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我白天是屠夫夜里是解师 > 37 驿站

37 驿站

        方玄将墨化为的灰烬收了起来,在林中寻了一处空地,刨出了一个大坑,将其深深地掩埋,恭敬地叩首了三次。

        “前辈走好,后续之事就让晚辈来做吧。”方玄嘴中说着。

        除了师父的大仇,现在又多了墨这一桩事情的因果,既然受之恩惠,那便是要报答。

        死门之人,仙人的传承......

        他方玄到要看看,这一切事情的背后,究竟是有着什么惊天的秘密,竟然能一直延续千年。

        想到这些,方玄又摇了摇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紧紧地将其攥住。

        自己终究还是太弱小了,比起那个死门之人,他对开门的感悟可谓是微不足道,更是激发不出几分力量来。

        若是日后自己和他相遇,那必定是不敌,也只能是白白辜负了师父等人的寄托,白白送葬了解师代代传承的遗志。

        那个什么云海会,自己一定要参加,借此机会和各路高手对决,加速自己对开门的磨合。

        终有一日,他一定要亲手了结那个死门之人,结束这延续千年的恩怨。

        只是不知,这些时日间,那个人又在计划着什么,先前赵家的大小姐派人来暗杀赵灵儿,那是不是说明......赵家的一部分人和那个人也是有着勾连。

        想到这里,方玄也是出了一身冷汗。

        这样说来,其他的家族中,说不定也是有着这死门之人的后手,谁知道他这千年一来干了些什么,又做了那些准备。

        等等......

        那如此说来,若是让影姐直接向赵家汇报了先前的见闻,那岂不是会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暴露了开门的存在,更是会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这......

        想到这些,方玄现在脑子只是木然,更是惊惧。

        这如今的世道,还有几人自己可以相信?

        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解师,如何对敌一个苟活千年的老怪物呢?

        突然,方玄的脑子里浮现了师父在信中的话语。

        ————————————————

        “此番你若看到这封信,便是尽快去京城找寻宋老鬼,告诉他此事,他便会告知你如何继续行事。只要你显露门法一二,他便是会知晓,你是我的弟子。”

        ———————————————

        宋家......

        对了,自己此次前去京城,其中的目的之一,便是要找寻师父口中的宋老鬼,向他告知此事。

        如果师父说的没错,那起码这个所谓的宋老鬼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也算是有了安身之处,立命之所在。

        只是......

        方玄看向了身旁还在熟睡的影姐和赵灵儿,眼神也是闪烁不定。

        赵灵儿和影姐现在都已无大碍,醒来也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也不用太过担心。

        只是,这之后的路途,自己到底要不要和她们一起继续行进。

        自己现在的目标,便是前去京城找寻宋老鬼,而影姐则是为了将赵灵儿送回赵家。

        但是赵家的大小姐竟然暗中派人刺杀赵灵儿,可见这赵家也并不是人齐一心,反倒是党派斗争水深火热。

        先前他也听赵灵儿说了,赵家如今是由赵灵儿的爷爷,也就是赵家的老家主主持事务,这个人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更是在京城名声颇高,曾救人无数,乃是当世神医一般的人物。

        但是自己要是卷入这党派的斗争,怕是很难脱身,更不要说自己身上还有着开门的存在,谁也不知道这有着远古传承的家族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那么,自己还是和她们就此分别,独自踏往前去京城的道路罢。

