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14.亲了,牛頭和经理亲了

14.亲了,牛頭和经理亲了

        前文说过,牛仁义除了打怪升级能获得属性点,另外一个强大自己的方式就是靠刷技能的熟练度获得技能点。

        一点技能点,可提升某属性一点能力值或提升某技能熟练度两千。

        在初学技能时,技能点还可以用来快速解锁某一流派的新技能。

        为了使自己尽可能的强大,牛仁义对于这一机制也尽可能的运用。

        比方说之前的【唱歌】【驾驶】【口技】三个技能一起练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生活技能上,为了又能赚钱又能刷熟练度,牛仁义这些年也是把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了【烹饪】【面点】技能的磨练上。

        这其中,秋道一家在牛仁义的【烹饪】【面点】技能上付出了很多。

        既然要练手艺,练手的食材自然是必不可少。

        然则牛仁义的食材从哪儿来的,恰恰是秋道家提供的。

        这对方每年支出的食材消耗,那换算成钱至少是一千万円。

        当然了,牛仁义也没有辜负秋道家的厚望,在练手厨艺的同时,他也把对方家里的饮食店生意做了起来。

        秋道中华料理店!

        那现在可是京都地区最有名的中华料理店之一!

        特色小吃!

        生煎;小笼;烤包子;葱油饼;水煎包;煎饼果子;

        这六个中华点心是让秋道家的店铺门前的排队队伍一到饭点就排起长龙。

        店铺更是从原来的一家开到了现在的四家!

        因为各种制作的技法是牛仁义提供的,秋道家也厚到的给了他店铺盈利的5%的分成。

        所以在对方家长对自己如此客气和厚道的前提下,牛仁义没理由厚此薄彼。

        见牛仁义如此说,御坂真白的心头又有些微微欷歔。

        这大概就是她为什么会喜欢上牛仁义的原因,知恩图报,不为虚名,勇敢承担。

        (必须主动点了,不然等回到学校后,自己就真没机会了。那个暴力女北原千花会比我还主动的!还有那总是装柔弱的天之本樱!竟然偷偷和仁义学武术,现在又忽然冒出个古里古怪的师妹。牛头是我的,我必须主动!)

        女孩在心头对自已反复暗示,但内心的羞怯又让她迟迟不敢把心中想做的事付诸实践。

        “哎,就让我奶奶我帮帮你吧。”

        正踟蹰着,一个仿佛从灵魂深处响起的女声在真白耳旁响起。

        真白大惊失色,左右四顾,周围全是男的,没有女的啊。

        下一刻,真白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心羞怯减少了,勇气增多了。

        并隐隐有个声音反复和她说:

        “真白,你可以的!”

        “真白,你可以的!”

        鬼使神差的,女孩在这个声音的鼓励下竟是把自己的位置和牛仁义拉的更近了几分。

        “继续留在京都吧。既然你说要报恩,那欠我的是不是也应该在报一点。”

        说话间,女孩的身子史无前例的贴在了少年身上。

        一时间,现场的观众们哗然声一片。

        牛仁义的女生应援方阵里更是直接发出了“啊!”“啊!”“啊!”的低呼声和悲鸣声。

        “你是不是离得有点太近了……”

        感受到女孩的靠近,牛仁义的脸色微微发红,挪动步子试图拉开和少女的距离。

        “仁义,看你的八点钟方向。”御坂真白忽然柔声说道。

        牛仁义愣了一下,对方忽然叫他名字让他着实猝不及防。

        这种称呼是不是有点太亲密了!

        然后……八点钟方向……这不就是女孩的位置吗?

        他下意识转过头,女孩的头随即精准至极的迎上去,在他的左脸颊轻而易举的印上了一口。

        …………

        …………

        很清脆,少女柔软的嘴唇触及牛仁义皮肤的那一刹那。

        轰!

        整个观众席上的人群呼吸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就像是风收割过稻田,旋起了潮水般的麦浪,并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势头,蝴蝶效应般掀起。

        刮过整个赛场的飓风——恐怕只有波音747发动机的气浪估计才能达到这样的声效。

        女孩手中的赤绀大旗在这一刻无风自动,仿佛被刮过的声浪吹起。

        全场人一阵窸窣,就连在颁奖台上正在勉励秋道丁真的真田会长都被这股爆发性的声潮打断了两秒。

        他下意识的往侧后方看了看,恰好就看到了牛仁义一脸惊诧的看着御坂真白。

        在看御坂真白,却是一脸的娇羞,真田会长愣了两秒顿时秒懂,把头转了过去,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什么事,发生了什么情况?”

