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113.世界在哭泣

113.世界在哭泣

        由于亚体斯哥拉的出现和整个东京都的大停电,东京都的全部民众彻底炸了锅,从家里翻箱倒柜的整理行李后,他们踏上了漫无目的的溃逃之路。

        日本警视厅和军队由于只能靠有限的无限电保持彼此间的联络,这时对普通民众的生死存亡也只能不管不顾。

        他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勉强拉起一支部队把还幸存的政客和官员率先保护起来,把这些特权人士首先送出东京都。

        相对的,刚才被龙组管控的玉牌信号这时却随着斯哥拉的肆意破坏而恢复了。

        重新取得联系能力的一众东京都国安组s科专员们开始在东京都指挥使橘右京的调度下紧急安排了自己的家眷撤离。

        在一同被护送出城的人员中,神秘研究员川木海以东京大学物理系教授和源家客卿的身份捞到了一个紧急撤离席。

        他要乘坐军方或者说本间家的专用直升机前往京都。

        短期内他都不会在回到东京这片废墟。

        他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花很长一段时间把自己身体里的核辐射去除干净。

        飞机上,他从空中望着已化为焦土的千代田,不禁感慨万千:

        “源水无月估计马上要到了,这怪物被收拾是迟早的事。但是根据检测,这里的核辐射含量早已超标,这样一来,整个东京都将成为死都,周围都不能在住人了。”

        “小韩卫国队,这真是你们弄出这样的袭击?!为什么我反而感觉这样的袭击是海那头的手笔。”

        川木海的视线俯瞰大地,最后定格在爆发的起始点【靖犯神社】,那里是被斯哥拉摧毁的最不堪入目的地方。

        以他被改造过的视力,他能够清晰的看到神社前的巨大鸟居已化为焦炭。

        鸟居的红木柱子已碳化成了焦木,被风一吹就有黑灰被吹起。

        下一刻,就在那不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兴起一道冲天的火光,随着滚滚浓烟飘散的,还有一阵阵难闻的焦糊味道。

        那是汽车追尾发生的爆炸,大火熊熊,直接冲上十余米的空中,这样的火光驱散的了小巷中的黑暗,却永远驱散不了东京都民众的心理阴影。

        …………

        …………

        长野县和群马县交界处。

        上杉谦和他带着的一群上杉家骨干这时则刚刚收到了东京都遇袭的消息。

        此起此刻,虽然整个东京都的基础通讯已完全瘫痪,但国安组s科要员间的玉牌通讯恢复让作为名古屋指挥使的上杉谦获得了第一手消息。

        在确认了,有一个怪物在肆意破坏和杀戮后,上杉谦立时是神色复杂的看向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里,牛仁义依旧在御坂真白的直播间卖货。

        看着面对亚洲首富都不卑不亢的少年,他手指轻颤的抚摸起屏幕,喃喃道:“孩子,你幸苦了。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带会上杉家!”

        自上杉谦腾达酒店牛仁义的房间,确认了牛仁义大概率是自己的骨血后,上杉谦在杀了橘右京给他安插的奸细后,想到的第二件事就是从毛利岚手中截下自己的孩儿。

        由于知道等牛仁义回京都,自己要再把他从京都接出来必然是千难万难,他在和家族护卫队简单合计后,亦是打算先下手为强,势必要从那几个保护牛仁义的京都专员手中抢下牛仁义!

        通过查询和盘问,他们利用魔法师的手段从牛仁义的同学处得知了他和几个同学今天晚上要去长野县的轻井泽。

        为了让牛仁义到时乖乖的和自己回去,上杉谦是当机立断的把京都棒球队的大部分球员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控制了。

