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1.庆晨在哪?说出他的下落!

1.庆晨在哪?说出他的下落!

        而就在牛仁义觉得差不多,可以结束掉庆晨性命的时候,

        牛仁义看到庆晨忽然艰难的侧过头,对女儿所在的方向蠕动嘴唇说了句“对不起”。

        牛仁义微微一愣,这一幕让他想起了前世的父亲。

        可旋即他还是举起右手汇聚起了三种大蛇之力抓向庆晨的心脏。

        对方怎么对金闪闪的,他要怎么还回来。

        有些事做了就必须狠心到底!

        对方不应该想想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吗?

        为了庆晨,为了自己的家人,今天在结界里的所有人都必须给金闪闪陪葬!

        这一刻,牛仁义的动作凝滞在他出手的一瞬,庆晨的唇形停留在“对不起”的那个“起”字,定格在庆灵拼尽全力的冲向牛仁义,撕心裂肺的大喊爸爸!

        下一刻牛仁义的拳和庆晨的心脏间多了一个燃烧的屏障。

        大地之力……破碎!

        雷电之际……破碎!

        命运之炎……继续破防!

        不知为什么,牛仁义攻击的速度开始明显受到这屏障的影响,这仿佛是庆晨都本能在做的最后抵抗。

        反观庆晨自己,和女儿做最后告别的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没有力量在还手了,力量受限的他被牛仁义打的浑身骨断筋折,且还被废去了双腿。

        作为废人的他现在反而感觉死是最好的解脱。

        感受着浓浓的死亡气息,铺天盖地的向自己袭来。这一刻,他没有心存侥幸,只觉得自己己经是被钉死在祭坛上的羔羊。

        他回顾着自己从进入结界到落的现在这个下场的一幕幕,最后得出的反省是如果有可能,未来对任何事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轻敌。

        今次的败局皆是他咎由自取,如果他可以提前获悉御坂真白和秋道丁真的力量,如果他可以重视牛仁义的真实实力。如果他不在妇人之仁!

        最后又岂会是落得这个下场,包括刚才,他还天真的觉得吉尔伽美什其实比牛仁义更危险。

        现在的他只希望牛仁义可以不要对她的妻女动手,也希望妻女不要试图在找牛仁义复仇。

        庆奈死了,转瞬被杀死。

        即便是只有六成实力的自己也被对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个少年是怪物……想来今次事了,这少年也必然会受到日本各方的势力重视,到时再想杀他……必然也难如登天!

        除非龙组愿意彻底撕破脸皮和日方大决战,不然这少年将注定困龙升天。

        这般想着,牛仁义的拳头也终于要完全冲破屏障。

        只听屏障发出了一声近乎玻璃碎裂的声音,暗红色的裂纹在空气中展开,不断地延伸。

        屏障虽然仍在阻挡牛仁义的推进,但崩溃依然是可预期的。

        可偏偏就在这时,意外还是再次发生!

        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庆晨的身边,是一个男人,他唇色樱红,眼角玫红色,一身红衣,好不妖艳。

        他的身旁是一枚飞镖,梅花型的飞镖。

        近乎同时,庆晨胸前的屏障崩溃,牛仁义的拳头轰穿了屏障。

        可就在牛仁义即将结果庆晨的那瞬间,庆晨的身影却随着男人的出现和触碰在空气中化为泡影。

        牛仁义一击挥空,听到的只有虚空中那红衣男子轻声的哀叹。

        “庆晨,盗石说你可能出了事,我本来还不信,但现在看来,你是真跌了大跟头啊。”

