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捍天传之劫龙风云 > 第14章 多事之秋

第14章 多事之秋

        擎天镖局的存在,是江湖中的一个另类。

        四五个镖头带着二三十镖师,组成一两支马队,十余年间只南下走镖,除京师外,别无分号,小家小业,无功无绩。但在江湖中的声望,却能比肩大门大派,威震黑白两道。

        个中缘由,就在“擎天”二字!

        天下间,能叫号“擎天”的,只有三处。

        第一处,是京城南门六百里外,蟒苍山中的擎天岭,此岭在群山中一峰独秀,高逾千丈,远看仿若一柱擎天,山上古木参天,流水潺潺,多飞禽走兽,少有人踪,数百年间一直是历朝天子祭天圣地。

        第二处,则是坐落于擎天岭山肩处的“擎天宫”。新朝建立伊始,应国师绝尘师太请奏,翻建前朝祭天行宫,依九天玄数、五行三才,营造九丈五角三阶大殿,名曰擎天宫。天子每年到此行祭天大礼,平日则作为国师驻地,大小事务悉由国师主持。

        而擎天镖局,作为普天之下的第三处,其中奥妙,就在于擎天岭方圆十里地界,名为国师封地,实为禁地,除持有圣旨或是国师法旨,任何人不得擅入。然擎天镖局却能例外!只因那擎天宫地势过高,不宜耕织,衣食之用,无法自足,故而物资补给,乃至与京师的贡、赐往来,均需运送,而“擎天镖局”正是由此而生,十余年间专一负责为擎天宫押送物资!

        有朝廷和“武林盟主”绝尘师太作后台,擎天镖局足以傲视江湖!

        更何况,镖局总镖头“长虹贯日”张天赐不但武功高绝,而且与绝尘师太到底是何种关系,也一直被当做江湖秘事在民间广为流传:俗家弟子说、干儿子说、甚或是姘头说,一度都甚嚣尘上。可奇怪的是,不论是朝廷,还是绝尘及总镖头本人,都对流言充耳不闻,不理不睬,仿佛是一种不屑,但更像是一种默认,绘声绘色、亦真亦假之间,更加重了擎天镖局在江湖中的分量。

        夜承枫躺在高朋客栈的客房里,仰望着窗外秋夜的星空,没有一丝睡意,思绪又从擎天镖局转到任垚身上:依着六扇门的推断,再从曹参军在冯府命案中对任垚的包庇来看,任垚和将军府关系匪浅。将军府素来仰仗国师绝尘,绝尘又恰是擎天镖局的主顾,将军府通过绝尘来安排擎天镖局送人出城,自是顺理成章,洪渊即是如此。任垚嘛,自然也不能例外,他所说的镖局,也必为擎天镖局无疑!

        然而,任垚关乎当今圣上的生死下落,绝尘和将军府又怎能任其离开京师呢?难道是张天赐从中捣鬼?还是另有玄机?

        任垚越来越像是迷局中的一枚棋子,他的同伙,那个夜袭寝宫的绝世高手,又会是谁?身为“武林盟主”的国师绝尘,又如何能够对此等高手置若罔闻呢?

        究竟是谁谋划了前前后后的一切?

        自己的双亲之仇,伯父的下落之谜,师傅的暗算受伤,这背后的真相又会是怎样?

        ······

        夜承枫的思路到了死胡同,求解,就需要新的线索,真相,只能先从擎天镖局找起。

        而那擎天镖局素以安保著称,防范森严可媲美大内,一众镖师,也均非庸手。如若冒然潜入刺探,极易走露行踪,况且任垚已邀约自己,若此时打草惊蛇,让任垚和镖局起疑,将是得不偿失。

        夜承枫忽然想起了那位胸无城府、口无遮拦的张二爷,一个旁敲侧击不露声色的刺探计划浮现于眼前。

        ……

        夜承枫辗转反侧,一夜无眠,好不容易挨到了天明,起身梳洗一番,换身细缎素白学士袍,头扎白缎学士巾,脚穿软底皂靴,俨然一副儒雅书生打扮。向店小二要一碗糊辣汤,加点葱花香菜末,趁热细嚼慢咽的喝下肚后,便精神抖擞的走出了客栈。

