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99.御坂真白:能不动手吗

99.御坂真白:能不动手吗

        作为晚宴的主办方,主办者裴骞在目送了女儿一行人上楼后,神色间不由得掠过了不安和吃惊。

        今天是裴骞第二次近距离见到牛仁义,平心而论,这男孩长得虽人高马大,却有一股子少年人的清逸和洒脱。

        只是脸蛋长得好的人不应该通常都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吗?

        可为什么面前这小子就是不按照常理出牌。

        上次能背唐诗宋词也就算了!

        最多只能证明这小子是一个只会死读书的小屁孩。

        然则方才自己故意冷落他,这这小子反倒流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这着实是不符合裴骞印象中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表现。

        如果他感觉受挫,表露点什么来,愠怒或者不高兴,溢于言表,这都情有可原。

        但这小子却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像是早有预料,又像是在怜悯自己。

        (搞什么飞机啊,这么多腾达年轻才俊在你面前展现自己的优秀,为什么却是一副哦,不过如此的模样。)

        (然后,庆晨的女儿问你要签名,你为啥还故意让我女儿带你去他闺房!)

        (你这是想把我家闺女和庆灵推在了对立面吗?)

        小子,我今天拉了这么多人来可是为了保你而不是让你害我的。

        看着牛仁义的背影,裴骞最后蹙着眉走向庆晨的,他打算在和庆晨为女儿说几句好话。

        ………………

        ………………

        牛仁义刚才主动要求进御坂真白的闺房,看似冒失,但其实这都是他在确认真白家的安保情况。

        与此同时,牛仁义也必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当面和真白一辉确认一下,这两人是否知道自己的体内有尾兽。

        至于见不见真白的闺房,牛仁义到是无所谓。

        在他看来,真白常年在京都生活,会来轻井泽度假至多也就七月。

        因此说是女孩的闺房还不如说是客房,这种地方没有太多必要参观。

        和牛仁义预想的差不多,裴家别墅的真白房间,第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平时不住的冷清感。

        屋子的空气中甚至还残留着清洁剂特的气味。

        一张粉色的大床在卧室中央,床旁边的书桌上摆着一台粉色的otto电脑,书桌的窗户外面就是可以通过内门出去的露台,露台对着轻井泽的山景和人工湖,湖面波光粼粼,好不美丽。

        因为某些服饰,牛仁义仔细看了看床铺,被子是粉色的叠在枕头上的,左边摆了一个棒球形的枕头,床脚还摆放着女孩没有叠好的内衣与胖次(内裤)。

        当牛仁义把目光扫到胖次的时候,真白这才注意到了不妥。

        为此连忙她拦住后续要进来的人,同时抬手挡住牛仁义的视线,一边挡一边说:“你看什么呢,不知道非礼勿视吗?妈妈!真是的,为什么把衣服放这种地方,不放衣柜。”

        自言自语的同时,她赶紧把自己的内衣裤放进就近的衣橱里。

        牛仁义无语的摇头,继而就对进入屋内的萧薰儿拜托道;“萧熏儿,你现在守住门口,有人来了敲门提醒我。”

        说话间,牛仁义开始在房间的周围绘制出一些简单的魔术法阵,这是他在酒店的客房里施展过的障眼法,从卫宫切嗣的魔术刻印里学得,能避免外面的人窥视窥听他们的内容。

        法阵由牛仁义的精神力和魔力为媒介构成,阵眼是牛仁义自己。

        因为布置的法阵和魔纹文字是英文,且现在在屋内的所有人精神力都到达了一定程度,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意识到了牛仁义在施法。

        “好高明的魔法结界布置,以自己为阵眼搭配简约的阵文,还不用调动元素之力,这个世界的魔法果然不简单。”

        大地之戒内,德林科沃特看到牛仁义布置的隔音结界不禁心生赞叹。

        德林是玉兰大陆的圣域魔法师,但他所处的年代是一万年前的玉兰大陆。

        他们的魔法多为战斗用,这种见所未见的魔法技巧,不禁引起了德林的好奇和探知欲。

        安培晴鸣略有些不是滋味的反驳:“我不认同你的看法,我觉得这只是是单纯的在用精神力和体内的力量在构筑法阵,看模样,显然已经有名师教他了,怪不得看不上我们了。”

        如此,众人好奇的看着牛仁义布置完隔音结界。

        牛仁义随即就从胸口掏出了自己绿色的玉牌,确认起自己保镖队的位置。

        确认的同时他脸色认真的抬头和御坂真白确认:“真白,现在也没有外人了,和我说一下身体里的怪物是怎么进去的。包括一辉的。”

        “啊,你这是和我开玩笑吧,我体内有怪物?!这怎么可能!”

