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98.牛仁义:胖子不要怕有我!

98.牛仁义:胖子不要怕有我!

        秋道丁真现在有些不敢往别墅的方向看,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今天裴家的家宴出现了他预料之外的人。

        今次的家宴,真白和他说的情况就是下午一起去她家吃个饭,到时候还会顺便把他父亲介绍给胖子等人认识。

        因为御坂家有钱且出手阔绰是常态,且得知了真白的父亲还是大名鼎鼎的裴总,丁真这才想着去一趟就去一趟,顺便还能省一顿饭钱。

        虽然对于见到亚洲首富丁真也是紧张的,但一想到相比较自己,牛仁义才是众矢之的。

        丁真都做好了现场吃瓜的准备。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眼瞅着家里的庭院出现了那么多以往在网络上才看到的面孔,以及庭院内庆灵在看到自己时那张笑吟吟的脸,胖子是顿时有种大白兔入了狼窝的糟心感。

        在和庆灵视线对上的刹那,丁真只感觉自己很可能不是来吃瓜的,而是被别人吃的。

        昨天,他被庆灵当球抛的一幕任然历历在目。

        为此,在别墅门口,胖子连忙托牛仁义让御坂真白电话问问庆灵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潜意识里他依旧对庆灵有巨大的心理阴影!

        虽然现在的他已接受了肉体改造,精神力也大为增强,但对方那笑容光看着就渗人!

        潜意识下,胖子只想拉住牛仁义先撤了再说,可刚转身,丁真旋即发现他们的身后已鬼使神差的出现了六七个堵住了他去路的人。

        很显然,这些人全是庆灵的人。

        其中有两个昨天还在医院里见过。

        胖子有些习惯性的看向牛仁义,试图寻求牛仁义的帮助。

        远处,裴骞和庆灵等人的招呼声此时也越来越近。

        因为声音和女魔头的声音也一模一样,丁真又下意识的低头。

        他想以自己现在截然不同的模样试图蒙混过关。

        不曾想,就在这时,牛仁义一只大手忽然按在了他的脑袋上将其缓缓抬起。

        “抬起头,胖子,你已经不是原来的胖子了。同样我也不是,她想看我们的笑话,难道我们就如他所愿吗。”

        丁真转头看向牛仁义,眼睛里满是诧异。

        如果没记错,几小时前牛头对庆灵的态度可还不是这样。

        在丁真的注视下,牛仁义又拍了拍胖子的肩。

        这一刻,胖子从牛仁义的眼神中看到了【搭档,你可以的,要相信自己】的光华。

        旋即,丁真认真的点点头。

        这就是队长,……京都三中的队魂。

        越是到大场面,面前这哥们往往能处理的越从容,似乎在他身上,没有什么能让他窘迫和难堪的大事。

        最不济,他也能用最洒逸的态度去面对。

        牛仁义说过,这世上强大的并非刀枪不入铜皮铁骨一身横练功夫的个体,而在于人在面临困难时是否可以处逆境而不乱,迎风潮而不倨。

        想到此处,丁真把自己的头昂的更高,眼底掠过一抹坚毅。

        他对自己这样道:来就来吧,庆灵,我能否最终成为强者,你就是我的踏板石。

        我现在已今非昔比,你有本事就再次把我抛到天上!

        到时我势必要变成龙,生撕了你!

        …………

        …………

        牛仁义这边主动安抚丁真有出于他自身的考虑,一来是因为今天的局面已变得不可挽回,他必须寻找尽可能多的帮手。

        二来是因为局势比想象中的还要敌众我寡,如果不帮丁真重拾信心,他到时还得当胖子的保镖。

        整合力量,找准盟友,是牛仁义目前唯一能做的!

        他戒指里的药尘愿意不愿意帮忙,他不知道。

        但胖子戒指里的那两个老家伙肯定不会坐视他和胖子出事,所以必须帮胖子端正心态,尽可能让两个老头子也给自己助力!

        更何况以胖子现在的灵魂强度和身体强度,牛仁义觉得胖子也就缺信心不足这一块!

        只要不未战先怯,绝对有一战之力!

        如此想着,真白亦是头前带路领着牛仁义一行人进入了庭院。

        首当其冲的是见到了裴骞,那个在这个世界呼风唤雨的首富,百分百有赔钱系统的人!