        街上已人声鼎沸,赶早市的小贩们,吆喝声此起彼伏,夜承枫心无杂念,穿过熙攘的人流,迈步前行。

        转过两个街角,夜承枫留意到自从出了客栈,就一直有人跟着自己,因为整条街上,都是买货的人,这些人走走停停,四处看货,脚步都很随意且杂乱,唯独自己是专心于赶路,步调轻快有序,然而身后却一直有人以相同的步调紧跟了自己两个路口,这不得不让夜承枫有所怀疑。

        夜承枫有意的加快了脚步,再暗查身后,果然,那身影也随之快了起来,同时,夜承枫又看出竟还有另一人在更远处紧紧跟随。

        夜承枫不禁心中好笑:“说起跟踪,我能当你俩的师父,嘿嘿。”

        心中笑罢,便展开反跟踪之术,轻提真气,快速折转到一条胡同内,提身一跃,跳上临街门房的屋顶内侧,借屋脊的遮挡,弓下腰身,慢慢探出头,暗中观察。

        不一会儿,就见前方胡同口处,两个青年男子先后现身,都一脸茫然,四下张望。这俩人都身着便服,其中一人腰间挂一口乌鞘柳刀,夜承枫认得那是六扇门的捕刀,此人定是刘横手下!

        而另一人则普通扮相,一身灰衣,夜承枫一时瞧不出来路,也拿不准是不是六扇门的人。

        那二人四处张望后,也都同时注意到了对方,二人谁都不先开口说话,只是相互打量,且都端着防守的身形架式。

        夜承枫看得明白,瞧出此二人并不是同伙关系,实为互不相识,初次碰面,而且显然都在提防着对方。

        突然,那捕快使出一招擒拿手,攻向灰衣人肩头,出手中规中矩,谈不上犀利。灰衣人似是早有准备,俯低身子轻松躲过,紧接一招“神龙摆尾”攻向捕快下盘,虽然出腿略慢,但能看出是用了全力。

        夜承枫不禁为那捕快暗叫一声“糟糕”。果然,灰衣人一击得手,捕快随即倒地。灰衣人却不再恋战,奔逃而去。那捕快腾起欲追,却又忽的跌倒,只抱着脚踝挣扎不起,显然是伤到了筋骨。

        夜承枫眼见灰衣人逃脱,便也管不得那倒霉的捕快,迅速朝灰衣人的去向跟了上去。灰衣人一路狂奔出二里多地,便有些气喘,脚步也放缓了下来,显然是内力不济。

        夜承枫跟踪的毫无压力,一直在灰衣人身后二十余步外,而灰衣人却是毫无觉察。

        灰衣人埋头赶路,径直向城北走去。

        城北是王公大臣的住地,街道均是两丈宽的石板大道,整洁光亮,道旁的王府官宅红墙黑瓦,分外气派,高门大院,颇具恢宏气象,浑不似城南的市井之气。

        跟到这里,对于这这灰衣人的来路,夜承枫心中隐隐不安起来。

        果不其然,在转过几个路口后,灰衣人走进了一座大宅。

        夜承枫停下脚步,半掩在一株大树后,放眼窥望,只见此宅规格极高:面阔三丈,府门五间,均朱漆作底,上嵌七行七列鎏金门钉,镶兽面衔环铺首;门头之上绿色琉璃作瓦,瓦顶岔脊立狻猊、狎鱼、獬豸、斗牛等吻兽;门前石狮雌雄各一,极尽威严,正是公侯将相府邸应有之气象!瓦檐之下,悬一面宝蓝色祥云门匾,上有五个金灿灿大字“殿前将军府”。一列哨兵,金甲银盔,持枪跨刀,在府前昂首阔步来回巡弋,威武杀伐之气甚是夺人!