        御坂真白被牛仁义这一问,问的顿时一怔。

        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牛仁义,没想到自己身体里移植了尾兽守鹤会被牛仁义猜到。

        漩涡奶奶说过的,能看透她布置的封印最起码是影级强者,牛仁义能看到难道说牛仁义的实力已经到影级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如果牛仁义真是影级,那岂不是说过去三年来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你舍身护我,我才捅破了这最后一层窗户纸。你体内的是守鹤,一辉体内的是又旅吧。到底谁帮你封印的尾兽,我需要他帮我。否则我不一定能活着回京都。”

        牛仁义一边说一边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能看得到你体内有两个灵魂,也能看到一辉的,所以我才知道了你的秘密!”

        “拜托了,不要瞒我。我现在只有知道你到底有多少即战力才能制定较为具体的应对方法。”

        “奶奶怎么办啊!”在牛仁义拜托后,真白手足无措。

        “小丫头,你可以承认尾兽的存在,但不要透露有关我的存在。我需要继续隐藏自己。”

        真白的手链微不可查的动了动,漩涡水户在女孩内心命令道。

        “啊。”

        听到漩涡奶奶的分析,真白的脸色变得更加为难。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链——她不清楚为什么奶奶到了这个地步还隐藏自己。

        “奶奶,都到了这一步了,为什么还要在撒谎。”御坂真白用漩涡水户教给她的方式向漩涡水户问道。

        据真白所知,漩涡水户如果真的出面,必然也可以力保牛仁义不受伤。

        漩涡水户是谁?

        那可是木叶村第一代火影千手柱间的妻子。同时也是一个封印了各大尾兽阴属性查克拉的存在。

        虽然为了稳妥,奶奶已经把一尾和二尾的查克拉都分给了自己和一辉,但现在是灵魂状态的漩涡水户依旧是其他七个尾兽的人柱力。

        这样的存在灭杀庆晨不是轻而易举的吗?

        “你啊,丫头。我要是真出手了,后果才不堪设想!你想要这附近都寸草不生吗?你有想过尾兽被放出来会是什么后果吗!”漩涡水户怒其不争的和真白斥责。

        漩涡水户算是看出来了,她挑中的丫头在大部分事情上是可以冷静处理,但一旦碰到有关牛仁义的,着实是感情用事。

        “啊……那……那该怎么办。”

        真白面色苍白被奶奶这么一提醒。这才回忆起了漩涡水户如今还有很多限制。

        奶奶昨晚曾告诉她,如果她现在使用大量的查克拉,那么她现在体内封印尾兽的查克拉就必然会不够用。

        查克拉不够用也就代表着那些尾兽会冲出牢笼。

        而尾兽如果突破封印会是什么后果,那必然是比斯哥拉还牛逼的存在。

        “真白,真白,你发什么愣呢,我问你话呢。”牛仁义推了推御坂真白,眼神略责怪的看着少女。

        他心道如今都火烧屁股了,这妹子却还在发呆。这是要把他活活气死吗?

        与此同时,牛仁义现在也绝望的发现,保护他的旗木合和服部科南等人失联了!

        刚才牛仁义正试图用玉牌联系他们。

        可诡异的是,玉牌不仅不能显示他们的位置,就连最基本的通信功能都废了!

        出现这种局面有两种可能。

        可能一、玉牌的信号全部被禁了!

        可能二、他和那些组员的玉牌都失灵了!