        那些队员们如今都被上杉家的魔法师施展了失魂术的魔法,全部都乖乖的和上杉家的车队一起出了东京。

        以目前媒体和组内通讯科搜集到的情报,只要他以牛仁义的队友为人质,以牛仁义重情重义的性格必然会乖乖就范跟着他回名古屋。

        为了方便执行挟持计划,上杉谦最后又带着人来到了长野县和群马县的交界处,此地是长野县驱车前往东京都的必经之路。

        他们只需要守株待兔必然就可以等到回东京与队友回合的牛仁义。

        在等待之余,上杉谦在手下人的提醒下看起了直播。

        对于年过半百的上杉谦而言,直播属实是一个稀罕物。而看着自己高贵的上杉家宗家魔法师血脉成为了庖厨和推销员。

        上杉谦是一边心疼牛仁义一边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还来得及补偿。

        他无论如何要在未来好好补偿孩子,让他成为名古屋的天!成为该成为的存在。

        然也就是看直播的间隙上杉谦亦是收到了橘右京的通讯信息。

        对方询问并告知他【他在哪儿,京都出了大事情。】

        连同被发来的就是金刚石斯哥拉在千代田“大兴土木”,大搞土木工程的短视频。

        把整个短视频看完,上杉谦和一众在场的上杉家的要员皆是倒抽一口凉气。

        其中一人干脆对轻井泽的方向好好的拜了拜:“少主果然是上杉家的命定之子,没有他,我们怕现在都要遭难了。”

        说这句话的专员属实说的是大实话。

        他们上杉家在东京都的下榻地点在千代田地区的橘家主宅。

        如今因为上杉飞的遭难,上杉家的一众家小也有不少跟着来到了东京吊唁。

        换言之,如果不是家主发现了牛仁义的真实身份,他们这几个要员要是继续在东京。

        其后果不仅要承担巨大的生命危险,就连上杉家的一众家小也得在东京遭殃。

        然现在因为牛仁义,上杉家除了他们,包括大小姐在内的一众家眷早在一小时前就被老爷安排出了东京都。

        他们这批负责截胡京都迎回少主,大小姐那批则看着那群棒球队成员去名古屋,并做好迎接牛仁义…的回归。

        如此一来,上杉家在这次斯哥拉造成的巨大灾祸中做到了完美闪避,没有损失半毫。

        “这一次的确是多亏了那孩子。可情况也发生了超乎预料的突变。”

        感慨和唏嘘完毕后,上杉谦沉声道。

        “现在的整个东京都大乱,相信过不了多久,那孩子也会知道这个消息。到时候他恐怕就会用别的方式回京都了。”

        “一定得想办法阻止他回京都!东旭,朝阳还有你们几个现在立即和我去轻井泽,想尽办法给我查到那孩子到底在那栋别墅!我们务必得做好下一个计划。在京都人反应过来前!”

        几个下属得令,立即从上杉谦身后站出,大声应是!

        上杉谦回过头又看向手中屏幕里的牛仁义,沉思片刻后。

        他开口道。

        “吩咐麻宫,给我下单二十万单。结束这场闹剧!”

        …………

        …………

        群马县和琦玉县交界处。

        一辆奔驰suv里。

        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女正看着视频生着闷气。

        女孩有三个名字,牛仁义知道的常用名是天之本樱。身份是京都区的一家木料工坊的独生女。

        然实际上,她的真实名字叫毛利桜香或者说三井桜香。

        其中三井桜香这个名字大概率是不会变的,会随着她在二十岁成年正式继承三井家的财产而出现于人前。

        至于她能继承多少资产,只能说很多,差不多一个小韩国的三星家族。

        在历史上,三井家从很早以前就是日本的传统权贵。

        创始人三井八郎于1673年在江户和京都开办绸缎庄,后又兼营钱庄。

        从18世纪20年代起还开设了以经办银钱汇兑业务为主的三井兑换店。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三井财阀因为其规模巨大还被时代周刊记录为全世界最大的垄断资本集团。

        而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三井财阀所属直系和旁系公司已达到了273家。

        虽然后期因为二战日本的战败,三井家也曾一度被美国人强制解散。但架不住三井家底子厚,五十年代时就再度死灰复燃。

        在日本,无论是农作物、矿产资源还是消费品,亦或是原材料、终端商品,在所有的生产、贸易和物流环节,三井家都扮演着“幕后推手”的角色。

        它们将自己的下属公司以及关联企业推到台前,不断地扩大着市场、资源和疆土,谋求着利润最大化,而自己则隐藏起来,成立了“影子帝国”里的王者。

        至于小樱为何会隐姓埋名,还需从她的上代说起。

        三井家的上代家主三井寿就一个独女,所以为了继承家业他亲手挑选了一个优秀男人入赘到了三井家。

        等三井寿过世后那个男人和那个独女就一起经营起了庞大的三井集团。

        本来呢这没什么大问题,但问题是那个独女,也就是小樱的老妈五年前去世了。

        因此,小樱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下一代的三井家继承人。

        然则,这样的事是好事吗?

