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104.一场“筷战”

104.一场“筷战”

        长野县、轻井泽,裴家的会客厅。

        御坂真白的示弱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

        由于不甘心坐以待毙,牛仁义在自己刚才的做菜过程中也尝试性的冒险了一回。

        在他的刻意用意下,他通过控制切蔬菜的不同频率亦是给外界可能关注自己的天之本樱发送了一条类似于摩尔斯电码的求救信息。

        这段电码是他和天之本樱彼此间“悄悄话”,别人是听不懂的,所以他才敢这么堂而皇之的用出。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小樱看到自己的悄悄话后能及时通知京都总部让他们能过来救援。

        当然了,为了掩人耳目,这个悄悄话的频率牛仁义从头至尾都做的很隐蔽一共就做了两次,然后就把全部心思放在了烹饪上。

        说到底,他不是职业的特工,还没有大心脏到在那么恐怖的庆晨面前连续两次对着御坂真白的镜头发暗号。

        与此同时,这次意外的烹饪对牛仁义的考验性也不小,需要他能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做出些和摸鱼外卖林主厨不相上下的料理。

        为此,在和今夜的主厨简单通过气明确了家中的剩余食材有那些可以使用后,牛仁义最后选择制作两道家常菜,来应对今次的晚宴。

        两道菜一道是著名料理扬州炒饭,一道是日本的传统料理天妇罗炸虾。

        这两道菜肴对于中日两国的民众而言都是极为熟悉的家常菜,但要做的既好吃又好看却也是特别考验厨师的水准。

        为了让对方觉得自己无心摄政,牛仁义在制作料理的过程中也是把自己彻底变成了一厨子,专注其中。

        牛仁义在料理的过程中还按照御坂真白的要求一边对着摄像镜头做解说一边进行烹饪。

        这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了以上的场景,那恐怕还会以为牛仁义正在开美食小课堂。

        “炒饭是我们亚洲文化圈中一个很传统的菜肴。不过要做出真的好吃的炒饭,选用食材是非常重要的。”

        “首先在米饭的用料上,要炒出好吃的饭必须用隔夜的冷饭,然后在用米上最好用籼米。而不是用糠米。”

        “提问:什么是籼米?什么是糠米?”

        作为拍摄者,御坂真白在直播的途中会和牛仁义做即时的互动。但凡有不懂的地方她都会立即提问。

        “我们平常食用的米饭是糠米,粘性强,籼米呢则粘性少,这样的米炒才会爽口和粒粒分明。然后为什么用隔夜冷饭炒,也并不是我想将就一道菜,而是因为隔夜饭其水分少,炒起来才不会黏。”

        “像现在的情况,由于没有隔夜饭。所以我们只能先将就的用刚煮的饭代替,为了尽可能的使米饭干,我们这边在煮饭的时候就需要减少加水量。”

        在牛仁义耐心而细致的解说下,不远处的一众大人也是止不住的赞叹。

        没办法,牛仁义的个人魅力属实太强,而且料理是做的真好吃。

        刚才牛仁义做的天妇罗炸虾,目前已上桌了。

        这道菜看似是炸虾,处理起来简单。

        但实际上却非常考验厨师对油温的把控的。

        好的天妇罗绝不是裹着厚重的面团,而是必须裹上一层薄薄的面衣。

        如此面衣在热油中迅速成型,将面衣中的食材包住,继而又蒸熟面衣里的食材。

        只有这样,天妇罗这道菜才是合格的。

        而牛仁义呢,做的也是真好吃,不仅外观做的好看,吃起来的感觉更是颊齿留香,比一流日料店的天妇罗都不差。

        贴合着美味,再加上牛仁义在厨房里烹饪的场景实在是给人一种在看厨师类偶像剧的感觉。

        那专业中带着帅气的模样,说是老少通吃是丝毫不过分。

        “美惠,我现在算是明白真白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少年了。这要是我,我恐怕也会沦陷。”

        幸海露坐在御坂美惠的身边,低声耳语。

        这年头做女人真的太不容易,又要养娃,又要做饭,时不时的还得看丈夫的脸色。

        而牛仁义这样的年轻人只要养成好了,不说别的,最起码之后成家了,做饭这个家务就可以甩锅了。

        并且这男孩浑身上下着实是有一股子不贴合年龄的成熟气质,有大将之风!

