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捍天传之劫龙风云 > 第30章 金龟盛会(下)

第30章 金龟盛会(下)

        绣球抛落,人人都似鱼儿出水般,蹦起三尺,冲着半空中的绣球伸手去抢。

        这一下,可苦了风火驹,有些人落地时直接就撞在了风火驹的身上,一来二去,风火驹终是吃不了痛,长嘶一声,人立而起,这一起不打紧,郡主拽缰绳踩马镫,坐的牢固,倒无大碍。

        但夜承枫就惨了,眼看就要落马,免不了受踩踏之苦,情急之下,夜承枫大鹏展翅,从身后把郡主抱个结结实实。

        待风火驹前蹄落地,才总算是有惊无险,正待松手,却感觉郡主胸前鼓胀软弹,夜承枫不及细想,立马撒手,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连声道:“无意冒犯,无意冒犯,恕罪恕罪······”

        郡主却一动不动,愣愣的道:“完了,这下玩笑开大了!”

        夜承枫听得郡主这等语气,极像是受惊过度,忙赔礼道:“在下绝非有意亵渎,实乃无意为之,若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

        还未等说完,郡主侧向一旁,让出半个身子,伸手指向风火驹,道:“你看,这该如何收场?”

        夜承枫从郡主让出的空档,打眼一看,当即就目瞪口呆,再也说吐不出一个字来——风火驹口中叼着一物,赫然正是那七彩绣球,方才的玩笑竟然成真了!

        原来,刚才风火驹人立而起、张嘴嘶鸣,恰好接着那绣球,不偏不倚就拦进口中,风火驹顺势就叼了下来。

        夜承枫、郡主,乃至人群在这一刻都鸦雀无声,这太让人意外,太让人接受不了!楼上的人也都面露惊愕,宁儿和莹儿两丫鬟,更是呆若木鸡,三小姐虽面色凝重,但也镇定从容,静静看着远方,没有人知道此刻的三小姐在作何感想。

        原本狂热的人群在片刻的沉寂后,终于再次爆发,打破了让人无比尴尬的平静,人群高喊:“此次无效,请小姐再抛······”

        听到此起彼伏的抗议声,夜承枫和郡主也算是松了口气,心道若是重抛绣球,这风火驹闯下的天大麻烦,也就迎刃而解了。

        二人都抬头看向三小姐,期待着转机,那三小姐倒像心有灵犀一般,此刻也低头看了夜承枫和郡主一眼,眼神中饱含情愫和一丝无奈,尔后又看向众人,如水的双眸立时泛起坚定如铁的光芒,玉口开启,声若丝竹,朗声道:“我庞婷儿,为父祈福,上禀苍天,愿以身做赌,遵循天意指引,结一段姻缘,引囍消灾,如今这绣球已抛,姻缘已成,无论结果,均是冥冥中天意安排,我既已发下宏愿,自当愿赌服输,如何能拂逆天意,自食其言!三日后,我自当践行诺言,拜堂成亲。”言毕,就带着两个丫鬟下了阁楼。

        三小姐的这几句话,说得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把整个人群都说得哑口无言,一个“天意”就让所有的不服显得苍白无力,人人都想反驳,可人人都不敢逆天行事,任凭你是口若悬河的秀才举人,还是拳打南山猛虎的莽汉武夫,都垂头不语、认命服输。

        这下,郡主急了,眼见风火驹“劫数”难逃,脱口就叫道:“迂腐,一个姑娘如何能认马为夫?天意绝非如此!”

        此话一出,死灰一般的人群就像看到了可以重燃激情的火苗,人人都抬头崇拜万分地盯着郡主,期待她再说下去,好将这火苗重新引燃成激情的火海!

        郡主一看千百双眼睛都充满渴望的看着自己,一下慌了神,先前那句话本就是口不择言、脱口而出,现在再要说出些让众人信服的话,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郡主拿胳膊肘朝后怼怼夜承枫,低声道:“快想想办法,应付应付。”

        夜承枫心中也是焦急万分:“美女和野兽,如此荒诞的戏码,竟会发生在三小姐和风火驹身上,而且眼见着就要成真,如何是好?一定要阻止这场闹剧变成悲剧!既然此刻郡主已经挑起了话头,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说下去了。”

        夜承枫看看众人,清清嗓子,强作镇定道:“诸位好汉,我二人路过贵地,无意间加入这金龟大会,机缘巧合下,我二人的坐骑又抢得绣球,实属意料之外。三小姐为庞老爷祈福冲喜,发下宏愿,孝心感天动地,这金龟盛会,承载三小姐一番孝心,也代表天意,自然是庄重严明,不得儿戏马虎,不论结果如何,我等都不能强求三小姐,更无资格替三小姐做主抉择。”

        说到这里,人群中已有失望哗然之声,郡主也侧过脸低声问道:“你到底为哪边说话?你要是真把风火驹给我嫁出去了,我可跟你没完!”

