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41.在使用电吹风的萧薰儿

41.在使用电吹风的萧薰儿

        “老头子,把钱都交出来吧。我来数一数,明天去银行把钱存起来。”

        目送着最后一个访客离去,牛头老太太对自己的老公伸出了威胁之手。

        “等明天吧,今天都这么晚了。老婆。”

        牛头老爷爷关上自己的收银机,缓缓道——他正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的自然且随意。

        牛头老奶奶敲了敲桌子,白了丈夫一眼:“我再说一遍,交出来。鬼知道到明天的这段时间你会不会弄虚作假作假,藏私房钱。”

        牛头老爷爷望着门儿精的妻子叹了口气:“行,你数吧!你是我们家的天。”

        “等一下,让我先搜一下身。我先确认一下你有没有藏私。”

        “你……”牛头老爷爷被发妻气的语塞——这女人怎么能这么抠啊,他当初得是多眼瞎才娶了这样一个婆娘!

        他是牛头家的当家人!

        不是你收钱的工具人!

        怨念的想着,牛头老爷爷的求生欲最终使他伸手在自己的围兜里掏了掏,掏出了两张福泽谕吉气愤的摆在了收银台。

        “我就留了这两张,打算在孩子回来前去买点壮骨酒。他体力耗损极大,需要进补。”

        牛头老太太见状,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这种事你可以放在日常支出里汇报,干嘛藏着掖着!我看你就是没安好心,只想着拿钱出去做坏事!”

        牛头老太太用手拍了拍自家老头的肩膀,毫不留情的训斥!

        她正欲在放几句狠话,就在这时,放在收银台的手机响了起来。

        牛头老太太拿起手机,扫了眼来电显示,脸上的责怪之意立时烟消云散。

        她拿起手机以一种和刚才截然不同的态度开口,眉开眼笑的说道:“真白啊,你怎么打电话到奶奶这边了。比赛的画面我看到了,可真的谢谢你了,以后……我们家仁义就拜托你了。”

        “哦……哦……哦……你想让我们仁义和你爸爸的公司签艺人合约然后读你爸开的学校?。”

        “哦……你还想和仁义拍视频减少实践仁义的针灸的时间?这个有点难办啊……老头子……”

        “等等,腾达是你爸爸的公司……等一下,腾达是你爸爸的公司!!……!?”

        “纳尼!你爸爸是那位亚洲首富裴骞!?

        …………

        …………

        牛仁义以前有听过卖儿卖女的,却从没听过卖孙子孙女的。

        在他的认知里,爷爷奶奶或者说祖父祖母通常都代表着慈祥和钞票。

        前世时,春节能拿到的压岁钱不用上缴给爸妈的也就祖父祖母或外公外婆给的压岁钱。

        在这世界的祖父祖母,牛仁义同样被予以了很温柔的关照,他很清楚——初来这世界时,如果没有二老的收留,那他的最终去处无非一处——起点孤儿院——日本分部!

        基于二老的好心收留,牛仁义才能在京都有一处安生立命之地。并以此为依托,发展和壮大自己。

        牛仁义很感激两位老人,也相信两位老人是这个世界绝不会背叛自己的存在。

        但今天,牛仁义的坚信惨遭牛头奶奶的背叛。

        他用自己亲身经历证明了一句真理——忠诚只是背叛的代价不够!

        孙子正不比儿子不值钱!

        牛仁义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家里的两位老人是说把他卖了就把他卖了!

        也不知御坂真白是给二老灌了什么迷魂汤。女孩就给了二老去了个电话,通话时长也就十分钟。

        御坂真白笑眯眯的来到他跟前三秒,示意牛仁义亲自接听牛头老太太的电话。

        牛仁义疑惑的接过手机,随后听到的是牛头奶奶一段三观尽毁的训斥。

        “混账小子,真白给你提供工作的机会就给我好好珍惜。人家女孩子出生大门大户不仅没嫌弃你而且还给你提供保护,你挑什么挑!”

        “我可告诉你了人家女孩子都当面吻你了,你和她拍个视频为什么还扭扭捏捏。你不觉得你小气吗?”

