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我白天是屠夫夜里是解师 > 48 背叛

48 背叛

        次日清晨,阿三就早早叫起了保正,两人就借着朝阳,在这四周开始搜寻起来。

        这片水域到处都是碎木板,四处都是商船的残骸,不远处甚至漂浮着几具尸体,在湖水的浸泡下早已肿胀,看着很是瘆人。

        边摇着船,阿三便是默默的祈福,向着这些孤魂野鬼们默念着什么。

        “安息吧,诸位,望你们安歇罢。”

        “阿哥定会帮你们报了此仇,还你们一个公道。”

        只是他这般祈求,那一旁的保正却是没什么反应,似乎对这些情景没有丝毫的悲苦,更像是个局外人一般,只是注重找寻宝物。

        “晦气,晦气,这般如何才能找到,净是些木板子,遮住了视野,真是.......”

        “那个老东西,竟然还真是不要命了,宁可舍了这一船的宝物,也是不想让我染指,当真是可恶至极。”

        保正小声念叨,毫不掩饰一脸的愤恨,边用木棒子拨拉着废物,一遍还恨恨地诅咒。

        碧波荡漾,水波浮沉,击在这些浮屑上,似是在诉说着什么。

        几只鸥鸟也是立在木头上,四处探头,找寻着鱼虾,但是一旁的保正用力的翻动,也是搅得它们纷飞而去。

        “当真是晦气,难不成真要潜下水找寻。这个老东西.......”

        保正越翻越是气急,更是粗暴的将浮屑甩到一边,又是惊起一滩鸥鹭。

        保正俯身船上翻动,而阿三则是潜入了水中,拿起了渔网捞着物件。

        两人就这样折腾了半天,也是没有什么结果,时日也就渐渐推进,此时已是正午时分,阳光甚是热切。

        津海的天气,正如阿三先前所说,乃是说变就变,前一天本是阴云密布,次日便是晴空万里了。

        两人从早忙起,直至此时,也早已是满身大汗,累的够呛。

        保正的黝黑胖脸上,满布着油珠子,有几滴划过了嘴角,嘀嗒在木板上。

        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翻身坐在船身上,不住的用手舀着湖水,往自己身上挥洒,降了降身上的温度。

        保正并不怎么会游水,故此便是没有下船,只是在船上活动。

        阿三则是一直在湖面下搜寻,一刻也不停,此时也是血丝遍布眼珠,很是疲累。

        “阿哥虽说给我描绘了样子,但我还是没有寻见这金条子,难道真是无缘么,只得作罢。”

        阿三一面想着,一面便是准备再度浮上水面,歇息一番。

        只是此时已是正午,刺眼的阳光直射进了水中,水底更是清澈透亮,甚个物件都可以看清。

        阿三正往上漂浮,便是感觉水中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刺眼的亮光,照晃着他的眼睛,让他也是心里着实有些在意,便是换了口气,再度游向了下方。

        只见水中遗骸的间隙处,有着一个闪着金光的物件,因为阳光直射的缘故,很是耀眼。

        “那便是这个物件发的光了,只是不知是不是金条子。”

        阿三这般想,内心也是充斥着喜悦,便是赶忙刨开废墟,用力抽出了那个物件,便是奋力游向了水面。

        “噗啊,终于上来了,且让我看看,这是个什么物件。”

        阿三握着这个东西,便是细细的观摩起来。

        只见这个东西很是长瘦,不轻不重,摸起来更是冷冰之感。

        此物通体金黄,在阳光下愈发的耀眼,甚是刺目,让人惊叹。

        “这...这莫不是...金条子?”

        阿三也是惊异,他可还从未见过种玩意,很是好奇。

        “阿哥!”

        “阿哥!”

        “阿.......”