        看台上,秋道丁真还在为自己能上台领奖而兴奋,但站在领奖台上没多久,他就忽然发觉!有一阵异常的声响扫过他的头顶,再看身后。

        只剩下目光呆直的人群和正在起哄的一众同僚。

        “亲了,亲了!丁真!经理和队长亲了!”人群中有不少人这么对丁真喊到。

        “啥!”

        自诩为八卦王子的丁真瞳孔瞬间放大,指着台下的搭档和少女“你,你,你……”半天没“你”个所以然出来。

        (牛头,你不厚道啊,你刚才还拉着师妹秀恩爱呢!怎么就把经理又亲了!)

        秋道丁真在内心狂吼!

        …………

        …………

        看台上。

        那个年过四旬的男人刚从小卖部买回来一个汉堡打发五脏庙,可当他看到大屏幕播放的一幕后,那对鲤鱼一样的眼珠子也不禁瞪得比铜铃还大!

        手一失力,汉堡直接脱手掉落在了地上。

        他手指着台上那个方向,对着身旁的日本老婆御坂美惠道:“他们,他们,他们……”同样是半天没“他们”出个所以然来。

        漂亮的女人轻轻拍着丈夫的后背,以作安慰。

        她充分理解丈夫此刻的震惊和暴跳如雷。

        现在丈夫这模样和当初她父亲知道自己要嫁一个中国男人的表情一模一样。

        当时丈夫还说他父亲夸张了,嫁个女儿搞得跟哭丧。

        可现在看来,等丈夫真的嫁女儿了,这个以往总吓人的坏蛋恐怕会哭的更夸张!

        不过话说回来,女儿今天的行为也着实吓了她一跳,千万观众前亲大众男神,该怎么评价呢。

        果然不亏是裴总的女儿。

        不过这两人要真的成一对,女人倒也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牛头仁义,除了姓氏充满糙点。

        其他不管是长相,人品,才气都没有配不上女儿的,或许身价背景是普通了些,但人无完人,总不能要求人家女婿的背景和自己丈夫一样!

        …………

        …………

        西面看台。

        金边眼镜男和光头男在这时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金边眼睛男的嘴角嗪着笑意,看着大屏幕的中的男孩女孩,说“有意思,有意思了。你说老大知道会不会暴跳如雷。”

        光头男强忍着笑说:“应该会吧,不过我觉得他一定不表现出来。当初可是他自己说要让大人身边多点女孩的。还说什么这叫做从小培养情商。”

        “去他妈的情商,这不是就指望自己女儿被ntr吗!”

        “不过也不能怪老大,京都地区的保护费谁让腾达交的最多呢。只是难为大人了,不得不面对修罗场啊。”

        “我记得没错的话,对大人明显有意思的应该有四个吧。”

        “可不是吗?不过刚才在牛棚区前面的,你见过吗?感觉有点面生啊。这难不成是要来个五角恋。”

        …………

        …………

        东面看台。

        应援方阵的女生圈子中。

        身着空手道袍的北原千花一样是目眦欲裂。

        漂亮且明媚的眼珠子盯着场上的大屏幕,一双长睫毛轻轻的律动,表情正逐渐狰狞。

        嗙噹!

        怒火下,少女身后的同僚直接看到千花举起了自己的右手重重的砸在身前的钢制围栏上。

        只一下。

        钢制的围栏就被少女一拳给打的凹陷进了近30厘米

        那触目惊心的打击效果不仅把在叫骂御坂真白的一众迷妹们看蒙了也把前来制止民众暴动的安保看傻了。

        …………

        …………

        西面看台上。

        一个竖着单马尾的女孩背转过身朝着最近的安全出口走去。

        看到她离开,一位年龄约莫50岁出头,身着和服的女人立即选择了跟上。

        在安全通道的出口处停了下来,女孩停了下来。

        “小姐,你有什么新吩咐?”

        见少女停下来等她,女人迟疑片刻后踏步上前。

        女孩顿了顿,低语道:“木村管家,我现在还能动用多少钱?”

