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94.我的身边都是些什么怪物!

94.我的身边都是些什么怪物!

        至于此刻的星野七籁为什么会在机场大厅出现,只因为她在等经纪人去机场停车场把公司的人带到羽田机场三号口。

        只是左等右等了数分钟,经纪人就是不见踪影。

        打电话手机也不在服务区,很是诡异。

        就在这时,一个令星野七籁意想不到的人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

        与此同时,对方也同一时间看到了她。紧急着那人影的主人直接就远远的对星野七籁打起了招呼。

        “娜娜,你回东京了。怎么也不在推特上说一下啊。”

        招呼声很热络,见到女孩还主动跑向自己,对自己说出这么一番话。

        星野七籁的脸色顿时有些黑。

        主动叫住她的女孩是她在日本娱乐圈的一面之交。

        乃木坂66的成员之一朝音未来。

        作为同圈子的女偶像,两人是前后辈关系,同时也曾是同过台合作作的关系。

        这女人比她大两岁,但贼心和贼胆都比她大。

        从昨天开始,或者更准确的是牛仁义带队夺冠开始,这女人就用腾信私信自己问牛仁义的腾信号。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这显然是盯上了牛仁义这颗大牛头!

        那时的她嫌烦,干脆就选择了无视!

        (怎么就会遇到她呢,当时没回信息,这是报应吗!)

        她挠挠头,讪笑道:“公司里出了点事,就紧急回国了。因为是私事,所以没做通告。”

        星野七籁为了不让朝音未来多想,只能找了一个不是谎话的谎话来搪塞女孩。

        事实上,她说的并不是谎话。

        今天她回国的确是为了公司顺便再处理自己的私事。

        朝音未来奇怪道:“公司的事,私事要你出面,腾达娱乐难道又要搞什么大动作了?”

        不能怪朝音未来这么想,这一年里但凡在日本,腾达集团和其他公司合作的项目,星野七籁不是代言就是出席宣传。

        星野七籁满头黑线,摆摆手扯开话题道:“哪里哪里,没有什么大动作。就是有些不好的事,我来参加他的告别仪式。你呢,姐姐,你怎么出现在机场了,您这是要去海外通告?”

        朝音未来点点头,略有些炫耀的说:“是啊,要去录制节目。累啊……那个《跑男》真的跑死人了,尤其是大夏天!动一下就出汗呢!”

        “毕竟是黄金综艺,姐姐你能者多劳,妹妹我其实很羡慕呢。”

        “那要不下次我邀请你参加节目吧。话说回来,你昨晚有没有看到我发的信息啊。”

        “信息?什么信息?”

        “果然是没看到,估计是你经济人帮你删了。是这样的……你哪位作曲家牛头君的联系方式有没有。”

        朝音未来作出一副扭捏样,羞答答的说着。

        星野七籁心里翻了翻白眼,却也是早就有了应对之策。

        “你要啊,可以。我可以给你,不过我怕给了你也可能没用呢。”

        这般说着她借花献佛的拿出了牛仁义给她发来的群发消息。

        “我觉得以牛头君的性格到时必然会换号码。你确定这样还要……”

        “这……”

        说话间,两个女子的互动在不知不觉间也变成了整个接机大厅的焦点。

        由于两女的外表皆是无可挑剔,且还是艺人,…引起路人侧目的同时,也引起了同样在机场的源斑的关注。

        他现在要坐飞机去富士山,家里的老头子给他下的令。

        这刚到机场大厅就看到了面前这一幕。

        朝音未来他不知道,但星野七籁作为近两年来最成功的单人女歌手他着实是有些印象的。

        这个女歌手的长相和歌声都挺符合他的交配标准。

        就这么看着这两个女孩互相攀谈。

        源斑的目光忽然在不经意间却被一个正从两人身后走来的人所吸引。

        那是离这两个女人三十米处的一行人。

        领头走路的女孩和男人立时引起了源斑的侧目。

        男人源斑曾有一面之缘,对方是京都鬼杀队总队长葛呈银时。

        紫级巅峰强者,京都分部毛利岚的头号干将。据传近些年还突破了红级。

        (葛呈银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区域性的大队长不是不能随意离开辖区吗?)

        浓浓的疑惑升起,源斑的注意力随后就被葛呈银时身旁的女孩所吸引。

        那是一个是即使站在人群中,也不会被淹没的人。

        也是一个源斑见过后,敢发誓绝对不会忘记的人!

