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62.嗜血!

62.嗜血!

        牛仁义的这番演讲视频看完,竹下良的眼睛是瞪得比铜铃还大。

        无他,这份演讲的内容属实是爆大料,和那个在媒体面前总是沉默寡言的牛仁义相比,视频里的这个牛仁义在生活态度和学习态度上明显是超级积极的!

        和那种一般只想着自己的学霸不同。

        这视频里的牛仁义明显是那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领袖型人才。

        看这架势似乎还有着把自己一班人都带到京都第一学府京都高中的打算。

        (我如果没记错,这牛仁义今次全日本统考好像是全国第三吧。卧槽,这学习成绩难道还是在帮助同学的前提上获得的。)

        (不过这并不要紧,最要紧的是这视频还没结束啊。看标题,似乎还有姑娘要和牛仁义表白啊?)

        (然后,牛仁义帮同学补课的事情,学校媒体也没有对外宣传过啊,做这些好事为什么知道的人并不多呢。)

        (继续看下去,继续看下去。)

        竹下良越想越好奇,却是把视频点开继续播放。而后,他看到的是牛仁义站在黑板面前像老师一样的的授课视频。

        少年的板书黑板板书写的极好,正非常详细的帮同班同学罗列知识点。

        在黑板的右上角还挂着一个标语,上面写着

        看到这个竹下良顿时有些释然了,为什么牛仁义给同学补课的事情不敢伸张。

        这要是真伸张了,以这个少年的魅力和知名度恐怕京都三中的所有学生都会扎堆过来听课。

        追星族最少也有几百个,到时候别说是晚自习了,搞成茶话会都可能

        而对于部分心理不平衡的学生和家长来说,尤其是那些京都三中别的班级的学生,搞不好还会把这件事告发到文部科学省。

        京都三中是一个公立中学,执行的可是文部科学省的那套宽松教育。然则牛仁义的这套模式和宽松教育绝对是背道相驰的。

        因此校方迫于压力很可能强行制止这种模式。

        这么想着,竹下良不禁也好奇起来,在牛仁义的帮助下,京都三中除了牛仁义外,其他学生的考试成绩如何,统考成绩如何。

        于是乎竹下良又暂停视频,点开了文部科学省的官网查询起一个资料——他隐约记得文部科学省每年都会把中考统考和高考统考的全国前一百名学生和其所在学校班级公之于众。

        那个榜单里大多出现的都是私立中学的学生,也不知道牛仁义所在的京都三中除了牛仁义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入围学生。

        这不查还好一查又吓一跳,在今年春季的统考中,全国前百名的学生里京都三中的学子竟然占了七个。

        全国前百,一个公立学校占七个!

        同时也是所有入围学校中,唯七的七个公立中学学子。

        艹,难道这就是牛仁义私下辅导的结果?!是巧合还是必然。

        竹下良心下更惊,亦是点开视频继续观看。

        除了牛仁义的授课视频,竹下良发现视频的剪辑里还有牛仁义的料理视频,空手道练习视频;打球视频;弹古筝视频。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更沦陷。

        看着看着,竹下良作为一个男人都看的有点沦陷了。

        整个视频的最后,制作视频的主人才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一个长相甜美,眼睛里蕴藏着灵气的女孩。

        她面对镜头,缓缓道:“以上的一切是我之所以喜欢牛头君的理由。我喜欢他,我在意他,也愿意为他改变。”

        “牛头,也许我在你眼里一定没有御坂耀眼,但在付诸努力和实践上我一定比御坂喜欢的多的多。”

        “在你不开心的时候,我愿意给你欺负一下;在你受伤的时候,我愿意呵护你一下;在你寂寞的时候,我愿意给你靠一下;在你遇到世人都不明白的时候,我愿意理解你一下。只要任何关于你的事情,我都愿意。”

        “我不奢望现在就与你在一起,但是我奢望你可以不那么快的决定,给我一个机会。”

