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37.被胁迫的裴总

37.被胁迫的裴总

        成绩很伟大,但也有有悖论存在于男孩身上。

        毕竟人的精力和体力是有限的,男孩为什么要这么丧心病狂的逼自己呢?

        为什么男孩每天在棒球训练后会日复一日的进行空手道训练?

        为什么男孩在上课的时候牛仁义依旧用扎马步的方式锻炼自己。

        以御坂真白对牛仁义的智力认知,这男孩可是那种能聪明到过目不忘的程度的。

        明明能靠智力吃饭,为什么男孩依旧对自己的身体锻炼那么严苛。

        这于理不合啊!

        一般来说,不应该两者取其一,挑一个偏执吗?

        综合以上线索,御坂真白有理由相信一定是有股不知道的势力在强迫着牛仁义进步。

        这群人对牛仁义存有什么目的她猜不到,但对方如果想这么随心所欲的控制她的牛头她万不可能视而不见!

        而牛仁义现在如此迫切的想确认自己父亲的身份,恐怕是和那位姓庆的部长有关。

        甚至很可能是那位庆部长在逼牛仁义做某种抉择。

        因此,牛仁义现在恐怕是必须在自己原本所在的组织和自己这边选其一,为此他需要评估加入庆部长这边的风险。

        如果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裴骞,牛仁义想来也会和自己更进一步。

        “牛头,和我……签约吧。”

        御坂真白思索了一阵对牛仁义说道。

        “(⊙o⊙)啥?……”

        牛仁义瞪大牛眼如尼克杨附身,被御坂真白的提议给说懵了。

        “签约?签什么约?”

        牛仁义被御坂真白突如其来的频道切换给弄的脑子都转不过弯了。

        御坂真白清了清嗓子说:“合作约加保护约。你现在都出名了,京都地区找你代言的厂商一定有不少,所以我要和你签艺人合同。”

        “合约签七年,分成的话你七我三,然后分成除外还有每个月的保底工资……十五万……不,二十万円……怎么样……然后你的人生安全我来提供保障。……”

        女孩期待的看着牛仁义,这是她想出的一个曲线救国策略。

        在她想来,只要牛仁义成为了她爸爸旗下的正式员工,不仅能方便她更好的把握牛仁义的最新动态,而且还可以给牛仁义提供更好的保护。

        那个庆部长在牛也是要钱的,后者肯定需要父亲予以经济支援或赞助。

        否则的话,自己和父亲也不会被牛仁义安全带到大厅。

        所以,御坂真白觉得自己或许可以用雇佣对方的方式保护牛仁义,并把男孩拴在身边。

        她不清楚牛仁义在京都国安组s科有多受重视,但以那位庆部长展现出的能力。

        他的牛头在那位庆部长的保护下要被杀绝对会非常困难。

        牛仁义摆摆手只觉得女孩太异想天开:“御坂我和你确认的是你父亲的身份。而不是谈合作。而且保底工资二十万……御坂……你确定有公司会给我开那样的薪水。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就说是不是吧?”

        “我是没有……但我爸爸有……而且你刚才已经救了他一命了不是吗?”

        “你爸爸……?他真有这能力。他在腾达真有实权?!”

        牛仁义皱眉,看向还处于昏迷中的裴骞。

        对于这刚才故意为难自己的中年人,该怎么评价呢,牛仁义真觉得格局太低,为人太出尔反尔。

        为了女儿,刚才故意为难他的一幕幕,牛仁义历历在目。

        活脱脱一男版慈禧太后!

        坦白说,要不是庆晨说他姓裴,他都不想相信这男人和腾达集团有关!

        “别开玩笑了,御坂……我是可以让你帮我找代言然后一起赚钱。但有保底工资还一签七年这事未免就荒唐了。”

        “真没和你开玩笑!”

        “我以我爸爸是裴骞发誓!你不是想问我爸爸是不是裴骞吗?我告诉你,我爸其实就是裴骞!”

        御坂真白抬起左手,对牛仁义珍重宣誓。

        “你……你说什么……这男人是裴骞!?”