        女孩的母亲过世后,给她留下了大笔遗产——大量不动产、股权、珠宝首饰及许多古董名画。

        其中三井集团核心企业的股权或多或少都有,比如三井集团的核心银行京都总行的股份就有16.23%。

        但这些钱她要能完全支配,得等到她过完二十岁的成人礼。

        她现在能支配的只有九个独立运营的基金供她生活、教育、伪装。

        和御坂真白一样,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她必须把所有的一切都做到和一般中学生无二。

        “小姐你是想……”

        少女的身体转向颁奖台的方向,幽幽的说:“在不动手就要被抢走了。我记得你和我说过,腾达开办的新电视台有一个房屋改造节目对不对。”

        “是的。”

        “确认一下他们节目组最近有没有打算为牛头家房屋改造的企划。如果有马上给我联系朝日电视台那边的关系,我们以网络众筹的模式请《全能住宅改造王》给仁义家改造。不够的钱就从我的生活基金里扣。”

        “小姐,这可是比不小的开支。”女人面露难色。

        少女抬手打断道:“这不是开支,而是投资。我现在每年雇佣国安组成员保护我的开销还少吗。”

        女管家依旧想劝:“可是,小姐您这样做万一引起分家人的注意……大人那边……”

        少女的声音坚定的再次打断:

        “木村管家,请你记住。”

        “他会是未来三井家的家主。同时也会是未来日本地区的国安组最高s科负责人。”

        …………

        …………

        颁奖台下。

        “你!”牛仁义又惊又羞,脸上的红潮密布,完全没想到御坂真白竟然敢在这样的场合下,做出这些举动。

        这可是全国直播,全日本国中棒球决赛的直播现场!

        就算国中决赛的影响力比甲子园的少,那也至少有一千多万的观众?

        姑娘,你好歹也是京都本地人,小的时候还在中国读了六年书。

        怎么能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怎么可以无视那么多人的目光,对我这样?

        在那些轩然的目光之下,少女的头皮也在麻痒,带给她更大触动的是这一刻牛仁义羞怒下的表情,深邃的眸子好似可以直刺内心。

        以她的心性来看,这样做才是告诉男孩自己心意的最好办法,她的这般举动,或许有些惊世骇俗,但和她的父亲相比却差多了。

        她的父亲可是敢在京都郊区买下几万平土地建造卢沟桥和圆明园的人。

        父亲说过——最重要的并不是别人的看法,而是在这一闪即逝的时光之中,把握住能把握的。

        等着牛仁义主动对自己表白显然已不现实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主动出击了。

        她堂堂裴大小姐还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

        面对牛仁义的惊愕,面对周边一群棒球队队友的起哄,御坂真白脸上的表情从娇羞逐渐恢复了平静。

        看着依旧有些呆若木鸡的牛仁义,她轻轻的咳嗽一声看着少年郑重的宣布道:“下一次就是嘴唇了。”

        此言很万恶!

        万恶到周围一群牲口的起哄声音更大了!

        但随着少女柔情款款的向他望来,牛仁义又觉得自己生不起任何气来。

        这一刻只有少女那仿佛包含了很多东西,说不出来味道的目光,以及少女随后传送进他耳朵里的声音,“我喜欢你!仁义!”

        牛仁义心头微微恍惚,仿佛看到了他重生后第一次在医院见到女孩时的那份震惊;一起为京都三中的强大到处挖人;一起在学园祭上双琴合奏;一起获得关西大赛的冠军。

        要说他对少女没感情那绝对是假的,但这份感情在他的潜意识里,却更愿意把这份感情定义为长辈对于晚辈的关照。

        然则现在少女主动提了,他要是不答应好像也有些柳下惠。

        “我们还是从朋友做起吧,现在的我没时间恋爱。你知道的……不过我答应你,如果我真的要恋爱……我会把你排在首尾。”

        少年脑子一热,完成对少女的许诺。

        可这样的答复对女孩却是如获至宝,御坂真白的眼圈红了,像是有一种情感,莫名其妙穿越了好多年时空的界限,击进她的心脏。

        眼前男神盈立,眸光清澈,珍重许诺。

        只是此番景象完全抵得过千百般梦里奔跑追寻的灯火阑珊。

  http://www.abcxs.org/book/103560/572294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