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15.计划在今夜执行

15.计划在今夜执行

        饭局在持续。

        两个大小姐在聊天攀谈之余,餐馆的音响里还播放着时下火热的流行歌曲。

        说来也巧,现在播放出的音乐不是别的,正是由星野七籁演唱,牛仁义谱曲填词的异界版【少年】。

        “  wu  oh  oh,wu  oh  oh”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

        “眼前这个少年,还是最初那张脸。”

        整首曲子歌声动听,歌词生情。

        闭目听了这首歌一会,御坂真白对上杉结衣感慨道:“上杉姐姐,你知道牛头在创作这首歌时契机是如何的吗?”

        “御坂妹妹,是什么?你说来听听。”上杉结衣美眸打量着御坂真白,饶有兴趣的问道。“弟弟是在什么环境下创作的这首歌曲。”

        今天的饭局是两位大小姐私下相约的产物。

        上杉结衣组织起这次饭局亦是想通过今次这顿饭来加深自己和真白的感情,继而获得腾达集团未来在名古屋加大投资的允诺。

        虽然女孩在心里其实还是有点不太想承认牛仁义的身份,但后者的魔辉以及父亲大人的命令亦是让她必须承认。

        御坂真白回忆道:“创作这首歌的时候,牛头其实在比赛中刚好遇到了一些困难,因为关西大赛的失利,他那时给自己的训练暂时按下了暂停键,他那时告诉我,他必须停下来思考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未来。”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半个月,直到某一天,他突然告诉我他“说服”了自己,他觉得面对这些困境最好的方法,就是变得像少年一样。”

        “无论怎样,都要像火一样燃烧着,这是牛头最初选择棒球时的那份初心和热忱。在这种环境下,他才写下了这首《少年》,并时刻告诉自己不变初心。”

        御坂真白希冀的说着,心中在钦佩感叹牛仁义的热血和梦想之余。

        内心其实还在打别的算盘!

        她正在盘算着该以各种方式向上杉家讨要魔法秘籍,获得学习魔法的机会。

        通过和庆晨的遭遇战,真白在战斗中大体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缺陷。

        一方面是体术是不行,另一方面是对对手的手段不了解。

        本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真白亦是想通过了解魔法提升自己的战斗信息库。

        同时,这也是漩涡水户的要求。后者想见识一下这世界的魔法与忍术到底有何区别。

        魔力和查克拉的本质有何不同。

        如此,两个女孩一边吃一边各自小心的试探彼此的底线。

        火锅店里的店员们在一旁则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三个大主顾,心里则寻思着: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让本来打死都不打算营业的老板为她们特别开门,还表示愿意付三倍工资让他们来加班!

        不能不说,老板此举相当不老板。

        现在的名古屋可不比四天前,由于从东京涌来的难民有钱有存款的只是少数,且大部分的难民更多是去东京讨生活的月光族。

        为此,一些情绪失控的份子一想到自己才交了房租,结果租住的区域就成为了核污染区。

        在怨恨和绝望情绪的促使下,即使这波人没被血族感染,还是促使了他们向无辜者展开报复!

        按照电视台的播报,近几天的名古屋城区依旧犯罪率依旧持续上升。

        市区还好,政府严格管控。但郊区地界真的不太平。

        有消息称:

        东京的山口组由于在东京失去了地盘,结果如今来名古屋抢地盘了。

        而事发地点就名古屋的东区。

        当时他们的老板就在附近,最后直接被吓得尿了裤子回了店。

        而在他回到店后,他亦是要求店员立即关店,说等什么最近世道不太平,未来半个月,火锅店停止营业!