        牛仁义听力极好,顿时把御坂真白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裴骞——此世界位面之子的存在,让牛仁义极度怀疑有赔钱系统的人!

        他是御坂真白的父亲??!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裴骞,这暴发户一样的气质……能成亚洲首富!?”

        牛仁义把自己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他猜到了御坂真白来头不小,但来头再大也不敢去相信到朝夕相处的同学亲生父亲是亚洲首富。

        而且在牛仁义的印象里,御坂真白的家境富裕是富裕在娘家。

        要是父亲也很富,女孩读的学校就不应该是公立学校京都三中而是什么著名的私立学校或贵族学校。

        而且倘若女孩的父亲真是裴总,那就有好多东西说不通了。

        他现在下榻的腾达酒店就是御坂真白她爹的,全日本唯二的六星级酒店。

        酒店都是父亲的,为什么御坂真白不去住好一点的高级套房!

        “我怎么就不能是我爸爸的女儿。还有你刚才说爆发户是什么意思,你要是让爸爸听到非起来抽你!”

        御坂真白似笑非笑的看着少年调侃道——私下里,女孩曾脑补过许多次男孩在知道他父亲是裴骞时的模样,但想象的终究不如亲眼所见。

        眼前的场景着实有趣,能见到以往淡定自若的牛仁义露出这种怀疑人生的表情,御坂真白竟生出了很大的满足感。

        认识他两年了,这少年给他最多的印象就是少年老成,波澜不惊。

        这凌乱的表情都让御坂真白想拿出手机给少年拍照留念了。

        “首先是你的名字问题?堂堂裴总的女儿怎么可能姓御坂。你这名字难道是假名?而且你国籍是日本没错吧。你的护照我可是见过。”

        牛仁义没有把御坂真白往裴骞女儿想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女孩的姓氏和国籍。

        在牛仁义看来,如果他是裴骞,自己的儿女是绝对得和他姓的——冠姓权是中华男儿捍卫尊严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这又不是入赘日本,堂堂亚洲首富的女儿姓御坂这到底是谁娶谁。

        御坂真白解释说:“我和我母亲姓,我弟弟和我爸爸姓。当时我父母结婚时说好的。怎么了,歧视我有中国血统?”

        牛仁义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不,当然不是,你有中国血统对我来说是好事……可是,你爸是首富的话怎么会允许女儿……”

        御坂真白琼鼻一扬娇哼道:“哼,你们这些大男人…冠姓权就这么重要?再说了,我也不是没有中国名字,我中文名:裴白儿。爸爸就是这么叫我的。”

        牛仁义惊疑不定的打量女孩又看看依旧昏迷的裴骞,:“你真是裴总的女儿?这(怂货)……真是裴总。可说不通啊,你这样的大小姐,怎么会在京都三中这种穷乡僻壤读书。”

        御坂真白说:“我妈妈就是在京都三中毕业的,妈妈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而且你没发现吗?三中的教育质量不比私立学校差!尤其是我们班,我们班的教学内容和其他班是他班完全不同的。”

        “你的意思不会是说……!”

        牛仁义瞪大牛眼被女孩的潜台词吓到——还别说,他们班的教学内容的确和别的班是有巨大差距。

        和御坂真白同班的两年他的作业压力一直都挺大的,完全没有传说中日本宽松教育的影子。

        不仅是教材的内容,教材外的内容也有一大堆。

        最夸张的是,学校的体育课甚至会被任课老师占,这活脱脱让牛仁义觉得自己上了个假的日本初中!

        也就是他现在的智力被系统提升到了非人类,且日常有刷【记忆】技能的习惯,不然都有些来不及学。

        而现在被御坂真白一提,牛仁义忽然想起他们班的任课老师似乎也是全京都府最好的返聘老师。

        据传,他们班的班主任还是从私立学校麻布高中转来的。

        换言之,他现在所在的学校,就读的班级非但不比私立学校的差,而且还要好的多,说是私人定制都不为过!

        可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说裴骞这中国人已牛到在日本的公立学校安插自己想安插的老师了……

        等等,我说我这三年为什么感觉像读了一个假的日本中学,敢情问题就在这啊!

        “想明白了?”

