴身过来:“今天的你,依旧喜欢我的耳朵么?”

        段坤嘴角微微上扬,冒出短胡茬的下巴在此刻的笑意下,少了几分颓丧,多出几分可靠温和。

        “当然。”他慢慢地点点头。

        “你的腿,还能走么?”丁玲问,此刻的她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段坤身旁的床沿。侧脸轻轻地贴在他宽厚的肩膀,目光落在前方空中的某个焦点。

        “不确定。”段坤想了想回道。

        “我突然想做点儿事了,疯狂的事。”丁玲平静地说,“不过一定要和你一起做,如果只有我自己的话,并不想那么做。”

        “什么事?”

        丁玲依偎在他肩头,沉默思考了一小会儿后:“就是那种,比较疯狂又叛逆的那种。”

        段坤嘟起下唇沉吟了几秒:“我没坐过过山车。”

        虽然那玩意是给小孩子玩的,不过看起来应该满刺激的吧。

        丁玲:“我还想喝几杯,不过不是在这儿。”

        “那去哪儿喝?”

        “随便哪儿,只是别在这,我刚才都在怀疑自己喝的不是酒而是84消毒液,这味道太操蛋了不是吗?”

        “是够操蛋的。”段坤伸手绕过她的腰,丁玲又把侧脸更深的埋进他怀里。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他们静静听着对方的心跳,感受着彼此的体温、气味以及衣服面料的触感。

        “我带你逃院吧。”丁玲突然开口提议。

        “好主意,其实我也想这么干来着。不过我可能跑不快,没出医院大厅就会被护士发现。”

        “来的时候,我见走廊那头好像有两个轮椅。”丁玲说着已经站起身,“我保证除了过山车,那玩意你肯定也没坐过。”

        段坤惊呆且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女人。

        “坐着别动,等我回来!”丁玲刻意把嗓音压低很多,用食指指指段坤,然后神秘转身离开。

        两分钟后,女盗贼成功得手,嘴角上扬地推着战利品站在段坤面前。

        “在一位警官眼皮子底下行窃,这样合适吗女士!?”段坤打趣道。

        “接下来是不是还要说我有权保持沉默,但我所说的将会作为呈堂证供?哈哈哈哈!”

        “你他妈小点儿声~!”段坤紧张地瞪她一眼。

        丁玲止住笑声,看看段坤:“对了,我可能抱不动你。能自己坐上来吗?”

        “我又不是半身不遂!”段坤没好气地看着丁玲,“只是有点瘸,暂时。”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段坤已经自己坐上了那轮椅。

        “感觉还行吗?可以的话,我们马上‘越狱‘!”丁玲看着他。

        段坤左右扭扭身子,用手拍拍两边的扶手,他看起来适应得不错。

        “这玩意还带座椅加热的吗?”段坤抬头看着丁玲,眼神像个好奇的小男孩,等待导购小姐姐解说这款神奇的产品。

        “谁知道呢,来的时候我见有个老大爷坐着它来着。看样子,像是半身不遂。”

        “哦哦,可能还有点老盘腿。所以自带座椅加热吧,啧啧啧,现在科技可真先进。”段坤边说边左看看又看看,双手推着轮子转起来。

        “我说你他妈还走不走!?”丁玲俯身看着段坤坐在轮椅上的背影。

        段坤一个飘移动掉头,看着丁玲:“嗐你别说,还真不错!”

        “不是座椅加热。”

        段坤一愣:“嗯?”

        ”好像是......那老头尿了。”丁玲表情复杂地说完,看着美滋滋地段坤脸色瞬间僵硬。然后,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丁玲回过神看去,段坤已经条件反射地弹起来。

        “我次奥————————!”

  http://www.abcxs.org/book/103618/572392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