        以上这番话是老板前天才讲的。

        然因为这三个人,老板的通知直接变成了纸糊的。

        而在这三人中,最令人侧目的是那个黑发女孩,长相隐隐有些面熟,像是在电视上看过。

        最开始的时候,是她点的菜卖的单,她给人的感觉像是有很多心事,可又像是什么都没在想。

        而在此时,其中一个女服务员忽然一拍额头,看着真白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兴奋的摇了摇身旁同伴的手。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原来是她……”

        女服务员一拍额头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不一会儿就调阅出了有关真白和一辉的相关报道。

        “这女孩叫御坂真白……这男孩叫坂本一辉。他们都是今年野球大赛冠军的成员。……尤其是那个御坂真白……她还是亚洲首富裴骞的女儿呢。前几天我在新闻上看到过。”

        舆论和八卦无论何时都会有,如果是平时光景,真白的真实身份必然需要被各种狗仔大书特书,然由于斯哥拉事件,日本地区现在知道真白身份的人反而不多。

        也就是这个女店员看着坂本一辉越看越眼熟,才想起了京都三中棒球队,认出了御坂真白。

        听到御坂真白是亚洲首富的女儿,一旁的男服务员在无形间也亢奋了不少,而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搭个讪的时候———他的手机亦是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看起来还是来自国外。

        男服务员疑惑地接通,听了一会儿,又疑惑地来到桌边,随后把手机递给了御坂真白。

        御坂真白抬眼看看了店员一眼,目光迷惑。

        她接过手机才听了两秒,整个小脸血色顿失。

        御坂真白连忙就放下手机,死死地盯着这台手机,盯了很久,好像那是颗定时炸弹。

        “真白,你怎么了?”一辉看出了御坂真白的脸色不对,忙问道。

        “他们找上来了。”真白咽了口吐沫,脸色难看的回答。

        “他们?……你是说?!龙组。”闻言,坂本一辉也骤然间变了脸色。

        这时,一旁的上杉结衣的脸色也不禁紧张起来——牛仁义作为他的弟弟在轻井泽做了什么事,她在清楚不过。

        从弟弟的空间带出的八个活口有七个被牛仁义生撕。

        唯一的活口星野七籁如今在名古屋的地下牢房秘密关押。

        因为那次屠杀,弟弟不仅在上杉家护卫队建立了难以想象的威信和个人崇拜。同时也和龙组结下了死仇!

        为了保护弟弟,名古屋古堡现在被父亲下达了十级戒严令。任何要接近牛仁义的仆人都得经过三轮的检查。

        父亲判断龙组对弟弟决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到时候还少不了谈判。

        参考到他们现在还捏着裴骞,因此父亲还判断龙组会主动找上门。

        果不其然,这边还真的主动找上门了。

        只不过方式却出乎意料,竟然是以一个普通服务生的电话和他们取得的联系。

        “我来接听电话吧,要不……”上杉结衣提议道。

        御坂真白摇摇头握紧了手机,凑到耳边打算亲自接听。

        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她为了救牛头当下也算是间接逼着老爸当了汉奸。

        为了保护父母的周全,裴骞此刻的人生自由在真白的安排下是受限的!

        他被约束在名古屋的城堡里,衣食无忧的同时还可以用网络和外界远程交流办公。

        从某种意义上说,裴骞这算是居家办公!

        但一举一动却需要被上杉家的人所监视。

        如果在此期间,裴骞有试图通敌的行为,他还会遭到上杉家家仆的惩罚。

        从事件性质来说,她这么做其实很大逆不道。

        但是在牛仁义杀了龙组那么多龙组专员的背景下,她除了逼父亲妥协,就再没有其他解决方法。

        为了活命,也为了继续能和牛头在一起,真白现在替自己的父亲做了个决定——大不了不要大陆的资产,以后就在日本生活。

        等时机成熟,她还可以让父母以变身术到外国避难。

        今天这次事抛开国家立场,真白觉得牛仁义没做错。如果不是那位庆叔叔一再相逼,牛仁义也不可能被逼到最后大开杀戒。

        而因为牛仁义杀了人,她现在也算是从犯。

        考虑到自己已是走投无路,御坂真白亦是决定用强逼的方式留下父亲。

        龙组欺人太甚,那她和牛头只能抱团取暖。

        至于腾达的产业,华夏地区的大不了不要了!

        损失或许会很大,但总比没命花好!