        “好好把握,仁义。我们牛头家的香火能否继承到世界首富的血脉,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了。”

        “每年去中国四个月,我这里批准了。你爷爷那边我来搞定!”

        “然后真白刚才还给我表态了,以后是嫁到我们家而不是让你入赘到御坂家。这可是给足你面子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〣(oΔo)〣”

        听完牛头奶奶的连珠炮,牛仁义的牛观都犇碎了!

        他就想不明白了!

        短短的十分钟,御坂真白这是把下限给拉的有多低,说了多少虎狼之词把自家奶奶忽悠成这副德行。

        他和御坂真白都没确认情侣关系,牛头老太太为啥连入赘不入赘都考虑了!

        因为说不过牛头奶奶,牛仁义和御坂真白的谈判自然是被动了不少。

        在监护人都偏帮甲方的情况下,牛仁义还能说什么!

        本来就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签。这下子不签协议都不成!

        …………

        …………

        最后,牛仁义和御坂真白达成了草签协议的约定——协议要真实生效得牛头奶奶也签下自己的印章,以及龙组找来的保镖被牛仁义测试过合格。

        如此把御坂大小姐说服,这期间那中国龙组的人也没在找上自己。

        牛仁义就拖着疲乏的身体来到酒店的三号宴会厅外找秋道丁真要房卡。

        秋道丁真和坂本一辉住同一个房间,介于雷姆现在已入住了自己的房间,牛仁义打算和这两个大糙汉先将就一晚。

        借着这机会,他还打算和这两个小工具人试探一下去中国留学有没有抵触情绪。

        对于牛仁义要进自己房,丁真没有多问原因,他的房间有太多牛仁义送他的私人物品。

        作为牛仁义的小弟,丁真对牛仁义毫不设防。

        还玩的开心,吃的开心的他完全没意识到等会儿他会邂逅到改变他人生的事。

        如此和丁真要了房卡,牛仁义就去萧薰儿的房间,打算找这位古族大小姐正式谈心。

        对于萧薰儿的身份,牛仁义刚才和御坂真白简单的交代了一下。

        当然了,实话是绝对不可能说的。

        他只是告诉御坂真白,萧薰儿是教他中国武术老师的女儿,这次从中国偷渡到日本的。

        所以,可以的话,他表达了可否由御坂真白解决萧薰儿身份的意愿。

        当然了,这个意愿并非强迫御坂真白一定要实施。

        实际上牛仁义也是有自己的渠道搞定萧薰儿的身份的。

        由于萧薰儿本身是未成年,再加上日本人又没身份证,因此,他要是铤而走险,也是可以利用国安组s科的关系帮萧薰儿搞一套日本户籍。

        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对国安组s科京都部价值性还是很大的。

        当然了,能不请国安组s科牛仁义还是不想请国安组s科。在几乎确定把自己被龙组强制捆绑在腾达这一条船上后,他总觉得自己会因为龙组做出对不起s科的事。

        御坂真白何等的聪明,早就猜出萧薰儿身份不正常的她在得到了牛仁义的确认后也是欣然应允了牛仁义的要求。

        她对人对事奉行的历来是先礼后兵,对于牛仁义把自己当自己人。把萧薰儿欠自己人情的机会给自己,她拒绝才是傻子。

        而且御坂真白很清楚萧薰儿绝不是普通人。

        今日回酒店的时候,她们一行人驱车朝着牛仁义说的千代田区行进。

        期间很不凑巧的路遇一起车祸,一辆失控的面包车撞了两三辆车后眼瞅着就要撞到一小男孩。

        可就在那危机时刻,是牛仁义带来的这个神秘少女下了车,然后以一种非人类的速度救下了差点被撞的男孩。

        少女是如何做到的,御坂真白没看清。

        但她很清楚,少女展现出的能力和今天看到的怎么都打不死的怪物绝对是同类人。

        这类人拉拢都来不及又怎能招惹!尤其是在牛头和她都受到龙组胁迫的大环境下。

        …………

        …………

        大概是晚上九点的时候,牛仁义来到了御坂真白告诉自己的萧薰儿房间外。

        1208号。

        “哆哆。”

        牛仁义敲响房间的门,对里面喊话道:“睡了吗?如果没睡,开开门,是我。牛仁义。”

        等了约莫十秒钟,房间门被打开。

        映入牛仁义眼帘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形象。

        门里的萧薰儿披头散发,头发乱糟糟且湿漉漉的丝毫没有萧薰儿的女神范。

        牛仁义吓了一大跳,身躯本能后退摆开架势。

        “什么鬼!”