        “你说过,每个人的人生剧本都不是自己选择的,有时候你也会很羡慕别人的剧本,但自怨自艾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与其如此,倒不如努力打好自己手上的这张牌。”

        “我抓的牌现在或许没御坂不好,也没小樱好,但我相信,人间值得,未来可期。”

        竹下良把藤原千花的最后表白部分全部看完。

        整个人的内心是憋屈的不能在憋屈。

        他在对这个叫北原千花的女孩心生好感的同时,亦是为牛仁义的女人缘感到妒忌。

        御坂小樱千花

        看模样这牛仁义妥妥的是男性公敌!

        如此把二十分钟的视频,反反复复的又看了两遍,他开始发信息给自己的领导汇报有关这条视频的事。

        眼下审核的这个视频,绝对是一个大瓜!

        不仅把领导要找的舆论报道视频找到了,该有的猛料和话题度也是要多少有多少!

        他现在要为这个视频要推荐位!

        由于眼下这时刻油管的高层获得的命令是不惜一切把舆论话题转移,这视频绝对值得炒作。

        一小时后,北原千花的这视频也是在过审后不多久置顶到了油管的首页上。

        “棒球王子牛魔王的另一面。”

        油管的首页上出现了这么一个被首推的视频。

        在这个视频位的旁边还附加就一个牛仁义获得全国大赛冠军的比赛剪辑视频。

        首推视频,是油管特别推荐的视频,且每天只有四个推荐位。

        牛仁义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以这种特殊的方式一个人独占两个推荐位,继而在靖犯神社被毁的当天火遍全日本。

        牛仁义即将被大爆是后话。

        却把视角转回腾达酒店。

        看一下,今天协助萧墨完成大闹神社任务的庆晨在做什么。

        凌晨1:20分

        腾达酒店贵宾室接待厅内。

        十几个龙组队员此刻正在接待厅围桌而坐。

        众人中为首的一个穿着白西服的中年男人,他正坐在会客厅沙发的居中位置。

        双手支着下巴,目视前方,正前方是酒店的持有者——几小时前,还想着让女儿和牛仁义恩断义绝的裴骞。

        裴骞在这男人面前毕恭毕敬的站着,没有半分亚洲首富的气势。

        房间里,其余的人则都在保持静默。

        最另类的是两个少年人,他们坐在中年人的右侧。正在玩自己的手机,丝毫没在意中年男人释放的气场。

        如果胖子和牛仁义在现场一定会大惊。

        不为别的,只为那在男人身边用手机玩游戏的少女恰好是今天要带胖子离开,并自称为秋道丁丁的女孩。

        中年男人则是让牛仁义都生不出的庆晨。

        “首先,我们得再次感谢裴总给我们的任务提供援助。”庆晨淡淡地对全场人吩咐道,“大家一齐都鞠躬致谢一下吧。”

        话毕,除男人外的其他众人,包括那玩手机的少年少女也一齐站起身来对裴骞躬了躬身子。

        裴谦低眉顺眼的摆摆手,说:“夸张了,夸张了。国家派人来日本,我作为公民自然需要百分百的配合。”

        他心下这么说,心里却是一亿个草泥马。

        没这群人,他现在本可以让女儿和那个牛頭仁义一刀两断,没这群人,他现在更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

        国家就因为国家他那怕是亚洲首富也必须生不由己。

        而他现在所知道的情况是,这群恶魔刚刚把日本的靖犯神社给恐怖袭击了!