        夜承枫额头已是微微出汗,嘴上说着,心里已然构思好为风火驹解套的说辞,但代价却是把他和郡主扔进套里,怎样为他二人解套,此时却还没想好。

        眼见郡主和众人都已不耐烦,夜承枫一咬牙,就当是走一步算一步吧,随即话锋一转,道:“绣球虽是落在马儿身上,然则天意难测,谁又能咬定上天就是选定这马儿作小姐的夫婿呢?马儿只是我二人的坐骑,乃我二人代步之用,就好比鞋子之于行人的功用,试想,如果绣球落在某人的鞋子上,莫非小姐就要和鞋子婚配,而非那穿鞋子的人?”

        夜承枫这么一说,众人都恍然大悟:“说的对呀,这绣球打着马儿,确实就跟碰着鞋子是一样的道理,自然是没有选马儿的理由了。”但众人再一想,回过味来:“绣球碰着鞋,选的就是穿鞋之人,那碰着马,选得就是骑马之人咯?原来这小子是别有用心啊,变着法把这好事往自己头上揽!”

        一时间,人群又沸腾了,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大都不服夜承枫的说辞,大骂夜承枫居心叵测、畜生不如,更有人叫嚣:若是不能重抛再选,宁可让三小姐嫁给马,也绝不让心怀鬼胎的小人得逞。这样的无耻言论,竟然得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的赞同!

        对此,夜承枫倒也坦然,因为总有一些人,情愿将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毁掉,也不愿便宜别人!而郡主则不同,算是头一次见识到人性的黑暗,虽可气夜承枫绕来绕去把自己绕了进去,但更可恨这些叫骂的人,竟能冠冕堂皇的喊出这等丧尽天良的言语!是可忍,孰不可忍!

        郡主怒喊道:“都住口,你们这些伪君子、假善人,真是心比蛇蝎都毒!硬是把三小姐往火坑里推,依我看,三小姐配与我这马儿,也比便宜你们强一千倍一万倍!无耻!人渣!”

        此刻的郡主,倒是不负众望,几句话就彻底引爆了人群的热情,人人找到了宣泄愤懑的出口,矛头直指郡主,夜承枫心道不好!果不其然,先是几个白面书生,嚷道:“马上小人,阴谋不成,恼羞成怒也!”接着,就有几个武夫模样的大汉,喊道:“拉他下马,扁他!”

        一时间,四面八方的人,都伸手要去拽郡主,夜承枫正待施展轻功,携郡主跳出包围,却见郡主临危不惧,单手扬起马鞭,一通抽、劈、削、点,滴水不漏,反倒是将人群逼退到两步开外,哀嚎连连。

        忽的人群外围一声发喊:“都闪开!”只见人群像退潮一般,被四股不同颜色的人浪冲得稀里哗啦、四散退开,待四股人浪冲到风火驹附近时,又自动列好队伍,分东南西北站定,包围风火驹。

        北侧黑衣、东侧白衣、南侧青衣、西侧红衣,均是五六十人,夜承枫见北侧黑衣者正是唐门中人,心中了然:“这定是四大公子到了。”

        那南侧青衣阵中,一人上前两步,大腹便便,一脸严肃道:“我等四人,乃是北海四公子。有我四人在,还容不得外人在北海郡耀武扬武、肆意撒野!快些下马,报上名来。”

        郡主呵呵一笑,又抢在夜承枫之前道:“四大公子,如雷贯耳,久仰久仰。只是······”

        听到郡主这么说,那青衣男子满脸欣慰,昂首挺胸、壮志满满,很是神气的问道:“只是什么?”