        女孩穿着一身淡紫色的修身百褶裙,就仿佛一朵绽放得妖娆的曼陀罗,散发着清冷而诱人的气息。

        她带着一顶黑色宽沿帽,柔顺的乌黑卷发静静泻下,每一个弧度似乎都优美无比。

        一张脸虽然被墨镜挡住了大半,但是露出的部分是素净的,没有一点化妆品的修饰。

        但那高挺的鼻梁和花瓣般柔软的嘴唇,令人很容易脑补完女孩的整体五官。

        她的穿着并不花哨,一件淡紫色的修身百褶裙搭配黑色的罗马鞋,却是给穿带者更增添了一种很独特的神秘韵味。

        就好像一把隐藏在剑鞘中的绝世宝剑,神秘高贵,却不失凌厉摄人的气势。

        搞笑的事也就在这时发生。

        一个路过的猪哥男和源斑一样也发现了女孩的存在,然后他顿时被女孩的美貌和气场折服的猪哥了。

        看着那女孩从自己身边走过,男人的脚底下意识的想跟上。

        却鬼使神差的一个踉跄,自己的左脚把右脚拌到,摔在了地上。

        这样的喜剧效果就算是放到电影里,也绝对是顶级的。

        “噗嗤。”

        半泽直树见状,不由的低笑出声。

        而那女孩呢,却对路过男人的绊倒视若无睹。

        对方摔对方的,女孩也继续走她的,完全不受摔倒男的任何影响。。

        不简单啊!这女孩!

        源斑眯了眯眼,不禁这么想到。

        令源斑没想到的是,在这么多的围观者中,女孩走了没几步忽然停下脚步看向了他和星野七籁所在的方向。

        眼神中先是震惊,而后就变得有些警惕。

        莫名其妙的完成了以上这套动作,她就和身旁的葛呈银时耳语了几句朝出口走去。

        望着那女孩从自己的视线中逐渐消失。

        源斑忽然有种预感,或许他们很快就会见面。

        又或者说他很快自己会去找那女孩,女孩刚才那回眸的一眼可是挑起了源斑的征服欲!

        与此同时,女孩看向的方向既有他又有星野七籁,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女孩刚才是因为他神色才出了变化。

        (京都人的总队长亲自驾临东京,难道和今晚的预告袭击有关?)

        “不,如果真的有关,断不可能来的这么迟。到底是什么引起葛呈银时来东京呢。看模样必须找人查一下了。”

        “为什么感觉今晚的东京会出更大的事情呢,老头子偏偏把我从东京叫出来也有点不正常,等回头到了富士山一定得问问。”

        自言自语的说话间,源斑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同一时刻,那紫群女孩在出了机场后也拿起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服部科南的声音。

        通话过程中,一辆凯迪拉克suv行经到了女孩一行人面前。

        开车的人是女孩的管家。

        女孩探身进入车内,随后就是摘下墨镜,露出了一双精致微挑的美眸。

        眼眸流转之间,闪烁着几缕担忧。

        “小姐,牛头大人目前安保情况稳定,一直在房间里玩游戏,不过大人晚上的确有外出的计划,宴请方是腾达的裴总。”电话那头,服部科南的声音恭敬说道。

        “总部可能多虑了,其实并没有所谓的高手……”

        服部科南战战兢兢的用电话回复,深怕说错了一个字。

        天之本樱,又名毛利樱,三井樱!

        此女是他的最高boss毛利岚的老来得女,也是三井财团宗家的法定继承人。

        因为她,执行任务到一半的葛呈大队长都不得不暂时放弃任务,被他调来保护情郎。

        如此大张旗鼓的动作,一方面是他的老搭档目前已经被确证曾中了高阶幻术修改过近两分钟的记忆,另一方面是总部推测这次被篡改记忆的可能不仅仅只有旗木合。

        一同在保护牛仁义的专员可能都中招了!

        这个事实被公布后,服部科南等人顿时一片哗然,一方面他们皆有些不信旗木合会中招,另一方面是他们不相信自己会中招。

        而由于怕这期间牛仁义出了差错,服部科南包括鼠由等人也随即被下达了时刻要关注牛仁义的命令!

