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31.疯狂的计划

31.疯狂的计划

        在来这个基地前,萧墨早就用他的武魂摄魂怪控制了这个基地所有的。

        如今整个实验室的研究员不是死了,就是被他间接操控的傀儡。

        四号门里,他也用摄魂怪探查过绝没有活人!

        结果组员南宫雪却告诉他,里面有活人!

        这不是打脸吗?

        不,这已经不仅仅是打脸的问题了。万一里面的那个人是源家的,且联系了外界。

        那他们的这次行动也就代表泡汤了。

        南宫雪压住心头的激动,缓缓道:“不是正常人……是异界人……!或者更准确的说,这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植物人。”

        “队长,您没发现她活着其实不奇怪,她的脑波已完全消失,体表温度接近零度,呼吸也几乎没有。心跳120秒才跳一次。”

        “队长,这次被我们捡到大漏了!”

        南宫雪兴奋的挥了挥自己的小粉拳,宣布道。

        “!!?!?!”

        在场的盗石和萧墨被南宫雪说蒙了,实在get不到南宫雪兴奋的点。

        这啥跟啥啊,不就一个来自异界的植物人吗?这种存在虽然以前的确没见过,但是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南宫雪见眼前的这两个憨货还没意识到这个发现的重要性,摇着头引导道:“老大,你记不记得袁教授说过。人是也可以被作为武魂抽取的对象的。”

        盗石和萧墨点点头——这个他们自然知道,但同时也清楚这项技术是被明令禁止的。

        “那你们还记不记得,袁教授曾说过,如果他大限将至,他愿意把自己作为实验素材,让自己变成武魂。”

        盗石狠狠的抓了抓自己的头皮:“你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南宫姐。我读书少,听不懂你这种学术性结论。”

        “你不要废话,盗石。我这边有点明白南宫的意思了。”萧墨抬手打断盗石,瞪大眼睛看向南宫雪:“你是不是想说,袁教授还说过。如果他作为武魂,被植入的身体是植物人,那他理论上就有可能被复活。”

        南宫雪拍了拍手掌,点头兴奋道:“对,就是这个意思!只要那个植物人身体素质够格,能容得下袁老的武魂。那袁老就可以“重生”!只是你也清楚,能符合袁老武魂强度的植物人根本不可能有!”

        “你不会是要告诉我……那个异界植物人……”萧墨的声音变得颤抖起来。

        “对……这个异界人达标了。她的细胞活跃度我确认过了,是普通人的四百倍。强度是一般改造人的三倍。所以一定能容下袁老的武魂。并且因为后者已脑死亡,所以一旦成功袁老还可以完全继承这个异界人的记忆。”

        “!!!!!”

        静,死一般的静。

        整个办公室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默。

        南宫雪报告的这个事情已经不比袭击【靖犯神社】的重要性小了。

        袁龙平教授,武魂移植嫁接之父。

        今年132岁!

        肉体的衰败使他随时都可能驾鹤西去。

        他如果能活着,对于国家,对于所有同僚都将是幸事。

        “看样子,得必须想办法把他运出去了!带我去看一下他本尊。”

        萧墨沉声说道。

        “好的……”

        南宫雪头前带路,不多久三人一起来到四号门门口。

        然而,当萧墨踏入四号门的刹那,看到里面东西的他却是一个踉跄差点原地摔倒。

        房间里,东西并不多,除了各种研究器材和药品,最令人侧目的是一个“大冰箱”。

        萧墨和盗石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冰箱”,脑子不约而同的一起宕机。

        “你确定?……把她作为袁老的载体。”

        萧墨的面部肌肉有些控制不住。

        这个大冰箱,底座是金属构造,而外壳却是透明的玻璃……玻璃明显是加厚加固的。

        透过玻璃,能看到淡淡的寒气在冰箱里缭绕。

        可是……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里面的异界人是一个女人!!