        …………

        …………

        裴家别墅。

        丁真被唤醒的时候,真白正半蹲下身子,用右手拍打他的脸。

        这时距离牛仁义离开裴家别墅已过去了二十分钟。

        裴家的宾客们在一众上杉家的法师施法下依旧处于沉睡中,但满地的狼藉和和地板上的烧痕任然证明着先前这块区域所发生过的战斗。

        所幸,斗争终究是没有继续扩大化,随着上杉家护卫队的介入,京都护卫队队长葛呈已暂避锋芒,撤离了裴家的别墅。

        此时此刻,裴家的安保由上杉家接替,整个上杉家护卫队被分为了两队。

        一队留守在裴家别墅,用魔法尽力的修复着别墅的装潢;同时负责安保。

        一队则去了裴家的地下室,取回上杉家的斩魄刀【神枪】,并打扫地下室的战场,回收了那只异兽的兽魂。

        丁真醒来的时候除了看到了真白在叫他,接下来看到的就是他所在位置的斜45度方向,有两个穿着类似法袍的人在驱使魔杖修复被烧坏的地板。

        只见两个把外貌都隐藏在兜帽里的神秘男在驱使魔杖间,一些被烧毁甚至碳化的地板在空中正重新恢复成本来的样貌。

        不远处的沙发上,牛仁义的小师妹薰儿同时也在侧眼看着这神奇的一切。

        区别是她的身旁正有一个长相帅气的小老头用中文和她聊天。

        眼瞅着被烧毁的地板真的肉眼可见的修复并重组,胖子的眼睛是越瞪越大,不禁揉了几次反复看。

        “经理,我这是在做梦吗?看来应该是在做梦,可是我做梦也不该能梦到你啊。这要是老大知道了一定会把我宰了的!”

        丁真犯着迷糊对御坂真白说道,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在做梦。但又觉得梦到的情况不对劲!

        丁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有原则的人,对御坂真白没有任何幻想,天之本樱也一样,老大的女人他从来不想,不像一辉那颗骚动的心一直觊觎天之本樱。

        正想着,回应他的是真白的一击炮拳!

        女孩是一拳头直接狠狠的打在丁真的天灵盖。

        “你没在做梦,你个死胖子。看上去瘦了不少,怎么脑袋还这么笨。这还是我家,你刚才被敲晕了都忘了。”

        “没做梦?!那他们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丁真捂着自己被打疼的脑袋,诧异道。

        御坂真白犹豫了两三秒,脸色古怪的解释道:“他们……姑且算是自己人吧。嗯……他们是牛头爸爸的手下。”

        对真白而言,这两日来已见识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参考到连斯哥拉都存在,真白也不奇怪魔法会出现了。

        “牛头……爸爸?”

        胖子的面部肌肉拧在了一块,愣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他站起来大呼小叫道:

        “叔叔复活了!?叔叔没死?!叔叔起死回生了!”

        丁真左看看又瞧瞧,只以为御坂真白说的牛头爸爸是他印象中的牛头爸爸。

        只不过那位爷不是当初自杀了吗?这是诈尸了!?还是本来就没死,一直隐藏在幕后保护自己的儿子。

        看番经验丰富的胖子一瞬间给自己脑补出了数个合理的解释。

        “那个牛头爸爸……没活,这个是牛仁义的亲爸爸。刚才是他救了我们,也是他避免你被那个叫葛呈的壮汉带走。”

        真白很不想说出这个事实,但事实摆在面前她又不能视而不见。

        在上杉谦驱赶走葛呈后,双方进行了短暂的聊天。

        按照上杉谦说的故事,牛仁义应该是他十五年前在京都办事时留下来的私生子。

        之前一直没有相认是因为上杉谦并不知道牛仁义的存在!

        一直到在任务过程中看到了牛仁义的右手觉醒了上杉家宗家的血脉辉印才特别过来相认。

        老实说,故事的桥段相当狗血,比肥皂剧还肥皂剧,但先前牛仁义右手手背的魔法刻印的确和这老头的一模一样。

        事实面前,御坂真白只能接受后者的帮助。

        不过从现有的局面看,事情的走向总算还是往好了走的。

        看着家中正逐渐被修复的地板和装潢,真白觉得这位长辈至少对他是在释放好意的,看自己的表情也像再看儿媳妇。

        虽然说,就重视程度来说,这帅老头似乎对萧薰儿明显更有兴趣,但当前格局下,真白也没心情在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她现在只希望牛仁义真如老头所述能平安归来。按照上杉谦所述,牛仁义刚才应该是用了某种特定的空间魔法把敌人和自己传送到了别处。

        而既然牛仁义会空间魔法,那么相应的自保手段也应该有。

        听对方这么解释,真白也只能干等下去。

        只是左等右等等了十几分钟了,最终等来的是个寂寞。

        无法,真白就决定把胖子叫醒,问问这死胖子知不知道牛仁义大概会去哪?