        贴和今天这顿饭本就是庆晨为了邀请自己而布置的鸿门宴,牛仁义愈发觉得可能性一的发生潜在率更大。

        而如果这样,那现在的牛仁义只有靠自己。

        等京都分部发现不对,在派救援,到时怕自己的尸骨也寒了。

        与此同时,离牛仁义最近的京都分部专员,最近的也恐怕在东京。

        这群人要赶过来救自己,少说得一个半小时。

        倘若京都人想找外援救自己,倒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那就必须麻烦京都府的总指挥使联系长野县的国安组负责人,然后再由长野县的负责人派当地的国安组专员过来救他。

        然则,长野隶属于关东,能不能被救还得看长野县负责人的心情!

        并且这里是哪里?

        轻井泽!

        日本上流社会聚集地!

        在这里开战,一旦殃及旁人,下令的领导人同样也不是一句辞职能了事的。

        只不过就算长野县能派人过来,牛仁义也严重怀疑对方是过来送菜。

        长野这种小地方,就算有国安组S科的留守专员多半也多半是被派来养老的货色。

        这群人和龙组的精英们pk这怎么看怎么弱。

        “我的确身体里被放入了尾兽,但是教我的人也让我发过誓不能泄露她的存在,所以抱歉……牛头。我必须瞒着你。”

        御坂真白的眸子发红,声音颤抖的和牛仁义道歉。

        在寻求漩涡奶奶求救无果后,她只能用最无奈的语气对牛仁义说不。

        牛仁义深深的看着御坂真白,良久,他长叹一声说:“你有……行吧……我理解你的难处。那如果等会要发生战斗了,你就尽量跑。我不想祸及你,一辉也是,你们刚被封印尾兽,能用的能力必然不多。”

        ”因此有多远跑多远,最起码我可以确定他们的目标不是你而是我和胖子。”

        牛仁义正经脸色,又转头看向丁真,无比严肃的说:“胖子,现在来说说你这一天发生了什么,不要在给我扮猪吃老虎。你现在有什么能力都给我老实交代。如果你还想活的话。”

        “扮猪吃老虎什么意思?这事怎么又关胖子事了?难道说胖子其实也变强了?”

        听牛仁义这么说,御坂真白的眉角顿时连跳,惊疑的看向胖子。

        她这边可没有从御坂奶奶得知胖子也变强的消息。潜意识里她也不相信好吃懒做的胖子会变强。

        丁真这边正犯着迷糊呢,耳听到牛仁义口中竟说一尾和二尾被封印在了御坂真白和坂本一辉体内,他的脑子都有些断路了!

        “御坂你这话怎么说的,就好像我不能变强一样。然后牛头你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总不会真是我理解的那样,他们两人的身体里真被封印了尾兽吧?……火影里面的尾兽!?”

        牛仁义没回话,只是把眼睛看向御坂真白和坂本一辉点点头。

        见状,丁真不由抱住了脑袋,露出了一副天道为何如此不公的表情——他原本觉得自己伴随着昨天和今天发生的奇遇,怎么着也应该是仅次于牛仁义的存在。

        可现在看来,他显然想多了!

        而看胖子这般模样,牛仁义那边随即就言辞含糊的和真白几人解释了一下他和胖子也有各自的机缘,但具体是怎么获得的,他也不方便透露。

        如此花了三十秒概述完毕胖子的情况,牛仁义随即又问起胖子有关于他能力的问题。

        时间紧迫,他必须知道自己队友的底细,从而判断出是否值得把后背交给对方。

        今天这一仗已经不可避免,庆晨都把他的保镖队处理了,接下来不拿自己开刀绝对是异想天开。

        而看着牛仁义一副就是要和胖子一起动手在自己家开战的模样。

        御坂真白的眼睛红了,她劝阻道:“等一下,牛头,其实事情还没到非打不可的地步。”

        “你看我们现在还可以用网络直播是不是,且庆叔叔也不制止我们交流对不对。这不就已经很能说明庆叔叔对你并没恶意吗?”

        御坂真白拿出自己的手机:

        “一会儿会餐的时候,我就把镜头对着你开直播。观看我直播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有这么多人看着,庆叔叔不可能动手的!不是吗牛头!”

        “拜托了,牛头。请别动手!”

        看着面色严峻的牛仁义,御坂真白满眼祈求之色。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79042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