        阿三用手圈住嘴,便是赶忙唤起保正来,让他来鉴定一番。

        保正此时就在不远处的渔船上歇息很是悠闲,嘴中还叼着一个鱼干嚼着。

        他刚才找寻了许久,也是没什么结果,故此也没抱太大希望,心中已是有大半放弃了。

        此时,他听到阿三叫着自己的名字,既是纳闷,又是烦躁。

        “这小子,又怎么了,别是又找到铜制的杯子了,晦气,晦气,我还是莫去了罢。”

        “阿哥,快来,我找到好东西了。”

        “阿哥,你且来看看。”

        正当他这般想,那阿三越是唤的激烈,保正也是一脸的不耐,但毕竟是有求于人,而阿三说不定是真寻到了什么,他也就只好划着船往那边荡去。

        “这小子,净在这里添麻烦,聒噪的很,若是等我找到了那些金条子...你么......哼哼。”

        保正的脸上也是有着阴沉之色,显然,他之前的说辞都是编哙的罢了,为的就是骗过阿三,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

        小舟渐渐划近,那保正也是放下了船桨,一脸不耐的看着阿三。

        “怎的阿三,莫不是又找到什么“稀奇”的玩意...”

        “不是的,阿哥,你且看看这个。”

        阿三一把打断了保正说话,只是把那个金灿灿的物件交在了保证手里,没有多说话。

        保正本来也没有在意,但是一看到这个东西,眼睛登时都是发直了。

        “这......不会这般走运吧。”

        保正眼神木讷,愣了片刻,便是一把把那东西放在嘴边,用力的咬了一口。

        “好硬,好硬,这......这是金条子,这乃是真的金条子,这......”

        保正原本还是呆滞,但是眨眼间,他便是狂喜,大笑不止。

        “哈哈哈哈,老天有眼,终归还是让我寻到了,哈哈哈......”

        “阿三,你在何处找寻到此物?”

        保正也是一把收起了金条子,丝毫没有考虑是阿三寻到的,只是问起地点来。

        阿三没有在意,用手指着一处水面,只是答道:“喏,便是此处水底,只是我寻的匆忙,还没找寻四周。”

        “那你快,快些搜寻,若是我没猜错,那箱子一定在这周围,里面可满满的全是金条子,你若是能寻到,你我便是二八分成,你看如何?”

        “阿哥,你怎恁的说,这些可都是你的财钱,我怎能贪图便宜呢。”

        “好好好,不说这些便宜话,你先搜寻,我便是在上面等你的消息。”

        “阿哥稍耐,待我前去探寻。”

        阿三说完,便是不在磨叽,深吸了一口气,便是鱼游向下方,四处摸将起来。

        此时还未过正午时分,阳光也甚是耀眼,故此,水底的情形也是一览无余。

        没过多久,阿三便是传出了喜讯。

        “噗啊,总算是没白费功夫。”

        阿三浮上水面,大口的吸气。

        他因为在睡下待存太久了,身上都是有些泡肿,眼睛更是布满了血丝,只是他一点都不觉得疲累,反倒是任劳任怨。

        “怎的,有消息了?”

        保正扒着船檐,赶忙问道金条子的事情,丝毫没有关注阿三的状况。

        “阿哥,莫急,我已是找寻到了箱子,里面也是有着金条子,只是...”

        “怎的?”

        “那箱子太过沉重,我一人搬不动,需要你帮忙。”

        “我?我可不会浮水,这般下来,莫说箱子,我怕是要交代在这里。”

        “哈哈,阿哥,瞧你说的,我怎会让你下水。我这渔船上有挂钩和绳子,你寻来给我,我勾住箱子,我在水下拉,你在船上拉便好。”

        “好,好,我这就去,你等着。”

        保正赶忙去船篷里翻腾,不一会就找来了挂钩和绳子,缠在一起,递给了阿三,阿三就顺势潜入了水中。

        不一会,绳子便是紧绷,保正也知道来了时机,便是猛的发劲,要紧了牙关,只是拉个不停......

        .......

        夜晚时分,湖中。

        “喝呀,可算是了却我的心愿,找寻到了金条子。不过,阿三,此次还是多亏了你啊。”

        保正细细的摸索着箱子,还时不时的清点着里面的金条子,这样的动作,已经不知重复了多少次。

        “阿哥哪里的话,你既是我大哥,于情于理,我也应当帮你。”

        阿三在船头划着船,也是说道。

        “我们离瑜州还有一些距离,不过照这个方向驶去,一两日便是可以到达,阿哥你也就可以着手生意了。”

        “哈哈哈,不急不急,有了这些金条子,还不得好好享受一番。”

        “不过阿三,你既是我兄弟,当大哥的还有最后一个请求,你能不能帮帮忙。”

        “你说吧,阿哥。”

        阿三照旧撑着船,没有回头,答应道。

        而那保正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阿三身后,只是一伸手,一把利刃便是插进了阿三的后心。

        “我这最后一个愿望,便是叫你去死啊......”