        从先前在二楼的谈话,真白可以判断出:牛仁义是知道胖子已经变强了,并且胖子似乎还有两个名师作为指导者。

        虽然很不想拜托胖子,但在寻求漩涡奶奶未果后,她希望丁真这边的幕后老师能够指点迷津。

        “我去,牛头的亲爸爸。这啥子情况………艹……牛头难道不姓牛头!”

        秋道丁真双手抱头,感觉思维更凌乱了,被真白这么告知真相后,他脑子里甚至脑补出了牛头家二老失去精神寄托,最后自寻短见的画面。

        丁真很清楚牛头家的两位老人可是就为了这唯一的孙子努力活着的!

        这要是知道亲孙子不是亲孙子……

        “不会吧……不可能吧……会不会搞错了!这要是真的……”

        真白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现在不是搞错不搞错的时候,我问你,你知不知道牛头的空间魔法。知不知道他可能去哪儿了。”

        “我这哪里知道啊,我本来以为牛头也就一般强,那猜的的到他还会空间魔法?话说刚才那把所有人变没的招数是空间魔法?”

        “那位伯父是这么说的,具体是不是我也不知道。你有办法联系你两个老师吗?这都十五分钟了,我实在担心牛头的安危。”

        “这个你等等哦……我这就问问。”

        丁真没打算对真白设防,背过身子就试图和戒指里的二老交流。

        “安培老师,德林老师,你们在吗?有问题咨询你们。”

        胖子在心头呼唤了三四次,德林科沃特的回应才缓缓响起:“死胖子……这里有高阶魔法师……不方便说话!你是想我们暴露吗?”

        “……”

        丁真脸色一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欠妥。

        他作贼心虚的瞧了瞧四周,可恰在此时,他的视野中出现了异变。

        他的目光扫向庭院,本来无人的庭院在这时竟从虚空中蹦出了七八道人影。

        里面有男有女,其中一个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偶像星野七籁!

        “外面……外面。!”

        深怕别人没看到,丁真忙指向真白身后的庭院。

        “庆晨,在哪里!给我说!!”

        胖子话音落下后没多久,一个霸道十足的声音也在庭院在响起。

        从声音看,赫然是牛仁义本人!

        只不过那声音带着浓浓的叠声和回音。并且还有着令人窒息的威压!

        一众人忙冲出庭院,紧接着看到了一幕毕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一个穿着金甲发出银灰色的人影对其中一人挥出一拳。

        拳头与空气剧烈的摩擦。

        其中一人的身子直接被那银灰色的身影一拳轰飞!

        整个头颅被那金色身影砸断了一般向后仰倒。

        在这轰天一拳下,那人直接飞出了数十米远,重重的在一栋别墅墙上砸出一个窟窿……

        烈焰焚成一片云,半拖住漂浮在空中的牛仁义。

        别墅内,一群魔法师已经将他们的双眼瞪到了极致,下巴都合不拢。

        一拳轰飞了一个人数十米远,这特么才是牛仁义的真正实力?!

        秋道丁真、御坂真白同样不敢相信的看着庭院里那个头发变为银白色身披金甲的人是牛仁义……这人分明是牛仁义,可他们又不敢相信那是牛仁义!

        脸部的五官没有没有变,但眼睛的瞳孔是银紫色的,头发是倒竖的银白色!

        右手的手背上暗红色的魔辉正不断发光和盔甲上的太阳纹身交响辉映。

        “说!庆晨在哪!你们的藏身点在哪!”

        牛仁义大声喝问!

        面对提问,一群龙组组员敢怒不敢言的看着牛仁义……没有人回应。

        于他们来说,被牛仁义杀了就杀了。

        只要队长和其他组员被吴凣救走就行!

        只要队友把这个小魔王的真实资料带出去就行。

        而在这群逼问者中,亦是有一人目光含泪的看着牛仁义。

        那人是星野七籁,又或者说庆娜!

        她是眼睁睁看着牛仁义是如何和组织决裂并誓杀庆晨的!

        转变来的太突然,一切的发展都超出了原有的计划!

        难道这就是作为间谍的报应吗?

        最后需要被爱的人亲手杀掉吗?

        今天就会是自己的忌日吗?

        星野七籁双目含泪的望着牛仁义,无声的哭泣。

        7017k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8162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