        一个看上去年纪绝不会超过十四岁的女孩子。

        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和并五官一起看,那是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白皙的肌肤仿佛吹弹得破,即使在冷冻柜里,却没有僵硬的样子。

        长长的睫毛笼罩了她的眼帘,却仿佛是陷入了甜甜的酣睡之中。

        不仅如此,女孩双手抱在胸前,纤细笔直的长腿并拢,那窈窕纤秀的身体还是赤果的。

        “啪啪啪啪。”

        四个巴掌随着萧墨和盗石的看呆,落在两人的后脑勺。

        南宫雪没好气的责备道:“你们两个家伙能不能别看的这么下流。还有你,脑子去哪儿了。就算袁老不同意。居里奶奶也可以用不是吗?”

        “额……倒也是。不过不能把她先搬出来吗?这冰柜体积太大。太引人瞩目了。”

        萧墨这时开始为地上的庆晨操心,不得不说,这个冰箱目标性的确太大。

        就算他们可以把周边的监控摄像全部频闭,那源氏的人也不是白痴,一定会发猜到二号实验室附近出了问题。

        南宫雪遗憾的摇头:“不能脱离,这个冰柜相当于这植物人的呼吸机。在这个身体没自主意识前,呼吸必须靠这个冰柜。也不知道源氏是怎么把她运过来的。”

        盗石在一旁头疼的分析道:“其实实验室内部的监控还好办,关键是实验室外的地面监控,要黑掉也不是不可以。但问题是后者肯定有备用系统。并且一定会怀疑为什么监控系统会被黑掉。届时如果对方仔细查。”

        “这……”

        萧墨捏着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

        一分钟后。

        他抬起头对盗石吩咐道:“盗石,去通知庆晨下来开会。然后你顺便给我去确认一下靖犯神社的地上安保情况。”

        “老大,你……要做什么?!”盗石突然感觉非常不安。

        庆晨的表情似曾相识,那是要杀人越货的表情。

        “总得给周边的监控失灵找理由吧……所以月黑……风高……杀人夜呗。”

        “我突然想在靖犯神社的纪念碑旁垒个京观。”

        “啥!!”

        “放心,用棒子的名义。”

        “!!!!”

        …………

        …………

        腾达酒店。

        牛仁义房间内。

        和雷姆聊天,牛仁义最需要要确认的就是这只雷姆到底是从原著剧情中的那个时间段穿过来的。

        在re0的原著剧情里,雷姆曾为男主角菜月昂死了无数回。

        具体有多少次,牛仁义已记不清了。

        菜月昂为了修正他想要的结果,雷姆就为了他死了多少次。

        因此次数太多,所以当前的情况下,牛仁义只有根据雷姆提供的确切消息,才能确定雷姆是那个时间点死去并穿过来的。

        而他现在对雷姆的询问,带着的试探性质极多——毕竟万一雷姆到这世界前不认识菜月昂呢,又或者说雷姆也是被一道雷劈过来的呢!

        这些试探他都能通过这个问题给试探出来!

        并且牛仁义并不能确定,刚才的自己到底是叫谁都名字把雷姆引出来的。

        这要是心里面已经有了菜月昂的雷姆,牛仁义就可以根据所知的剧情内容好好稳住雷姆。

        在牛仁义对雷姆的印象里,雷姆强大归强大,但同时也是恋爱脑,属于那种一旦爱了可以为了男友献出一切都存在。

        因此只要找准这条软肋,他可以编出很多让对方更信任自己的谎言。

        “我……和昂的关系……这个和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你看到过我和昂表白,你是怎么看到的。”

        被问及心头最私密的话题,雷姆苍白的俏脸上飞上两坨好看的红晕。

        但很快女孩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美眸间飞起一抹异色:“等等……你先前说你到过我所在的世界,难道说你并不是这里的原住民……!你是来自我们那个世界的?”