        御坂真白环抱双手好整以暇的望着牛仁义。

        牛仁义确认道:“真是我想的那样,你家为了你把学校的老师甚至校长都买通了?”

        御坂真白摊摊手,陈述道:“差不多吧,然后我妈妈还买通了部分家长。毕竟教的东西有很多是违背现有的教育大纲的。所以也得封住家长的嘴!”

        “你……”牛仁义无语以对——有钱难道真能为所欲为!?

        “还有要确认的吗?,你要是还不相信我所说的内容,我现在可以让一个人下来见你。顺带一提,你认识哦。”

        “谁?”

        牛仁义问道

        御坂真白白了牛仁义一眼,“包叔叔,今天你才见过的……”

        “包……旭……”

        牛仁义眼前浮现出包旭那张肾透支的脸。

        “就是包叔叔,我让包叔叔和你签约,这样你总放心了吧。腾达娱乐日本分公司,签你绰绰有余!”

        “你知道你的曲子为什么能被选为主打歌吗?那可是我的功劳。是我一力推荐,你才能空降的腾达娱乐。”

        御坂真白小跳步的来到牛仁义跟前,盯着后者的眼睛,徐徐说道:“不过我也和你说好了,签约后拿了钱必须允许让我安排的保镖跟随在你身边,时刻保护你的安全。”

        “我不管是谁在逼你,但威胁到你的生命我绝不允许。”

        “那你就想着爸爸我被你气死是不是?”

        几乎在御坂真白许下承诺的时候,裴骞的声音亦是在女儿的背后阴测测的响起。

        …………

        …………

        腾达酒店一楼大厅。

        一个男人气愤的握紧拳头,额头上太阳穴附近的血管正在不断抽动。

        御坂真白不知道,她和牛仁义的对话和想做的事几乎是前脚说,后脚就传到了就在身旁的裴骞耳中。

        回想着刚醒来就听到的女儿卖自己的话,裴总这时都觉得他马上要心肌梗死。

        “真白,我不管你多喜欢这个小子!我都不会在允许你和这小子接触。这说过多少次了,绝对不能曝光自己的身份。可你看你!”

        裴骞把自己的拳头敲击在沙发的扶手上,发出重重的捶打声!

        这一声声的捶打不仅包含了一位父亲的不甘,也包含了一位父亲的浓浓嫉妒。

        一想到自己机智聪慧的女儿已全方位叛变自己,还试图用自己的私房钱养臭小子!

        裴骞的心在止不住的滴血。

        “爸爸,你先消消气,你别忘了今天牛头还救了你一命呢……”

        御坂真白走到裴骞的身后,轻拍父亲的后背安慰:“今天发生的事真的多亏了牛头呢。”

        “是啊,是多亏他。你敢说那个挥刀的女人他不认识。没那个女人,二楼会发生那种袭击事件!死人了,那可是死人!你觉得这样下去这家酒店还能继续营业!?”

        裴骞确定以及肯定,他意识昏迷前至少看到了三人在他面前眼睁睁的被杀死。

        这种事情届时一定会惊动整个日本政府和警察。

        到时候酒店开不开的下去暂且两说,他的内心肯定会在很长时间内都留有阴影。

        回想起九宫辉夜眼珠子被抠出来的一幕,裴骞是遍体生寒!

        “裴总,你这话说的就有失偏颇了。谁先动手的你想必也看到了,是那位庆部长的夫人。不是九宫前辈。”

        闻言,牛仁义同样也不乐意了,反驳道。

        这裴骞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他,也太混账了。

        死人是他想死的吗?

        要真的论是非,今次责任方其实是中方!

        “你看看他,还嘴硬!”

        “爸,牛头你们都先冷静一下……”

        御坂真白头大如斗,只恨自己就一人,没办法两边一起劝。

        而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救星到了。

        是庆晨!

        那个和他们眨眨眼就让他们失去意识到庆晨!

        他踱着步子不疾不徐的走到他们的正前方,徐徐道:

        “裴总,您的声音我大老远就听到了。”

        “放心,您的顾虑我们已全权在处理。只要一小时,二号餐厅就可以再次正常营业。”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73525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