        方玄想到这里,也是下定了决心,准备自己一人前行。

        他便是起身,到先前犀牛车马的方位,找寻到了行物,从中掏出了纸笔,便是给影姐和赵灵儿留了一封书信,说明了自己离开的原因,也让影姐不要暴露开门的事情。

        写完书信,方玄便是将这里隐蔽好,更是在周围设下了陷阱,以防有人突然来临,打搅了二人的熟睡。

        赵灵儿有影姐在身旁,一路上的安全也是不用担心,自己也有门法防身,同样可以独自上路。

        走出树林两步,方玄又回头望了望林中,那一片已经被他隐藏好的地方,又在墨的墓前拜了两拜,就此上路。

        ——————————————

        一月之后。

        荆州,铜陵县,车马驿站。

        不远处,几人风尘仆仆,骑着马来到了此处的驿站,策马停下,确认了这里是所要找寻的驿站之后,便是下马。

        门口的侍者见状,也是赶忙上前,接过几人的缰绳,便是牵马去向马圈喂食。

        几人走向驿站,门口则是还有一位官员在等候。

        其中一人便是向门口等候的驿丞出示了令牌,而后者也是神色恭敬,像是早已知晓了几人的到来。

        “几位大人,下官已是收到了使者的信件,在此等候多时了。这就为大人们准备吃食,还请几位大人先行落座。”

        一个身材有些肥胖,脸上有些婴儿肥的人讨好般的对着面前的几人说道,也是恭敬的作揖,连忙进屋招呼去了。

        这几人便是走进了驿站内屋,拉开了椅子坐下,摘掉了官帽歇息,俨然很是劳累。

        这几人都是穿着着统一的制式黑色官服,身上都别着一个令牌,上面隐隐有着“悬镜司”的字样。

        这其中有男有女,年岁都不大,而且竟是有一个跟方玄年岁差不多的男孩,也是穿着这悬镜司的服装,端坐在一旁。

        要知道,这悬镜司乃是京城中皇帝亲自指派的办案机关,操办着全国上下的案件审理,更是权力颇高,其他官部也都是不敢招惹。

        而悬镜司里面的人物,个个都是身法了得,武艺高强,而且推拿演算的功夫更是顶尖,一般的案子都入不了他们的法眼,几息便是可以破解。

        故此,想要进入其中,做一名悬镜司的官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功夫。而悬镜司一般也只收有着断案天赋的奇才,更是从没有接纳过二十岁以下的人物。

        但是这个男孩才堪堪成年,竟然是能进入悬镜司,不得不让人惊叹。

        “令大人,这泉庄投井案和潍县碎尸案的案宗可是还没有写好,调查更是陷入僵局,怎么在这关键时候,李大人来信要我们回京啊。唉,难道是京城出了什么大案子么。”

        其中一个人也是向首座的人问道,只是他此时一头趴在了桌子上,俨然是累的不轻。

        “哎呀,王哥,别发牢骚么。李大人自有他的说法,我们只需要听从命令不就是了?反正此次出行我也是收获颇丰,更是学了不少探案的技巧,想必总有一日,我会成为像令大人一样的人物,变成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寺卿。”

        这个精力旺盛,年岁不大的男孩也是说道,只是他一脸崇敬的看着首座的被称为令大人的男子,眼神里充满了恭敬之色。

        “小狄啊,我们在你这个年岁,也是这般想法,只是真正被派外出调查后才知晓,这悬镜司的案子还真是不好完成,哪个不是些疑难怪案,涉及什么古老的家族,或者是奇怪的物件,这次更是把人折磨的不轻。”

        “你就说这潍县碎尸案吧,这现场又没什么火铳炸药的,这人怎么就变成了一团团碎肉了呢?难不成又是什么古怪的门法?小狄啊,你是没瞧见,那一地的肠子内脏啊.....呕......想想我都吃不下饭。”

        另一个人也是说道,只是脸色有些蜡黄扭曲,俨然是想到了那般恶心的场景,肚子里也是有些翻腾。

        “既然如此,那你就别吃饭了。”

        那首座的令大人也是淡淡的开口,但是他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在一旁闭目养神,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哀乐。

        “咳咳...令大人,我也只是开个玩笑么,这饭还是要吃的,我闭嘴,我闭嘴......”