        牛仁义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你可以这么认为,不过不全是。该怎么说呢,我和你的昂君是相似的存在。你应该也发现了吧,菜月君初来你们庄园时身上的服装很古怪吧。”

        当下,牛仁义把菜月昂是穿越客的消息用一种尽可能通俗易懂的方式传达给雷姆,并开始给雷姆传达了一个概念——他和菜月昂一样也到过他们的世界,并旁观了她和菜月昂发生的故事。

        作为佐证,牛仁义把他所记得的re0的部分剧情细节给说了出来。

        期间,牛仁义重点强调了他的穿越方式和菜月昂是不一样的,菜月昂的穿越是身穿而他的穿越则是魂穿。

        由于身体是灵魂状态,所以雷姆在那时看不到牛仁义,也不知道有牛仁义。

        “简单来说,我旁观了你和菜月昂的所有故事,由于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女孩所以我才铤而走险的选择帮你。”

        “而你现在的状态其实和当时在你们世界的我是差不多的,魂魄和身体暂时分别了,但又有所不同,可能是因为你生前强大的缘故,所以在你成为灵魂后还能完成一些实体化的攻击。”

        “那你是如何从我们那个世界回到现在这个世界的?我还有没有办法回去。”雷姆蹙着好看的眉头继续确认——这个问题才是她最在意的。

        她继续留存在这世上最大的执念就是想在见昂一面。

        牛仁义摇摇头,想了想回答说:“具体怎么做的我不知道,我知晓的情况是我曾今成为过一周的植物人——呃……植物人就是人还有呼吸,但是却永远不醒来的状态。至于你的具体情况,还得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我才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牛仁义说道这,眼珠转了转故作扭捏的强调道:“其次,我一直跟在你身边。对于那位菜月君并不关注,一直到菜月君要雷姆和他放弃一切逃离露格尼卡。雷姆你又对他表白后,我才选择离开……然后也不知怎么的,我就重回了这个世界。”

        “本来我觉得以后一定再也没机会见你的,没想到你却用这种方式到了这个世界。虽然方式和方法着实是有些意外,不过能再次见到你……真好。”

        为了忽悠住女孩,牛仁义开始施展自己拙劣的演技。

        他一边表演,也是一边骂自己无耻。

        今天用演技已经骗了个萧薰儿了,如今又骗雷姆。

        良心果然是被狗吃了。

        蕾姆这时则陷入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以面前这少年的话外音分析,这少年好像是对自己暗生情愫啊。

        最后甚至还是因为自己和昂表白了,才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

        这样的真相属实让她尴尬,最无奈的是她现在还是以鬼魂的状态和牛仁义见面。

        难道自己要像那电视里一样,来个人鬼情未了?

        雷姆想到这,拼命的摇起头。

        荒唐,太荒唐了!

        她喜欢昂!

        她红着脸干咳了两声,回复牛仁义:“咳咳,我这边的情况是……在来到这世界前,刚和昂完成了白鲸攻略战,我们打赢了白鲸,而后我和克鲁修返回王都养伤,中途遭到了【暴食】主教的袭击。然后发生了遭遇战,随后具体遭遇了什么,我也记不太清了……我在那个世界是如何的结局,可能是被杀了……也可能是和你一样。也或许……”

        “然后你为什么要帮我?可不要以为你说喜欢我所以才帮我……那种甜言蜜语对我没用。”

        雷姆不是被几句甜言蜜语就能诓骗的花痴女,她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少年对自己应该另有所图,否则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救自己。

        “除了对你有好感……我还想学魔法。你的魔法能教我吗?”

        牛仁义顿了顿,主动坦白自己的真实诉求。

        床上的雷姆则愣在原地,显然为自己得到的答案感到愕然,片刻后,声音冷然的说:“胡说。你一个能开辟小空间藏纳我的大魔导师,和我学魔法,说笑吗??”

        牛仁义忙辩解道:“是实话,真是实话,那个魔法空间是别人给予我的,不是我自身实力创造的。坦白说,我现在连个水球术都不会!……我身上到是有法力就是不会用啊。”

        “你……!。”

        惊疑不定的又端详牛仁义好一会儿,见后者的表情的确不像是在说假话,女孩旋即又想和牛仁义确认别的几个问题。

        不曾想,她想好的疑问还没说出口,她却又因为牵动伤口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还是帮你先缝合一下伤口吧,你现在还有伤在身。”牛仁义站起身想为雷姆做简单的伤口缝合。

        雷姆忙摆手制止,她红着脸说:“不用,我自己可以用魔法治疗。你别过来!你不用为我治疗!”

        女孩的脸色白中泛红,对牛仁义的好意继续拒绝!

        与此同时,女孩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的受伤处,大腿根部。

        那种地方可不是能让陌生男子随便看的!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7312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