        …………

        …………

        “御坂真白,我是龙组派来和你接洽的代表,是你在听电话么?”

        电话里是另一个女孩的声音。

        “哪位?”真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

        “你可以叫李嫣然,我是龙组的d组副组长。我的姐夫是庆晨,我的侄女是庆灵。”

        真白站起身来,悄悄地在身边聚集起了沙子。

        “你能打这部电话,应该已经准确地定位了我们。怎么?要大庭广众袭击我们,还是想通过我知道牛头的位置?我告诉你……不可能!”

        御坂真白身下萦绕着的沙粒越转越快。

        同时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些,以便倾听各个方位的声音。

        同时她在心中对漩涡水户疯狂喊话:“奶奶,帮我探查一下附近有多少敌人。”

        “不用那么紧张,我是来帮你们的。”李嫣然淡淡地说。

        “你会帮我们?”真白不屑的笑了,“你是庆晨老婆的妹妹,就别说虚伪的话,牛头这次使你们损失了八个专员。还胁迫了你侄女,她现在应该不好受吧。帮我们……不需要!”

        “你真的这么想也无所谓,但牢牢记住我下面的话。”李嫣然的声音很平静,毫无起伏,“如果我真的要报复你,根本不会和你聊天和沟通。以我的实力,整个名古屋没人能拦的住我杀你。”

        “什么意思?要显摆你的实力吗?!”

        “并非显摆而是在表示我们的诚意。你应该知道腾达集团目前还在受你父亲的控制吧。我们龙组并没对腾达进行管制。反而还通过联系腾达的负责人输送了很多物资来援助日本。”

        御坂真白沉默了很久,“你们是还想利用我们对不对。”

        当李嫣然说出输送物资时,真白忽然有些释然对方为什么还找上她。

        很显然,他们裴家对龙组显然还有很多值得利用的地方!

        开什么玩笑,都知道了你们是老虎他们又怎么可能继续与虎谋皮!

        “你不用拒绝的那么果断,我们的确想继续利用你,因此才对你抛出了橄榄枝。而且你也不想自家的产业全部都付诸东流,收为国有吧。”

        “那可是接近几万亿的产业,裴白儿,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应该为你弟弟和父亲考虑不是吗?你难道真想让他们一直活在可能被暗杀的阴影里。”

        李嫣然这番话极具鼓动性,把御坂真白说的心神动摇。

        “还有……你难道真的打算一辈子不见到你的奶奶了。”

        真白用右手捂住口鼻,在华夏,她的确还有放不下的存在。

        那是小时候对她最好的老人,那个在弟弟欺负她的时候,总是帮自己的老人。

        “你们要我们帮什么忙,我……我事先说明……我最多只能帮你们运作不违法的操作,然后不要试图从我这出卖牛头的消息,他今天走到这一步全是庆叔叔逼他的!”

        真白表态到用很严肃的语气补充道:“然后不要威胁我奶奶。我奶奶是无辜的,如果奶奶出事了,我和你们不死不休!”

        “你先走出店,找一个方便说话的地方吧。接下来请尽量保持冷静。这样对你好,对你的牛头君也好。”

        李嫣然对御坂真白继续安抚。

        真白神色略微犹豫了片刻,拿着手机走到了火锅店的门口。

        屋外,大雨滂沱,肉眼的可视范围只有十多米。

        “我到地方了,你说吧。”

        “其实你要做的很简单,不作为即可。我们现在和京都国安组那边已达成了某些共识,打算配合京都分部接牛头君回家。你知道后不要主动投入战斗,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接牛头君回家!!”

        真白捂住自己的口鼻,被对方透露出的信息完全吓住。

        现在整个名古屋的国安组势力都知道牛仁义是他们的未来扛把子。然而龙组现在竟然联合京都国安组截牛仁义?!

        这不是虎口夺食,异想天开吗!

        “京都才是牛头的家。对你,对牛头,对京都s科,对我们都有利。”

        “计划就在今夜。请不要轻举妄动。你的父亲也会被我们救出,望你知晓。”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8247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