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20.药尘终于现身了!

20.药尘终于现身了!

        在这股系统调控的巨力下,那些散布在牛仁义体内的龙血能量以及外界戒指空间能量,都在牛仁义的气旋吸扯范围。

        大地之戒内,随着牛仁义体内气旋的高速旋转。他的身体所散发的吸力,也是越来越恐怖。

        到的最后,大地之戒的空间能量,在牛仁义的周身几丈甚至还自动形成了数道具有光泽的能量光幕护在他身侧,极为炫目。

        丁真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那刹那,他心中只存有一个念头:牛头果然是牛头,我喝龙血得靠安培老师用符咒续命!牛头倒好,受着伤还能这么猛!

        大哥,你永远是我大哥!小弟求罩啊!

        不怪丁真这么想,自打他一时兴起杀了龙组的专员后,丁真就知道自己惹祸了!

        这段时间他除了努力修炼。亦是还想找一个值得依靠的组织庇护。

        而从牛仁义所显露的底牌和身家背景看,这无疑是最好的靠山!

        他们不仅有共同的敌人,同时还有共同的秘密。只要他保持对牛仁义的忠心,胖子也相信在牛仁义力所能及的局面下会保住自己!

        另一边,德林科沃特和安培晴鸣则悬浮在不远处的半空中望着牛仁义所造成的局面,眉头皆是不由自主的紧皱。

        德林科沃特道:“怎么办,这小家伙明显是不要我们帮忙啊!拥有的底牌比我们想象中的明显要猛的多!”

        “不急,我看他现在就是乱来。大地之戒的力量他不分属性的全部吸收,这要是都能把银龙血脉征服,我和他姓。到最后,等他扛不住了,我们在出手!”

        对于眼下的局面,安培晴鸣依旧判断牛仁义应该坚持不了多久。

        以一己之力想完全镇压银龙血,就算牛仁义的精神承受的住,身体也承受不住!

        除非他是仙人转世,否则必然需要他们帮忙。

        诚如安培所预料的一样,牛仁义的确需要帮助。可他们又怎能想到,除了他们,牛仁义也是有老爷爷外挂的。

        屏障内的,牛仁义戒指里的药老目前被惊动了。

        现在的他正处于疑惑与不解之中,他就搞不明白了,这牛仁义不是在一个古堡的地下修养吗?

        怎么一个没注意,就忽然换了个地方,且调动那么多的天地力量!

        这不仅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牛仁义所拥有的修为!

        虽然说在能力上,药尘现在已见识过了牛仁义突破极限使出远超平时自己数倍的力量打败庆晨,但通过他的检测,那种力量也是被牛仁义强行使用的。

        作为代价,牛仁义当前的实力最多只有全省时期的五成。

        这种状态下,牛仁义想干什么。

        养伤都来不及了,总不见得要从斗者突破到斗师吧。

        不仅如此,牛仁义体内那银色火焰是什么鬼?这火焰感觉特么的只比异火差一筹啊!

        这小子把这种力量引入体内,是嫌命长还是嫌命长!?

        没焚决的情况下,这小子难道就想靠着这点修为就吸收这来历不明的火焰!

        药尘惊疑不定的判断形势,越观察越惊讶。

        他算是看出来了,随着外界能量的疯狂涌进。牛仁义此刻根本没有心神去控制疏解。

        以至于后者的经脉,即将出现不堪重负的状态。

        若是再这般疯狂吸掠下去,恐怕难逃经脉涨裂的危机。

        “小混蛋,看来我不得不出手了。算了,我就顺便帮你吸一点。也算是收点我以后教你的学费。”

        见再不出手,牛仁义可能会自己玩废自己,隐藏在牛仁义戒指里的药尘终于动了!

        而随着他的出手,牛仁义体内那高速旋转气旋,骤然滞了一滞。

        药尘的吸收也立时使那即将失控的一幕得到了缓解。

        与此同时,随着牛仁义体内的气旋旋转速度缓慢下来,本来的焚天决气旋也开始逐渐的缭绕上一层银色火焰。

        气旋转的越多,银色的火焰附着到气旋上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随着越来越多疯狂涌来的天地能量冲击到那银色火焰。

        那一直试图坚守的银色火焰任然反抗!