        和牛仁义预想的一样,这位裴总对自己的态度依旧是爱答不理,在看牛仁义的时候就仿佛在看空气。

        他在和真白介绍着庆灵同时,才对着胖子和一辉点点头,顺带才扫了自己一眼。

        牛仁义预想到过自己会有这种待遇,所以也点头予以不卑不亢的回礼。

        他心道:我又不是非你女儿不娶,你一个靠系统作弊的取款机,在我面前有什么好得意的。

        简单的打完招呼,牛仁义继而也和主动上前的庆灵再次照面。

        庆灵笑吟吟的说:“我说过我们会见面吧。牛头君。”说罢她俏皮的对牛仁义眨了眨眼,又看向胖子。大“咦,胖子,你瘦了啊。这脸没瘦怎么身子瘦了?”

        女孩好奇的上前想摸,但却被牛仁义挡在面前,说道:“男女有别,还请你注意接近的分寸,然后你和庆部长是父女关系?”

        庆灵退了半步,一双美眸依旧盯着胖子:“看样子,胖子是被你“减肥了”这精气神也有点不一样了,竟然还敢这样看着我,你这是给他下幻术了?”

        庆灵没有回答牛仁义的问题,反而还根据胖子现在的神态推测出了一个新的可能。

        现在的丁真对庆灵正怒目而视不卑不亢,和几小时前的他相比判若两人。

        “他不是你能惹得,也请你收敛自己,不要因为你父亲就觉得可以无法无天。”

        牛仁义这时也看到了院落里的庆夫人,冷冷道:“你的性子是遗传你母亲的吧,还真是一个模样刻出来的!”

        牛仁义的话带着数落的味道,而这也是他发自内心的吐槽。

        他心道有其母果然必有其女,在看到了庆夫人后,那怕庆灵没承认。他也能确认了庆灵和庆晨的关系。

        而如果庆灵和庆晨真是父女,牛仁义顿时觉得自己在这次鸿门宴中翻盘的几率更大了!

        十几个小时前,牛仁义或许还要忌惮庆灵,但现在倘若真要生死搏杀,牛仁义有至少三套方式取对方性命!

        其中最稳妥和最令敌人猝不及防的是投棒球。

        他现在在萧薰儿给他的纳戒里放置着十个设置了固有时制御的棒球,这样的球投出去,牛仁义可以通过触发球内固有时制御的的魔术给球内部增加负荷,继而提升球的运动倍速。

        如此一来,牛仁义可以以最低的损耗投出时速近400的球,这样的球扔到人身上亦是和被炮弹砸中没什么两样。

        不死也残。

        现在知道了庆灵和庆晨的关系,他完全可以先治住庆灵从而脱身裴家。

        打定了大致主意,牛仁义又开始观察,御坂真白在轻井泽的家。他打算为自己提前寻找逃生路线。

        就面积来说,裴家的这栋别墅其实占地面积并不大,不包括庭院大概也就占地80平。

        布局很合理,开阔的挑高客厅,接着是餐厅,还有外面的院落,总体分了大致三个区域,从屋外看向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客厅的餐厅里也坐了一些人。

        又环顾了四周,一个大约的逃跑路线悄悄在牛仁义心中勾勒出来。

        这时,因为真白和牛仁义的到来,餐厅中的两个女人也陆续迎了出来。

        其中一人牛仁义是眼熟和亲切的,她是御坂真白的母亲,御坂美惠。两年来,牛仁义几乎每个月都会见上对方一次。

        另外一个女人牛仁义则在腾达集团的官网介绍上看到过。

        这女人幸海露,被称呼为裴总的肱股之臣。看上去颇有气质,穿着衬衣和高腰黑色西裤,很时尚女强人范。

        虽然此时看自己的眼神是带着笑意的,但依旧能看出这女人的敏锐和精明。

        和这两位打了招呼后,接下来主动和牛仁义接洽的就是庆晨了,他是从别墅的二楼下来的。

        随着他的走近并和牛仁义握手,牛仁义是在瞬间汗毛倒竖了。

        无他,牛仁义在和这个男人握手的同时,听到了对方的这么一番提醒。

        “你如果想偷袭我,建议还是不要尝试,你不会是我的对手,还是认命吧。”

        对方说出这番话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自己设置的障眼法被看穿了,后者已知道了金闪闪复活。

        还有一种可能是对方故意匡自己,试图增加他的心理负担!