        他们收到的命令原话是:“那怕靖犯神社炸了,东京地震了,你们也必须和牛头保持50米的安全距离。谁要敢擅离职守,灭族从事!”

        这旨命令震慑力极大,立即把在酒店外探听神社消息的服部科南给吓了回来。

        本能告诉他,大小姐这番话真不是在开玩笑!

        听着服部科南的辩解,天之本樱摇摇头:“继续保持保护,戒严程度不变,一直等我们到达。”

        “腾达的裴总宴请你就能确保一定是怀揣好意的宴请吗。”

        女孩用眼神看着窗外熟悉却又陌生的城市。

        东京是她诞生的城市,也是一个试图多走她性命的城市。

        昨天为牛仁义现场应援本已是破例,没曾想两日之内再次重临。

        因为出现了太多的严峻且不可解释的事情,稳妥期间,她必须亲自督战牛仁义的安保,同时暗地里再仔细观察一下腾达集团。

        请牛头吃饭,偏偏在这种时候,真的是巧合?

        “牛头,你可一定要安安全全的。”她轻声呢喃。

        乌云悄悄在这座城市上空聚集,风云变色的序幕,就要开启!

        …………

        …………

        同一时间,下午五点。

        牛仁义在为金闪闪补魔后,就来到了酒店前,和胖子,萧薰儿、坂本一辉,一起乘上了辆宽敞的保姆车。

        鉴于吉尔伽美什已恢复这一消息应该还没有被发现,牛仁义就再次金闪闪藏在了宠物空间。

        他打算把庆晨骗到他的无限剑制后在放近闪闪,这样放出来可以出其不意对庆晨攻其不备!

        虽然此计划一出立即是遭到了金闪闪的反对,表示那不是英雄王的风格。

        但【牛仁义】的【推销】技能也不是吃素的。

        一番巧舌如簧的哄骗以及三令五申的强调这不是偷袭而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金闪闪这才为了大局再次被牛仁义送进了宠物空间的三号间。

        和上次相比,这一回牛仁义把视野和声音与金闪闪共享了。

        这可以让金闪闪知悉外界发生的一切。

        待一众人全部落座,车内位置的落座位置如下。

        御坂真白和牛仁义肩并肩坐着,一齐坐在车后排。

        坂本一辉和秋道丁真则坐车中间。秋道丁真的位置靠窗。

        萧薰儿作为外人,被御坂真白安排在了副驾驶席上。被御坂真白有意的拉开了和牛仁义的距离。

        总得来说一行六人,除司机外全部是拥有一技之长的特殊人才。

        牛仁义:一个集牛头人;人族;亡灵;巨魔;天国神族的天赋于一身的怪胎,只要他愿意现在甚至能拿着契约胜利之剑核平一下东京。

        御坂真白:一尾人柱力,最大的外挂是火影一代目的老婆漩涡水户!在漩涡水户的指导下,女孩已完成了一套另类版本的绝对防御。

        秋道丁真:龙语法师和阴阳师的双料传人,在接受过龙血的全面改造后,他的肉体实力和精神力都变得足以令任何人侧目,现在的她那怕被庆灵的暗劲打中恐怕也能够视若无睹。

        坂本一辉:二尾人柱力,作为牛仁义的挑战者,虽然就即战力而言目前的他还上不了台面,但单纯以身体素质来说挑战世界级的拳击冠军绝对丝毫不在话下!

        萧薰儿:来自异界的古族大小姐,一身斗技和异火是她可以和任何强者叫板的底气。

        而在牛仁义上车前,他也是和他的这些怪物队友逐一照了面。

        继而闭上双眼闭目养神起来。

        他现在必须通过闭眼来掩饰内心的惊骇。

        事实上,刚才的碰面已经让他的双眼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不仅胖子的灵魂强度变得比早上更强了,一辉的和御坂真白的也变得更强了。

        如果说胖子能变强是因为他戒指里的那两个老爷爷。

        那一辉和御坂的变强着实是让他不可思议?

        总不能,这两人也碰到了奇遇有老爷爷相助吧。

        不仅如此,这两人体内还被牛仁义看到了两股明显不属于他们的灵魂。

        御坂真白身体里的灵魂似乎是只狸猫。

        一辉身体里的灵魂则似乎是只老虎。

        这乍眼看去竟是越看越像火影中的尾兽。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78734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