        当有不明力量试图对他同化的时候,它又一次腾起了接近半尺的银火。

        只是眨眼时间,一团团庞大的驳杂能量,便是被银火煅烧成了一股股液体能量。

        而银火在将这些能量中杂质煅烧完毕之后,亦是任由它们直直的撞进牛仁义的银色气旋之中。

        在这些液体能量投射进入急速旋转的银色气旋后,也顿时荡起了一圈圈能量涟漪。

        在牛仁义的心神的注视下。随着那一滴滴液体能量的投入,自己那银色气旋的体积亦是在诡异的变大着。

        不仅在变大,那气旋之内所蕴含的火属性斗气也是越来越浓郁……

        最后,那些从外界卷入的天地力量全部成为了消耗银火力量的助力,渐渐的,那些被银火炼化的力量也被炼制成了一滴滴精纯的能量液体。在牛仁义体内下起了小雨,源源不断的滴洒进牛仁义的气旋。

        有了这些精纯的液体能量。

        牛仁义这边的状态也越发好转,这些液体能量的少部分这时还自主的分散到了牛仁义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部位。

        而每当液体能量沾染到经脉;骨骼;血肉之后;牛仁义也惊人的发现随着那些液体能量的侵入,他的每一块骨骼。血肉,都几乎是在犹如蜕变一般逐渐的充斥着雄浑的力量。

        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方才缓缓停止。

        而随着气旋旋转的逐渐停止,以牛仁义为中心的吸力也是开始减弱。

        到得后来,外界的德林科沃特和安培晴鸣再次动容!

        很显然,事情的局面真的朝着他们最不敢想的方向走了!

        牛仁义真靠着自己在朝着单人摆平了银龙血的方向走。

        “这是那里来的怪物!教他的老师到底各方神圣!真靠着自己就摆平了银龙血,这怎么可能!”

        安培晴鸣失声!

        “这感觉只有传说的位面之子才能做到,难道这小子是这世界的位面之子!?”

        德林科沃特一样心头巨震。

        作为当事人,牛仁义心下也是狂喜!

        因为他赫然发现此时的他靠着银龙血突破成功了到了斗师!

        具体的属性提升值,牛仁义还没看,但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的经脉以及骨骼在这种冲刷洗礼之中变得越加坚韧和宽阔。

        不保守估计,他现在的护甲值因为龙血的滋养,最起码得提升200!

        他的力量和敏捷也应该各自又提升10点。

        不过在牛仁义欣喜的同时,他又有些肝疼!

        无他!

        因为那该死的银色火焰依旧没被收复!

        在不知道这银色火焰炼化了多少滴精纯的液体能量之后。那炼化能量的银火虽然虚弱了很多,但任然坚挺的呆在它气旋附近!

        这玩意短期内看上去是成不了气候,但鬼知道后期修养生息后会不会趁着牛仁义不注意,在他体内翻江倒海!

        你妈的!小强啊!

        怎么办?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而就在牛仁义郁闷于银火的不屈时,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出现在了牛仁义的耳边。

        那是一个老人的声音。

        “如果你想要收复它,我可以教给你方法。但你得认我做你的老师。”

        “什么?”牛仁义瞪大眼睛,佯装惊讶!

        但心中却乐开了花,并不禁暗骂道:

        :“哎呦我个艹,你要是不出来,我都差点忘了。药老,你总算出来了!”

        …………

        …………

        “你是谁!?”

        牛仁义佯装惊讶的明知故问。

        这时的牛仁义虽然依旧没见到药老的身影,但后者的声音却足以让他心跳加速!

        他可以确定,刚才说话那人一定是药尘!

        “我住在你从那个小娃娃身上带着的戒指里,身份是一名来自异界的炼药师。这个职业有多么稀有和尊贵,等来日你可通过那叫薰儿的丫头确认。哦对了……我和那丫头来自于同一个世界。”

        “然后我名为药老,我的来历,现在还不是和你说的时候,你只需要知道通过我,你未来在斗气的修炼上必然会因为我事半功倍。”

        “其实刚才你修炼的时候,我已经助你修炼了一次,作为受助者你应该能感受到吧。”

        “是你帮的我?”