        (什么情况,难道我在房间里的魔术障眼法真的全部被识破了?不……不应该是知道了!如果真的知道了,他没必要好心提醒我。)

        (我的底牌还没有被暴露,我必须这么想,如果不这么想,我就一点胜利的可能都没了。)

        在【透化】技能的帮助下,牛仁义迅速稳定情绪。

        他告诉自己这时候绝对不能慌,慌了只会打草惊蛇!

        与此同时,院内其他的人也开始络绎不绝的出来和牛仁义或者说御坂真白打招呼。

        对他们,牛仁义和他们逐一的握了手。

        和庆灵相比,这些人的危险程度明显少了许多。

        对牛仁义有敌意的人倒也有,主要是三个小男生,但就战力来说却完全不够牛仁义看。

        其中一个男孩是庆晨的儿子,叫庆奈,就危险系数来和她妹妹庆灵差不多,可整体气势却比他妹妹庆灵少了点什么。

        不过对方明显没有自知之明。对自己是充满自信的。

        庆奈在对牛仁义和御坂真白自我介绍时,充满了自信和张扬,以及话语中对牛仁义的不以为意。

        和他相似的还有孟畅的儿子孟祥。林婉的儿子林天巡。

        这三个人是一起变着花样显摆自己,而一旁的那些腾达高层们作为长辈则与有荣焉。

        这种显摆,让牛仁义不禁还生出了一种对人生的唏嘘和感慨。

        事实上,人这辈子不就是败在了攀比心上吗?

        上学时比成绩,读大学时比大学牌子硬不硬,读完大学后特么得还要比工作好不好,媳妇儿漂不漂亮,女婿多不多金。

        眼下的情况,这群人分明是在通过显示优秀和家境的优渥在打压自己。

        这期间,牛仁义和场内的另外两个年轻女孩和御坂真白的亲弟弟裴天一打了照面。

        裴天一对自己倒是没任何敌意,反而是一副,你有本事快点把他姐娶进门的迫切。

        这个长得人高马大的小男生明显更愿意把注意力聚焦在庆灵。

        不过也难怪,庆灵长着一张初恋脸,很清纯,就长相来说甚至是比御坂真白要胜上三分。

        正当他吐槽首富的儿子原来也俗套!也过不了美人关。

        先前被牛仁义无视的庆灵,忽然走到他身前,明瞳注视他的眼睛。

        “牛头君,我对你突然起了很大的兴趣,而且你的实力似乎一夜间提升了好多。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

        话音落下,先前几个男生对牛仁义的的显摆瞬间就显得毫不值钱。

        整个气氛就好似一场大风扑烛火,氛围骤然由明转寂灭了一下。

        和三人自吹自擂相比,少女的要联系方式显然更给牛仁义涨脸。

        而这漂亮女孩的提议,牛仁义的表现却显的很淡然,他盯着女孩看了好一会,转头看向御坂真白:“御坂,你不是说要带我和胖子他们去你房间看看吗。现在方便吗?然后她你帮我接待一下,电话号码给不给你自己看着办。”

        牛仁义的这番答复出口,现场的人顿时呆了!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孟翔和林天巡都有些怔神,他们虽然以前也结伴来过裴家,但却从没去过御坂真白的闺房。

        然则这个日本鬼子刚才的那番话却直接到了他们的禁区。

        牛仁义表示御坂真白主动邀请他去闺房参观,这俨然说明两者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了同处一室,甚至可能已啪啪啪过了。。

        御坂真白这时则对牛仁义的态度却是感到窃喜,牛仁义的所作所为显然在给她长脸。

        “电话号码给不给。”这句话分明是在告诉她,男孩把自己看的很重。

        “好的。”御坂真白点着头,连忙给牛仁义带路。

        甚至连回复庆灵都忘了!

        对于两人来说,这是件很值得纪念的事情。

        至于庆灵……那凉快那呆着去。

        于是乎,在和庆灵摇头后,御坂真白就带着牛仁义一行人朝她的二楼闺房走去。

        一行人所过之处立时吸引了一大片异样的眼光。

        人群中,庆灵盯着几乎没正眼瞧过她的牛仁义背影,不甘心的抿了抿嘴。

        庆奈则看着萧薰儿的背影,嘴角勾了勾。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7900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