        显然不是!

        对于财阀家的旁系子弟来说,他们只想看到的是天之本樱在其未长成时被扼杀于摇篮,届时三井家的大业将重新洗牌。

        于是乎,五年前在世田谷的一处富人区发生了一起世人皆知的枪袭富人区事件。

        在那一次枪击事件过后,三井家的宗家继承人彻底销声匿迹。外人除了知道那位大小姐依旧还活着,其他一概不知。

        有人说她是去美国避难了,有人说是她是在英国读书。

        各种说法众说纷纭。

        然实际上,小樱只是被她的真实父亲毛利岚给保护了起来,并拥有了一个假身份过起了新生活。

        【天之本樱】亦是在这个背景下诞生的。

        因为想活下去,女孩也逼迫自己改变了过往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

        她努力使自己变强的同时,也愿意放下架子承担棒球队里一切脏活累活。

        而在对牛仁义的关系上,因为彼此间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关系,这三年来小樱也一直自信自己能完成对御坂真白的偷家。

        然这样的笃定最近也随着牛仁义到东京参赛,和一连串发生的变故而有所改变。

        昨天下午到今天半晚,短短的24小时里着实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故。

        以上的变故如果让小樱选,其最大的一点在是牛仁义被御坂真白强吻,她的牛头动摇了。

        倘若抛开这件私事,在公事上小樱觉得最大的变故莫过于牛仁义天才身份的暴露,以及安保人员旗木合被人施了幻术而不自知。

        因为父亲和副指挥使不知火佐柱都去了富士山忙公务,情急之下,意识到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小樱亦是把自己父亲给的金令箭拿了出来,命令有公务在身的葛呈大队长亲自去东京做牛仁义的驰援。

        为避免打草惊蛇,在葛呈队长的提议下,这次前去驰援的计划亦是没有透露给京都的原有保卫队。

        他们的目标很存粹,就是为了观察到底是谁意图对京都分部或者说牛仁义不利。

        从那幕后黑手修改旗木合记忆的目的看,这个把旗木合故意支走的人必然是为了更方便对牛仁义下手才修改了旗木合的记忆。

        而通过眼下的最新局势,小樱也基本确定她的判断没有错——真的有人意图对牛头不利。

        只不过对方的神通广大也着实是令小樱咋舌的,那伙人不仅屏蔽了整个长野县区域的玉牌信号,同时还把鼠由,服部科南,芷水等人给短时间制服了。

        玉牌联系不上,手机等一切通讯设施也全都联系不上。

        因为对方的风驰电掣,他们这只尾随小队也跟丢了牛仁义。

        值得高兴的是,牛仁义此后亦是在裴家的厨房用切菜的方式通过直播的方式对她传达了他想说的悄悄话。

        那段悄悄话不仅表明了牛仁义现在所在地在轻井泽,也表明了牛仁义知道自己有危险希望有人来救援。

        小樱在得到这消息后也是立即想让葛呈队长和她一起去救援牛仁义。

        然,她的身份和地位却又不允许她也去涉险,小樱试图抗议,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她被葛呈点了穴强行控制在了私家车。

        为了她的安全,小樱目前也是被强制送到了琦玉县和群马县的交界处。

        这里的位置距离轻井泽隔了一个群马县。

        憋闷之余,她亦是只能逼自己看牛仁义和御坂真白的直播,试图了解牛仁义的最新动态,

        眼瞅着情郎和真白大小姐越互动越亲密,且牛仁义竟为了御坂真白和裴骞针尖对麦芒,她作为女人的醋缸也翻了。

        想救情郎结果被点穴,被点穴后还得看情郎和小三你侬我侬。

        这算什么事啊!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80159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