        “没有鬼,只是我在吹头发……”

        萧薰儿抬手拿起一个米色的电吹风,烦躁的替自己申辩。

        她正在加速自己适应这世界的速度。

        “………”牛仁义再次打量萧薰儿,旋即才反应过来女孩为何是现在这副模样。

        想来是萧薰儿想用电吹风吹头发,但结果没控制好火候,一不小心把自己头发吹乱了。

        不过……她怎么会想起用电吹风呢。

        她应该没用过吧。

        牛仁义心头存着疑惑,脚却是已经迈入屋内。

        房间是单人套间,样式和牛仁义的房间一个样式。

        屋内正开着电视,靠近窗台的床上正放着遥控器。

        牛仁义从房门口走到卧室里间。

        整个卧室大概三十来平,西面是电视柜,东面是双人床。

        南面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放眼望去,整个东京的夜景可以被一览无遗。

        “你还真的是学的够快的,竟然连电视都会看了。厉害,厉害。”牛仁义拍了拍开着液晶电视,对萧薰儿夸奖道。

        坦白说,牛仁义对自己之前在萧薰儿的处理方式上是有些后怕的。

        萧薰儿一个来自斗气大陆的人从见识层面来说在牛仁义看来只能算是一个古代人。

        因此像今天这样把萧薰儿放着晾着,自己独自出去,其实着实有太多的不妥之处。

        这要是这女娃情绪一个不小心太激动,当街杀了人。那届时要背锅的还是只能是他。

        只是今天的情况终究不比以往,眼见着有机会能救下蕾姆,学习到梦寐以求的魔法。

        牛仁义最后只能在雷姆和萧薰儿间选择前者。

        斗气能不能学,对牛仁义而言终究是未知数。

        稳妥是牛仁义处事的第一准则。

        索性,萧薰儿作为一个大小姐,该有的见识和礼仪还是有的。从他在御坂真白哪儿了解到的情况,最起码这女孩儿在返程途中并没有闹什么大笑话。

        御坂真白从萧薰儿口中除了套出了女孩的名字,其他的时候这姑娘全按照他的吩咐选择了把缄默作为回应。

        不得不说萧薰儿这种少说少错的应对姿态非常值得夸奖。

        “我需要学习,我必须快点学习如何在这个世界生活。这个玻璃,我看到了楼下有人用这个打开了。所以我也就试着打开了。”

        萧薰儿略显拘谨的回答牛仁义,同时面颊上又有些不自然的泛起红晕。

        其实刚打开电视的时候,里面播放出来的影像毁了她不少三观。

        只见一男一女在玻璃里面又揉又亲,要不是知道玻璃里放的只是影像,她都差点拔剑把播放影像的玻璃再次一分为二。

        “很不错,这样就可以更快的融入这里的生活了。不过你应该听不懂这里的语言吧。等回头给你卖个日文字典,嗯……等一下,你让我先检查一下你的房间。”

        牛仁义说到这,忽然神色一肃,拿出了自己的玉牌,开始在萧薰儿的房间进行各种检测。

        牛仁义并不介意被远程监视,但却介意被近距离监视和监听自己的一切。

        萧薰儿不知道这世道有偷拍,他却知道。

        考虑到龙组依旧在监控自己,而萧薰儿作为他为数不多的底牌可能也在被监控。

        所以,他必须让他和女孩的谈话内容不曝光。

        如此一来,古大小姐财神爷才可能不被别家硬生生的抢走。

        为了避免有心人发现这个她不想被发现的真相。

        他的玉牌同样可以做干扰信号源,并检测是否有窃听仪器的能力。

        屋子里没窃听仪器还好说,倘若有,他就必须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好好斟酌自己的用词。

        当然了,这么防备可能也是徒劳,毕竟谁又能保证对方没有类似于【望远镜之术】的监察神术!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73911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