        不仅是从那神社下面的实验室运出了一些明显不正常的东西搬到了他酒店的地下室,同时还勒令他准备好运输车和飞机帮他们把那些危险品运回国。

        要求提的很直白,但于裴谦来说则堪比地狱。

        这要是被日本国安组s科查到,他们一家都得陪葬。

        “作为公民配合国家是这些年来党一直要求的。这也是我们一直力保你身份不被外露的最基本条件。裴总,你懂就好。现在在把你叫来,主要有两个任务需要你这边安排辅助一下。”

        “您说。庆部长。只要不违法合乎道义,我一定竭尽全力。”裴骞恭维的应承着,但依旧没把话全部说满。

        他现在越来越看不透这群人,按理说今次在千代田冒出的动静够大了,可他们的任务好像并不止于此。

        他很想问清细节早做准备,但对方的回应却总是一副不该问的别问。

        “第一件事,把那少年和那个少年身旁的胖子约出来,到轻井泽你的别墅去即可。我们要和少年谈一谈引渡条款。托裴总女儿的福,那少年我们也秘密观察了两年,我们想和他谈谈并签点协议。届时还需要您把您的别墅地下室腾出来。”

        “引渡!庆部长,你们要?”

        “人才无国界嘛,日本的国安组s科不过是国际安魂院的一个分支机构。近些年,日本挖了我们不少叛徒,所以我们得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给日本人添点赌。”

        说话间,男人打了一个响指,瞳孔的颜色由黑变蓝色,照亮着裴骞面无血色的脸。

        “裴总,记得邀请的自然点。不要让国安组s科京都部的人发现异常。”

        “我”

        “然后,给你透露个消息,让你公司员工明天一天都别去千代田办公。我们a组的萧部长要和日本人讨点利息。消息给你了,可千万别透露出去。可关系到你的小命。”

        “!!!!!”

        腾达酒店地下三层。

        “庆晨干得真不错啊,这几具实验体都很有研究价值呵呵呵”

        地下室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斯文眼镜男正满意的点着头。

        他是龙组的b组的随队治疗师——南宫山。

        a组的治疗师南宫雪的弟弟,眼下的他正看着不久前才从源氏二号基地运来的实验体,身旁还有一个一同被运来的俘虏。

        运来的实验体一共两具。

        一个是储藏在冰柜里,打算运回国作为袁龙平教授转生用的容器。

        一个是那具双眼和双手被眼睛,子孙根还被切了的异界人。它正在被工作人员储藏在新的福尔马林液体里。

        “难以想象这具实验体,原本长在上面的眼睛有什么特殊之处,手上竟然还有眼部神经。西野君,你对这具实验体知不知道点什么?”

        南宫山的不远处倒着一个双腿膝盖以下已空无一物的男子,他是今次被一同松开的二号实验室俘虏。

        对方的声音正因恐惧与绝望而颤抖着:“你们究竟是谁?!!袭击了源氏二号实验室。不怕遭到”

        南宫山笑了笑:“我把你叫醒可不是为了听你唠叨!。怎么,砍了你的双腿不够,还要在砍双手吗?”

        那男子似乎听明白了什么,他几乎是疯狂地大叫出来:“你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啊?做什么?”南宫山脸上是一副莫名的表情,他走向男人用日文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做不应该你们最清楚吗?整个事件可都是你们先调起的。三年前,你也去中国了吧。”

        “你你们真的是”男子不知该说什么,他完全明白了,对方是过来复仇的!现在把自己救活只是为了套话和折磨自己。

        于是他颤抖的伸出手:“今天,你将源氏二号实验室攻占这种事情,上层绝不会不发现想从我这边套取消息绝对不可能!”

        他手掌捏拳,就要挥拳自杀:“我”

        话音未落,南宫山也动了,只一瞬间,他便移动到了那男子身边,将对方两只手都从手腕上硬生生扯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

        男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

        “我姐把你给我,是为了让你生不如死,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南宫山用嗜血的目光注视地上那已经支离破碎的双手:“地狱还没有召唤你呢。”

        说话间,南宫山又是一一脚踩碎了这脑子的膝关节。

        他并没有注意到的是,近乎于同时,一个黑色的光影也悄然从那具被置放的尸体里偷溜出来,潜入了冰柜的红发女植物人。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7550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