        夜承枫心知郡主又要顽皮了,果然就听得郡主提高语调,满是戏谑地道:“只是不知是哪四位?哈哈哈”

        那男子被郡主言语戏弄,怒不可遏,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伸手指着郡主,叫道:“大胆,竟敢对、对本公子如、如此无礼!”气得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西侧红衣人中,闪出一人来,体型和青衣男子相仿,方面阔口,豹眼狮鼻,一看就是孔武有力之人,一开口,声若洪钟,对那青衣男子道:“霍大哥,不必废话,待我用拳头招呼他二人,让他俩知道厉害。”

        东侧白衣人中,也闪出一人来,尖声细语地叫道:“三弟勿动,”

        夜承枫循声看去,只见那人白衣白靴,长发飘飘,手持一白面折扇,五官精致,身形瘦削,虽是阳刚之躯,却尽显阴柔之气。那人阴阳怪气接着道:“我说这大好的金龟盛会,如何要变比武场了?我可是最不喜动粗的人,这地方要动起手来,可不得尘土飞扬,要是弄花了我的妆容、弄脏了我这身白缎衣裳,如何是好?”

        青衣男子不耐烦道:“哎呀,二弟你就别再婆婆妈妈了,咱们四公子的面子可不能丢,让三弟教训教训他们也好。”

        白衣男子仍是不依不饶,竟扭捏撒娇起来,道:“大哥,我可是听你的话,才来这金龟盛会为你占位子的,忍受了一上午的汗臭味不说,现在还要变得灰头土脸,我可不干。再说了,非要动手的话,不是还有四弟在嘛,让四弟出手,干净利落,远比三弟动静小。”

        “不打他俩,我手痒痒。”红衣男子抗议道。

        青衣男子低头想了想,一拍手,道:“有了,就让四弟先把二人打下马来,再绑了押到三弟府上,给三弟当人肉沙袋使。哈哈。”

        红衣男子喊一声:“大哥高明。”白衣男子也连声称妙。

        青衣男子不无得意的高声道:“四弟,动手吧。”

        北侧黑衣人中,一人展臂伸腰,打个哈欠,正是唐门薛公子,散漫道:“好嘞!”话音刚落,原本惺忪的双眼,寒光骤现,黝黑冷峻的面堂杀气腾腾,瘦小精悍的身躯含胸收腹,蓄积着力量,左右双手中,不止何时已然捏着两把飞刀。

        夜承枫和郡主虽是背对薛公子,但身后的杀气早已惊动了二人。

        此时的局势,对夜承枫、郡主二人极为不利,挤在马上,四面又被人群包围,辗转腾挪均难以灵活自如,身后又是天下闻名的唐门暗器虎视眈眈,唯一的生路只能是往上去,夜承枫在郡主耳边轻道一声:“得罪了。”便双臂环抱郡主腰间,含一口真气,随时准备在暗器脱手之时携郡主腾空而起。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阁楼上传下一声:“且慢!”众人皆抬头看去,只见一位中年男子渊渟岳峙般凭栏而立,天庭饱满,五岳朝天,似天神下凡,不怒自威,正俯看众人。

        一时间,人群肃静,纷纷站立端正,翘首聆听训话,就连那四大公子也不敢造次,乖乖的消停下来,薛公子也连忙收起了暗器,静等那人开口。

        那人波澜不惊,缓缓道:“今日,是我舍妹择婿撞喜的日子,我庞守山谢过各位前来捧场。舍妹为家父冲喜祛病的一片孝心,可昭日月,更令我汗颜,适才舍妹绣球抛中马儿,有目共睹,孝心已表,天地共鉴,绝无重抛之理,况且舍妹一番良苦用心,岂能被当做儿戏?反悔重来之类的话,我庞守山不想再听到!”

        此话一出,很多人都心虚地低下了头,这场面,像极了学生犯错后,被先生批评。

        庞守山再道:“可谓冥冥中自有天意,我等愚夫庸人,不明就里,参悟不透,亏得马上少侠指点迷津,使我等不致辜负上天美意、错失佳婿,酿成大错。”

        众人听到这里,心中都明白了,这庞家掌门人已然是选定了妹夫,正是那马上之人,不免都失望摇头。

        四公子中的大哥,青衣胖子,瘫坐于地,哭得撕心裂肺,喊道:“婷儿啊,我是真心爱你呀,找了这许多人占下位置,可都是为了你呀,你为什么不选我?你有孝心,我也有痴心呐······”

        庞守山看过来,面色缓和,道:“霍公子的厚爱,舍妹定心怀感激,三日后,我庞家大排筵席,定请令尊霍总兵并霍公子一起,位列上宾。”说完又看向众人,道:“也请诸位赏脸,三日后庞府恭迎大驾光临。今日,金龟盛会功德圆满,谢过诸位,尽可散去。”

        众人也都无奈,三五成群四散开去,霍公子也被其他三位公子搀扶起来,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http://www.abcxs.org/book/103616/572391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