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芬芳时代 > 第3章

第3章

        人行道、房间、阳台上、错落起伏的汽笛声,女人、红唇、慢镜头滴落的液体、突然闯入的男人、呼吸急促、尖叫声,玻璃、破碎的玻璃、争吵、尖叫、女人的尖叫......

        坠落、坠落、坠落!砰!

        段坤猛地从床上挣起,凌晨三点半,是一个梦。他此刻满头冷汗,直到看见床头那个熟悉的史努比闹钟,他才慢慢缓和下来,健硕的胸膛如受惊的小鸟般起伏。

        他摸起酒杯,咕咕咕灌向喉头,然后颓然躺倒。

        “只是个梦。”他对自己说,脑子里已经没了睡意,正望着天花板沉思。

        “那家伙没接电话。”

        “已经过去整整两天,那女孩儿的母亲还没出现。”

        “下一步从哪里调查?尖叫,邻居说事发前几天晚上,隔壁总有尖叫声传出。”

        “他杀,可现场并没有任何可疑痕迹。”

        “当然,除了那只猫。它怎么会只有三条腿?想来应该是被女孩儿收养的流浪猫,一定是这样。”

        段坤就这样恍惚地躺在床上,梳理着支离破碎的线索和细弱游丝的推理。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天谢地,天终于亮了。希望今天是个幸运日,说起来也不算奢求,搬到h市这么久,工作也被迫做了调整,但是不管怎么说,半年多过去了,总该有点儿收获了吧,随便来点儿什么。

        又是拥堵的早高峰,他看着一望无际的车流懊恼。

        “得!”说着双拳砸上方向盘,若不是广播里传来一首痛仰乐队的歌曲,那已经吱嘎摇晃的方向盘只怕还得再挨上几下。

        摩登时代的公寓楼上,张浩然站在电梯门口。他已经眼睁睁看着这两扇门开合三次了。

        “这家伙到底在磨蹭什么?”他懊恼地盯着电梯门。

        “还是回去看看吧,看他的状态,好像被吓得不轻。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他千万别做什么傻事儿出来。

        返回客厅,恰好碰见刘珊出来。

        “怎么了老公?”

        张浩然用下巴指了指刘小钱的卧室:“你们家的宝贝弟弟。”

        刘珊目光从那卧室门上收回,看看浩然:“不早了,我得走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停住脚步,回头问:

        “你的代理点儿真被停了?”

        张浩然:“要不然呢?”

        “要我说这事主要赖你,明知道他才刚干没几天,就给他分那么多活儿!”

        张浩然从鼻孔里挤出长长的一口气,生无可恋的扭头看看妻子。

        “快点走吧!再白话都赶不上2路汽车了。”

        刘珊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

        转身离去,高跟鞋急促的节拍渐渐消失在楼道。

        张浩然刚准备去敲小钱的门,只见他已经站在了门口,这家伙终于舍得出来了。

        “走吧!?”张浩然说着边朝客厅门努努嘴。

        “姐...姐夫,我,我可不可以不去呀?你......你自己一个人就可以的吧?”刘小钱嗫嚅着。

        张浩然懊悔地闭上双眼,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那个大大的白眼掩藏起来,以免伤害到眼前这位那娇贵的自尊心。

        缓和一下内心情绪,浩然语气平和地问:

        “你在家不也没事儿嘛?而且你是当事人呀!”

        刘小钱:“我......我,我有事儿呢姐夫。”

        张浩然心想着:你特么都在家一年多没工作了,能有啥事儿!

        不过鉴于我们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束缚,以及婚后两年来刘珊对他的精心调教,只是轻描淡写地问:

        “嗯?”

        刘小钱站在原地,踌躇片刻,把高高箍在右腿上的睡裤拽齐到脚踝,然后慢吞吞地开口:

        “我接了个单子,说好了今上午给人家打的。”

        “什么?”

        “游戏代练。”

        张浩然彻底缴械投降,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慢慢儿玩。”

        刘小钱见姐夫如此通情达理,于是心安理得关上了门,歪倒在床上,点开手机继续厮杀。

        一声“剃米”传来,方才那个腼腆木讷的男孩子的双眸里瞬时有了神采,两条眉毛也高高挑起,毕竟在游戏中他可是个王者。

        客厅外的摔门声传来,不足3秒,那略带愤怒的回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手臂伸向床角的大瓶可乐,难以置信,如此纤细的手腕,仅用单手就拧了开来。不得不说,游戏可真是个好东西:不仅能打开懵懂少年的稚嫩心扉,宅男化身勇士,顺便还激发了人类潜能,肌肉骨骼应用之精妙,堪称极限!

        一声大波q传来!干的漂亮!

        “干的漂亮,我以为这事儿只有在新闻里能看到。说句题外话,咋没把人也丢了呢!?”段坤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板着的臭脸可比自己平时臭多了。

        见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于是继续言归正传:

        “好吧,张文浩是吧?案发当时你在哪里?刚下车时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鬼鬼祟祟的那种。”

        “没有,我当时并不在现场。当事人说他刚准备上楼给客户送快递,就看见有人坠楼了。”

        听见“坠楼”两个字,段坤心里咯噔一下。然后抬头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问:

        “你是说?当时有人坠楼?你说的可是在新苑小区?”

        张浩然:“是,然后当事人稀里糊涂就被你们拽去确认死者身份了,看来你当时也在现场,对吧?”

        段坤眼珠转动,似乎在脑海里飞快寻找什么。

        “那里是你们的业务负责区吧,我想知道你之前有没有接触过那名坠楼的女生?最近,我是说,最近一周左右。有没有?”

        张浩然冷冷地看着他:“警官,我是来报案的,我的车和货丢了,跑题也要有点分寸好吗!?而且我不过分地推测,这件意外的发生和你们不无关系。”

        “当事人怎么没来?你这样,我们不好登记的呀。”段坤身后的实习女警员这时候插话道。

        张浩然垂下眼睑,在眼皮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鼻子里长长的呼气。

        这时候段坤用手指敲敲桌面:“给他备案吧,没什么大问题的。”

        女警员点点头,接过张浩然手里的表格。

        “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就一个。”段坤再次把目光投向张浩然。

        张浩然点点头,面无表情。

        “你是说当时正在准备给那名死者上门派件?”

        张浩然:“是啊,要不然谁吃饱了撑的,会拨打一个陌生号码?

        段坤眼珠微微转动,思考几秒后,抬头看着眼前的小子。

        ”恕我直言,你这说话风格,容易挨揍啊。你得庆幸不是在两年前这样和我说话。“说着站起身用食指在他面前点点。

        ”能找着凶手吗?“张浩然看着段坤离去的背影提高嗓门问道。

        段坤对新的思维突破大感通透,整个人也精神抖擞,随时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

        他头也没回,大声回答:“有眉目了!相信我,没有哪个女孩子会在还有快递未签收的情况下选择自杀!”

        “我次奥!”张浩然口吐芬芳。

  http://www.abcxs.org/book/103618/572392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