        牛仁义在吸收天地能量时的确感受到了有人帮他分担了吸收力量的担子,不过那时的他正处于水深火热,因此压根没想到助自己修炼的是药尘。

        “不然呢,难道你觉得是那两个坑你的老头?”

        “…………好吧,的确只可能是你。不过你想要我拜你为师?为什么?”

        牛仁义虽然早有了要拜药尘为师的打算,但并不打算对方让自己拜,他就拜!

        这世道,轻而易举获得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值得被珍惜的。

        他立马答应,不仅会显得他没有逼格,也会让对方不珍惜和自己这份师徒情缘。

        正所谓付出的越多,后期才会越发重视!

        牛仁义现在已打算给药老设套了,要自己拜师……可以……先拿出足够的见面礼。

        我让你在小爷被庆晨围堵的时候不出来!我让你在小爷突破斗者的时候不出来,现在是该付出代价了!

        “因为你的天赋不错,也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小娃娃,我知道你很不想受制于人,所以对我的提议必然会心存芥蒂。”

        “不过我要申明的是,我对你的提议绝对百利而无一害。你的对手是什么样的怪物,你自己比我更清楚!虽然你自己也是怪物,但你这个怪物明显还需要时间修炼。而我能做到的就是帮你炼药,更快的提升你修炼的速度。你不会觉得你可以一直靠着那禁忌的力量,每次都化险为夷吧!”

        “老人家。你说的是很有道理,但你要帮我炼药又谈何容易。不要忘了,这世界已经不是你原本所在的世界。你熟悉的药草也都找不到了!”

        牛仁义从拿到萧炎的戒指,对药尘之所以不是很迫切,就是因为这点!

        所处世界的不同可是决定了炼药师的炼药对象发生了变化!

        药尘所需要的炼药药材在地球可多半是没有的!

        连药材都没!炼药师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被牛仁义捅到痛处,药尘一时亦是有些语塞,不过很快,他就被后者告知了一个他完全没想过的解决办法。

        “你的判断的确没有错,但要说完全没用,也未必。你现在佩戴的戒指里,其实就有我储藏的来自那个世界的药材种子。其中不乏绝品,因此只要能培育成功,不就可以炼药了。并且这世界必然也应该有着可食用的天材地宝。所以只要给我时间区分出这些药材的相应药性,制作出新的丹方必然不难。”

        牛仁义毫不留情的打击道:“你的想法是好,不过那也得需要花时间栽培吧。且不提你带来的种子会不会水土不服,种不出来。在我的印象里,那些重要药材那个不是得千年结果,最少的培育时间也得等个百年吧。等到了那时候,我怕也早死了。”

        药尘笑着说:“是会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不过你本身不是有控制时间流速的法阵吗。再加上你还练了木之斗气,这种斗气可是可以用来催熟种子的。”

        “还能这么操作!?”

        牛仁义被药尘这么一提醒,顿时精神一震。

        他倒是这没想到【固有时制御】被可以被用在培育药材上。

        “当然可以……好了,时间紧迫。既然你不信我能教你,那我就先送个见面礼吧。你身体里的银色火焰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完全消灭或吞噬是非常难的。”

        “所以我可以先教你把它炼化成本源火种。等到了你的实力够格了,我会在教你一套名为焚决的功法,这个功法可以吞进天下所有火焰。只要你实力足够,就可以把这个火焰完全收入囊中。”

        “本源火种?”

        牛仁义心头在震。

        斗破苍穹的情节他已经不怎么记得清了,但关于本源火种的记载他倒是还有点印象。

        在斗破主角萧炎吞噬一头魔兽紫火的时候,药尘好像就教过萧炎这套方法,收复一种紫火。那种火也是一种兽火。

        “怎么炼化?”轻吐了一口气,牛仁义道。

        “放心吧。这缕怪火本就是无主之物。算是兽火的一种,被你折腾了这么久,其实对你已没有多大的力气。只要你给它活路。我相信你将之炼化成本源火种,也并不会遭遇太大的危险。”

        “所以照我所说的去做吧!我给你传入修炼方法。”

        药尘话音落下,牛仁义随即感受到自己的脑海中涌进来了大堆信息。

        那是药尘在意念传功!

        7017k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83027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