        现在这可是当众料理,但凡出了一点差错都会落入所有人的眼里。

        但这少年呢,面对镜头却从头至尾不慌不乱,不急不躁,光是这份淡定和从容就不是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

        在尝了牛仁义的料理后,她这个挑剔者甚至有种味蕾被少年征服的错觉。

        她心中不禁赞叹:世人只知道这少年是棒球天才,谁又能想到这少年原来还是一烹调小达人。

        御坂美惠赞同的点点头,对牛仁义是愈看愈满意,就差满意的直接抱上去亲一口,大喊一声“女婿,你做的真好!”

        作为一个日本人,牛仁义今天用天妇罗给大家伙吃着实给日本料理长脸。

        本来她还挺责怪女儿要求什么不好,要求牛仁义下厨。

        但现在看来,女儿的要求是明智的。

        而看着现场一众小辈盯着牛仁义目瞪口呆的模样,她现在也愈发有脸。

        很显然,牛仁义用实际行动好好的杀了一把在场华国同龄人的威风,让她这个本土日本人与有荣焉。

        而在牛仁义的厨艺惊艳众人的同时,少年区的庆灵也是不止一次的把目光投射在刚才拒绝她的牛仁义身上。

        作为食指不沾阳春水的存在,她现在正有些想不明白京都府处心积虑保护的天才为何会有这么一身斐然的厨艺。

        牛仁义的天妇罗做起来绝对比厨师还厨师,什么要切断虾腹部的筋,用手按压,使虾伸直;什么包虾的面糊要凉,用冰水调糊;什么油温的温度要严格控制在165-180度之间。

        说的不仅头头是道,做起来更是异常熟练。

        这也让少女着实对牛仁义起了更多的兴趣。

        与此同时,庆灵发现牛仁义是有影响他人的魔力的,有他在场和没他在场,胖子丁真的表现也截然不同。

        现在的丁真,吃饭的时候不仅不回避自己的目光,反而还和自己频繁对视。

        这些改变让庆灵不得不又联系到了牛仁义。

        潜意识里,她严重怀疑是牛仁义的让胖子有胆子对她狐假虎威。

        庆灵吃着嘴中的天妇罗炸虾,用着满是兴趣的眼神把自己的视线在丁真和牛仁义身上来回移。

        感受着女孩目光的丁真则硬着头皮在不断给自己加油鼓劲!

        现在的胖子其实依旧在怕,可看到了牛仁义的表现后,他又反复告诉自己他绝不能慌。

        心态决定表现,现在要是慌了那等会儿就得给牛仁义拖后腿了。

        因此,为了转移注意力,丁真最后决定化恐惧为食欲。

        而也就在这时,夹菜吃饭的胖子亦是和同样在夹菜的庆晨之子——庆奈——筷子相碰了。

        为了惩戒胖子的狐假虎威,在对方刻意的用力下,丁真立即感觉到这庆奈在通过他的筷子,把一股巨力传到他的手腕。

        这要不是现在丁真的身体素质和抗击打程度早已超乎常人,对方这暗劲一出,丁真的右手怕是也废了。

        “你炼体了?”

        见丁真依旧拿着筷子,庆奈的眉头顿时微皱。

        他的资料里这个胖子在一天前可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因此他刚才暗劲一出,胖子的虎口不应该崩裂吗!

        可刚才呢,这胖子不仅靠着自己的肉体硬生生的挡住了他的暗劲,而且还下意识的使力把暗劲回给了他。

        这开什么玩笑?

        这要说是牛仁义用筷子抖开他,他愿意相信。但这个可是丁真啊,是被他看作抽离火凤武魂的容器!

        短短的一天,这胖子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是巧合吗?还是说刚才是做梦?