        阿三手中的船桨也是幡然落地,砸在了一旁,而他的身躯也是没了气力,顿时向前倒去,嘴角更是有着鲜血涌出,后背更是瞬间湿红一片。

        船篷上的油灯幽幽地闪着光芒,冷漠的照映着阿三逐渐冰冷的身躯。

        “要怪,就怪你知晓了这些金条子和沉船一事,若是传了出去,我也是不好办呐......”

        “先前我予你的事情,大半都是我编的,我并不是什么生意大族的子弟,只是一个在瑜州流浪的地痞而已。”

        “我输了好些钱,无处可去,恰巧碰上商船招募打杂的,便是前去报名,图一个差事。”

        “没想到,这是一个生计大家,他们此行是要移家前去南方,行船缺少人手,故此招募了不少人。”

        “我在洗刷船板之时,无意间听见了金条子一事,便是起了几分心思。我将此事告知了同行之人,我们便商议好一同谋反,控制住船员和其他人。”

        “计划很成功,因为我们人多势众那些船员又都是软柿子,不敢和我们敌对,我们便顺利的占据了整只船,只是没有看见这家的家主,还有他的女儿。”

        “我们找寻了许久,都是没有找到,只是在船舱底部的走道,看到了那女子的身影。”

        “那个贱人!她竟是手里有着火铳,一枪之下,这边就有一人应声倒地,我们便不敢上前。”

        “但是我性子很是勇武,又是知晓这火铳需要装填火药,故此有个间隔,我便是一把冲向前,止住了这个女子,讲她按倒在地。”

        “只是我没有想到,她并不是放手一搏,而是为了给那个家主拖延时间罢了。”

        “那个老东西,知晓了没有希望,竟是点燃了船舱底部的火药,想要把我们全都交代在这里。”

        “还好我反应快,一把就冲出了人群,跳进了水中。霎时,身后便传来了巨响,商船也解体成了残骸,砸向周围,我便是在那时失去了意识,漂流到了津镇。”

        “哈哈哈,说了这么多,我也是不想让你死个不明不白,这些金条子本就是我的囊中之物,我此番也只是借你之手,找回它们罢了。”

        “你帮了我大忙,又是我兄弟,我也不忍看到这般场景啊......”

        保正说着,黑胖的手便是一把拉起了阿三的臂膀,将他拖进了津海的水中,一松手,阿三便是沉了下去。

        阿三的意识已是模糊,只感觉周围有着冷冰的湖水,浸泡着他的身躯。

        他的身子渐渐下沉,湖水更是无孔不入,灌进了他的鼻腔,让他呼吸不得。

        看着眼前失去色彩的一切,阿三这才明白,自己的心善,在上天看来,也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阿叔,我来找你了。

        这般想着,他也是永远的闭上了双眼,化作了一具尸体,沉在了津海的水底。

        只是他没有看到,自己身后漂出的鲜血,浸染到了水底石缝里,里面则是有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早已干瘪的血肉。

        那血肉接触到了血液,便是猛的颤动起来,竟是从那石头缝隙里钻了出来,便是附着在了阿三的尸体之上.......

        湖面之上。

        “哈哈哈哈,有了这些金条子,我可是能再度挥霍一阵子了,这下要去哪里好呢,嗯,就去京城吧。”

        “这阿三本就不受待见,这番好了,重新投胎吧,我可算是帮了你一个大忙啊,哈哈哈哈......”

        保正只是大笑,怀抱着一堆金条子,渐渐睡熟了。

        他没有发觉,船尾之处,已是有一只冰冷的手,把住了边沿......

        那天晚上,津海的湖面,传来了经久不息的惨叫。

        许多渔人都是被惊醒,但是没有在意,便是翻了个身,继续睡着了。

        只是奇怪,接连好几个月,人们都是看到江面有着一只小舟,在津海上飘荡,船篷之上更是有一只油灯,一直散发着微光,不曾熄灭.......

        未完待续......

  http://www.abcxs.org/book/103504/57550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