        夜承枫心中的隐忧终成事实,这灰衣人,正是任垚通过将军府安插的眼线!此时,那队哨兵已从远处折返了过来,夜承枫不敢久留,便转身离去。

        此次虽然避开了跟踪,但夜承枫却倍感挫败:“任垚果然狡猾,终是留有后招!如此一来,同时引得六扇门和将军府的暗中监视,不知要给自己查案带来多少麻烦!而任垚连夜安插耳目,是要防备自己离开呢,还是要刺探些什么?任垚如此费心费力,到底想从自己这得到什么呢?他的邀约也变得更加可疑,更像是一个陷阱······事不宜迟,待探完镖局后,须尽快回山禀明师父,好拿个主意,有些事,也得向师父再问个清楚。哎,真是个多事之秋!”

        夜承枫胸中郁闷,埋着头疾步前行,不禁越走越快,正要冲过一个路口时,一匹高头大马冷不丁的从右侧飞奔而来,眼见就要人马相撞!

        那马忽的前蹄离地、人立而起,定在了距夜承枫两步之远的地方,仰天长嘶后,方才落蹄。不偏不倚,恰落在一小水洼中,溅起四五朵水花,打湿了夜承枫的衣襟。

        夜承枫惊魂未定,就听得声若银铃的一通训斥:“喂,你这书呆子,走路留神,惊着了我的神驹,想找赏不成?”

        夜承枫暂压心中怒气,应声抬头。只见马上骑一位紫衣女子,大约桃李年华,螓首蛾眉,略施粉黛,美目明眸,丹唇皓齿,青丝如云,发梳百花分肖髻,斜插紫晶碧蝶钗,身着短打木兰衣,腰系七彩蚕丝绦,脚蹬鹿皮小马靴。秀美中透出一丝英气,端庄中捎带几分顽皮,浑不似一般女子的温婉气质。况且大庭广众之下,以少女之姿,如此抛头露面当街呵斥,也绝非一般女子的作派。

        再细看胯下神驹,浑身上下,火炭般赤,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耳下有骨突起,腹侧四处旋状棕毛,四蹄之下弯曲如钩,此谓头上长角,肚下生鳞,蹄下有爪。正是:山冈之上犹如猛虎,沧海之中赛过蛟龙。

        夜承枫看得欢喜,连道几声:“好马、好马,真乃马中赤兔,天下少有!”胸中怒气顿时消去大半,又见得是一飒爽女子,想来应是奔放惯了,虽说莽撞,但并非有意,正所谓无心者不怪,便好意道:“奉劝姑娘一句,道路湿滑且多岔口,姑娘就算骑术高超,神驹无双,也不该如此急弛,难免马失前蹄,伤人伤己,况且此地不同别处,王侯公卿府门外多立有下马碑,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姑娘若是初来乍到,这些礼法还是要知晓的,免得惹出麻烦。”

        那女子却咯咯直笑,笑靥如花,更显爽朗:“呵呵呵,好一个遵纪守法的书呆子,可惜呀,本姑娘从不吃劝,就算是紫禁城,本姑娘也照样骑得,马儿照样跑得。此处官儿,见了我这‘赤烈胭脂风火驹’,多半得向赤儿行礼让路,哪里还用理他的下马碑?真是笑话!再说了,本姑娘天生就不怕麻烦,呵呵呵······”

        说着,又拿芊芊玉手自腰巾内取出一锭碎银,扔给夜承枫,道:“赤儿弄湿了你的衣服,本姑娘替它赔你件新的!还有,你对赤儿的马匹拍得不错,呵呵呵”一边笑着,一边俯身贴着马耳,轻启红唇:“赤儿,走了。”

        那马儿极有灵性,又长嘶一声,未等夜承枫再开口,就载着紫衣女子破风而去,一晃就不见了影。

        夜承枫留在原地,那女子明媚的笑声似还萦绕耳边,不知不觉间就陷入了忘我的神思中,待片刻后转醒过来,又觉得脑中空白,也不知想了些什么,但胸中的郁结却一扫而光,仿若阴天转晴,甚是舒泰。

        夜承枫不由大感奇怪,把玩几遍手中的银子,看看溅湿的衣襟,也不觉得有何不雅,便将银子放入怀中,继续赶路······

        【作者题外话】:《802948捍天传之劫龙风云》保质保量,非小白文,请书友们,多多支持,感恩感谢!

  http://www.abcxs.org/book/103616/572390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