        这男子也是一转神色,慌忙答道,显然很是惧怕这个令大人。

        “令大人,小子其实也很好奇,此次为什么要着急赶回去,毕竟我们还从来没有过中途就放弃调查案件的,莫不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这个被叫做小狄的男孩也是向首座的男子发问。

        令大人显然是对小狄很看重,不再像先前那般冷淡,而是睁开了双眼,扫视了看向自己的几人,叹了口气,也是说道。

        “其实,李大人在给我的信中也没有多说,只是说让我们尽快回去,有要事相议。京城这些时日,除了那个赵家二小姐逃婚一事,还有宋家的那位大人过世之外,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啊?逃婚?这还真是好玩啊,这大家族的小姐也会逃婚么,莫不是......”

        刚才那个男子又是嬉笑开来,俨然没了疲惫之色,但是看到令大人逐渐冰冷的眼神,他立马住了嘴,闭口不再言语。

        眼瞧这人不再说话,令大人才继续开口。

        “这些事情我也是听当地人闲聊之时说的,毕竟我们出来调查已有半年了,京城发生很多事情都是不知晓,不过么,我也是能隐隐猜出,有什么大事发生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大事。”

        这令大人也是卖了个关子,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又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了小狄的身上。

        “哦?什么事情?”这几人也是立马被吊起了兴趣,凑了上前。

        “小狄,你先来猜猜。”

        令大人也是温和的看向小狄,想让他做出推断。

        “令大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不是......云海会。”小狄沉思了一番,也是突然开口。

        “哦?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是云海会。”这令大人也是饶有兴趣的看向小狄,想听听他的说法。

        “回大人的话,此次我们在泉庄调查之时,我发现了很奇怪的一个现象。泉庄作为江南最为肥沃的地方,也是京城的主要供货源,每日都有车马从这里运货前往京城。”

        “这些时日,我统计发现,仓库运往京城的布匹和粮食的车马突然增多,煤炭和木材也是如此,但是精铁的数量却并没有突增,可以判断出不是要和外地打仗,那么就是有什么祭典或是节庆日子。”

        “但是我查过黄历,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故此排除了这个想法。我又猜测是不是皇上奖赏哪位大臣,但是各地也并没有发布皇榜,明说奖赏哪位大臣或是册封哪位将军,说明也不是这个。”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在我们途经潍县的时候,稍微打听了一下,竟是得知,许多商人正在往京城运送当地的特产,而据说京城在高价收购,而潍县便是出产一种特殊的矿石,专门用于打造令牌之物,这种令牌更是可以吸纳持有之人的气息,很是神奇。”

        “而结合我曾看过的典籍来看,这只有可能是云海会要开启了,因为只有云海会才会需要这般大肆的打造这种令牌。所以我才会有这种猜测。只是......我也很是奇怪,算算时日,云海会还早着呢,怎么......”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们悬镜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探者啊,跟我想的一模一样,看来不需要多少时日,你就可以超越我,成为一名真正的寺卿了。”

        令大人听着小狄的推论,眼神也是越发的赞赏,最后更是哈哈大小起来,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小狄听闻赞赏的话语,也是腼腆的笑了,说道。

        “令大人,我这可都是跟你学的,你曾告诉过我,要内敛于心,外化于行,多加观察才是王道。”

        “哈哈哈,听见了没有,你们几个,虽说官龄比小狄打了不少,可是推断的才能却是远远不及小狄啊。”

        “是是是......不过,令大人,小狄说的也没错,今年才是辛丑年,离真正云海会开幕的时日还差这着将近十年呢,怎么会......”

        刚才的那个男子也是说道,一脸的不解。一旁的小狄也是好奇,看向令大人,想听听他的说法。

        “所以我不是说了么,不是一般的大事要发生了,我也是想到......”

        正当令大人想要多说些什么,一旁的侍者却突然闯了进来,连滚带爬的摔倒在地,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此惊慌,没看到我们正在商议要事么”先前的男子也是发话,言语中有些不满。

        “几位大人,不......不好了,有人......有人把你们的马匹...偷...偷走了。”

        未完待续......

  http://www.abcxs.org/book/103504/571956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