        庆奈不信邪又扫了眼自己的小妹,却是将自己的筷子又敲向胖子的筷子。

        但这一次,有人拦住了庆奈,也是用一双筷子。

        只见坂本一辉右手稳稳的挡住庆炎的筷子,继而又低声用日文道:“庆公子,我家胖子吃的是多了点,但你强行阻拦也未免有失身份了。”

        说话间,他随即小手一抖,把筷子转而又敲在了庆奈的筷子上。

        而这一下用力极大,且还使用了查克拉。

        一下使出,反而把庆奈的虎口震麻了,眼瞅着就是要再也拿不住筷子。

        而看着哥哥受到欺负,庆灵这边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她连忙在旁驰援,帮哥哥稳住了身形。

        并转而又用筷子夹了两颗花生向丁真和胖子甩来。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幕也是被一旁就餐的萧薰儿看在眼里。

        见庆灵使出“暗器”,萧薰儿竟然用筷子像棒球棒一样将那两粒袭向胖子和一辉的花生又尽数打了回去!

        短短的三秒里,这四人竟是以胖子为中心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筷战。

        眼见自己的暗器被阻拦,庆灵立时有些毛了。

        她起身意欲大动干戈,但不远处的庆晨却迅速走到了她的身后,并将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庆灵回头怒视自己的父亲,继而就开始了一段只属于这父女俩的对视。

        五秒过后,对视以庆灵败下阵来结束。

        不得不说,得亏是庆晨抬手及时安抚下了自己的女儿,不然按刚才的事态发展,最后妥妥是庆灵为哥哥出头,丁真一辉薰儿三人合力对抗庆家姐弟。

        眼见着庆晨主动出手制止自己的女儿,在做饭的牛仁义拳头也不由放下。

        他背过身子,同时心中唏嘘的感慨道:“呼呼,还以为这就要打起来了,还好,还好。没打就好。”

        …………

        …………

        由于牛仁义准备的菜肴都是还算好做的简餐,半小时左右,他亲手制作的两盘菜肴全部顺利上桌。

        餐桌是一个由三张矮桌组合成的长桌。

        裴骞和庆晨几个喝酒的男性坐在长桌的左侧,女性家属坐在长桌的中间,几个小辈和不喝酒的则一起坐在长桌的右侧。

        三张桌子互相连接,既能实现分区,又不妨碍可以彼此交谈。

        由于牛仁义要做菜,并配合御坂真白直播,所以牛仁义和御坂真白也是最后才落座的人。

        他们两人坐在了长桌的最左侧。

        御坂真白的身旁是一辉和牛仁义。牛仁义的身旁是御坂真白、萧薰儿、胖子。

        牛仁义刚上座,真白的同胞弟弟裴天一就拿着酒要敬牛仁义:“牛头大哥,我要敬你一杯。我发现了,你除了棒球打的好,这厨艺也没得说,刚才那炒饭我也吃了,这可是传说中的“金镶银”。这要是你以后不打棒球了,做厨师必然也大有钱途。”

        “谢谢夸奖,不过酒还是别喝了。我这不是不给你面子,而是这里是日本。不满二十岁不能喝酒。”

        牛仁义讪笑着谢绝裴天一的好意,但心里却诧异裴天一为何这么不看形势。

        这小子难道不知道他姐在开直播镜头对着自己吗?

        他要是喝了酒,这但凡有个脑残去警局举报,他就可以去日本少管所报道。

        “没事,我这是无酒精饮料,只是看上去像酒。”裴天一继续敬酒,醉醺醺的道。

        见状,牛仁义只能看向眼御坂真白,让她这个姐姐来亲自收尾。

        可叹的是,真白在身旁却压根没有发现牛仁义在被自己的亲弟为难,正低头看着手机一脸的兴致盎然。

        牛仁义用腿踢了踢真白的小腿,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但即便如此她说的内容却是和裴天一没丝毫关系。

        只听她这般道:“啊,牛头。你火了,火大了。我粉丝群里现在全是你的小迷妹,都想看你继续做菜。甚至连华哥都给你点赞和转发了。”

        在场的众人闻言皆是一惊,包括牛仁义也没想到他做个饭能引起华哥的点赞。

        这个华哥是他所在平行时空类似于华仔的存在。属于顶级一哥!

        他接过御坂真白的手机看了下投票详情,还别说真的如御坂真白所说的一样,华哥实名关注了。

        另一边,眼见着儿子拿着酒水就要敬牛仁义,御坂美惠制止了自己失态的儿子。

        而眼见着众人在不知不觉间又被牛仁义所左右,裴骞想了想,突然对在场的年轻问了一个绝对超纲的问题。

        “我这里出个问题考考你们年轻人,你们觉得当前的主播直播行业前景如何,趋势如何?”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79233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